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世间悲恶 > 正文
第九章 仇鄂
作者:万红壮  |  字数:5389  |  更新时间:2020-01-20 08:24:59 全文阅读

广阔无边的黄色海洋,泛着一叶扁舟,上面站着两个男人,他们的面前,是犹如镜像一样的时间线,演绎着各种各样的人生。

  “看懂了吗?温新。”长发白衣的男人问道。

  “看懂什么?”温新说道。

  “那就是没懂。”仇鄂冷漠的说道。

  “我好像是懂了,也确实没懂,我一直以为你是地狱勾魂的使者,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人。”温新挠了挠头。

  “我已经不是人了,和你一样,我是个死人。既然你还没懂,我就带你看看我的一生吧,如果你还不懂,这接下来的苦海,你就只能自己走了。”

  仇鄂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是班里的孩子头,学习不好的他调皮捣蛋,经常带着小伙伴们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坏事。

  仇鄂的家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庄里,村子里有养鸡养鸭的人家。

  这一天是周六,因为不用上课,所以仇鄂就带着一群小伙伴商量着偷谁家的鸡。

  “村南头老刘家我已经踩过点了,他家儿子去外地打工了,老伴又死的早,家里就他自己一个人,家里住的又偏僻,旁边没什么人家。现在正是秋收的时候,他一整天都会呆在地里,就中午的时候会回来吃饭。小柱 你中午吃完饭就赶紧去老刘家旁边猫着,装作在那玩的样子,这样即使被发现了也没什么,谁会对一个小孩子有什么戒心,老刘只要一出门,你就赶紧来通知我们,其他人,吃完饭就全部到村东头的麦场旁边集合,记得带上打火机,小柱来了后咱们就出发,还是由小柱子放风,其他人跟我一起翻墙头进去,偷了两只鸡后直接砸死,用编织装住,记得带打火机啊,现在秋天了,玉米杆子多,柴火有的是。都听明白了吗?”仇鄂部署着自己的计划,周围的小伙伴们连连点头称是。

  就这样,小伙伴们在吃完午饭后都按照计划行事了。仇鄂第一个跳了进去,其他小伙伴们紧随其后。他们去鸡笼里摸出两只鸡,用石头敲死后就准备走。

  “等一下,你们在这等等我。”仇鄂说道。

  仇鄂看屋门没锁,计上心头,信步朝屋里走去,在屋里面翻箱倒柜,找到了几十块钱的零钱,往兜里一揣,把柜子恢复了原样,又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后就出门跳墙走了。

  仇鄂不知道到是,他偷走的是老刘仅剩的所有的钱,那是老刘留着买麦种的钱。

  他们悄悄的一路避上行人,来到了离村南头有一里地的一处荒地里。点燃了火,把几剥了毛,直接扔进火里烤了起来。过了许久,他们把火拨开,把鸡挑了出来,开心的吃了起来。

  他们没有看见,那堆被拨开的火,悄悄的引燃了旁边的玉米杆堆。

  “怎么这么热啊?”一个小伙伴感觉到热,抬头一看,不得了,着火了。

  “快跑啊,着火了。”大家一听到声音,回头看到了那堆熊熊燃烧的火,立刻作鸟兽散,只有仇鄂回过头来,刨了个坑,把鸡骨头都埋了起来后才往家跑去。

  仇鄂的初中是在县城里上的,县城的中学在县城旁边,离他家不远,所以仇鄂没有住校,每天还是回家吃住。

  上初中后,仇鄂学会了上网打游戏,也学会了抽烟,赶时髦的他留着一头长发,觉得很酷。他的零花钱再也不够用,苦恼的他每天都愁眉苦脸的。

  “咋了老大,这几天看你咋这么不高兴。”仇鄂手下的一个小混混问道。

  “能咋,还不是因为缺钱,抽烟要钱,上网要钱,买零食要钱,钱不够用啊。”仇鄂叹着气说道。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还不简单。”

  “咋滴,你有钱?”仇鄂愣了一眼小混混。

  “我啥情况你不知道啊老大,我哪有钱啊,但是咱没钱,有人有钱啊?”小混混神神叨叨的说道。

  “谁有钱啊,他们几个?”仇鄂指了指旁边的几个小混混。

  “他们更穷,我说的是其他学生,尤其是那些城里的,家里各个都有钱,他们的零花钱不比咱们多?咱们稍微一收点保护费不就有钱了?给钱的咱们就不管他们,不给钱的,咱们就天天找他的事,不行就隔三差五打一顿,看他们给不给钱。”

  “唉,我咋就没有想到,走,收保护费去。”

  仇鄂是学校里首屈一指的小混混,势力很大,手下纠集了一帮小混混给他当小弟,在学校里人人都怕他,不敢不交保护费。后来仇鄂越来越有钱,他为人大方,愿意跟他混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一天,仇鄂在走廊里拦住了一个学生,跟他要保护费。

  “仇哥,我真没钱了,你们这个星期已经收了我两次保护费了,我是住校生都没回家,真没钱了仇哥,你饶了我吧。”那个学生苦苦哀求道。

  “少废话,今天不交钱,放学腿给你打断。”仇鄂恶狠狠的威胁道。

  “大哥我真没了,不信你搜我啊,下星期,我下星期一定跟我妈多要点钱,全都孝敬给你好不好?”

  仇鄂本打算再威胁威胁,突然走廊尽头走过来一个女生,身材消瘦长相俊俏,让仇鄂一下子看直了眼。

  女孩看了一眼他,躲得老远进了教室。

  哟,我们班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以前怎么没发现。

  仇鄂一把推开了那个学生,说道:“滚吧,我今天心情好,不为难你了,记得啊,下星期多带点。”

  “谢谢仇哥,谢谢仇哥。”学生高兴点连声道谢。

  “唉,那女孩叫啥?”仇鄂问旁边的小混混。

  “哦,大哥你说哪个?”

  “你说哪个,就刚才进咱们班的那个。”

  “哦,她叫佘雨,咱们班的,大哥你不知道啊?”

  “我要是知道还特么问你。”仇鄂抽了小混混一巴掌。

  “那女孩没啥钱,我以前去收过保护费,她一块钱都拿不出来,我看她是个女生,长得还挺好看的,就没咋为难她,咋了大哥,咱放学打她一顿?”

  “打打打,打什么打,对女孩子要温柔。”仇鄂气的一脚踹在了小混混屁股上。

  “是是是,大哥说的是。”小混混赔着笑脸说道。

  仇鄂进了教室,来到女生面前,收了收自己的痞气,笑着说道:“你叫佘雨是吧?”

  “嗯,我是。”佘雨看着仇鄂,怯生生的往后挪了挪,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嗯,我没事,就是看看你,你家哪的啊?”仇鄂把佘雨的同桌揪起来扔到了一边,自顾自的坐在了她旁边。

  这些佘雨更害怕了,她本以为对方是因为她没交保护费来打她的,没想到对方开始问起她的情况了。

  “我家是县城的,怎么了呀?”佘雨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这样啊,你有男朋友没啊?”仇鄂笑嘻嘻的问道。

  得,这下佘雨知道对方要干嘛了,可这还不如来跟她收保护费呢。

  “没…没有,我还小,不能谈恋爱。”佘雨害怕的都快哭了。

  仇鄂假装没看见佘雨的恐慌,继续说道:“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啊?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保证没人再敢欺负你,以后还有吃不完的零食 怎么样啊?”

  “不,不了,我现在还是以学习为重吧。”

  “哦,这样啊,那我走了。”仇鄂悻悻的走了。

  佘雨本来以为接下来对方会报复她,可是直到放学都相安无事。

  仇鄂找了一个他手下的小混混,那个小混混谈着恋爱。

  “你说说,怎么才能追到一个女孩子。”仇鄂点了跟烟,也递给那个小混混一根。

  “哟,老大,看上哪个女生了?以老大你的威名,看上哪个女生那不是勾勾手指头就过来了,谁敢不从,哪还用的着追啊…”

  小混混话还没说我,就被仇鄂一巴掌打断了。

  “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啊,我是真喜欢上她了,就是咱们班那个佘雨,你不是自诩情圣吗?好好说说,该怎么追她。”

  “好好好,别生气老大。说起这追女孩啊,你得对她好才行,你见过谁追女孩是靠打的,你得给她送礼物,送好吃的,别人欺负她时你去保护她,这样一来,那女孩还能对你不动心。那个佘雨我知道,挺漂亮的,要不是我有对象了非得去追她不行,她家里挺穷的,你看她穿那衣服,干净是干净,可一看就是穿了很长时间的,你再看她瘦的,肯定吃的也不好,所以啊,你经常给他买零食,带她去玩,肯定能追上。”

  仇鄂心领神会,当即去小卖部买了一大包零食给佘雨送去,可是被佘雨以不喜欢吃零食的理由拒绝了,仇鄂锲而不舍,每天都给佘雨买吃的,佘雨不要他就趁佘雨不在时偷偷放她书桌里,可是过不了多久,那些零食又会回到他自己的书桌里。

  这让仇鄂苦恼不已,他又把那个小混混叫了过来,二话不说一巴掌抽在了他头上,说道:“你说那根本不管用。”

  “不应该啊,我就是这样追到手的啊,咋回事啊大哥?”小混混揉了揉头说道。

  仇鄂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了小混混,小混混想了一会儿说道:“看来只能放大招了。”

  “你打游戏呢你,还放大招。”

  “老大你不知道,这叫英雄救美,这样来…”

  仇鄂听的连连点头。

  放学后,佘雨刚出校门,就被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拦了下来跟她要钱,不给就揍她,佘雨急得都快哭了。

  “住手,干什么的?”身后传开一声暴喝。

  佘雨回过头,看见仇鄂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

  “什么干什么的,收保护费,没事就滚一边去。”小混混歪着头说道。

  “妈的,收保护费收到老子都人头上了,兄弟们,给我打。”仇鄂一马当先,扑了上去,几个人把拦佘雨的小混混打了一顿。

  仇鄂看他们跑远了,也没有去追,转身看向佘雨,说道:“你没事吧,佘雨,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以后再有这种事你就报我的名,说你是我的人就行,没人敢动你。”

  “谢谢你了仇鄂,你是个好人。”佘雨昧着良心道谢。那几个拦她的小混混,佘雨经常看见他们跟在仇鄂后面欺负别人,这是他们演的双簧,不过她没敢拆穿。

  “唉,啥谢不谢的,咱都一个班,我就该保护你,放心吧,以后有这种事找我。兄弟们,我们走。”

  说完仇鄂就走了,留给佘雨一个潇洒的背影。

  第二天,仇鄂又去找佘雨,希望佘雨做她女朋友哇,佘雨拒绝了他问,晚上放学时他又去了一下,得到的答案还是拒绝。

  仇鄂消磨掉了最后一丝耐心,整个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他要报复,他要让这个女孩知道得罪他的后果。

  仇鄂谁也没叫,在学校不远的一个小树林旁赶上了佘雨,他把佘雨拖进了小树林。

  当天晚上,仇鄂就被警察抓了。

  仇鄂被判了三年。

  出来以后,以前的小弟们上班得上班,去外地的去外地,没人再愿意跟着他混。仇鄂跟父母要了点钱,去县城里打工去了。

  仇鄂做过保安,做过KTV服务生,也跟着社会上的大哥混过。社会上的大哥看他心狠手辣,做事果断,就把他收到麾下效力。

  这几年,仇鄂打过架,砍过人,没事了就带着一干小弟四处溜达玩,在县城里,谁都不敢惹他。

  转眼间仇鄂二十出头了,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家人四处托人给他说媒,可是周围村庄谁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有前科的人。

  终于在他们县极偏僻的一个山村里找到一户人家,那家人离他们家远,不知道仇鄂的底细,而且仇鄂家里也愿意拿出大钱做彩礼,就把婚定了下来。

  到了结婚的那一天,仇鄂一身白色西装。在农村,白色是丧事才穿的,但仇鄂喜欢白色,俗话说得好,要想俏,一身孝。白色的西装把本不帅气的仇鄂衬托的俊朗起来。

  仇鄂坐着他大哥的奥迪 ,后面跟着车队,浩浩荡荡的去接亲去了。在路过一个山村的时候,车队被拦了下来。

  仇鄂让几个人下车看看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儿,小弟回来了,对他说道:“仇哥 前面那是拦路要钱的,说是结婚的车从他们村路过都得交点喜钱。”

  “给他们二百块钱,赶紧走,别耽误了时辰。”仇鄂不耐烦的说道。

  “大哥他们要两千。”

  “什么?两千?妈的,抢劫抢到老子头上了,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兄弟们,操家伙跟他们干。

  “大哥我们出来接亲没带家伙。”

  “那就用拳头,天天打架还要我教你们吗?”

  说完仇鄂便下了车,带着一干小弟就和村民打了起来。

  双方你来我往,拳脚相加,打的好不热闹。推攘中,仇鄂脚下一滑,掉进了路边深不见底的山沟里。

  村民们一看到情况,立刻作鸟兽散,小弟们赶紧找绳子想下去救仇鄂,吗。过了好久,他们找来了绳子,下去了一个人,找到仇鄂时,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看完了吗?没有想到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吧。”仇鄂对温新说道。

  “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混蛋。”

  “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混蛋。看了这么多,懂了吗?”

  “懂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温新说道。

  “不需要说,往前看,看到了什么?”仇鄂问道。

  “看到了岸。”

  “上去吧,走吧。”

  “岸上有什么?”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是摆渡人吗?”

  “因为我看不见岸,因为我还不懂。只有看懂了的人,才能度过这无边苦海,上到岸上。像我这种罪孽深重的人,只能在这茫茫苦海上漂泊,摆渡一个又一个灵魂,直到自己懂了,才能看到岸。”仇鄂苦笑着说道,话语中透着迷茫与无奈。

  温新上了岸,转头对仇鄂说道:“那我走后,你去哪?”

  “我?我该去接佘雨了,那个可怜的女孩刚刚死了,不知道她看到我后会是什么表情,估计会以为自己下了十八层地狱吧,才会再遇到我这个恶魔。”

  温新看着仇鄂的船越走越远,船上传来了仇鄂悲凉的声音。

  “苦海无边,何处是岸。”

  ———————————完结————————————

  本书完结于2020年1月16日。第一次写小说,经验有限,一直想一部关于人性的小说,题材也想了很久,想到了天主教的七宗罪,就想以这七宗罪为题来写人性的丑恶,再加上温新和仇鄂,构成了这一部将近四万字的中篇小说。

  七宗罪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分别对应着敖曼,季都,包努,兰朵,谭澜,鲍斯,佘雨。温新对应着温馨,仇鄂对应着丑恶,两种人性组成首尾,希望每一个年轻人,都能在这本书里寻找到自己迷茫的答案,找到自己的缺点,在各个主角身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影子,加以克制自己的欲望,不要像书中的人物一样,放纵自己的缺点,最终走向毁灭。

  书中的两个小乞丐是个小小的彩蛋,透过每个人对小乞丐的态度看出他们的品格,不知道你有没有被这两个可爱又可怜的小乞丐圈粉呢,下一本书,他们俩是主角,这将会一本长篇,主要讲述两个小乞丐尝遍人间疾苦最终苦尽甘来的故事。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潮湿的桥洞下面蜷缩着两个小乞丐,小女孩发着高烧,遍体鳞伤的小男孩把自己仅有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小女孩身上,紧紧的抱着她。

  “小风哥哥,等我们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好不好?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长大。”

  “小雨,你不要胡说,你会好起来的,即便是你死了,我也会永远陪着你。”

  他叫小风。

  她叫小雨。

  他们生死与共。

  他们风雨同舟。

  敬请期待《世间悲恶2—孤儿愿》

  祝大家过年开开心心,团团圆圆,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万红壮敬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