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大主司设计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153  |  更新时间:2020-04-23 14:59:20 全文阅读

这绝缘子是何人?他所指的那位救星又是何人、又为何要令其弟子助其一统八川?究竟意欲何为?暂不得而知。

然而其所言之“顺势”则令掌门人玄鉴极为不解和不满!

可纵然如此,玄鉴却也知晓师尊不会害他,此举亦必有道理,况师命难为,是以不得不无奈而从之,只得静静等待着那“救星”的到来。

就在玄鉴与众人正讨论着那所谓的“救星”之事时,那两名守山道士之一却骤然前来主殿禀告。

“启禀掌门,弟子于山门外发现两名奸细,现已将其制拿,已押至殿外,请掌门发落!”

“既是奸细,斩了便是!将其头颅悬挂于山门外,用以震慑三山之众!”

“诺!” 言罢,便去执行。

然而

“且慢!” 大主司是时喊住。

“嗯??” 玄鉴惑之。随即:“大主司难道不认为奸细该斩?!”

“奸细自当斩首,但无济于事!我等何不来个将计就计?先从奸细之口打探其派之消息,而后再制以假象放其归去向其宗派禀告,当其主兴兵之际,我等则可以逸待劳,瓮中捉鳖!此乃反间之计也!”

“嗯!以敌间为我间,大主司深谋远虑,此计可行!只是……” 上长老深以为然,但似乎还有话要说。

“既如此,先将那二贼押进来!” 玄鉴亦感如是,不等上长老说完便决定依大主司之计。

“诺!”

道士得令后飞快跑于殿外。

少时,与另一道士一起将霄苑和钟韵瑶押进主殿。

“跪下!!” 两道士同声喝道。

霄苑誓死不跪,钟韵瑶亦如是。

众人“仔细”观看后:

“霄……” 玄鉴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不是……” 大主司亦难相信自己之眼眸,且深深之畏。

“这……是……是……” 上长老亦如此。

……

余下之众概如是。

可下长老离恨却无所畏惧:“哼,霄……”

然而不等其念出全名,即被大主司给强行打断:“小什么小?!此二人乃奸细,来我百鸣山探我虚实,这能是……小事吗?!”

“你…!!! ” 离恨闻之一阵气恼。随即:“我有说过这是小事吗? 啊?!!! 我是说此贼乃霄……”

“住口!!! 你竟还敢说是小事,来人,来人,将下长老……请下去,让他清醒清醒!!” 玄鉴亦强行阻断离恨说出霄苑之名。

“掌门,我没说是小事啊,我是说……”

“快将他轰出去,快!!!” 玄鉴真急了,这次不再用‘请’而是‘轰’。

随即,十名守殿道士,拿着棍棒,无情以轰之。

众人一阵惊懵。

此乃长老也,怎能如此对待?

离恨亦不知自己因何会毫无理由地被轰,大感没面子。想着全是大主司在害“自己”,明明没有说“这是小事”,可对方偏要故意误导众人,以致掌门人动怒。越想越气恨,于棍棒之下边退边大喊道:“应运子老儿,你设计害我,老子与你誓不两立,誓不两立……”

应运子无奈以摇头,唏嘘不已。但说到底,此,不过门内之私怨,更令他头痛的是接下来该如何处理霄苑之事?

霄苑则对此一派蝼蚁之嘴脸,极不想语之。

可又实不忍看到钟韵瑶再受苦难。

终挺着重伤之躯艰难以谓之玄鉴:

“我与朋友只路经宝山,别无他意,望请玄掌门通融 ……”

“这…… ” 不知云何。

然而

“大胆奸细!!! 你等明明是来刺探我派实情,仗着与霄少主几分相似,竟敢巧舌如簧以冒充之!霄少主何等人物,岂是尔等能冒充得了?来人,拿下,关进地牢!!” 上长老催道果断抢言之。

“你…!!!” 霄苑气愤至极,却又莫可奈何。

“来人,愣着干什么?拿下!” 上长老执意如此。

“这……”

“这……”

玄鉴、应运子一阵极大之犹豫。

余下底层更一阵不明所以。其中,有些不识霄苑,有些认识。但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皆对其高层不同之态度疑惑至深。

霄苑则撑着余力最后谓之:“玄鉴,你果真如此做?你可知‘如此’之后果?你若此时罢手,或许大家可以相安无事,否则我天行宗绝不会放过你、百鸣山之芸芸更因你而惨遭杀戮,你想清楚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惶惧之深深且急极以焦虑而致心跳加速、身躯颤抖不已。

随即将发抖之目光投向于旁边之大主司。

可大主司却沉默了,貌似努力思考对策。

玄鉴一时不知所措。

杀,能杀吗?那可是天行宗之少主,其宗更是统一了整个雾霭川,可谓势力滔天,杀了其之少主,那还得了?倘若以此兴兵问罪,何以挡之?

放,能放吗?回去后一旦带兵来剿,何以挡之?

更不可承认其之身份,万一到了紧要关头还可以“不知”来个不知者无罪;若是承认了,则便是公开以向天行宗宣战,后果可想而知。

这杀不能杀,放不能放,又不能承认。如何处理?玄鉴犹豫之许久最终还是依了上长老之意,先打入地牢再说!

霄苑反抗不得,唯得愤怒且无奈以受之。

然而将霄苑及其同伙打入地牢这只不过是个暂时的缓冲,接下来该怎么处理才是令玄鉴最头痛的问题。

“大主司、上长老,眼下之势该当如何?”

“杀!” 上长老果断回道。

“啊???这…!!!” 玄鉴一派惊震。

大主司则依旧保持沉默。

玄鉴见大主司及众人皆无反对,因之而更加忐忑不安。问题虽头痛,但不论如何还没动到杀念。这可是天行宗之少主,岂能说杀就杀?

“不如放其归去,只说是场误会,再好言道歉,或许……”

“掌门不可,万万不可!!! 天行宗早有一统八川之志,今日我等抓了霄苑,不论放与不放,其皆会以此为借口而兴师问罪!但若此时放其归宗,则其讨伐之师必速至!不如杀之,再封锁住消息,就当此人从没来过我百鸣山,或可躲过此劫!” 不等玄鉴话完,上长老便一口否决而坚持己见。

“这……这……” 玄鉴不知如何是好。

“长老当天行宗何派?堂堂少主失踪,时日一久焉能查不出是我等所为?届时又当如何?” 沉默许久的大主司突然说话了并否决了上长老之议。

“那可如何是好??!!!” 玄鉴急极以之。

“我等加紧四派联合,即便到时天行宗大举来攻,以四派之力,足可抵挡!” 上长老仍坚持联盟之策。

“难道上长老忘了太上长老之语?联盟势力再强终不能同心协力。况四大门派数百年来纠纷不断,彼此战事连连,三派又岂肯为我百鸣山而对抗天行宗?” 大主司争锋相对。

“可不论怎么说,绝不可放其归宗,否则我百鸣山派灭门在即!” 上长老心中亦赞成大主司之言,唯有坚持不放其归去。

“在下认可不放虎归山,但此虎绝不可杀,至少不可死于我百鸣山派之手!”

“那依大主司之意,不杀亦不放,难不成永远囚之???” 玄鉴不解以道。

“正如大主司自己所言,时日经久,天行宗焉能不知?” 上长老亦不解大主司之意。

“请掌门屏退众人!” 大主司自认已想到妙计。

玄鉴依之以屏退。

主殿之内惟余掌门、大主司及上长老三人。

“大主司有话请讲!”

“掌门,我们何不来个祸水东引?”

“何为祸水东引???” 玄鉴闻之深深不解。

“当前,八大川流虽门派众多,但唯有天行宗与香龙洞二强傲立于世。二强皆有一统神川之志,彼此战事不休。前些时日便因云梦川内二门派纠纷之事而强行出兵干涉,结果天行宗大败,其八百弟子均被香龙洞杀个片甲不留,那齐阙、珠凤二派亦为香龙洞所并,天行宗对此绝不会善罢甘休,必再起战端,随之,二强矛盾必进一步加深,而我等再于此中将霄苑送与香龙洞交由真机洞主发落,真机洞主必以此要挟霄鹤做出天大让步,霄鹤若肯,则强者之名不复存也,将永远被真机踩于脚下,量他以霸业为主,绝不会因一子而放弃霸业,自不会做出让步,若如此,则真机必杀其子,如是,则天行宗必伐香龙洞,且此伐必为大战、决战,绝非之前那般战法,而二强实力均衡,没个数十年绝分不出个高下,我等则可于此间隙之中谋求生存及发展,而后观势以动……”

“此计甚妥,就……” 玄鉴深以为然。

“何不直接将其头颅送与那真机道人,那样天行宗就可直接而快速以出兵讨伐,我等则可高枕无忧!”

“上长老不可!如此一来,那霄苑就是直接死于我百鸣山派之手,时日久了天行宗得知此事,必以此而分兵转我百鸣山。只要霄苑不是直接死于我等之手,那天行宗即便知道是我等将其送与真机,也会一心讨伐香龙洞,之后才会找我等算账,然而那已是数十年后之事,只要我等同心协力发展百鸣山派,数十年后那二强两败俱伤,我等未必不可与之一战!”

“好!! 甚好!!! 我有大主司,真乃天助神佑也!!!!……” 玄鉴极其赞同大主司之‘祸水东引’,不由兴奋、激动之至。

上长老亦认同此计。

三人一拍即合,决定依计而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