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地牢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2020-04-13 00:32:08 全文阅读

掌门人玄鉴决定依大主司“祸水东引”之计而行,意将霄苑连夜送与香龙洞交由真机洞主发落。

此时的霄苑和钟韵瑶,皆已被打入地牢之中。

地牢阴暗、潮湿,且寒气逼人之极度。

霄苑重伤在身,加之牢内森寒之气深入骨髓,即便身为修行之人,亦难经受此之摧残。

“咳咳……咳……” 忍不住咳嗽些许。

随即复忍之,以支撑自己维持常态。

钟韵瑶不傻,见之,即以手轻轻触之其额。

果然。滚烫如斯。

顿时不禁忆起了当初梦蕊蝶生病之场景。

心中思念之余,不由焦虑万分。

虽与之相识不久,但其之侠义胸怀及古君子之风,即便如今生无可恋且冷淡之心,亦为之而感动几许之深。

一想到原本高高在上之天行宗少主,可以自由自在,且终生无可忧,可如今却因之“自己”而负之重伤、更深陷囹圄以致病痛缠身,于焦虑之余 又不由内疚之深深。

“你 不要勉强,快躺下!”

“没……咳……没事的,对于我等修行之人来说,这根本算……不上什么!等出去了稍加……调息一下就……好了!”

“我们真的可以出去吗?”

“放心,他们……咳……咳咳……不会……咳咳……对我们怎……么样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终忍不住寒潮之蚀而咳嗽不已。

“你快躺下!别再说话………… 这里就没有大夫吗?!!”

“…………………… 咳咳……傻姑娘 咳……咳咳……这里是大牢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对不起………… 都是我害了你………… 是我不该让你一起来………… 这事本与你无关………… 对不起,对不起………………” 那熟悉的泪水,时隔六个整月,再次滑落。

此情此景与之六个月前几许相似。

那是为姐姐寻找大夫而不得,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大夫,大夫又不肯治疗,最后终于遇到一位好心的大夫,却为时已晚,姐姐终难逃噩运。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昔日那种感觉再次浮上心头,忍不住以痛哭。

“不!不!!咳咳……不,姑娘,咳……咳咳咳……这不关你的事!咳咳……是我技不如人,保护不了姑娘,咳……咳咳……是我霄苑对不住姑娘……咳咳咳…… 姑娘,请你不……不要为我而伤心!咳……咳咳……咳咳…………”

钟韵瑶闻罢,内疚更甚,难过更加,哭得尤为撕心裂肺。心中错综复杂。

霄苑恨不得一掌劈死自己。

恨自己不够坚强,忍受不住伤势、病痛之折磨以显得如此之脆弱,竟让一小姑娘为之这般伤哭,此,岂是堂堂七尺男儿之所为?

然令之奇怪的是,当看到钟韵瑶为“自己”担心、内疚且痛哭流泪之时,心中竟不由自主感到几许欣喜和知足。

霄苑不知此之因何,但那种感觉很快便被他深深痛恶并彻底抹杀,因为他从心底里不愿钟韵瑶为他难过,而是要保护她,使之开心而非使之因“自己”而伤心。

而此刻的钟韵瑶,心中亦已不自觉将霄苑视为除梦蕊蝶之外最亲之人。

于痛哭之中不禁喊道:

“……………… 霄大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咳咳……姑娘你……叫……我什么?!!!” 于深深自责中,乍闻以震撼、激动之深。

“呜呜…………霄大哥,你一定要好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

“…………姑……姑娘放心,我没事,真没事!咳咳,我一定帮你找回梦姑娘的遗骸,也一定让你恢复昔日的开心,你本就该开心,本该如此,本该如此…………” 一阵咳嗽之后,强行稳住病痛之症而说出一段完整之语。这是钟韵瑶之一声‘霄大哥‘予其之力量。

“嗯嗯……” 钟韵瑶于哭泣声中乖巧以点头,又擦了擦颊上之泪水。

“姑娘,咳,你……姓甚名何?咳咳,惭愧,认识姑娘这么久,在下竟不知……”

“钟韵瑶!叫我瑶瑶,以前我姐姐就是这么喊我的,我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言之梦蕊蝶,不禁以复伤泣。

“对不起,姑……瑶……瑶瑶,……咳咳,霄大哥不该在这个时候让你想起梦姑娘,咳,我……”

“不! 不怪你,大哥! 你是好人,瑶瑶感激你!瑶瑶只是想早日找回姐姐的遗骸,回云州安葬;一想到姐姐的遗骸被妖魔抛弃荒野而认不出,瑶瑶的心就好痛,好痛,瑶……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瑶瑶一定要找到那可恶的妖魔,并亲手以龙隐剑斩之!…… 大哥你一定要好起来,瑶瑶要跟你学法术,瑶瑶想报仇………………”

钟韵瑶知道已经过去六个多月了,姐姐的遗体早已腐化,即便看到了,只怕也认不出,唯有找那妖魔指认,更要亲手杀之,以报此夺亲之恨。

霄苑又一次感受着钟韵瑶的感受,心中悲愤不已,誓将妖魔寻得并斩之,以替钟韵瑶报仇雪恨。

“瑶瑶放心,大哥…咳,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去…寻找梦姑娘,一路上大哥定将平生所学尽数传教,一 定…助你斩了那恶魔!!……”

“嗯嗯!” 钟韵瑶再次乖巧以点头。

那颗冰冷了许久的心在这寒暗的地牢之中似乎恢复了些许热忱。

……

霄苑看到钟韵瑶两番乖巧,又叫了自己“大哥”,心中倍感温馨。此刻即便伤势再深、病情再重也不觉得痛苦难熬,反倒是觉得这阴暗潮湿的地牢才像是自己真正的家。这一刻他是多么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两个人就这样一辈子待在这里,总好过外面那些打打杀杀、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但这种意念很快便被他无情以甩弃。因为他永远不会忘记钟韵瑶所受的苦,虽然不曾经历,但感受着对方的感受,便不难想出当时的处境。是以决定必须想办法走出去,必须为这可怜的妹妹讨回公道。

不论霄苑心中如何作想皆绕不开钟韵瑶,不论是留下还是离开,皆是因为钟韵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