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界咸鱼主宰 > 正文
第十一章 王会!
作者:冷彻有鬼名灯  |  字数:6328  |  更新时间:2020-03-22 09:46:58 全文阅读

獏良随手从任务栏上撕下一张悬赏令就走了出去。

  直到獏良远去,身影消失不见。众人歇了一口气,原本无声的室内变得热闹起来。

  [没想到,那个长得细皮嫩肉的小子是个魔人,还有如此实力。]

  [就是说呀,我方才感受到他出指的瞬间爆发出恐怖的魔能。]

  [对对,我也感受到了,这种感觉就好像在面对家族的长辈。不,长辈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大,我现在整件衣服都湿了。]

  [那有啥,我都吓尿去了。]

  一位冒险者偷偷说道。

  [唉,怎么到哪都有这种人,远的不说,就百炼学院的那些天才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现在又出现这种妖孽,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议论纷纷的对话里充满了感叹,恐惧。

  獏良拿着出城令出了城门,这时候已经来到了森林。

  为了避免被魔兽扰乱浪费时间,獏良恢复幽灵形态,魔气的波动散发出去,原本喧闹的森林开始寂静下来。

  果然这份宁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在森林飘荡一段时间后,太阳开始下山了。

  “出来游玩那么久也该开始任务了。”

  獏良走向森林深处走去。

  此次任务是讨伐躲藏在洞里经常危害森林动物的化魔的妖兽鱼雜,一种凶暴的肉食性妖兽,因为繁殖过快导致森林一度失去平衡。

  每年商会都要雇佣大量人员消灭鱼雜(不是→_→杂鱼),因为没有发生冒险者死亡的事件,所以难度被评为D,但酬劳倒是不少。我也是考虑再三,选择这个简单的任务。

  我从悬赏令中的地图上找到了洞穴,从外面看起来像是被树丛遮盖着,但是细心观察还是可以看见一个不小的大洞,拨开树丛可以看见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这种怪物非常狡猾,经常会在洞里布置陷阱,所以要非常小心。

  比利被洞穴传出的阴冷寒气吓得寒毛直立。

  进入洞窟,獏良发现里面四通八达,许多小洞通向不同方向。

  这点在悬赏令上也有说明,地图上已经标识出一条小路。

  但是我不想走这条路线,虽然能感受里面有不少魔兽的灵魂波动,但都是些老弱病残。应该是魔兽故意放置在里面迷惑人的。

  这些都是被丛林法则淘汰下来的,没有食物,不需要多长时间便会死去,我又何必做出无谓的杀生呢!

  反倒是另一条比较隐秘的小洞口传出的妖气带有阵阵血腥味。

  我可以从中感受到充满暴力纣虐的灵魂,而且不在少数。

  钻进小洞往里前进洞口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宽敞起来。

  我让兔子守住洞口防止魔兽逃跑。一路走过,风平浪静。

  再往深点走出不久后,一双利爪向獏良飞扑过来。

  利爪乌黑发亮带有某种液体,应该是毒素。

  不过利爪穿过了獏良的身体。一个手刀劈向魔兽的头部,魔兽被斩首身亡。一头长发一双长长的耳朵面目狰狞,仔细一看,和悬赏令上的鱼雜长得一模一样。

  就是它错不了。只要割下左耳就可以换取金钱。刚才的偷袭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好在免疫物理伤害。但还是要慎重一点才行。

  接下来的几波偷袭都被獏良轻易解决,腰间的袋子开始鼓了起来。

  当抵达洞穴尽头后,一大军鱼雜已经在此等候,为首的一只鱼雜体型比一般的大了很多也更加强壮。从这位魔兽身上散发出的妖气和血腥味异常浓郁,死在它手上的生物不在少数。

  不过它已经嗅出貘良的恐怖魔气,让它觉得恐惧,它不曾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威胁气息,让它开始颤抖起来。

  不少去刺杀貘良的魔兽都被杀害,所以现在向他求饶也不会放过自己。

  吱吱嘎嘎的叫唤,鱼雜王命令众魔兽朝貘良位置冲了出去。

  獏良要获取金钱就不能把魔兽破坏的太厉害,为了不损害尸体,獏良释放了一小部分魔力,较为弱小的鱼雜瞬间晕了过去。

  接下来……就是一场血腥的屠杀。

  鱼雜王看着一一被宰杀的魔兽们心里没有半点波动。

  慢慢靠着墙壁爬行,想要在尸体的掩护下爬出洞口,不过……

  獏良杀得正起劲,当然也不会忘记这个为非作歹的畜生,要让它先感受到恐惧,绝望后再慢慢收拾它。

  不过它要是逃跑那就另当别论了。

  獏良的目光注视着鱼雜王。

  鱼雜王象是感受到威胁似的,撒起腿就跑。獏良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反正跑不掉。

  鱼雜王慌乱间触动洞穴的陷阱,掉到陷阱下面被刺成马蜂窝。

  啧啧啧,獏良一脸不忍的看着被石柱刺穿身体的鱼雜王。

  “害人终害己,要让我掉下去而设计的陷阱反倒害了自己,这恐怕也是它令魔兽挖的,可能挖的太多,自己都不知道哪跟哪。”

  “好在我是幽灵体轻触发不了机关,不过真要掉下去也不会受到伤害,只不过多少有点丢脸而已。”

  獏良吸收完魂力破坏掉所有的陷阱后,便让兔子进来收割耳朵。

  当比利见到这幅血腥的场景是被吓呆了。

  在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比利看来,如果只是比这多的尸体倒也没什么,但是能一个人独自杀死那么多魔兽就从未见过。

  知道咱家老大很强,但是没想到强到如此地步。还好当初明智选择投降,这恐怕是我一生最英明的决定吧!

  待比利割完耳朵后,和獏良出了森林。

  此次獏良收拾的魔兽数量大大超出以往,接下来的数十年时间内恐怕都不会对森林造成威胁。

  獏良此时还不知道带回的鱼雜会惊动公会高层。

貘良离开废墟的几天后。

  在一座飘浮在空中的国家上。

  城堡内,某个会议厅里,地上铺着顶级的毛毯,墙壁是由禁法属性的石头堆砌而成的。

  柱子上雕刻的白虎和玄武如梦似幻,细细观察下,图案时而扭身时而舞动摆出不同的造型,似是怕会——从幻想世界里走出来。

  设置在高台上的桌子是由千年的乌木所造,其上的龙凤图案更是美轮美奂,周围还有数不清的奇珍异宝。

  光是随便拿这里的某样物品就够普通人吃喝玩乐一辈子。

  要是让貘良看见了肯定会说。

  “这些肯定是肮脏的贵族用压榨百姓的汗水和鲜血做成的,为了不让这些珍宝落在肮脏贵族手上,我就以正义的名义没收这些财产。”

  临走前估计还会留下某些气人的文字。

  然,在这里的众人却并不在意可能发生的这些事。

  几张散发血气由魔兽骨架制造而成的椅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衬托之下显得格格不入。

  几个模糊的身影在椅子上刻画的符文里显示出来。

  一位长发,长相颇为英俊,身材精瘦,眼神充满神采(但在瞳孔深处却透露出一丝邪性)的男人说话了。

  “今日邀请诸王前来的原因,想必都很清楚,关于天古兽——多拉贡突然消失的问题,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审查一番。”

  说完话,眼神朝众人瞥去,最后坐在事前准备的椅子上。

  说话的人便是这个浮空国家的主人——“仁正”,人族强者,身处“王阶”。

  (其本身被身处于同阶级的魔王认可获得“王”的(资质)称号,而魔王(魔族之“王”)同时也是世界上仅有的十三位有此称号的强者之一。)

  “有什么好讨论的,消失就消失了,管他的,要么逃走了,要么给杀了,如果死了更好,那咱们就可以开始实施计划了。”

  眼前说话的这一位是另一名拥有“王”之名的男性,巫妖王——阿齐斯。

  阿齐斯此话一出便引起名为“卡莉法”的女性的嘲笑。

  可以从模糊的身影中看出这位女性的大体轮廓,腰围非常纤细,配合一对丰满的身材更体现出她的魅力。

  但是却没有人敢肖想于她,在她走过的路里不知道埋藏着多少尸骨。要是她本人在场的话周身围绕的杀戮之气可能会使城内的士兵窒息而死。

  她是妖精族的女皇——卡莉法。

  当然了,在场的“王”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要是真打起来,不需几个回合就能把整座城市打落到地面去,所以这次会谈才以这样的形式进行。

  阿:“有什么好笑的,妖精皇,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卡:“不,妾身对多拉贡的死活并不感兴趣,只是觉得身为王阶下位的你居然会说出那么可笑的事情,难道你没有一点儿自知之明?还是说妖族的都是些没有脑子白日做梦的白痴?”

  阿:“混蛋!羞辱俺就算了,既然还敢辱骂俺族的勇士,你是想跟俺发起全面战争?”

  卡:“战争?你也配?难道你忘了自己处在哪个位置?”

  阿:“有些事情不能光靠排名分胜负,不真正打上一场,谁强谁弱还不一定!”

  卡:“呵!难怪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排在末尾。”

  阿:“你……”

  仁正看着争吵的二人,嘴角微微上扬,并没有去阻止。

  “废话说完了?”

  一个声音的响起让整个会议顿时安静下来。

  魔王——古镜。

  神话时代生存下来的王者,位列“王阶上位”,身居高位,是这场会议的发起人同时也是策划封印天古兽多拉贡的五位“王”之一。

  “扯完了就开始今日的王会吧!”

  看着二人不再争吵,仁正心里盘算的某些计划落了空。

  由此,诸王会议正式拉开序幕。

  仁正作为此地主人率先开口。

  “经过精于计算的巫族的反复推演,多拉贡的封印应该在数百年后才会解开,那时多拉贡的魔力将会耗尽变会初始状态,这时候我们要掌控它就易如反掌。

  但目前的情况却是空城的突然坠落,这着实让人意外,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

  阿:“你说了半天就好像在放屁一样,说了等于没说。要俺说,肯定是有人入侵进去,在里面杀死天古兽,封印才会解除。”

  卡:“谁都知道里面有猫腻,但是谁又有本事能从吾等手里夺取多拉贡?”

  仁正:“按理来说,有能力打破我们五位王联手设下的大界除了那三位达到“神阶”的霸者之外似乎没人任何人,但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关心多拉贡被封印一事,《星核》对他们来说形同鸡肋。”

  “而且要打破这个大界也必须在外面打破才行!”

  魔王古镜这时突然说话,手里还拿出一道留影符。

  符上影射出原本在高空的城堡。

  里面记载了空城从悬浮到坠落所发生的一切,在这段时间内并没有人靠近过空城。

  “要不是城堡下坠爆炸造成的冲击波让本座的魔虫毁灭,本座就能探寻到之后发生的一切,是谁让你们建那么高那么大?”

  其余三位沉默不语。

  (不是你说的要快点消耗天古兽魔能,让它早点消失的吗)三王是这样想的。

  “法老,这件事你怎么看?”

  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人?在旁边默不作声。

  法老:“唔,从结局来看我们是赢了,但是计划上来讲却是惨败,我们本还想借助多拉贡的实力抗衡那三位,可笑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卡:“好在这次他们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上,不然我们的处境会越来越难。”

  阿:“没错,没错!”

  〔是谁在叫我?〕

  一个声音穿过了与外界断绝联系的大厅。

  阿:“是谁?哪个混蛋在偷听。”

  一个身影从高空垂直下落。

  把号称能够封印一切术法的坚硬魔石打破。

  “当当当,是我,童帝,没想到吧!”

  一个外表看起来五六岁的儿童模样,样子看起来还很天真。

  身上穿戴着珠光宝气,一双稚眼里却透着红光,一身霸气隐隐散发出来。

  童帝——神阶的霸者之一。(天外来客)

  他的到来让众王感到不可思议。

  阿:“你,你怎么会到这里,你不是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伴侣)了?”

  “闭嘴哦,你若是再敢提这件事,我就把你的嘴巴给缝上,再灭掉你的全族。”

  童帝笑嘻嘻的看着巫妖王。但语气却充满肯定。

  巫妖王马上闭上嘴。似乎身体发出轻微的颤抖。

  卡莉法(都说巫妖一族的都是智障,这话是一点错也没有(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童帝那体型没人看得上你还敢说出来。要是哪天真的灭族了,我肯定不会忘记你,我要把你的“传奇经历”记载下来传给族里的后生,让他们学会教训,并在你坟前写上“千古罪人”作为回报!)

  魔王:“你来这里所谓何事?”

  “刚才不是有人讨论起“我们”?我一听到不就马上过来了。”

  兽:“胡说!就算你的神通在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发现被结界隔断的吾等。你分明一早就在外面偷听。”

  没错,眼前的这个会议厅不仅使用了大量的封魔石而且还在外面张开了结界。

  童:“别那么说嘛!好歹大家相识一场,我看大家聚在一起那么整齐,就想来看看老朋友,顺便呢!在和你们探讨一下多拉贡突然消失一事。”

  童帝说到后面语气渐渐冰冷下来。

顷刻之间。

  童帝释放的妖力覆盖大厅。

  封魔石吸收不尽开始崩碎。

  魔压从童帝打穿的天花板上泄露出去。

  不需多时,妖力便把整个城堡包围。

  届时,城里的全城的百姓和守备们纷纷晕了过去。

  距离这间屋子较近的士兵们有些还不及晕倒便被突如其来的妖力直接震破心脏死亡。

  在场的诸王即使没有现身在这儿也略微有些不适,仁正就惨了,因为在场的只有他一人是用真身,所以几乎所有的压力都灌输在他身上。(谁让这是他的国家呢)

  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强撑着,恐怕已经跪了下去。

  童帝开始发话了。

  “以前我曾经说过,我不会去干扰你们的阴谋诡计,你们要有那个本事对付我,我随时欢迎,但是我和多拉贡是多年的友人,之前它确实犯了点错事没囚禁起来,我也无话可说,但是关了它那么久也差不多该把它放了。”

  “但眼看着差不多要“放”出来的时候,多拉贡却突然消失了,我不得不怀疑你们中有些人搞鬼弄走了多拉贡。”

  童帝的目光座落在魔王的虚影上。

  “哦!你这是在怀疑本座?”

  “呦呵!怀疑你又咋样!你能耐我何?”

  童帝向来说话心直口快,且心境上也与儿童一般。

  “哎呦!,,Ծ^Ծ,,干嘛要把气氛弄得那么紧张!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人王,你快点帮童帝准备一个位子。”

  卡莉法看着场面有些失控试图抢救一下。

  听到妖精王的催促,仁正顶住压力点了点头。

  稍稍一指。

  一张精美的椅子出现在桌旁。

  童帝理所应当的坐在上面。

  两只小脚丫伸到珍贵的案台之上。

  虽然胖乎乎的脸颊惹人喜爱。

  但行为却很跩,即使动作有点可笑。

  童帝摆出一副上位强者的架子说道。

  “看在妖精皇为你说话的份上,我就先放过你,不过今天这事你们要给我个交代。”

  众王纷纷沉默。

  每位王会议前都心怀鬼胎,盘算着如何获得更大利益,不过这时却站在一起,这结局颇具讽刺。

  兽王:“你也看见了这影像的内容,应该知道吾等并没有对多拉贡出手。”

  阿:“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没想对它出手,要不是它到处破坏,我们也犯不着去惹它。”

  童帝:“你,给我闭嘴,忘记我说过的话?”

  妖王。。。

  卡:“我们已经尽量搜寻多拉贡的下落,但因为各自遵守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所以我们的人不能到达冥王统治的区域。”

  兽王:“互不侵犯条约是在众王承认并许下天道束缚的条件下签订的,所以吾等不可能进入他的领地。”

  童帝的智慧超群,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辨别真假的能力,对他人的话语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真假,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些人没有说谎,但就是对他们不爽,只会玩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真正实力水分太多。

  童帝就没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这次来主要是给个下马威。

  “条约那种东西能奈我何,我可不记得自己有签过那种东西,说到底,还是你们太弱了才会被那种玩意束缚。”

  童帝的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容。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众王气恼不已。

  魔王:“既然我等也没有能力打破这个约束,天古兽又是你的友人,那么就请你亲自出手,孤相信你很快就能把多拉贡给带回来,到时候诸位会给你们开个宴会接风洗尘。”

  啧,果然是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一下子就把事情推脱出去。

  稍事思索一会儿后。

  “我明白了,看在你们示弱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接受这个任务。”

  童帝说的话让众王松了一口气。

  众王双双认可这件事情。

  仁正的眼睛咪成一条缝。

  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既然大家都商量好了,那这次会议到此结束,大家都散了吧!”

  童帝不给他们机会再商量对策,所以强行中断会议。

  卡莉法率先行动。

  “既然如此,那妾身先走为敬。”

  卡莉法的虚影在椅子上消失。

  之后,妖王,兽王的虚影也先后消失。

  魔王凯撒深深的看了一眼童帝后也接着消失了。

  现场只剩下人王仁正。

  童帝随手抹去四张刻画符文的椅子。断绝之后他们会返回的可能性。

  虽然诸王都有各自的尊严,但难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我现在就离开了,抱歉啊!这里的碎屑就留给你自己收拾了,再见!”

  童帝一跺脚就从天花板上飞出,不过不是从原来的那个被打破的大口子里出去。

  没错,他又开了一个大洞,洞口断断续续的掉落一些碎石,他主要是想恶心仁和。

  他觉得这个一声不响的人族之王脑子里有一堆的坏水

  呵呵!“事情变得越来越期待了,我倒要看看谁有能力能从里面弄走多拉贡。”

  说完!童帝直奔冥王所在的领土。

  此时还在现场的仁正。

  “哈哈……”

  看着四周狼狈的场景。

  仁正突然大笑起来。

  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

  把议会议论多拉贡的消息泄露给童帝,他肯定会着急赶来。

  果不其然,一听到多拉贡消失了,他就立马出现。

  一个小孩子天性,智慧能高到哪去?

  之后只要等他在冥王统治的领土里大闹,到时他们大打一架,最后两败俱伤,我再抓住他们,吸光他们的能力一举踏入诸神的领域,然后让他也享受多拉贡的待遇,我今日受到的欺辱也会百倍奉还。

  当然,即使不成功,最差的情况也应该会毁灭冥王大部分领地。

  冥王肯定会伤的很重,我就乘机撕毁条约入侵冥王领地扩大自己的实力。

  可惜人王这个计划最后还是被貘良不经意给破坏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