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界咸鱼主宰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校园篇
作者:冷彻有鬼名灯  |  字数:3250  |  更新时间:2020-04-02 10:44:58 全文阅读

阡陌都市——百炼学院

一座位于大陆中部的超现代化都市学院。

人族,妖族,虫族,地精等囊括数百个族群的年轻人齐聚一堂。

这里是世界各地少年少女展示才华的大舞台。

这里有世界最先进的设备与最优秀的导师。

这里有各式各样的美食与新鲜事物。

这里……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獏良被仙玉突然到来吓了一跳。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这可是我的宿舍!”

獏良在解决兽人村事件后(无所事事到处捣蛋),被萨比一脚踢回学院。(卸磨杀驴:刮掉)

回到教师宿舍后就看到仙玉坐在一张凳子上喝着獏良隐藏在柜子最里面的(珍贵)茶叶,桌子上还有开封过的零食。一条大白腿在那里晃啊晃的看的獏良眼睛发直。

比利在獏良耳边小声说道:“老大,她这是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了。”

獏良:“……”

“你不在学校教课?跑来这里做什么?”

“呵!你还有脸说,这都旷几天课了?我不来找你,你怕是忘了回去吧?”

“这重要?”

“哦,这难道不重要?”仙玉缓缓拿起桌子的鞭子。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獏良立正。

“说吧!这些天都去哪了?”

“这个问题我可不可以不回答?”

“你说呢?”仙玉摸了摸鞭子。

“去拯救世界。。不知这个答案你相不相信?”

“然后?”

“成功了,还顺便当了兽族首领。”

“嗯,那这次就放过你先。”

獏良:“???这你也信?”

“随便了,(不管有没有撒谎)反正只要个结果而已。”仙玉放下手上的鞭子。

“我这次找你,旷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请你训练班里的学生。”

獏良“嗯?你请我?这倒是稀罕事。”

“你让我去学校上课该不会是为了那群菜鸟(学生)吧?”

“你说对了,我确实是这个打算。”

獏良……(我就知道。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够直接!但,我为啥要帮你?”

“你救了我,难道,还不够?”仙玉说这话的时候翘着腿一玉手抚脸,面带迷人的微笑,感觉表情有些妩媚。

(扑通!灵魂产生波动)獏良瞬间觉得不能再说下去,不然要出问题,要出大问题!

“咳,这件事我会看着办,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兔子咱们快走!”

比利“啊?”还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拖走了。

刚溜出宿舍大门……

獏良和比利就被套麻袋打包带走了,动作一气呵成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当然了也没人看见)

——

“好暗……不,好亮!啊,我的眼睛!”

獏良和比利在袋子里待太久突然被亮光照射眼睛适应不过来。

“姐姐大人,这就是你说的那位神秘人?怎么看着有点傻乎乎的?”一个年幼的小女孩拉着一位身材高挑衣着朴素的女性裙子。

“小怡,说话不能这么没礼貌,好歹人家可是咱们的恩人,就算他是傻子咱也要对人家客气点。懂?”

“哦……”

“靠!谁的嘴那么毒啊?还不如……”獏良从遮住眼睛的手缝隙中勉强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你——君子兰!”

“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还有我!”比利高举一只爪子。

獏良被带到一座颇为眼熟的森林花园里,有一个祭坛,上面还插有一把古剑,还有一个老头。

等等 ,老头??

“老。。学院长!你咋和她在一(起)……哦,我明白了,你们是一伙的。”(怪不得她不亲自动手,有这样位高权重的爷爷,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眼皮底下,哪里敢……)獏良瞬间领悟其中缘由。

“一伙?这词倒挺新鲜。可惜你猜错了。”

“难道不是?莫非…她是你那个?不会吧,老头,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搞这些不怕伤身体?”獏良的脑子又往某个地方……

“你这傻子在胡说些什么!他是我爷爷。”子兰冲獏良喊道,双手上下挥舞。

“得得得,我知道,我明白,表面上的爷孙暗地里…这事不能明说,对吧?”

“你这满脑子污秽东西的败类看我不把它清除掉!”子兰握紧拳头要照着獏良的头打过去。

獏良头一撇闪开了嘲讽道:“来呀来呀,你要是能抓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但,獏良(不经意间)扭头一看,拳风在墙壁上打出一个坑洞。

“桥豆麻袋。”(稍等一下)差点忘了多拉贡的魔能被童帝封印用不出来,她这一拳打过来,岂不是当场……嘶~我都不敢想象。

子兰像没听到似的,紧接着又快速袭来。

“雅美蝶!!”獏良大叫。

“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 院长大声喝止。

子兰止住了即将到达獏良那张欠抽脸的拳头。

“呼~好险…”

院长:“咳,这次以这种方式把你叫来(这叫绑)实在是迫不得已,毕竟那件事闹得太大,牵扯出许多上位者,虽然绝大部分都被清除,但不排除有一些漏网之鱼,还是小心为上。”

“我理解,但下次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要不是我能感知杀气,那俩綁我的人现在早就被埋进土里了。”

“哈哈,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够周到,在此老夫向你郑重(道歉)”

“爷爷!綁他这事是我的主意,跟你无关,要道歉也是由我来说。”

“不不,是老夫默许你任性的要求,这歉意理应由老夫来。 ”

“你要这样说的话,那人是我派去的,麻袋是我准备的,我不更得……”争执不休。

獏良:“停,停!你俩不要唱红白脸了,真要道歉就快点把尾款付清。”

……鸦雀无声。

子兰:“阿!我突然记起琥珀(灵兽)昨天没给它喂粮,小怡,我们……”说着便想把小女孩带走。

“站住。”獏良指挥比利拦住子兰。

“你是不是想赖账?”獏良质疑子兰。

“赖账?哼!你太小看我了,你觉得本小姐那么大的家世会少你那点钱?”

“难道不会?”

“会!”(理直气壮)

“呵!你这赖起账来倒也老实。”獏良怒极反笑。

“但是!今天你必须要还钱。”

“没有!”

“真没有?”

“说没有就没有,钱早被本小姐买好吃的了。”

“可恶,这是你逼我的。比利,动手!”獏良打个响指。

“了解!”比利举手回答,脸上带着阴笑。

“你想干什么?”子兰有些恐慌。

只见比利熟练拿出两个睡袋平摊在地面,接着拿出零食与茶水,架起火炉,拿出几根肉串插在上面,一副野外露营的样子。

“反正我也没地方住,这里环境看起来还不错,今后就在这里定居了。”

獏良下半身缩进睡袋里上身趴在地上然后打开零食袋拿出几片薯条吃了起来。

“不,你这人,我都跟你说没钱了,你咋还赖在这不走?”

“再说了,本小姐不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只是……”(一时半会拿不出来)

“哎呀我去!怎么觉得背有点酸。兔子,过来帮我松松肩。”

“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比利用小肉球轻轻拍打的肩膀。

獏良把子兰当成空气人(不听解释),气的子兰直发抖。

“行了,你俩别闹了,剩下的钱由老夫来付,咱们还是聊正事吧。”

“爷爷~!”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跟这妞瞎扯淡,先说说后面的事情吧!”獏良刚才还像讨债公司的员工模样现在突然变得正经起来。

“当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院长开始长篇大论起来。

那时派去现场的人员足有数百名,全部都是暗地培养出来的精英,虽然成功捣毁这个分织(组织分部)解救出奴隶与实验体,但是最重要的档案却不知去向,只留下一些无关紧要的杂鱼资料。本来有少数知道组织秘密的人被抓了起来,可是在押送回来的路上突然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滩血迹。

“灭口而已,很正常,要是我也会那么做,不过能在那么多人看守的情况下杀人于无形,看来是个高手。”

“但你这老头是不是忘了说某件事?”

“……果然是聪明过人。”

“你想问的是血石。对吧?”

“没错!你这孙女不知道详情,你这老奸巨猾的狐狸难道会不知道?”

“你在骂谁?!”子兰又开始冲动了,但被院长拦了下来。

“嚯嚯。好久没人敢这么说老夫,不过老夫很享受这种计谋被识透的感觉。”

獏良(好变态!)

“圣遗物本来就是用来糊弄人(职业者)的,一旦让他们发现这东西可以复制出来,你猜猜他们会怎么做?”

“杀人,夺心,造石!”(血石可由人心制造出来)

“这破石能无限满足人类的私欲,有那么厉害的玩意,他们哪还用得着那么拼命。”

“所以老夫为了掩饰血石的存在做了伪装,目的就是拿回血石及时销毁。”

“但你为什么会知道血石的存在,那明明是兽人部落几百年前发生的事情,而且石头早就被尘封在地底之下。”獏良有些怀疑这个狡猾的院长。

“你在怀疑老夫。”

“这点做的很好,可惜你想多了,老夫不是第一次跟这玩意打交道了。”院长从权杖上取出一块绿色的宝石。

“这是…血石…?”

“为什么还有一块,而且这个看起来好像不大一样?”我能感受到这石头里面充满欢悦的生命气息,有着强大无比的力量。

“这个才是真正的贤者之石,它是由谁创造出来的无人知晓,但所有的血石都是以它为原型制造出来的。”

“它乃是神器,真正的神器,是这个都市不受诸王干扰的底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