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界咸鱼主宰 > 正文
第五十章 缘,妙不可言(一)
作者:冷彻有鬼名灯  |  字数:3362  |  更新时间:2020-03-29 12:14:12 全文阅读

数天后……

“这里是……”獏良睁开了模糊的双眼看见熟悉的兔头以及熟悉的天。。。陌生的(木头)房梁。

奇怪?我明明是在某地和童帝打架…不,是单纯被狂虐才对,不过中途昏了过去,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

比利想……(兔工呼吸)獏良还是老样子一拳把比利打飞。

嗯?我身体怎么会……

獏良发现魔能一点都提不上来。(只能维持基本人形)

《不用白费力气,你的力量被童帝锁死了》

锁死?他怎会……,小米。。算了,就这样吧。

《难道你不好奇他为什么封印你的魔能?》

他有他的想法,我只知道他不会害我,有这点就足够了。

《唉!原本还想着等你苦苦哀求本神的时候再告诉你,看来是泡汤了》

《原因有两点》

第一,他觉得你实力不足,多拉贡的力量极容易被强者感知,至于星核的重要性,你也不是不了解。

第二,对你的磨练,不是你的东西始终不属于你,过于强大的力量会招来反噬,危及周遭。

综上两点,为了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乘早封印。这是童帝的大概意思。

那我岂不是一辈子只能这样?

《不,童帝已经跟那只兔妖说了,你要是实力提上去的话(学会随心所欲控制魔气流动让强者无法察觉),你体内的封印会自动解除》

提升实力,就这样,那么简单?

《童帝在你体内布下了六道封印,你的实力每提升一次封印就破除一道》

哇,他玩的那么狠,一点自保能力都不给我,这不被打回原形了?

《我觉得他做得对》

《想想你来到这世界后的所作所为,不觉得太好管闲事了?在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你难道忘了对多拉贡的承诺了?》

“……”獏良看了下实体化的右手。

“不过是回到起点而已,对我来说只是换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吱~木门被打开了。

“哦!你终于醒来了,我们都等你好几天了。”一名健壮的兽人拿着一篮子水果走了进来。

“欸?大叔,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萨比:“这里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场面一度安静。

“那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你要问它喽!”萨比用大拇指撇向比利。

比利受了獏良一记下勾拳脑子现在还有点晕๑_๑,听到萨比的话后立刻清醒过来。

握住小爪子(另一只爪子)狠狠的指着萨比。

“你这个仆街,明明是你在路上挡着我带老大回家,强行把老大带到这里,现在又把锅甩在我身上,做人,不,兽人可不要太监。”比利现在已经进化为口吐芬芳的流氓兔了。

——

萨比被童帝威压镇晕醒来后就看见童帝拖着獏良走进一道漆黑的裂缝里,本想过去拦着他却因为腿一直颤抖(脚软)而起不来,过了好一阵子才微微缓解过来。

可是裂缝早已关闭,萨比就寻思着要不在这里等着,刚好这时候有一只兔妖蹦跳着过来。一番对话后才知道它是獏良的伙伴(自称),既然是同伴那就让他代替自己,他可不想再面对一次帝威。

自己跑到远处埋伏,只要等这只兔妖把獏良带回来,就强行把他带回村子里去,毕竟族长这个位置也不是谁都能当的,除了自己就只剩下被上代族长认可的獏良了。他可不想干那么麻烦琐碎,累死累活的事情,怎么会让獏良轻易跑路呢?

——

“原来你还没放弃啊。”

“那当然了,我们兽人做事有始有终!”

“你有实力脑子也不输萨蒙为什么不肯坐上那个位置?”

“哇哈哈!”萨比突然笑道。

“不行的,我一向闲散惯了,那受得了天天处理琐碎小事与商人谈判什么的我根本不在行,让我在那个位子上待久可是会发疯喽。”

位置?位子?都什么跟什么。比利听的发懵。

獏良:“真的是这样?可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你该不会是怕自己做的太失败让族人失望吧?”

獏良一言中的,萨比突然哑口无言。

獏良再补一刀。 “你不过是害怕承担责任罢了。你怕失败,怕被族人瞧不起,无法直视自己的内心,你看我说的对吧?”

……沉默许久后。

萨比:“没错!我确实害怕失败,我没有直视内心的勇气,也没有萨蒙那么坚强,如果让我看着族人一个个饿死我一早就发疯了……”

“兽族意志恐怕是看穿我内心的脆弱所以才不愿出现在我面前。”

獏良:“那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如果做的好的话……”

萨比: “不用了,我清楚自己不是那块料,自己的局限在哪还是知道的。”

“可是也不必非要我当你们族长吧?你们兽族的规矩不是必须由本族人才能当此大任?”

“这个我已经同他们商量了,也把你继承兽族意志的缘由告诉了他们,经本族(所有兽人)一致同意,决定破例将獏良纳入兽族奉为首领。”

獏良突然从床上跳起来:“靠!合着你们一早商量好了,那我还跟你说那么多心灵鸡汤到底是为了什么!?”

萨比:“还别说,你这鸡汤让我幡然醒悟,我更有理由相信这位子非你莫属。”有这么会说话的嘴巴还怕那些狡猾的商人?嘿嘿。

“哎呦我去,我肚子突然疼起来,我要马上去厕所!”獏良按住肚子强忍想要…的冲动。

萨比:“你去吧!出门左转弯便是。”

獏良指着比利。“他也肚疼要去厕所。”

比利:“啊?我肚子疼吗?我怎么不……”獏良突然瞪了一眼比利那眼神仿佛在说……

你要是不立刻装出肚疼样等我当上族长后就把你烤成金黄兔子给全族人当下酒菜!

比利立马捂住肚子道:“哎呦我肚子也开始痛了,一定是这几天吃太多水果吃出问题来了,我也要…要去厕所。”

萨比:“那你也去吧。”

(他怎么突然转性子了?有古怪。不管了,先逃再说)獏良拉着比利装成肚子痛的样子缓缓走出(打开)房门,刚想撒腿就跑,没想到眼前竟然出现这样一副景象……

一大群兽人跪在地上。双眼紧闭,一手放于胸口一手朝天,嘴里念叨着某种祝语。

獏良:“他们这是……”

“他们在为你祈祷平安。”萨比已经从木屋(悠哉)走了出来。

“平安?为我?为什么?”獏良满脸问号。

萨比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雪茄点燃抽了一口后开始讲解。

“你救了他们,拯救了萨蒙的灵魂,把血石摧毁,这些难道还不够?”

“呃。。救他们的好像不是我,萨蒙的灵魂最后还是毁灭了,血石不过是我完成任务所需的道具而已,我也只是误打误撞。”

萨比:“反正结果都一样。”

“对了,你还是快让他们起来吧,他们已经跪在地上三天三夜了。”

獏良:“你干嘛去了?你怎么不让他们起来。”

萨比两手张开:“我又不是他们首领哪有这个资格。”

“……算你狠,看来我是逃不掉了。”

萨比不语。心想(那还用得了说嘛!)

獏良赶紧喊着让兽人众起来。

众兽人看见獏良平安无事出来一阵欢呼呐喊!

许多兽人把獏良举起来高高抛到天上以示对上天的敬意。

獏良被抛的老高了,要是没有兽人的臂力非摔个稀巴烂不可。

不过獏良在被抛往天空时却发现这个村子的出了问题。

零散一些破烂木屋分散各处,土地荒芜连杂草都不能生存,树木也已经干枯。

(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赶紧放我下来。”獏良从兽人喊道。

兽人众被吓了一跳手一松,啪唧一声巨响,獏良把坚硬的土壤砸出一个人形凹坑。

獏良举着一只颤抖的不可描述的手说:“……我日!你们这群憨比就不知道把我接着再松手吗……”

兽人众把头转过去吹着口哨,一副事不关己,这不是我干的,的错觉。

獏良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坑了。

“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獏良从坑里站了起来拨开人群,在整个村子巡视一遍。

“穷”这一个字代表獏良对这地方的看法。

土壤穷了肥料,植物穷了养料,河道穷了水。

獏良:“这就是血石带来的后果?”

“没错!”萨比走了过来。

“如你所见,这地方已经穷的连老鼠都不会来光顾了。”

“你们为啥非要呆在这?搬离这里日子肯定会好过些啊。”獏良想劝萨比带领族人离开这里。

“赎罪。”萨比说出这两个字后默默抽着烟。

(又是一个固执的种群……我为什么要说又?)獏良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泥土干的像沙子一样从手缝隙中流出。

哼!诅咒?原来如此。

“我有一个办法能拯救这个地方。”獏良突然说道。

萨比听到这话后吓得嘴里的烟掉落到自己脚上都没有发觉。

“这是真的吗?你不会是唬我高兴吧?”萨比抓住獏良衣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你这憨比快放我下来。”

“呃。。对不起,一时激动请见谅。”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獏良(被萨比放下后)竖起一根手指。

萨比:“只要不是让你放弃族长之位什么都行。”

獏良(啧!果然。)“咳,你错了,我根本不是为了这个,不过让我出手代价可是不小哦,不知道你能不能拿出来?”

“有什么条件你随便说。”

獏良:“我需要灵魂!”

“准确的说是全体兽人每人一点灵魂碎片。”

萨比:“那你就拿去吧。”反正你是族长。

獏良眼角抽搐:“你就不问过他们意见?”

“有什么好问的,兽族人不都是为了这片土地拼死拼活的劳累着。”

“如果要我当祭品献给上天能换回大地生机,我二话不说立马自焚!”萨蒙的眼神里充满了坚毅。

“别!你可别冲动。”

……

“唉, 怕了你了。我马上救治这片土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