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噬血金印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511  |  更新时间:2020-04-23 15:42:23 全文阅读

第一个要经过的便是刚刚与之于紫云岭对战的云华山派之上空。

此时的云华山派内正因刚刚于紫云岭大战中取得全面胜利而欢欣鼓舞。

其掌门人“申茂”正大摆庆功宴席以贺神都“广平”建立之旷世奇功。

“来来来,神都,再敬你一杯!”

“不敢不敢,掌门刚刚已屈尊敬过属下了,岂敢再接?这杯酒当属下回敬掌门才对,掌门请!”

“诶,刚刚是恭喜,这杯酒是本掌门真心感谢神都十年辛劳为本派取得了紫云岭这一偌大天灵之地,从此我派可依据此旷世灵源而不断增强势力,再不惧那三派之能,一统星河也不是不可以啊!来,神都,切莫客气,这杯酒你若不接,本掌门此心不安呐! 你征战数十载,披星戴月、露宿风餐,身体可还无恙否?我知你神圣之躯已多处负伤,新伤旧伤刺痛我心,待庆功宴结束,我必寻最珍贵的药材、派最好的大夫为你精心治疗以弥补对你的亏欠……” 申茂这笼络人心,增强下属归属感之手段的确不一般。

众人闻之倍感温暖,且极度羡慕神都广平。

广平闻罢更是感激涕零。

“掌门如此体恤属下,属下铭感五内,即便为掌门、为我云华山派战死又有何妨?掌门!!!!”

“来来来,喝!!!”

“掌门,干!!!”

紧接着

“神都真乃擎天之柱也!……”

“恭喜神都建功扬名!……”

“恭喜恭喜啊!”

………… 卫教‘令空子’率领众人一一举杯敬于广平。

广平皆受之。

众人俱皆开心之至。

惟余神将“靖野”闷闷不乐。

于经武而言,神将之职则高于神都,然而靖野于日前对玉金山派之战役中大败而归,灰头土脸,此时见下属广平立此大功而自己又没直接领导紫云岭之战,功劳全在广平,掌门人亲自敬酒、众人引以为范,心中如何不闷?

正当靖野借酒消愁之际,乍感一股强大之真气波动。

“嗯??!!!” 顿惊、惑而警惕。

随着波动越来越强,则感知实在之危情而大呼道: “不好!!有敌来袭,汝等且住庆贺,准备迎敌!!!”

……

“嗯???”

“嗯???”

……………… 众人乍闻之,诧疑且惑之深深。

待平静下来,其修为高深之辈亦觉危险之降临。

“好强的真气!!!”

“莫非是香龙洞或天行宗得知了我等取了紫云岭而来干涉?!!!”

“如是,何以挡之?!!!”

…… 其自不知晓钟韵瑶四人只路过耳,是以如临大敌。

申茂之心亦惊恐之甚,但仍强作镇定以无畏:“依神将之意,准备迎敌!!!紫云岭乃我派十年征战所得,岂可拱手让与真机、霄鹤?必以死守之!!!”

……

“我等誓死以守,绝不退让!!!”

“绝不退让!!!”

“绝不退让!!!”

………… 广平等人立即进入战意高昂之态。

随即申茂下令暂停宴会,继而率领众人朝着虚间横渡而去。

虚间之四人正于极速御风之中

“啊??? 不好,惊动了云华山之众!!! ” 下长老催道顿察知而惊道。

“这…… 倘若误以我等为贼,群而攻之,如之奈何?!!!!” 玄鉴随其后察知而深深之惧且不知所措。

“掌门,你看……” 应运子则稍平静以谓之钟韵瑶。

“谁若敢阻拦我救霄苑哥哥,杀无赦!!!”

………

钟韵瑶无知则无畏惧,也没心思去感想那些恐惧,只想尽快找回姐姐的遗骨以将之入土为安、救回自己唯一活着的亲人,一刻也不想耽搁,谁若阻挡,不论神仙妖魔、不论功法修为何极,皆无惧而战之。

“他们来了,准备应战!!”

“这…… 这…… 诺!!!……” 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云华山之众,玄鉴三人虽深深畏惧,但也唯有战而求生。

不多时,云华山众人便横渡于钟韵瑶附近。

当看到玄鉴时,不禁一阵诧异。

“这……”

“是玄鉴……这……”

“他怎么来了???”

……

“这样不好吗?玄鉴何足惧哉?免得我等前去百鸣山找他……” 申茂则庆幸不是真机、霄鹤之人。

众人闻罢,深以为然,俱皆恢复平静。

随即申茂大声以呼之玄鉴:“玄掌门,别来无恙啊!”

玄鉴闻之亦大声回之其: “久违了,申掌门!”

接下来

“今日到此何事啊,莫非来报紫云岭之仇乎?!”

“申掌门误会了,紫云岭之战你方既已得胜,紫云岭自当归属你方,我等今日只是路过此地,断不久留,还望申兄通融啊!”

“哦?? 路过??作为掌门人不是应该定坐于内而运筹帷幄的吗?何事劳驾玄兄亲自出马啊?!”

“我已不是百鸣山派掌门人了,我身边这位持剑的姑娘才是我派新任之掌门,……我们有要事,望请申兄务必通融啊!!”

云华山众人闻罢顿时复诧异之。

“啊??!”

“这…… 啥名堂??!”

“你看那……不是一娃娃吗?”

“嗯,还是个女娃!……”

“这玄鉴搞得什么鬼?……”

……

“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吗?找个娃娃来做掩饰,你居心何在啊?!!”

“不,申…… 啊!!!!!!!!”

话没说完便被靖野乍然隔空一掌打得老远,一声极其凄厉之惨叫。

……

“掌门,和他们这么多废话做甚?!管他有何企图,杀 便是!!!”

“就依神将!!!”

…………

神将得令后便当即运转周身所有真气及一切灵元,于瞬间化出比之前更强更烈之一“真气虚影掌”,再猛催而去,欲一招灭杀百鸣山派之高层。

其强烈之波动,令得所经之处周围数千尺之内为之一时颤动不已!

而对此之千钧一发,应运子、催道则极速跑到远处以搀扶玄鉴,神将攻击范围内惟余钟韵瑶一人,对此,神将心中不爽之至。

然而面对如斯强势之真气虚影掌,钟韵瑶依旧心无畏惧,只横剑一劈而对之。

龙隐剑于横劈过程中灵芒包裹而无限变大。

当接触虚影掌之时,其包裹之灵芒则猛然分解以扩散,继而万道剑芒同时腾空而出,于顷刻之间将虚影掌刺得千疮百孔,随之,巨大真气虚影掌顿时全面坍塌且化作无数股强烈之散乱气流,并于当即以极速之势返归之。

“啊!!!!!!!!” 靖野乍被其之真气反弹而于眨眼之刻倒飞于万尺之外,惨叫声回荡于一方云虚。

同时云华山众人亦被反弹之真气震至千尺开外,倒地而不起。唯有掌门人申茂、卫教‘令空子’及神都广平三人除了口吐鲜血外基本安然无事。

“好野的女娃,好厉害的剑,看来我等是轻敌了…… 哼!害我神将,伤我众人,我必斩你,看招!!!”

“掌门且慢!!!我云华山还没落到掌门人亲自动手的地步,这野娃交给属下便是!!!” 当申茂正要出招之际,神都广平则奋勇而起,为主分忧。

言罢,便张开大口,随之,一微小之金印自其口中迅速飞出而悬浮于其身前,且光芒四射。

随即,不断自口中鼓出大气于金印之孔,且割裂食指,将鲜血不住滴入金印大字之中。

当血液停止滴落之时,广平鼓气亦止。

继而大喊道:“噬血金印,依主号令,进攻!!!”

当即,噬血金印则倚仗广平所鼓之气而由小变大、再由大返小,循环往复。

不多时便大到钟韵瑶身前而又瞬间小到看不见。

钟韵瑶对此,则不断以龙隐剑往劈之。

然而每当龙隐剑挥出之时,噬血金印却已小到看不见,即便是龙隐剑强大之剑芒亦追不及金印缩小之速度。

不但如此,且每当金印遇到反抗之时其力量却出奇以增长。

待钟韵瑶往复几番挥动龙隐剑之后,金印则已猛烈到不断直撞钟韵瑶之身体而又于同一时间消失无影踪。

“啊!啊!!啊!!!!!!!!…………”

就这样不断被金印撞击、不断吐血倒飞、不断发出凄厉之惨痛声。若非体内有着妖王之精芒残力及苍奴之本命珠,只怕此刻已是一死人。

纵然巨大痛苦不绝,但钟韵瑶依旧紧紧握住龙隐剑,一阵惨叫之后便死死咬紧牙关,不再出声,即便无济于事也要继续挥动龙隐剑一次又一次于被撞击之同时拼命砍杀过去。

这一幕倒映于申茂、广平等人之眼眸,其之态则如同赏戏、观景般惬意无比。

“哈哈哈哈哈哈…… 野娃,知道本都神器的厉害了吧!看你还能顽强到几时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你看她……哈哈哈哈哈哈………… 神都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再玩了,快点结果了她吧……”

“是啊,神都,谁不知道你那大印最大的绝招便是噬血!快点使出绝招,噬干其血,让我等大饱一顿眼福……”

“好吧,那本都就顺从掌门和卫教大人之意,放大招喽 ……” 言罢,便对着金印大呼之:“噬血金印,察主之意!!!! ”

噬血金印中有着广平之精血元灵,是以迅速察知广平之意。

暂止攻势,于瞬间通体泛红,随即发出无数道深红之气流,并于刹那间汇聚成一巨大极红之气团且裹罩周身。

气团裹罩之金印,终形成一硕大之血色球体。

血球不停以自转,不住以发出一道道血色之灵。

片刻之后,于不断自转之同时更以极速之势滚向已倒于云堆且爬站不起的钟韵瑶处。

于须臾之刻便已滚至钟韵瑶跟前。

血球于钟韵瑶身前不断自转以激出血灵,渗入钟韵瑶体内。

继而加速自转以控制钟韵瑶体内之血灵而使之吸食其周身所有之血液。

一番吸食之后,钟韵瑶于云虚之中翻滚、颤抖不已。

体内血液被不断吸食之惨痛,撕心裂肺之无极,但仍死死咬住牙关,强忍着此无极之痛。

而血球则愈噬愈强大愈兴奋不已,于一阵之后便更加疯狂自转以狂散无数道激烈之血灵于钟韵瑶之体。

到了此刻,钟韵瑶即便再顽强也不得不屈服于这恐怖无比的噬血之球,但不会痛喊一声,仍依旧紧紧咬住牙关,只是不再有抵抗及求生之执念。

就在身体血液即将被全部吸走的前一刻,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于闭目之前犹望了一眼当初那夺走梦蕊蝶尸身的妖魔所离去的方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