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世间悲恶 > 正文
第一章 温新
作者:万红壮  |  字数:3082  |  更新时间:2020-01-17 13:11:20 全文阅读

我们不谈世间美好,我们只讲人间丑恶。

  “温新,于公元2019年12月31日23时59分顺利死亡,死亡原因,意外死亡。”

  温新强忍着浑身的剧痛,听到前方传来的那道毫无语气波动的声音,慢慢的抬起头来,苦笑着说:“呵呵,时间描述倒是很细致,我死了吗?那我为什么还能听到声音?还能感觉到疼痛?人死了不是什么都没了吗?话说,你又是谁?”温新坐起身来,看着眼前的那道泛着白光的身影。

  白光逐渐消散,显露出一个青年男人的身形,一头纯黑色的披肩发,冷酷的面容并不怎么帅气,带着一个奇怪的手表,纯白色的西装,连鞋都是白色的。

  这人大概有洁癖吧,温新腹诽着。

  “你的问题太多了。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仇鄂,你的摆渡人,将带你走过这段通往归宿的路。你才活了二十几年,时间并不长,所以在你死的一瞬间,我就已经看完了你的一生。温新?你的经历和温馨两个字沾的上边吗?”白衣男子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不屑的看着呆坐在地上的温新。

  

  温新,在1995年出生于河南一个普通的小农村里,普通的身世,普通的童年,普通的经历,普通的就像是路边的小石头,不会让人多看一眼,也不会让人记住或者想起他,就连死亡都是普通的坠楼,在这个繁乱纷杂的社会,激不起一丝涟漪。

  有人说,人生是一个不断收获的过程,但对于温新来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5岁那年,温爸爸给小温新买了个掌上游戏机,黑白的,可以玩俄罗斯方块和贪吃蛇。小温新开心的不得了,晚上睡觉时都要抱着,上学的时候也要带着,好去向小伙伴们炫耀。

  下课了,小温新马上就拿出游戏机玩了起来,同学们纷纷围过来看。

  “温新,你玩的那是什么啊?”“哎,不就一个破游戏机嘛,谁没有啊,我明天就让我爸给我买个更好的。”“温新,你的游戏机可以借我玩玩吗?”“这一关我玩过,我教你怎么玩吧。”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小温新把游戏机递了出去,得意洋洋的说道:“借你们玩可以,但是别给我弄坏了啊,谁弄坏谁赔。”

  离他最近的同学一把接过游戏机,开始玩了起来,周围的同学眼里露出羡慕和渴望的目光,急不可耐的看着游戏机,期盼着快点轮到自己。

  傍晚刚放学,小温新饿的肚子咕噜噜的叫,收拾起书包就要走,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游戏机,于是就问同学自己的游戏机在哪,可是同学们七嘴八舌的都说自己没拿。小温新急得都快哭了,问谁谁都不承认,把同学们的书桌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

  那一次,他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游戏机。

  温新的脑子并不怎么聪明,也算不上愚钝,所以成绩一直都在中游,小学是,初中也是。温爸爸一直对他不抱什么希望,说话也是冷言冷语,温新多么希望爸爸能多看自己一眼,夸上自己一句。温新知道自己有些偏科,文科不行,但数学还可以,不是他脑子聪明,而是他把所有公式都烂熟于心,这次他发了狠劲,拼命的学习数学,做试卷题,做奥数题,终于在一次期末考试,他数学考了一百分,拿到了全班前五名的名次。他不在乎老师怀疑的目光,同学们质疑作弊的话语,他想要的,是爸爸的一句夸奖,一句鼓励,一句承认。

  放学回家,温新把奖状捧在手里,他不想塞进书包,因为那样会把奖状弄皱。他迎着寒风,一路小跑的闯进家门,什么也不看就兴冲冲的冲屋里喊:“爸爸,我数学考了一百分,我得了全班第五名,我拿到奖状了,爸爸!爸爸,爸爸…”

  温新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已经跑到了屋里,没有看见爸爸,却看见满屋子的亲戚。大姑,二姑,二伯,四叔,四婶,大舅,还有在不停哭泣的母亲。

  他的父亲去世了,在骑着摩托车去县城给温新买他一直最想要的mp3和他最讨厌的复习题时,行驶在下过雪又被车撵成了冰的路面上打了滑,撞到了沟里的树上。他的父亲一直没舍得买一个头盔。临终前,也没来的及夸他一次。

  那一次,他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母亲在改嫁之后把温新带了过去,但并没有让他改姓。他的继父酗酒,嗜赌,小气,但从不打他,还给了他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所以温新并不讨厌他,当然,更谈不上喜欢。

  高中毕业后,他没有考上大学,连三本都考上,他不想去上大专,因为继父说,上了也没用,浪费钱,还耽误两年挣钱的时间。这话温新还是比较认可的,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逃离这个家。

  郑州,一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至少火车站的标语上是这么写的。温新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几年,干过保安,做过服务员,去厨房当过学徒,进过电子厂,喜欢过几个女孩,但他生来平庸,性格自卑,什么事也做不好,什么女孩也追不上。直到那个姑娘的出现。

  “你好,我是新来的,我叫兰朵,请多多关照,你呢?”

  那天温新正在流水线上做着日复一日的工作,枯燥的他想着昨天晚上在网吧打输的游戏,打算今天晚上再去打一局看看能不能赢回来,突然耳边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他急忙收起心神,转头看了过去,女孩并不怎么漂亮,也不怎么干净,邋里邋遢的,但是牙齿很白,还有两个小酒窝,笑得很灿烂,就这么看着温新,眼神很慵懒。

  那一刻,她是一道光。

  “啊?啊!你好你好,我叫温新,我…我…我来教你怎么弄这个吧。”温新脸红彤彤的说道,有些语无伦次。

  这一定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吧。温新心想。

  这一定是一个很笨的小菜鸟吧。兰朵心想。

  这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温新很开心,他和女孩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一起逛超市看电影,就像是男女朋友一样。温新爱上了她,但他不敢表白,他怕和前几次一样失败,失去这来之不易的美好。

  突然有一天,女孩消失了,删除了他的微信,拉黑了他的电话。他焦急万分,四处打听,晚上从女孩宿舍的一个舍友那里打听到,女孩找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挺有钱的,好像还是个公司老板,被包养了。

  那一次,他失去了自己的爱情。

  温新万念俱灰 ,去超市买了瓶酒,他在前几年学会了抽烟喝酒,这些不用学,好像每个男人生来就会。宿舍楼是一栋建于七十年代的筒子楼,很破旧,八层高,有天台。温新就这么坐在天台的边缘上,喝了半瓶酒,喃喃的自言自语:“虽然你走了,但我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给我的这点温馨,失去了那么多东西,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呵呵。”温新自嘲的笑了笑,拿起打火机想点跟烟抽,才想起自己忘了买烟。算了,去买一盒吧,晚上没有烟,估计又睡不着觉了。他踩着天台边缘准备起身,冷风一吹,酒劲上来了,他晃了晃,像后倒去。在落下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光。

  那一次,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唉,又一个自杀的。”“是啊,厂里的生活太枯燥了,我也快受不了了。”“唉,我认识他,我们一个组的,听说他女朋友跟别人跑了,估计是因为这想不开吧。”“要不要报警啊?”“得了吧,惹那麻烦干嘛,走吧走吧。”“晚上点跟香再睡吧,辟辟邪。”“你有香咯?这会儿上哪买去?”“那点根烟得了,走吧走吧!”

  温新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己的尸体指指点点,摇摇头笑了笑,转身对白衣男子说:“我可不是自杀的,别听他们瞎说,听说自杀的人没有冤魂吧,不会去找害死自己的人报仇,我也不是他杀 ,纯粹是意外,要给厂子添麻烦咯,罪孽深重啊,不过也算是给那些当领导的找点事做吧,他们一天天闲的都快生锈了。”

  “你倒挺想的开的,还能笑的出来,跟我以前接引的那些灵魂不一样,他们一个个莫不是哭天喊地的说自己不想死,还年轻,还有很多没有做的事什么的。”

  “你看了我的一生,也应该知道,我这一生都是在不断的失去中度过的。我经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即便是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也不足为奇吧。我也经常想我死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有谁会记住我,谁会想念我,谁会为我哭,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哪怕是有一个人会为我这样。那么我死后会去哪呢,我也经常想,看遍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人生百态,即便是去地狱,也没什么值得我害怕的吧。”

  “才活了多久,才见了多少事,就敢说自己看遍人生百态?”仇鄂冷冷的说道,轻蔑的看着温新。

  “走吧,我带你看看世间悲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