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银暮川之高层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4632  |  更新时间:2020-04-29 11:55:43 全文阅读

钟韵瑶在召开“明月峰会议”的同时疯狂下发“仙人帖”,上至蓝星陆地各大门派、下至无数散修,无一遗漏。

数日后,关于“宗派大会”及”明月宗”之议论一时铺天盖地,尤其川州。

云梦川、飞鸿川、擎汉川、九地川及落日川内各门派闻之无不颤抖不已;雾霭川和银暮川之领主及高层亦震撼无极。

天宝十三年八月初六,钟韵瑶携其声势修书于香龙洞之洞主真机道人,迫其释放霄苑。

此时银暮川香龙洞大殿之内,其洞主真机正与之大掌教“风灵子”、二掌教“孟颛子”、三掌教“冷神子”、天将“正乾”、地将“定坤”、龙将“敖虚”、虎将“纵宇”及少主“子海”等众高层议论着当前之时政和商讨着针对钟韵瑶之书信所采取之措施及未来之步骤。

“诸位看看此信!” 真机将钟韵瑶所修之书随手抛于殿下。

“…………释放霄苑…” 风灵子正念道其中关键之字眼。

而天将正乾闻之此,则乍然打断而愤言之:“一个黄毛丫头竟敢如此作态,欺我香龙洞无人是也! 请洞主即刻下令征讨,我即率众前往,必一举踏平星河川,提此人之头颅献与诸位!”

“天将稍安勿躁,且先听听三位掌教如何说法!” 真机虽功法高强,但能一统一川者也绝非轻敌之辈。

“哼!!!” 天将极度之不悦。

真机却不在乎天将之心情,只谓道风灵子等人。

“三位掌教,看完了吗?说说你们的想法!”

“洞主认为明月宗之宗主如何?” 风灵子却反问之。

“嗯,确是一代英杰!只是太过狂妄,竟敢广发仙人帖,召开宗派大会,这岂不是要做神川之主了吗?这还不算,其 竟敢逼迫本主释放霄鹤之子……如此目中无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属下赞同天将之议,即刻发兵征讨,一举荡平星河川!” 三掌教冷神子抢道。

“不可轻举妄动!如今星河归于一统,人心齐一,此时征讨,必旷日持久,岂有一举荡平之理?” 二掌教孟颛子不敢苟同而驳之。

“星河刚刚归一,人心如何能齐?我就不信那玄鉴、申茂等人会甘心俯首称臣于一个黄毛丫头!四派之众必有异心,我等只需以利诱之,其必瓦解,一举荡平不在话下!况以我银暮川之雄厚力量,即便其万众一心又如何?真能使我陷于困境?” 冷神子亦驳之。

“不要忘了我之背后还有个天行宗,假若我等苦战之时,其乘虚而入,则我两面受敌,何以挡之?”

“此时的天行宗亦愤恨于那仙人帖,其之心亦如我之意,况原玉金山派曾为天行宗之附属,百鸣山及云华山亦数番归附,而今尽归钟韵瑶,霄鹤岂有不怒之理?又岂肯甘心?能眼看星河之一统而袖手旁观?其亦恨不得立即发兵征讨!受两面夹击的不是我香龙洞,而是她明月宗!”

“冷掌教之意,莫不是我香龙洞要与那天行宗联手歼灭明月宗?”

“哈哈哈哈哈哈…… 孟掌教真会说笑!哼!区区明月宗,何需联手霄鹤?我的意思是说霄鹤不会甘心忍受附属之被夺,其必发兵征讨而无暇顾我,我则不需担心受夹击之苦,而明月宗则两面受敌,其内又人心不齐,必速败;届时我再与之霄鹤争夺星河之地,虽不敢说能灭了霄鹤,但至少也可达到不分胜负而平分星河!”

……

正乾等四将闻罢冷神子之言皆深表赞同,均目转真机以迫其表态。

真机亦些许动心,但还是看了一眼风灵子,且谓之:“大掌教可有异议?”

“刚刚二位掌教之论我皆认真细听,但我要问一句:如果换作我香龙洞,可否在短短五日之内剿灭原百鸣、云华、天龙及玉金四派而尽收星河?” 风灵子依旧反问之。

“不能也!” 真机毫不避讳坦诚而道。

底下众人亦不敢说“能”。

风灵子继而续道:“香龙洞无此能力,以洞主个人之修为可否为之?”

“更不可!”

“既如此,何以发兵征讨?自取其辱!”

“嗯???” 真机大感不悦。

众人更是愤怒

“大掌教慎言……”

“何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太不像话了,什么狗屁大掌教?!!!”

“岂有此理?五日怎么了?运气好而已!!”

“哼!!!”

…… 其中就连反战的二掌教孟颛子也听不过去。

可风灵子却不管而续之:

“钟韵瑶此女,之前从未见闻,可谓名不书经传。其乍然横空出世,以泰山压顶之势瞬平百鸣、云华二山派,收服玄鉴,又力压申茂,以致云华、天龙、玉金三派被逼得联手抗之,其间更有上古神兽青龙及五爪金龙皇为之奋战,可结果如何?其一人一剑纵横披靡,杀得星河之众肝胆俱裂、魂飞魄散,闻其名而心惶惧,而其却毫发无伤,更收服二龙为其驱使,更不可思议的是二龙竟因畏惧而拜其为祖,甘为其下 …… 其荡四派、收神龙、创明月宗,不过短短五日。其五日内尽收星河,结束了其川数百年之混乱而归于一统,如此气势、修为,这神川八部可曾见有过?洞主言其狂妄,其 狂妄何处?实力使然也!”

风灵子将钟韵瑶说得神乎其神,众人纵早有耳闻,然复闻之后亦有余惊!

但总有好战者愿意挑战。

“四派皆鼠辈耳,不值一提!我纵不能独战之,然举我银幕之力量,那明月宗也指日可下!要是那二龙来助,我正好屠之!” 地将定坤昂首以道。

“定兄之言,甚合我意,愿与兄并肩作战!” 天将早欲战之。

“吾之‘缚灵鞭’正饥渴难耐,极欲饮血!” 虎将纵宇手持战器挥舞而道。

“本将之‘天龙戟’亦寂寞多时,久思对手!” 龙将敖虚亦不甘示弱。

“请洞主即刻下令,剿灭明月宗!!!!” 四将异口同声且极度激动以迫之。

三掌教冷神子当即与之附和;风灵子、孟颛子则实不敢苟同且激烈以驳之;余下众高层或战或守之议及对驳之声不绝于口。

唯独少主子海毫无主见,更不敢出声。

真机见子之状,甚不满 但也并无表露,只谓之其:“汝 持何见?”

“父亲,孩儿……孩儿……我……谨遵父亲之意!”

“你…!!! 你要多动脑筋,将来作为一川之主,不光要多听高人之意见,同时还要总结所有不同的意见而借以生自己之主见!你今如此,为父归寂之日如何安心?”

“父亲!!! 孩……孩儿……孩儿不愿生灵涂炭!!!! 那明月宗不过是想救人,而四位战将叔伯却要将之划为死敌,与之不死不休! 父亲、四位叔伯 你们可曾想过,战端一开,将有多少弟子失去宝贵之性命;多少无辜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生灵远离我们而去?我们修行修的是什么?不是为苍生造福?还是只顾打杀、争抢?若如此,与强盗何异? 孩儿深知父亲之疼爱,以此心论之,两川之生灵其也有妻儿老小,亦存父慈子孝,其父爱其子正如父亲爱孩儿,父亲何故忍心分离之?…… 那霄苑留在我川何用?只能加剧天行、明月与我之仇恨,而受苦的却是三川之生灵,此乃悖逆大道之行也!连年争战,我等已然罪孽滔天,何不就此悬崖勒马,化干戈为玉帛,再定立共同约法,各自修行,互不打扰,如此,天道尤可恕也!父亲!!!”

众人闻之俱大惊,这可是一向毫无主见之少主第一次发表主见。

每次议政,其皆默不作声,久而久众人便当其不存在。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子海少主一直是个有想法的人,只不过太过孝道,不愿违逆其父而已,究其根本 乃为子与父之想法天差地别,而子又不愿逆父,是以只能深藏心底。

今日何以大胆违逆?只因其明白了何为“大孝”之道。其数日内多次接触霄苑,感‘其’之心而自愧不如,想到霄苑屡次违逆‘其’父,只为劝“其”放弃杀戮而怜悯苍生以走上正途,此非不孝,恰是大孝之举,而自己却自囚于小孝之中,明知父亲是错,却因“孝”而不愿违逆,此何其不孝也!为父亲、为山川之生灵,为大孝,今日即便“不孝”,也在所不惜!

然而真机却不明白儿子之一片苦心

“原来你这么有想法!竟如此离谱!如此愚蠢!如此天真!如此的傻!你真是个傻儿啊!! 霄鹤会与你共立约法?钟韵瑶若只想救霄苑,又何以煞费苦心一统星河?其它五川百余门派你争我夺,谁不想变得强大而脱离我香龙洞与那天行宗之管束?他们杀的人少吗?残害的生灵少吗? 啊?!!! 大争之年,谁会安心修行? 啊!!! 此消而彼长、此长而彼消,你若不进取,它日必为人所并!霄苑虽不足道,但可用他威胁霄鹤,使之做出让步,几日之内霄鹤便让出了数百个天灵地宝,我正等其再让出红崖之地,再斩杀霄苑以决战之,我拥有红崖之灵气,战他天行宗则必胜!灭了天行宗,再统并明月宗,这神川将唯我独尊,届时再善待川中生灵,让他们尽享荣华,亦符合大道之法!而你却在强敌未削之前就已消极怠战,妄图共立约法,时乱之下,其法何以久长? 啊!!!”

“难道父亲就不怕天行宗与明月宗联手毁我银暮川?”

“联手?何以联手?你以为那钟韵瑶真是为救霄苑?错!这只不过是个幌子,其真正用心便是猜到我顾忌其与天行宗联手而使我惧怕以作出退让,说到底只是打着救人的幌子而争夺地盘!那霄鹤是傻子吗?他会相信钟韵瑶什么都不要只想救出霄苑而与我银暮川作对?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霄鹤会天真如此?即便联手,也是互相提防,如此 我有何惧? 啊?!!!”

随即又转慈爱之态以谓之其:“子海啊,今日你能发表主见,我很高兴。你之想法虽无用,可你毕竟还年轻,我不怪你。这神川之险恶、人心之险恶,你不懂啊。这里面的水有多深?你要慢慢地看、细细地去体察、认真地去分析,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慢慢来,跟着为父多看多思多做,一定会适应这个大争之年!……”

子海闻罢,实不敢苟同,却也无语以对,终究还是太柔弱,没有霄苑那般魄力,只得默默坚守自己之心念。

然而风灵子知晓霄鹤之意则急切以谓之:“洞主真要杀霄苑而与天行宗决战?!!!”

“有何不可?我以其数百天灵地宝对之其,即便不胜,我自无伤!其若果真让出红崖之地,必元气大损,胜负可判!”

“洞主此言差矣!!!”

“嗯??”

“昔日二强争衡,其它各门派只得坐观成败,不论斗战如何,皆不敢轻举妄动,而今星河川强势崛起,明月宗横空问世,其主钟韵瑶更是高深莫测,这神川之内已然形成三足鼎立之格局,如此形势下,切不可贸然动兵! 我若决战天行宗,则明月宗必乘虚而入,断我之根本;我若与明月宗开战,则天行宗亦如是也。此刻的钟韵瑶正盼着我和天行宗交恶,她好坐收渔利;而此刻的霄鹤更盼着我和明月宗争锋以坐收渔利。我不论与谁交兵,其结果必两败俱伤,得利的只能是第三者。洞主不可不慎,切莫轻言决战天行宗或明月宗!”

“如此,我当如何?难道什么都不做?!!!”

“正是如此!我不需与谁交恶,只需坐守宝地,便可尽收神川!”

“嗯???” 真机甚不明所以。

众人亦如是。

风灵子观之以解道:“无为则无不为。我道家之‘无为’看似什么都不做,实际上却是无为而为。那明月宗不是要救霄苑吗?洞主何不来个顺水推舟将那霄苑送与明月宗?看那钟韵瑶如何!”

“霄苑可是我用以威胁天行宗之筹码,岂可拱手相送?”

“我不与谁交战,要筹码何用?”

“那红崖之灵地 我也不要了??!!!”

“神川八部将尽归于我,区区红崖,何足道哉?”

“大掌教有话直说!! 直说!!!”

“那明月宗只不过打着救人之幌子以图与天行宗联手对我,于真正交战之时她必坐山观虎斗,绝不会与天行宗联手,必乘机掠夺地盘,而天行宗因救子心切,则必与我决战到底,如此,她钟韵瑶的阴谋就得逞了。而我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什么都不做,只需将霄苑送与明月宗即可,就让那钟韵瑶拿着霄苑去威胁天行宗而索要地盘吧,届时天行宗与明月宗必成死敌,我等再于其中或以间之计推波助澜、或设法使霄苑死于钟韵瑶之手,如此一来,其战必大开,待其两败俱伤之际,我再以迅雷之势猛烈摧之,二强必亡。二强既亡,其余各川可不战而收矣,届时一统神川者,舍洞主其谁? 此,无为而为、不争而争也。” 轻抚浓须,仪态高人。

真机闻罢见之,如饮美酒,深深沉醉。

随即痛快以应道: “哈哈哈哈哈哈…… 就依大掌教之意,即刻将霄苑送与 明 月 宗,我倒想看看那钟宗主如何愤怒………… 一统神川,舍我其谁?!!舍我其谁?!!! …… 哈哈哈哈哈哈……”

……

众人大多接受、子海心中滴血、诸好武者虽觉胜之不武却也难阻大势。

风灵子确实很有智谋,对道法之领悟也颇为高深,堪称银暮川之第一人。

然而不论是风灵子还是真机却都不了解钟韵瑶。

钟韵瑶救霄苑只为亲情,绝不带有任何杂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