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灵异录之乱世道 > 正文
第一章 惊魂夜
作者:乡宁  |  字数:4213  |  更新时间:2020-02-21 11:41:42 全文阅读

入夜时分......

村头小巷已无一人,家家户户窗门紧闭,整个村子死一般的寂静。

在村子中间一间宅子的大门前,摆着一张供桌,供桌两边各有红白色蜡烛一根,供桌上摆着各种贡品和几张画有符咒的纸符。

供桌前站着一位身穿道袍,手拿拂尘的老道,这老道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剑身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咒。

据那老道所言,这把桃木剑是他身上最为厉害的一件法器,此桃木剑名曰七星驱魔剑。

是由一棵百年雷击木的主干精雕而成,已有几百年的传承,是由历代天师代代相传,到他手里已经是第七代了。

说起这百年雷劈木,也怕只有修道之人方能参透这其中的玄机。

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压伏邪气者也。

桃木本身就有驱邪之作用,至于桃木能驱邪有何依据,光民间就有好多种说法。再说到这百年雷击木,就是上百年的桃树机缘巧合之下被天雷所击,后被人取其树之主干部分,雕刻成桃木剑。天雷,乃天地之间正气凝聚所成,可灭一切妖魔邪祟。

这百年桃木,本身就有辟邪驱鬼的作用,经过天雷的洗礼,自身辟邪的能力也就有了质的飞跃,这种法器到了道行比较高的修行之人手里,自然是所到之处妖魔鬼怪避让,邪煞无处遁形。

  

这老道人称无冥子,来自紫云山道观,如今已有八十多岁的高龄。

无冥子自幼学道,道法高深,除了道术,其医术也是相当了得,自古就有医道不分家之说,道法高深,医术自然不赖。别看现如今如此大的高龄,眼不花耳不聋,精力旺盛,仙风道骨,以至于好多豪门权贵不惜重金前往紫云山求道。

  就在前不久,紫云山山下的张村驿有村民到道观求见无冥子道长,说张村驿有灵异事件发生,希望无冥子能够下山一趟。

修道之人本来就有降妖除魔的职责,更何况是紫云山附近出现了异相,无冥子丝毫没有推脱,带了法器符咒便随着村民到了张村驿。

  一番交谈后,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张村驿中有着这么一家三口,男耕女织,日升而出,日落而归,小日子过的虽然平淡,倒也幸福美满。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这家小孩刚满三岁生日的那天,父亲为了给儿子过生日,去了十几里之外的镇上给儿子买零食庆生。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为了能早点见到儿子,抹黑抄小路往家赶,在一处山涧失足掉入水中丧生。

家里的老婆等了一晚上也不见丈夫回来,那晚她的眼皮跳了一晚上,心头总是莫名的揪的慌。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便有村民前来报丧,随后那男人的尸体也被村民抬了回来。

  有村民所言,尸体是在一个水潭里被一个放羊的村民发现的。发现的时候,水潭里面全是泡涨了的零食,诡异的是尸体的肚子朝上。

正所谓是,肚皮朝天,力大无边,虽然尸体在水里泡了一夜有些水肿,但是面容还算安详。村民也没有多想,便赶回村里让人通知了那孤儿寡母,随后带着其他村民赶往事发地把尸体抬了回来。

  逝者安息,活者节哀,人既然已去,一番吊丧之后,封棺入土。本以为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等家人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走出来,这件事就可以提笔封档了。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入土后的第三天晚上,子时刚到门口的大黄狗狗开始骚动,随后便是不断的狂吠。女人也没多想,此时的她正哄着孩子入睡,心中的痛苦化为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

突然,孩子坐了起来,伸手指着窗外说到:妈妈,爸爸为什么站着外面不进来?女人一听瞬间头皮炸开,身上寒毛倒立,猛然抬头往窗外看去,看到的只有窗外无尽的黑暗。

生为农村人,从小奇闻怪录也听过不少,都说小孩眼睛能通灵,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女人也不傻,她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平白无故的有此举动,此时的她也有些明白了过来。她想估计是丈夫死前的愿望就是想早点见到孩子,到死也没能见上孩子一面,心愿未了,死了之后魂魄不愿离去,留在了人间,趁着子时阴气大盛,便回到了家中看望妻儿。

  由于思夫心切,思念战胜了恐惧,女人快步过去,把门打开,大喊着丈夫的名字,可是除了漆黑的夜,什么也看不到。

左邻右舍听到女人的呐喊,以为女人思夫成疾,便都起床聚集到女人家里,想安抚安抚这孤儿寡母。

可是等女人把刚才发生的一幕告诉众人之后,一时间在场的一干人等全部结舌杜口。有胆子小的,已经面色苍白,时不时的往门外看去。结果都一样,黑漆一片的夜,透着诡异的黑,此时门口的大黄狗也安静了下来。

诡异,一切都透着诡异,但一切也都能解释的通,随后还有村民在院子里发现了湿漉漉的脚印和窗户上一个模糊的湿手印。

就这样,众人在恐惧中度过了一晚,一直等到天明方才散去。

虽然是至亲之人,但是毕竟阴阳两隔,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女人自然也是明白这其中的大是大非,他知道丈夫心愿未了,昨晚是回来看望妻儿,心中的恐惧也就被那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爱给冲淡了许多。

她问起儿子昨晚的事,儿子告诉她,自己在睡觉,听到外面有人叫他的名字,睁眼一看发现是爸爸,爸爸就站着窗外,对着他笑呢。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还是这段时间自己夜夜流泪的那个人,但此时想起来还是背脊发凉。所有人都认为,昨晚男人回来见了妻儿,便会离开,去他该去的地方,也就没多想。

村里还有年纪大的人提议,让女人带着孩子去丈夫的坟前烧些纸钱,女人也照做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本以为没事了。

可谁知当晚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又是子时一到,就听到门口的大黄狗朝着漆黑一片的夜狂吠。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女人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她抱起孩子迅速往后退去,尽量离门口远一点,眼睛则是死死的盯着门口。一秒、两秒,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不见有任何动静,只是门外的那条大黄狗的嗓子叫的开始嘶哑了起来。

女人怀里的孩子已经醒了,不哭也不闹,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往窗外。

女人抱着孩子的手都开始有些颤抖了,她低下头轻问到:宝宝,你看到了什么?许久之后,那孩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女人然后摇了一摇头说什么都没看到。

就在话音刚落之际,门口的门缝里有水顺着门缝流了进来!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女人向后一个趔趄,差掉摔倒,她只感觉头发都瞬间竖了起来,额头都有冷汗冒了出来。保护孩子是女人的天性,就在她快要被那无形的恐惧折磨的快要崩溃的时候,怀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孩子这么一哭,女人内心深处保护孩子的那股母爱瞬间涌动,与外界传来的恐惧做起了斗争。

“走,你走,别在来了。”女人突然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喊。

这一喊声,瞬间刺破了那无尽的黑夜!

随后就有领居家的灯亮了起来,然后是“吱~吱”的开门声,而这时门口的大黄狗也开始安静了下来。

几分钟后,女人的家里又一次聚满了人。

但是众人都是面面相觑,无一人开口说话,有人还时不时把目光移到门上的那一双湿手印上。房子里的气氛压抑至极,此时的女人抱着孩子瘫软在地上,怀里的孩子还是一个劲的哭。

  “这事嘛,有点棘手,看来得我们得请紫云山的无冥子道长亲自来一趟了。”许久之后有个年长的老者轻声说到。

就这样,天亮了之后,就有脚力比较好的村民赶往紫云山道观,他们可不想再来个第三次惊魂夜了。

无冥子到了之后,一番交谈询问之后便得知了具体情况。

随后他嘱咐村民入夜后便都回家关好门窗,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出来,要等到鸡叫之后方能开门。

村民们对于无冥子的话不敢怠慢,便都自行散了去,一时间村里安静了下来,家家户户窗门禁闭。村民走后,无冥子便开始起坛布置道场。

一张供桌摆在女人家的大门口,贡品上桌,烧香起坛。供桌上除了贡品之外,只有一叠纸符,纸符有三种,分别是驱鬼符、伏妖符和五雷符。

无冥子则是站在供桌旁,手里拿着拂尘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就是那把百年雷劈木所成的七星驱魔剑,其他的法器也没见他拿出来。至于道袍的袖子里有木有藏着什么金钱剑啊,八卦镜啊,捆尸绳啊之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切布置妥当之后,无冥子便在供桌前坐了下来,开始打坐,嘴里念念有词,不久就进入了入定状态。

夜还是那么的黑,村还是那么的静,整个村庄各家各户早早就熄了灯,整个村子和漆黑的夜融在了一起,只有供桌上的两根蜡烛发出微弱的光。

一切安好,前半夜一切如故,没有丝毫异常。

可是说也奇怪,就在那刚到子时的那一刻,突然一股阴风从远处吹来,吹的那蜡烛的火苗开始摇晃,眼看就要被吹灭了。

鬼吹灯?就在蜡烛快要熄灭的那一刻,只见那无冥子突然眼睛一睁,抬手就把手中的拂尘往供桌前的空气中这么用力一甩。

拂尘发出了破空之声,“啪”一声脆响,阴风乍停,供桌上的蜡烛火苗不再有熄灭之势,重新又燃了起来!

“无量道德天尊。”无冥子口念到,然后就站了起来!

只见那无冥子,看着眼前漆黑的夜说到:“贫道无冥子,今日受人所托,来此渡你一程。”

说罢,无冥子抓起供桌上香炉里的香灰往眼前的空气中这么一撒,那些香灰到了空中有的落到了地上,而则有一部分就停留在了空中,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

慢慢的,香灰开始变湿,一个人形显现了出来。

面前的这个人全身湿漉漉的,脸色苍白,头发披散在肩头,时不时还有水滴从头发上滴了下来。他慢慢了抬起头,看着无冥子,又看了看无冥子身后的那扇门,显得有些焦虑不安。

  “回家,儿子,生日。”突然,那人影口中发出苍白无力的声音。

   哎!无冥子叹了一口气说到:“也是可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在一遍遍做着生前未完成的事,贫道就帮你回忆回忆吧”。

随即无冥子在供桌上拿起一张纸符,嘴里念念有词,突然他的手猛的一抖,那张符便燃烧了起来,无冥子把符往空中一扔,嘴里开始念诵经文。

经文一出口,那鬼魂便开始不安了起来,他好像想起什么来了,身体开始颤抖着往后退去!

  “不,不,我没死,我要回家,我要见儿子。”突然那鬼魂暴躁了起来,转身飘到空中化作一股黑气就朝无冥子冲了过来!

  “无量道德天尊!”无冥子面不改色,提起手中的拂尘就往那冲过来的黑气上打去!

“啪”的一声,那股黑气就被无冥子手上的拂尘打的飞出去好几米,紧接着就是从那黑气里传来的痛苦嘶鸣声,随着喊声逐渐变小,那黑气也开始变淡了起来,最后又化成了人形,就站在那不远处。

  “尘归尘,土归土。你已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去你该去的地方去吧。贫道念你也是个可怜之人,就渡你一程吧,望你好自为之。不然,今夜便叫你魂飞魄散!”无冥子顺手拔出了背后的七星驱魔剑。

此剑一出,明显感觉到那鬼魂浑身一震,想必是这桃木剑几百年的修为震慑了它,这几百年来被这桃木剑斩杀的妖除魔不计其数。比他修为高的多的鬼魂遇到这桃木剑都是碰之即碎,更别说是他了。

那鬼魂在原地站了几秒后,看了看无冥子手中的桃木剑,又把目光转移到无冥子身后的那扇大门上,显的有些无奈和不舍。

许久之后,那鬼魂才开始慢慢的飘向空中。此时,无冥子握住桃木剑的手也松下了,他把桃木剑放到供桌上,盘膝而坐,开始念诵超度经文。

空中的那鬼魂开始变为一团黑气,伴着经文的声音黑气慢慢的散去,直到完全消失在空气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