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何处望神州 > 正文
第一章:劫后余生
作者:盖王  |  字数:3185  |  更新时间:2020-04-07 00:30:43 全文阅读

自古英雄多磨难,驰骋疆场几人还

少年意气金刀客,谁家铁索拒楼船

门外楼头皆笑谈,几朝往事烟云散

多少爱恨东流去,独饮登台莫凭栏

忆昔大漠斜阳暖,将军百战血未干

万里江山留踪迹,且看海外再扬帆

桃花枝头春意残,粉状罗裙相见欢

世人都羡鸳鸯好,只往名利场中钻

茶余饭后闲手笔,风雨潇潇罗衾寒

痴儿梦中有嬉笑,祝君长乐身亦安

李小飞醒了,身子紧跟着坠了一下,他赶紧用手往四周抓去,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抓在树枝上,正想扭动一下身体换个位置,却浑身疼的不能动弹。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颗大树的枝丫上,大树底下还横七竖八的趴着几个人。

  他想叫下面的人,俯身看去却发现这些人的身边已经是一大团血迹,看来多半是死了。

  看着远处冒起的黑烟,李小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一群士兵闯入了李家村,牵猪赶羊,打家劫舍,把他们的房子全部烧了。族长带领村民们躲到后山的山洞,却被士兵们搜了出来,他和一些反抗的村民边打边退,最后从山崖上跳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仔细的看了看这树林,发现还有一些士兵在山林里搜捕村民。他的手有些撑不住了,便解开裤带把自己拴在了树上,把自己慢慢挪到树叶茂密的一侧,观察着树下的情况。

  他在树上继续待了两天,这两天里他亲眼看着族长被士兵砍死,村民们被士兵们杀死,种种惨象,让他不敢呼吸不敢闭眼。

  直到第三天,确认这些士兵走了,李小飞才从树上下到地面。他小心翼翼的在尸体堆里寻找着自己的家人和幸存者,找了一天,找到的却是一个个噩耗。

  村民们无一幸免,饿极了的他在灰烬堆里拔出来几块烧焦的肉吃了,他努力回忆起仇人们的模样:为首的是一个瘦削的白面高鼻的高个子,其他士兵叫他侯将军,有一个刀疤脸大胡子,还有一个断臂的剑客。

  入夜后,皓月当空,一大群乌鸦在村子里叫着,才十五岁的他不禁害怕起来,他很困却不敢睡觉,继续待在这里他实在没有勇气,只有拾了一根棍子朝后山山顶走去。

  困极了的他还是倒在了路边睡着了,睡梦中他看见族长和亲人们满身血污的朝他走来,侯将军带着士兵来找他,他惊醒了几次,终于熬到了天亮。

  他走到离镇子不远的大路上时,发现镇子也是一片灰烬,路边还有不少尸体。他瘫坐在路边,用手捶地:“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我们过的好好的,他们要来杀死我们,为什么?”

  他的哭喊声引来了又一群乌鸦,红着眼的乌鸦们盯着他,他很快警觉起来,这些乌鸦吃了人肉之后变得异常暴躁。他查看四周,发现有一口水缸,乌鸦此时也从地上腾了起来扑向他,他一头扎进水缸里,乌鸦们围着水缸大叫。水缸里面的他憋着气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已经在一个火堆旁边了。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又是一队士兵,心想自己死期到了,便站了起来大喊:“你们杀了我吧,我全族的人都被你们杀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这句话喊完,周围的士兵一动不动,前面的帐篷里走出来一个人:“你仔细看看,我们是不是你的仇人”。李小飞打量了说话的人,确实不是他的仇人,再看士兵的穿着,也大不一样,这群人都是红色衣甲头上都缠着白头巾,而杀害村民的军士都是一身黑甲。

  说话的中年人看了看他:“小兄弟,想必你也是被那些畜生杀害了亲人,我是屯骑校尉陈宏义,我们陈家军终究还是来晚了几天,你要想报仇的话就跟着我们干吧,我们也是为皇帝和亲人们报仇,为了替天行道”他没有犹豫跪了下来:“我愿意跟着陈将军做牛做马,为我死去的族人们报仇”。

  陈宏义又再上下打量了李小飞:“看起来你是从乡野山村里出来的,没有学过什么技艺,你就先学射箭做弓手吧”,

李小飞跪地谢过,陈宏义的侍卫把他带到了马棚:“你是新来的,就先把马照管好吧,射箭这些我会慢慢教你的,你叫我沈队长就行了”

沈队长给他讲了一番喂马拴马的事就走了。李小飞看了看周围,还有好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喂马人,他刚想去和他们打招呼,突然就有人给了他一鞭子:“把你该看好的三匹马看好,没事不要瞎走动,小心被当成奸细给杀了!”。打他的是军营里的巡防官,他连忙向巡防官赔了个不是,回到自己的马棚去了。

陈家军修整了一个月,李小飞虽然时不时会挨上几鞭子,但一个月时间沈队长也教会了他射箭和骑马。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陈宏义在深夜把军士们集结起来发布作战命令:“今夜,咸初八年五月十六丑时,我们陈家军必须收复怀阳城,以策应朝廷大军。”

  李小飞跟随陈宏义充弓手前往怀阳南门。到了寅时,东门张胜点火烧起城门,大擂战鼓,却不靠近城门,东门敌军烟火中看不清陈家军人马,便告急求援。此时,南门云梯架上,陈宏义竖起陈字大旗强攻。守城敌军大部赶至东南二门,沈德趁机从西门潜入打开南门,陈宏义突入南门与沈德合力击溃东门守军,天明时分,敌军从北门逃出,怀阳光复。

  李小飞攻城时因是步兵落在了后面,以至于没有斩杀到一个敌军,不免有些懊恼。而同样是喂马的另一个小子却射死三个敌人,白天论功行赏时分到了一匹绢。

陈宏义发现了李小飞的懊恼,待众人陆续回营的时候把他唤到面前:“我们要打的仗还有很多,年轻人要沉住气,不要计较一时得失,以你的身手和体格目前还不能在前面冲锋陷阵,我知道你有勇气有仇恨,但战场上拼的是实力还有运气,不要想着每一仗都去杀人,而是想着每一仗如何活下来,活下来就是胜利”

李小飞似懂非懂,看着陈宏义,他想知道这个陈将军为何要和他一个小卒说这么多,陈宏义看出他的心思,摸着他的头说:“老夫已经是知天命之年,我的孙子如果还在,和你的年纪一样大,可惜他在京城陷落的时候没能逃出来,你长的和他很像,大眼睛,耳朵上有一颗痣,我时常在想你会不会就是他。当然军营里军纪严明,我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一些心思而对你特殊照顾,只是有时候想和你说说话罢了,你先退下吧,记住我说的话”

李小飞亲人全部被杀,此时此刻竟然有人把他当做亲人,也不禁流着泪退了出去。

  陈宏义论功行赏完毕,城中的大户和仆人们从县衙挑着空担子陆续回了家。由于陈家军攻城太过突然,怀阳的粮食布帛敌军未能掳走,犒劳陈家军的物资也就充裕了许多。

  十七日午时,一队五十人的红衣重甲骑兵簇拥着朝廷的使者进入了怀阳城。使者拿出一份诏书,陈宏义沈德张胜三人跪地听宣:“屯骑校尉陈宏义,治军有方,星夜光复怀阳,本有小功,然其纵敌流窜,作战不力,特令其速离怀阳追击残敌将功折罪,以报国恩”,陈宏义跪接诏书,带着部下撤离怀阳。

  夕阳下,朝廷大军开进怀阳,当夜,搜捕大户,被抄没家产的有数百户,被定叛国通敌斩首的两千人。

  陈家军继续北进,沈德私下里问陈宏义:“将军,我们打下怀阳城,朝廷却一纸诏书就抹了我们的战功,如今还让我们孤军深入,我看朝廷里有奸臣”,陈宏义打了沈德一鞭子:“不要乱说,天子诏令,我们做臣子的,必须遵从,你以后再不要说反对朝廷的话,小心将来被治罪”,沈德叹了口气不再做声。

  北方,陈宏义口中的叛军大本营黎州城,叛军首领侯天宙正在调兵遣将,要在黎水河边阻挡乃至消灭陈家军。厅堂里,刚刚从怀阳逃回的侯照向众人介绍自己如何以八百骑兵横行怀阳最后摆脱十万大军合围。

侯天宙听的有些厌烦,便打断了他:“你既然如此神勇,为何没能斩了陈宏义,还让这个老匹夫带着两千人一路北进?我早告诫诸位,骄兵必败,我军能有今天占据天下三分的局面,不是我们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是朝廷里发号施令的人昏庸,如果有陈宏义这样的人掌权了,我们恐怕觉都睡不安稳了。陈宏义目前已经逼近黎州,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无论用任何手段都要打败他,不能让他打进黎州”,

堂下的众人们默不作声都看向军师时狐,时狐笑了笑:“天王不必担忧,击败陈宏义,不一定要真刀真枪打,我们只需要金帛美女送到金陵城里,自然有人会替我们杀了他”,

侯天宙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抿了一下又绷住了:“那这场仗就交给军师了,需要再多金银都无所谓,只要能达到我们的目的。既然陈宏义的事已经有了眉目,诸位将军,我们应该改变计划了,我决意兵发襄阳,打下襄阳后,水陆并进东取金陵完成大业”。

众将欢欣鼓舞,言谈之间仿佛已经攻下金陵,当夜,众人一番豪饮通宵达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