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亲手养大的崽 > 正文
第五章即将展开的旅行
作者:林婼  |  字数:3256  |  更新时间:2020-01-21 22:44:35 全文阅读

  林婼在见到小姑娘的当晚向院长请求将接下来的预约都推掉,院长什么也没说就同意了。

  漫长的夜终于过去。第二天,林婼照常在六点赶往医院。

  来的途中风很大,刺骨的风笼罩着首尔,咖啡店的生意很好,韩国人比起喝茶来说更喜欢在每天早晨喝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小姑娘到来的时间是八点,在此之前他需要做些事情来打发时间。

  办公室的窗帘总是拉着的,阳光照射不进来,显得办公室有点阴森森的感觉,再加上坐着一个超级大冰山,室内的温度可想而知。

  少时那帮轰子目前没他什么事了,离职前sm已经推出了一个新女团,成员他也熟悉,不过没怎么接触。他也不是想要在每个女团成名前都插一手,虽然他已经写了很多歌都注册了版权,丢在自己的电脑里,看到有合适的丢一首出去。

  对于小姑娘的事,让她玩吧,这么一个小不点还需要什么专业的治疗吗?多经历经历就好了。

  出道当idol挺辛苦的,刚好抽屉里还有些上次买的零食,他托朋友从德国那边买回来的巧克力HACHEZ(黑骑士),这是世界上著名的巧克力品牌之一。秘方源自1890年,选材是南美可可,普通的巧克力熬制需要八个小时左右,而它需要三天,已德国人那种不计成本的严谨来说,工艺绝对严谨。他特意没买经典的77%与88%两款,而选择了33%的牛奶巧克力,最后他没来得及送出去,这盒巧克力也就一直留着办公室里。

  既然选择了放弃,那么这盒巧克力干脆让小姑娘吃了当做告别好了,他想着。

  趁病人没来之前好好休息一会吧。

  他用手撑着头,渐渐闭上了眼……

  小姑娘轻轻地打开了门,她今天难得起的这么早,还不是因为要来医院!忠勋oppa一大早过来就在催她们起床,简单地吃了忠勋oppa带来的早餐便坐上了保姆车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了。

  他……他居然在睡觉!!!

  她觉得有些生气,来这么早你居然在睡觉!小姑娘满脸气愤。

  桌子上摆着他的名片还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窗帘拉着是吧?这么暗看起来一点都不舒服,她皱眉走向窗边,像是报复般地将窗帘向两旁拉去,让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

  林婼的眼睛在窗帘被小姑娘拉到一旁的时候一瞬间睁开,看起来到像是恐怖片中的场景。

  光?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自己穿着白袍,嗯……这里是自己办公室。哪来的光?看了看腕表,已经八点十分了么?

  耳朵听到一些动静,转头看到一个面容姣好的小姑娘俏丽地站在窗边。

  他起身将白袍脱掉放在椅子上,对着小姑娘说道:“来吧,跟我来。”他也没解释自己睡着了的事,径直打开了门向外走去。

  小姑娘有些愣住了,她小时候碰到的医生哪里有这样的?哪有一个只填了测试然后不开药不问病情的医生的?听忠勋oppa说他还很出名,不会是骗子吧?

  想到这儿,她的眼睛都瞪大了,应该不会吧?应该不是骗子的……回过神来,脚步声逐渐远去,她才急忙跑出去追赶。

  黑色的风衣被风扬起,男人雷利风行地走在走廊上,浑身上下散发着禁欲的气息,他的身后有个小姑娘跟着。

  在走廊上的年轻护士看见他有些惊喜,那是林婼xi诶,虽然是冷都男,但在医院里还是有很多护士喜欢他的。

  但他今天不是请假了么?这么急的样子是去做什么呢?

  不容她思索一番,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医院门口。林婼立刻上了车,小姑娘也跟着上了车,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现在自己只能跟着他看他想干嘛了。

  “去哪儿?”她喘了口气问道。

  林婼没有回答。

  “仁川机场。”坐在驾驶座的司机大叔微笑着说道,“诶,小子,上次的姑娘呢?”

  仁川机场?这是要带她去哪儿?她有点慌了,这不会是要拐卖她吧?

  林婼沉默了,双手紧扣,心错漏了一个节拍,许久才回答道:“离开了。”

  车内的气氛突然安静了,可能是话题过于沉重的原因,小姑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她只认识林婼,而且还不熟悉,前面的司机对她来说更是陌生。

  “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呐。”大叔尴尬的干笑两声,随后又道,“最近又开始变冷了,都注意一点。也不知道年轻人怎么想的,我家敏贞从她初中的时候就饭着东方神起,为此还跟我们吵了一架……”

  小姑娘现在只期待赶紧到目的地,待在车里她快尴尬死了,她把目光投向林婼,却见他的目光注释着窗外的风景。唉,好想欧尼们啊,宝蓝欧尼这么大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居丽欧尼,居丽欧尼做的菜……⁽⁽ƪ(•̩̩̩̩_•̩̩̩̩)ʃ⁾⁾ᵒᵐᵍᵎᵎ,不提居丽欧尼,想点别的?

  比如她藏在柜子里的零食会不会被欧尼们发现然后吃掉呢?

  车子停在路边,两人下了车,待跟司机挥手告别后,他们上了一架私人飞机。

  他们坐在一起,小姑娘的情绪有些焦躁。林婼闭上眼开始解释:“这架飞机直达日本的名古屋中部机场,我带你去日本是为了放松心情。有些严重的症状需要药物调理,而大多数人靠倾诉就能缓解压力。但对于你的职业来说有些并不是能说出口的,比如张紫妍身上的那些事情。既然某些东西注定无法用语言的方式来表达的话,那么我们看风景吧。以后的疗程就是在看风景中度过的,这点你要做好准备。”

  “可我还有行程,组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小姑娘急了,她不在很有可能让人们对她们组合产生的印象不好。

  “嗯?”林婼睁开眼轻蔑地撇了她一眼,“在治疗期间,我说了算。”

  “哼。”小姑娘嘟起嘴,双手环胸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他真霸道!

  林婼满不在乎地闭上了眼,小孩子脾气,谁爱管谁管。

  对于他爱搭不理的态度,小姑娘一个人嘟着嘴生闷气。

  什么人嘛!?诅咒他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两个小时后,智妍跟着林婼下了飞机。人流量有些大,人与人之间拥挤着,说不定一个回头就会走散。林婼怕小姑娘走散,于是主动牵起了她的小手,触感冰凉,很光滑的一只手,如同美玉一般。

  “别走丢了。”走在前面的林婼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道。

  “阿拉索。”她没用敬语,语气有些抱怨,像是妹妹对哥哥发脾气一样。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男性牵手,而且与对方的关系还是这么陌生。

  十指相扣,但他的手仿佛更冷一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握着从零度以下的水里拿出来的手一样。视线转向他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对于男女生来说这双手都很好看。

  小手被他的大手牵得紧紧的,他迈的步子比较大,小姑娘走在身后,他主动放慢了步子等待她走过来。

  她看到左边多了一个挺拔的身影的时候愣了愣,随后有意的向左边扫了一眼,察觉到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看起来就显得十分冷漠,仿佛有人欠了他钱一样,随后就“刷”的一声收回视线,还特意调整了自己的表情。

  哼╯^╰口是心非的家伙!她之前不愉快的心情一瞬间被冲淡了,眉宇上扬,似乎心情还不错。

  下了飞机后林婼让小姑娘去找座椅坐着休息,他要去买两张火车票,这样到达名古屋市内的火车站只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上多了两瓶水,瓶盖都被他扭开过,他将一瓶水递给智妍。

  她不客气地接过水,用手扭瓶盖,却发现想象中的阻力并没有,很轻松的打开了。

  她看了他一眼,瞧好发现他在看自己,四目相对。她有点羞涩,“呀!你看我干嘛?”

  “看你怎么了?”林婼声音清冷,仿佛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小姑娘恼羞成怒了:“呀!就是不许看我!”

  “随你。”林婼说了一句,陪小姑娘坐了一会儿。

  十一点左右,林婼与智妍到了名古屋市内的火车站。

  她是人生中第一次出国旅游,这一切让她感到有些新奇。日本的女性身高普遍没她高,站在人群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而且光是她们的打扮就让她有些惊讶了,上半身全副武装,下半身穿短裙露着大腿,“她们不冷吗?”

  林婼看了她一眼。

  “日本学校的校规不同,有的学校规定是穿连裤袜,有的规定只穿中袜。而且女生当中如果有人在冬天穿连裤袜是会被嘲笑的,不过她们一般都在室内。在学校她们会带一条毛毯盖在腿上,在工作以后也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被禁止。而且日本的供暖设备很充足,学校里,商店里,甚至连走廊都有供暖,唯一没有的可能就是外面的路上。”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一阵风吹来,她话还没有说完,就打了一个喷嚏。

  林婼眉一挑,“去酒店,等到了之后好好休息。”

  一件黑色风衣被披在女孩身上。她转过头,柔软的长发随风飘动,眼中多了几分光彩。男子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拍了拍衣服,“你是我的病人,我有义务照顾你在外的出行以及保障你的安全。”

  她笑了。笑的样子是如此动人,狭长的眼睛在笑,薄薄的唇也在笑,将嘴角轻轻勾起,漫天的樱花飘落心扉。

  这一刻,他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