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亲手养大的崽 > 正文
第九章夜晚进行时
作者:林婼  |  字数:2500  |  更新时间:2020-01-30 08:23:22 全文阅读

  带小姑娘看过点灯仪式并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留念后,林婼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了啊,该睡觉了。

  撇了一眼小姑娘,她还是兴致勃勃的样子。

  “该走了。”林婼开口喊道,转身走向停在一旁的车。

  小姑娘撇着小嘴,她有点不开心,还没玩够呢!带着遗憾的心情追上了林婼。

  作为专员的北川雄表示接待林君这份工作真的是苦差,虽然分部里的所有人都很尊敬林君。

  一大早起来在马路上修车,车来车往的,不时还有汽车的尾烟排出,真的是够呛人的。他们将车推到道路的一旁,拿出放在后备箱的工具箱,忍受着汽油味在修车,一修就是一个上午。

  这种事虽说经常发生,但总归修出了经验,本以为比上次修了四个小时少一点,没想到还是修了一个上午。

  中午仓促地吃了一碗拉面便风尘仆仆的上路了,已经顾不上修了一上午车变成黑煤炭的脸了!

  在下午三点到达合掌村后,一个个的把制雪机推送到计算好的最合适的位置。干这活儿是没事,但是要到达的位置太远,车也不好行驶,而且还要避免被小姑娘看到他们在推制雪机。

  这其实是一个隐藏条件,如果被看见了,就没惊喜的感觉了。林君不说他们也会知道业绩下降了,上司会责骂说你们这帮废物,办事不利!然后又要焦头烂额的为减少的工资担忧。

  制雪机到达指定位置后,通讯所有人让他们准备好。在倒数终于结束,在那振奋人心的时刻,这一天的目标终于有了成果的时候,他真的是高兴极了。

  晚饭也来不及吃,让下属买了几串牛串烧,拿着望远镜看着林君,等待林君指示。

  林君吃完饭已经七点了,这时候他终于派上用场了!哪知道居然是当个司机,送他们到观景台,宛若一盆冷水泼在他热血沸腾的身体上。

  这点不提,送他们到观景台后也不知道该不该走,于是就坐在驾驶座上看着两人秀恩爱。

  这一男一女都是相貌出众的主,尤其是那个小姑娘,已经被东京分部的人调查清楚了,目前为止只有韩国与日本两个地区的分部有了boss对小姑娘有兴趣的消息了。

  看着他们卿卿我我的样子,他就感觉饱了,本来晚餐就没吃多少的他终于没有了食欲。

  这一看,就持续了三个小时……

  中间他有数次想睡着,但还是以坚韧不拔的意志挺过来了。

  醒过来干嘛呢?看人家秀恩爱。

  咳咳。

  地点回到民宿,北川雄将两人送到民宿门口就驾驶着车往返了。

  一想起要睡觉,小姑娘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路上都在纠结晚上该怎么办好,发展的是不是太快了?下午刚坦诚相见,晚上就同床共枕。

  而且中午因为他不去别的房子睡还把他打了……自己把他得罪惨了,现在更是难以启齿,难道真要和他睡一起么?

  下午跟林婼泡温泉也是因为人生地不熟的缘故,待在房间里也太无聊,根本就没什么好玩的,加上也没泡过温泉,抱着体验的心情陪林婼泡温泉的。

  只有一张床诶,该怎么睡觉?

  这么晚了想去别的合掌屋蹭一晚也不可能,长者们都老了,这么晚早就睡着了,老人家的精力可没他们这么好。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虽然她也不怕林婼强上,毕竟她打架比较……比较厉害,毕竟学过跆拳道的缘故,不过她看她打林婼的时候林婼都一声不吭仿佛不痛不痒,她就有点犹豫,他可能比她还厉害……

  回到民宿的时候,林婼第一时间就去了卫生间洗漱,待他出来后看见小姑娘一个人站在床前,目光呆滞,失魂落魄的,于是林婼用力地推了她一下。

  “莫呀?”小姑娘幽怨的目光看向了他,如果不是他,她今天会沦落至此吗?而且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忍心打扰我?那目光好似妻子看着负心汉一般,忧愁中带着怨恨。

  “去洗漱。”林婼指了指卫生间,他还是很注重卫生的,无视了小姑娘幽怨的目光,他不用想就知道小姑娘在想什么了。

  这种事情,没得商量,也不可能有余地保留。

  该怎么做不都已经注定了么?

  车子已经发动,来不及反悔了。

  小姑娘忧心忡忡地走出了卫生间,长发随着她的脚步在摇晃,看起来就像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丧,我心情不好,我该怎么办,让我静静”的气场。

  至于么?他也是佩服她。

  “你睡里面。”林婼对小姑娘说道。

  小姑娘既不甘心又不情愿地上了床,躺下来第一件事就是用被子将自己捂好,只透出来半张脸,双手抓着被子,看起来可怜极了。

  “……”林婼发现她总是能让人无语,他下了床关灯。

  房间里变得黑漆漆的,小姑娘连忙闭上了眼,房间里安静得只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她翻了个身,将脸面朝着墙。挨在他身旁的她能感受到林婼身上传来的好闻气息,那味道很清冽,如果不在他身旁可能还没发觉,没有粉脂味,给人一种冷淡、自然的感觉,就如同他人一样。

  唉一古,他居然喷香水诶。小姑娘好奇地想着。

  在亚洲,男士们一般不喷香水,而在欧美地区,男士们普遍会在出门前喷洒香水,让自己看上去显得体面。

  过了一段时间,小姑娘睡着了。林婼起身,他本来就没有与小姑娘睡一起的打算,小姑娘睡的很不安稳,眉毛紧皱着。林婼尽量让自己发出动静的声音小一点,他打算在椅子上将就一晚。

  林婼坐在了椅子上,闭上眼打算睡觉。

  时间悄悄流逝,意识也逐渐向记忆的最深处坠落,无数画面被浏览。

  他做了一个梦,梦境中他和她站在观景台看着点灯仪式,他转过头想要看清她的脸,却发现醒来时早已遗忘。

  小姑娘半夜醒了过来,她睡的一点也不踏实,毕竟旁边睡着一个异性,是个女生都会睡不安稳的吧?她睁开眼,身旁感觉空落落的,没有她睡前那股好闻的香水味,手向旁边探去,感受到的是冷冰冰的被子。

  他不在诶?他去了哪儿?小姑娘一瞬间惊醒,脑子里像被泼了冷水一样清醒。

  他不会半夜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跑了吧!?

  她坐了起来,看见一道人影坐在椅子上,她擦了擦眼睛,让自己能看清。

  即使是坐在椅子上睡觉都有一种清冷的气息在散发。男人低着头,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十指相扣,双手抵在腰前,左手戴着的表在屋外黯淡的月光下反射着耀眼的白光,似乎在暗夜中显示着主人的存在。

  小姑娘轻轻下了床,走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惊醒林婼。

  她想好好看看他,看看这个要给自己治病的好看男人。

  走近了些,才能看清林婼的面容。

  安静坐在椅子上的他不像一名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医生,反而像古代欧洲国家的宫廷画师笔下端坐在椅子上的贵族,冷淡而又高贵,内敛而又稳重。

  她想把他叫醒,让他跑到床上睡去,却又怕打扰了他睡觉。

  小姑娘看了他一会儿后再一次走回了床上,轻轻地掀开被子躺了下去,她看了林婼一眼,身心中充斥着一股巨大的安全感,这一次,她安稳地睡着了。

  PS:两更,今天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