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收服战将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5308  |  更新时间:2020-04-23 15:36:40 全文阅读

以钟韵瑶为主,四人横渡虚空,直逼向于银暮川。

然而自百鸣山至银暮川,迢迢数百万里,中间又隔着“飞鸿川”、“擎汉川”、“九地川”及“落日川”等数大山川,即便御风飞行,只怕也不是一时半会之事,况四人同时横飞于各大山川之上空,难免惊动各川之强者,引之警惕而误以为贼。

就本地“星河川”来说,除了百鸣山派以外还有着“云华山”、“玉金山”及“天龙山”三大门派。

四人想要横渡而通过这星河川则必经三大门派。日前催道一人携带霄苑则可轻松通过,如今四人横渡,其真气之波动足可使三派之高层警觉。

三大门派与百鸣山派并存于星河,数百年来自是征战不断,时至此刻仍在混战与拉锯战之中。

而百鸣山派也并非只剩下钟韵瑶等四人。

之前钟韵瑶所灭的只不过派内之弟子,除此外,仍有数百名弟子于外由其战将“百阖”率领着对云华山派的征战。

双方惨烈争夺之焦点乃为百鸣山与云华山之交界处~“紫云岭”。

紫云岭灵气充沛、资源丰厚,为双方必争之地,为此,双方不惜葬送了无数名弟子而进行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拉锯之战且至今胜负难分。

……………

因之种种,此刻虚间中的玄鉴、应运子及催道三人对强行穿越河内三派及河外数大山川百大门派之行为不禁感到深深之担忧;又仅以四人之力最终面对神川二强之一的香龙洞,不由顿生无极之恐惧。

应运子率先打破沉默以谓之玄鉴:“掌……不,上……长老,此去必不太平,我看不如召回紫云岭百阖战将及所率之五百名弟子,同时让百阖战将随同掌门人一道前去银暮川营救霄少主!”

此时的玄鉴已由掌门人降为了上长老、催道则由上长老降为了下长老、应运子不变。玄鉴与催道虽有所不甘,但也奈何不得,毕竟对于太上长老绝缘子还是相当之信服,没理由怀疑钟韵瑶未来神川之主的地位。

是以当应运子言罢,玄鉴则顿时提醒之:“我等当听从钟掌门之令,日后有何建议当先禀之掌门人!”

“哦对对对,是在下糊涂!掌门,你看……”

“我只想救回霄苑哥哥,其他你们做主!” 钟韵一门心思皆系于霄苑,并不懂山川之险恶。

“这……”

“这……”

玄鉴、应运子不知云何。

“既如此,那我们就做主了! 百阖五百人绝不能撤,紫云岭我派已征战了十年,牺牲了无数子弟,岂能半途而废?!!!”

“下长老一向主张四派联合,为何此时……”

“此一时彼一时,百鸣山派根基已毁,派内弟子悉数丧命,难道上长老认为如今之势除了得到紫云岭,我派还有别的出路?” 意在埋怨钟韵瑶毁了百鸣山,唯有得到紫云岭方有立足之据。

“大胆……” 玄鉴轻声谓道,深怕钟韵瑶会怪罪催道。

催道看了看玄鉴之脸色则不再出声。

玄鉴继而言之:“当下之势,得了紫云岭又如何?能守得住吗?还是保留一些火种吧!如今钟掌门主政,她必将带领我等开辟新的道路,这也是太上长老之意!撤了吧,此去银暮川危机重重,带上百阖战将也好多些助力!”

“唉!!!” 催道无奈至极。

……

四人到达紫云岭附近上空之时,应运子即于虚间发出了撤兵信号。

此时的紫云岭正值鏖战之际,真气波动震彻方圆之千百里、刀枪剑戟之激撞声及人喊马嘶声不绝于耳。

“杀!……”

“杀!!……”

“杀!!!……”

…………

“兹兹兹兹……咔咔咔咔……兹咔兹咔兹咔……砰砰砰砰砰……哐哐哐哐……哐当!!!!!……”

“轰……轰……轰隆……隆……隆!!!!!!!…………”

…………

就在双方激战正酣,无比惨烈之际,一道撤兵信号乍然飞响而至。

……

“啊???”

“啊????”

“这…!!!”

“这…!!!!”

……………… 双方皆顿惊且诧异之深。

……

“卧槽尼玛,谁这么不长眼,老子杀得正痛快……”

“谁发的?? 啊?!!!!……”

“我们就这样撤了?!!!”

……

“我靠,他们要撤兵了……”

“我们就这样赢了?!!! 老子还没过瘾……”

“这赢得有什么意思啊?啊?!!!!……”

……………… 不论敌我,皆不满这道“大煞风景”之撤兵信号。

……

“撤!!!!!” 少时,百阖无奈,不得不愤怒下令撤退剩余的三百人。(之前是五百,如今打得只剩下三百)

……

“唉!!!!”

“唉!!!!”

…… 三百弟子俱皆不甘如此撤走,一个个唉叹不已。

就在其正准备回奔百鸣山之主峰时,玄鉴之音骤然传来:“战将不必回往主峰,我等就在你等之头上 ………… 往上看,往上,再往上看……”

百阖久久昂着头,来回望着周围之上空,望了好久终于看到了那虚空高端之几道身影。

“你等先回主峰,老子去找掌门那厮理论!!!”

“遵命!!!!”

……

随即,百阖则于原地化作一道光影。

于瞬间直入紫云岭附近之云端,汇于钟韵瑶四人之间。

极怒以谓之玄鉴:“昏君,老子即将告捷,你发什么狗屁信号?!!! 你可知道老子十年心血,全被你这一声狗屁给彻底毁了,紫云岭是别人的了,你知道不? 啊?!!!!”

“战将息怒,息怒……” 玄鉴知晓战将本领高强、性情豪迈直爽,从不藏掖且对百鸣山派忠心耿耿,同时也习惯了其对上之态度,且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更加不可以怒对怒。是以此刻甘愿屈之下。

“哼!!!!!”

“你这是什么态度?!!! 啊?!!! 你只一带兵之人,竟敢犯上,你眼里还有没有……” 催道则看不过去。

“卧槽尼玛,带兵之人怎么了?!!! 啊?!!! 我等浴血疆场供你等享受,说几句怎么了?!!! 啊?!!! 老子若真不把你等放在眼里,大可不撤兵,即便老子不撤兵,那也是为你等谋取利益,你等……”

“战将息怒,我等知道战将辛苦,可眼下有一重要任务需要战将一同前去方可完成,是以我等……” 应运子立即打断百阖与催道之怒对。

“有什么事情比紫云岭还重要? 啊?!!! 那可是十年啊!!! 十年!!!!”

“是是是,十年!可掌门人有令,我等必须即刻前往银暮川,解……”

“去那干嘛?!有仗打啊?!”

“就是有仗打,才叫上战将的嘛,战将你看……”

“这才像话,老子早就想对一对那香龙洞,只是你等总是不敢打,现在敢打了??!!”

“敢!由掌门人亲自带领,定让战将杀个痛快!”

“这才像个掌门,不像之前那般窝囊,老子憋屈得紧呐!!”

“这……” 应运子倒不敢再附和之。

玄鉴闻之,则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上长老依旧在生气。

钟韵瑶一直看着他们讲话,很是不耐烦。

“让你们自己做主不是要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们在这里多浪费一刻我霄苑哥哥就多一分危险,还不赶紧带路!”

“嗯???” 暴躁的百阖这才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钟韵瑶。

随即:“哪里来的娃娃?一边玩去!!!”

“你…!!!!” 钟韵瑶闻之则大怒。

玄鉴、应运子则一阵惊骇。

“此乃我派新任掌门人,还不跪拜!!!” 催道则理直气壮以羞辱之。

“我 靠,有没有搞错?!!! 就她,还……还……掌门人???”

“大胆!”

“大胆!”

“大胆!”

三人闻罢则顿怒曰之。

玄鉴可以容忍百阖对自己之放肆,却无法放任其激怒钟韵瑶,因为他太知道那龙隐剑的力量了。

“还不跪下!! 磕头,认错!!!”

……

“跪下!”

“跪下!”

催道与应运子随其后亦逼之。

百阖见其阵势,则大怒不已。然而即便再傻也知道这并不是玩笑,但绝不屈服。

“跪一个娃娃,老子脸往哪放?啊?!!! ” 随即谓道钟韵瑶:“小娃娃,你若有本事让老子跪下,老子就服你,否则老子决不服,我百鸣山派数百年基业岂能交与你一个黄毛娃娃手上?!!!” 接着:“玄鉴老小子,你若要享福也不至于将偌大之百鸣山交给这么个东西,你……你们……都怎么了? 啊?!!!!”

“放肆!! 住口!!! 掌门之威不可辱!!!”

“我派新任掌门之力量是你无法想象的,你还不跪下!!!”

“掌门乃未来的神川之主,还统领不了你?!!!”

“就她一个毛娃娃,还统领老子?!!!!…………”

“你……”

“你好大的胆子……”

………………

“够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 钟韵瑶看着这几人如此浪费时间且如此叽叽歪歪,顿时耐心尽失,大怒之至。

随即:“你既然如此看不起我,今日我便斩了你!!”

言罢,祭出龙隐剑,朝着百阖横劈而去。

“啊???!!!” 百阖见龙隐剑之精芒,顿时震惊不已。

“啊!!!!!!!” 于急挡之际被一剑之芒弹至百里开外,一声痛呼。

玄鉴和应运子亦被震得老远;催道由于修为较深,则稍近一些。

百阖于百里之外的虚空一番滚动后,方爬了起来,且带鲜血淋淋。

“卧槽尼玛,这么厉害的剑?!!!”

随即:“小娃娃,刚刚老子一时大意才中了你的招,这次不会了,你 可要小心喽……”

言罢,止住流血,擦去血迹,祭出‘怒天戟’,再以灵气护罩周身而不断转动,继而腾飞而起,于虚空之中手持战戟且于弹指之间横转于钟韵瑶跟前数百尺。

紧接着,加催真气于怒天戟,再猛然挥向钟韵瑶。

钟韵瑶见此之攻势,别无他法,唯有以龙隐剑疯狂以对。

“咔咔咔咔咔……兹兹兹兹……兹咔兹咔……兹兹兹兹兹兹……………………”

剑戟二主芒交锋,一时火花四溅、次芒纵横,虚空为之颤抖不已。

不多时,二主芒相互交融,合为一体,包裹着百阖和钟韵瑶及一方虚间。

“轰隆!!!!!!!!” 少时,于一体之内互相斗争到一定程度之际骤然发出一声巨大轰鸣。

“啊!!!!!”

“啊!!!!!!”

钟韵瑶、百阖二人顿时吐血倒飞而去远。

然而钟韵瑶体内有着苍奴的本命之珠和海王星妖王精芒之残力抵抗,伤得并不算重,随即爬站起来,手持龙隐剑且战意隆隆,直逼向百阖。

百阖则仍躺于霄云,一时无法起身。面对钟韵瑶之杀气腾腾,虽无畏惧,却也无计可施。

玄鉴三人则于二度交锋前就已避之远远,深怕会再受波及,此刻已在远处观战。

“想不到连百阖都被打得如此惨败,看来我等是要终生受制于这个女娃喽,哎!” 催道不禁无奈以叹之。

“如今百鸣山派已无根基,我等不受制于这个女娃,也会受制于其它各派,就看这娃娃能不能一强到底了,若能,我百鸣山派则崛起有望!”应运子则有着一种美好之憧憬。

“尔等难道信不过我师尊?? 师尊早已明言此女乃我派之救星、神川之救星。它日神川百宗必为我百鸣山派之统属……” 玄鉴似乎已忘了自己是被挤下去的前掌门人。

……

百阖从没想过自己会战得如此惨,竟连番吃败,十年拉锯战之中也从没如此凄惨过;更让他感到耻辱的是,自己竟败在一名不见经传的女娃娃手中。

“我不服!! 我不服!!!…… 起来!! 我要起来!!! 快起来!!!!…… ”

可不论如何不服、如何强迫自己站起,俱皆无济于事,仍躺于云虚。两番遭受龙隐剑真龙之气的创伤,又岂可轻易爬站?。

钟韵瑶很快便横渡于百阖处。

面对躺着的百阖,霸气而道:

“不服就给我站起来,继续与我大战,站起来!!!”

“你…!!!!” 愤怒无极而莫可奈何。

“‘你’什么?!!! 如此废物,我留你何用?!!!” 言罢便要挥剑斩杀。

就在钟韵瑶举剑之时,应运子则于远处的云层之中急切以大呼之:“住手!!!!!!”

随即横渡其向。

玄鉴及催道亦紧随其后。

钟韵瑶则稍作停顿,心想着莫非又要联手对付自己?

然此刻的钟韵瑶战意滔天,遇强则更加无惧,是以等着三人之到来。

不多时,应运子如风而至,且跪于钟韵瑶之前。

“住……手,哦不,掌门……且……慢……动手……” 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住手”换成了“且慢动手”,又观其之态,钟韵瑶这才明白应运子等人是来为百阖求情的,因为刚刚对方情急之下的一声“住手”而误以为是联手阻击。

“此人辱我太甚,非杀不可!!!”

“掌……掌门息……怒,百……阖战将……乃忠义之人,为百鸣……山出生入死数……十年,虽脾……气粗暴一些,但性情并不……坏,一但认主……则必忠心追随,况且眼下正值用人之际,还望掌门怜慈,为我派留点根脉,也好助掌门一臂之力啊!!!”

“掌门手下留情啊,饶了战将这一回吧,他必悔过自新!掌门恩威并施,我派必可繁荣啊,掌门!!!” 玄鉴亦跪地而乞之,不想失去百鸣山派仅剩的一位战将。百年激烈战争,原本的十大战将 至今惟余百阖一人,玄鉴自当倍加珍惜。

“此人侮辱掌门,罪不可恕!但念其不知掌门之威,还望掌门恩饶!我等屡犯掌门神威,掌门尚可留我等性命,这厮初犯,饶了他吧!” 虽有所不和,但此刻催道仍替之求情,可见战将之分量。

钟韵瑶犹豫片刻则谓道百阖:“你服不服?!还认为我不配统领你吗?!”

百阖不语。

余下三人则一阵急催。

“还不快认错……”

“认个错要你命啊?!……”

“起来认错吧!掌门乃未来神川之主,我等跟着她,乃万世修来之幸,你这厮如此不识时务,何以当大任? 啊?!!!”

……

“她……真……能一……统八川??!!! 真能……使我……百鸣……山派做……众……派之主?!!!! 如……是,打死老子也服!!!”

“掌门乃我神川众生灵之救星也,此乃我师尊太上长老亲口所言,我等皆可为证,这 还有假??”

“什么?!!!!! 太上长老亲口所说?? 何不早言?!!! 掌门,老子服!!! 你就是一剑杀了老子,老子也服你!!! 掌门!!! 哎哟……啊!!!!……” 于百鸣山,百阖最信服之人不是玄鉴,而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太上绝缘子,太上长老不论言何,其皆信之而不疑,且会照其言而行之,是以当闻之为太上所言时,顿全然信服钟韵瑶,正要起来跪拜,却因触动伤势而痛叫。

玄鉴三人见之此,顿一阵松心。

“掌门,您看……”

“既然服,我便饶他不死!”

“谢掌门!!!” 三人同之。

“谢掌门开恩!!!! 哎哟……哎哟哎哟哎哟……” 百阖彻底拜服。

“你有伤在身,且先回去静养,待恢复之后再来与我会合!”

“不,老…… 末将要追随掌门左右,助掌门一臂之力,掌门!!! 哎哟……”

“你这样如何助我?”

“这……”

“回去吧!我答应你一定留个大战给你!”

“遵命,掌门!!!……”

………………

收服百阖后,钟韵瑶不想再耽搁一刻,遂继续由玄鉴等人引路,于虚空之中朝着银暮之方向横渡而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