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神剑复苏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673  |  更新时间:2020-04-23 15:19:43 全文阅读

“苍奴,替我杀了他们!!!”

“遵命,主人!!!”

正当钟韵瑶再次“下令”苍奴大开杀戒、苍奴正得令而再次发威之千钧一发,大主司应运子却乍然喊道:“且慢!!!”

“慢!!!” 钟韵瑶闻之以谓止。

苍奴随之而停下动作,于大殿之半虚来回游动。

就在钟韵瑶即将开口谓道应运子关于霄苑下落之时,应运子则猛然推出蓄藏已久之强大真气团,直逼巨蟒之背。

气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蟒背之钟韵瑶。

“啊!!!!!!” 钟韵瑶于恍然间发出一声极其痛苦之惨叫。

随即倒飞于地,几十滚翻。

“啊???!!!!!” 苍奴见此之乍然攻势亦大惊且失神而慌。

“主人!!!!” 随即大喊之。

当即急忙飞向钟韵瑶倒落之处。

可大主司却于苍奴之前将口吐鲜血的钟韵瑶一把抓在手,勒住其脖。

同时谓道已赶来之苍奴: “孽畜,还不束手就擒!!!”

“你…!!!” 苍奴气愤而无奈。

想到若强攻,则主必死无疑,届时即便铲平了这百鸣山又有何意义?但若就此放弃攻势,则主落于背道之人手,又岂有好下场?

一时犹豫不决,进退两难。

钟韵瑶见其之态,则于重伤受制中艰难以谓之其:“苍……奴,不要……管我!杀……了这些人,然后……替……我找到……霄大哥,就……是当日……清河之畔与……我同……行的那位……少……侠!……”

“老实点!!!” 应运子闻之则怒道,且以手加紧勒住其之脖。

钟韵瑶更加痛苦不堪。

苍奴见之,怒、惧交加。

“放了我主人,否则我必踏平此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若再敢往前一步,我便杀了她!!!”

“你…!!!!!” 愤怒之至而无奈之深。

冷静下来,则为急忧之极。

千年修炼,虽已化得人身,但如同孤魂野鬼,年年月月唯有遵循那自然法则,弱肉强食,纵然修得一身本领,却始终无法参悟大道法则之万一,直到遇上钟韵瑶,不知因何而竟于数日内成功领悟诸多大道运行之律,使修为及思想境界跨越宏渠,进了一大步;认了钟韵瑶为主后,更不再是那孤魂野鬼,而是一个有了明确信仰和追求的真正修道者。

在苍奴的心中,钟韵瑶除了是自己的主人外,更是功法修为提升与大道法则领悟之神秘引路人,是心中至高无上的神!

此时“神”深陷魔爪之中,受尽屈辱和痛苦,而自己却不能为之排伤解难,自是万般愤恨更之急忧。

然而不论何之深深,皆无济于事。

同样,此时若强攻,则神必死。

但如若放弃攻势,虽心知下场,但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于万般无奈之下,自半虚降落于地。

化作人形,负手而立。

虽气势磅礴而致玄鉴、大主司及残留之数人感受巨大恐惧及压迫,但心中已作出了束手就擒之思。

“你 放了她!我任凭处置!”

“不!! 不!!! 不……要,苍奴,你……不……” 钟韵瑶闻罢,感动之余则万般急切以担忧苍奴之安危。

“咔咔咔…………” 不等其说完,大主司便再次使劲以勒其脖,堵其之口,‘咔咔’声不断。同时,极惧而颤抖以谓之苍奴:“你……你……果真……束……束……束手就……擒??!!!”

“只要你能让我主人安全离开,我便束手!!!”

“好……好……好好好…………你……你先跪下!!!!”

“噗通!!!” 苍奴闻罢,毫不犹豫重重跪于玄鉴、大主司之前。

当即大主司一手勒住钟韵瑶,一手则祭出“斩灵剑”。

斩灵剑以迅雷之势猛然刺穿苍奴之心脏。

“啊!!!!!!!!……” 苍奴虽可避开这一猛然之刺,但却没有任何动作,只一道撕心裂肺之惨叫声传至整个大殿、震荡着百鸣山之主峰。

“不!!!!!!!…………” 钟韵瑶见此之一幕,顿大痛呼之。

紧接着,便看到苍奴倒地,口吐鲜血,浑身颤抖不已,表情痛苦之至。

对此,钟韵瑶心中百痛交结,无语以表!

而百鸣山之人一颗绷紧着的心于此刻方真正而彻底松轻。

“斩灵剑”,毫无疑问,斩断灵气与修为之剑。

苍奴被此之剑穿心而过,一身功法修为被截断,短时间内绝无可复归之望,百鸣山之人焉不轻松?

“大主司真神人也……”

“你这恶魔也有今日!……”

“邪不胜正!怎么样?啊?!!!……”

“该死!……”

……

“大主司果为我百鸣山之智囊也!…… 如此凶恶之魔,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玄鉴一面肯定大主司之谋、行,一面斩钉截铁判处苍奴死刑。

“此魔作恶多端,当处以极刑,以表我正道之庄严!……” 大主司更正义凛然。

接下来,百鸣山之余人,便是对地上浑身颤抖的苍奴一阵拳打脚踢,以发泄心中之怒气。

苍奴痛苦不堪!

于百般痛苦之中艰难以谓之大主司:“我……已受缚,现在……可……以放了我主……人……”

“好,我答应你,一定放了她!”

言罢,随即一剑刺穿钟韵瑶。

“啊!!!!!!!!!!!……” 钟韵瑶随之而一声极度之惨嚎。

当即倒于地。

来不及继续痛苦便含泪及恨闭上了双眼。

“主人!!!!!!!!!……” 苍奴极痛且心碎以大呼之。

随即愤目以谓:“你…!!! 无信无耻之人,何……”

“我说过放过她,但没说不让她死!她现在仍然还活着,只是活不过一炷香而已,而一炷香的时间足以离开这大殿,所以本主司仍然是让她活着离开了这里,何言无信? 啊?!!! 何以无耻? 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等苍奴话完,便来一派文字游戏,且自豪不已。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 余下之人亦皆开心之至。

不但如此,大主司更一脚将倒地昏迷的钟韵瑶踢飞,朝向大殿之外而去。意欲让钟韵瑶于死之前离开这大殿,以全其“诚信”之诺。

苍奴见之此

“主人!!!!!…………”

来不及大悲痛,便催动浑身最后一丝气力,自地面狂飞以去。

纵是这最后一丝气力和残留之术法,但却本能以激发了一丝潜在之能。

竟于弹指之间及时抓住即将落地的钟韵瑶。

当即只手点地以将自己和钟韵瑶弹至殿外之半空。

深知这一丝潜能对当前之势已无能为力,绝无可能让钟韵瑶逃离这百鸣山;自己又被斩灵剑截断了真气和修为,绝非朝夕可以恢复。

知于此,苍奴于半虚旋转之中毅然下定了决心。

随即张口,以残留之真气更以拼命之势催动了体内之“本命珠”。

随之,一半白半暗的本命之珠自其腹内穿口而出。

紧接着,苍奴更毫不犹豫且迅速以将其珠催入钟韵瑶之体。

虽心知这本源之珠对钟韵瑶起不了多大作用,但仍如此不惜性命而为之,可见其敬仰、忠爱之心何极!

而此时的百鸣山之人见此,却并不放在心上。

玄鉴和大主司更是知道那为苍奴的本命之珠。

但那又如何?妖蟒修为已失,虽不明钟韵瑶何以为其之主,但深知钟韵瑶不过一凡人,即便得了那千年本命珠又能起之何用?难不成还能翻天?是以见此如看戏、赏景般惬意无比,更欲于赏景之后强行收取那本源之珠!

然而果真如此吗?

当本命珠自苍奴体内出现的那一刻,其蟒之气息竟迅速惊动了于钟韵瑶十里距离之龙隐剑。

龙隐剑于十里开外顿时暗颤不已。

一番暗动之后,便极速飞向钟韵瑶之处。

于钟韵瑶百尺距离之时,一道浑然剑芒乍然直入其与苍奴脑海之中。

在体内本命珠与脑海剑芒的相互作用下,于顷刻之间,钟韵瑶猛然睁开了那滚转有神的双眸。

而此时的苍奴已经耗尽了所有气力及修为,已于钟韵瑶苏醒之前闭上了双目,即便龙隐剑发出的那道剑芒,亦不可使之睁开眼睛;然而虽已没了知觉,但其之双手却仍然死死抓住钟韵瑶,以求不让钟韵瑶摔落于地,这只怕是其临死前唯一能为钟韵瑶所做的……

龙隐剑因何而提前复苏?

龙隐剑于六月前在土屋之战中耗尽了所有灵气,需要一年时间方可恢复灵智与力量;而蛇类自古以来便以五爪金龙为其宗主,同时五爪金龙也承担着对蛇类保护之责任,当蛇类遇到危难之时,五爪金龙若能感应则必救;作为五爪金龙所化身之龙隐剑,此时因其世代附奴蟒蛇类之本命珠而致于本无知觉恢复过程之中有所天然之感应以激发了些许知觉;而有了知觉后的龙隐剑则又本能且迅速恢复了与钟韵瑶之间如初醒时那般心灵相通,进而彻底复苏!

复苏后的龙隐剑感应到蟒蛇类和钟韵瑶之难,是以迅速自飞至其处,及时散发剑灵之气于其脑海之虚。

“龙隐剑!!!!!…………” 初开双眼的钟韵瑶见到龙隐剑时,一派兴奋、激动之至且泪流满面。

自六月前土屋之中龙隐剑灵智初醒而与自己第一次心灵相通时,心中就已有了对其深深之烙印。那是一种莫名的亲切,似乎那不是一把剑,而是自己的另一半。而此刻那一半再度苏醒,自是开心、兴奋且激动,同时伴随着开心,又想起了那场土屋之战及联想到曾经那土屋之中的点点滴滴,顿时百感交集,不禁泪流满面。

少时,才发现伤痕累累且已紧闭双目的苍奴。

“苍奴!! 苍奴!!!…………苍奴!!!!!……………………你醒醒,你快醒醒,苍奴…………………………呜呜呜呜呜呜………………” 于半虚之中不断切喊苍奴之名、不断摇晃苍奴之身躯,以求之醒来;久久苍奴不曾醒来,于是伤哭不已。

自深知苍奴乃为拯救“自己”而遭受如此之凄惨。原本的苍奴可以横扫一切而傲视群雄,因为自己的平凡,使之陷入了水深火热。不论是此刻的苍奴,还是之前的霄苑,皆是因自己之平凡而致灾祸缠身…… 想到此之几番,钟韵瑶的心中顿时万分愧疚、万分自责,如万箭穿心,痛不可挡!

同时也对这百鸣山更加深恶痛绝。

而百鸣山之人当看到眼前的龙隐剑乍然飞出十里之外的情形时,顿一派诧异之至。

随之而停止了看戏、观景之心。

“此剑绝非俗物,我等需提高警惕,尽快解决了那妖魔!” 大主司有所感应而道。

他自然不知苍奴已死及钟韵瑶即将疯狂之报复。

殿内之人闻罢大主司之语,俱皆提高警惕。

随即,由玄鉴带领,朝着十里之外的虚间钟韵瑶处极速飞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