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清河之畔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4602  |  更新时间:2020-04-30 00:56:59 全文阅读

“别闹了,她已经走了!”

“真的耶,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 走了就走了呗,反正我不想再去伤害她!”

“那也得关注呀,要不然怎么向大王交待?”

“那雪儿姐,我们去看看就好!”

“就这么定了,去看看,不帮忙,也不伤害!”

……

二妖于虚空之中一番戏耍之后,即追踪钟韵瑶而去。

此时的钟韵瑶和霄苑已行至雾霭川与星河川的陆地交界之处~“清河”!

名为“清河”,实则浑浊不堪,且散发出一股浓浓腥臭之味,附近生灵闻之俱感恶心及恐怖以致纷纷逃离,是以人烟稀少。

“姑娘,到了这里便是我雾霭川的终点,过了这清河再往前就是星河川!姑娘放心,星河川中有属我天行宗之势力范围,到时候可请他们帮忙打探梦姑娘的消息,只是这清河……”

“嗯嗯……” 钟韵瑶急切寻找梦蕊蝶,并没有心思听霄苑说这么多,是以不等霄苑话完便连续点头称是。

霄苑也不再说下去,立即带着其御剑横渡。

霄苑当前的御剑水平只可达到极短之距离,但既快且稳。

而钟韵瑶则是第一次体验到飞行的感觉。若在昔日,定然兴奋得忘乎所以,指不定会说道“太酷了,我爱死你了……” ,可如今生无可恋,一心只为寻找梦蕊蝶之遗骸,再不会有什么能让她兴奋得忘乎所以,除非梦蕊蝶能死而复生,这对凡人的钟韵瑶来说是不可能的,是以对此匪夷所思之御剑飞行,心中并没有一丝波动!

霄苑也能体会到其之急切,只想着能早日为之达成心愿,以弥补自己的亏欠!

自今时酒仙中第一次见到钟韵瑶时就很欣赏其坚强、倔强和直率的性格;如今更是为其有情有义之心而生敬佩。已然于不知不觉中对这位可怜的小姑娘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好感。同时,将之划为心中最好的朋友、最亏欠的人和照顾的对象!

将心比心,身同感受,亦如之急切。

可当横渡河半之际,骤然水波翻滚,顷刻便波涛汹涌,霎时即浪腾九天。

霄苑脚下所御之兰心剑更被此之狂势顿逼得摇晃不已,下坠在即!

心中无比惊惧!

其实刚刚霄苑想对钟韵瑶说的是这清河之内其实隐藏了一只千年巨蟒。

原本依山而据的清河之畔,山花烂漫、百鸟和鸣、生灵和睦,清河之水更是清澈见底。如此山水相映,不失为川州一道靓丽之风景。然而自百年前之某日,一只千年巨蟒从天而降,盘踞此河,山河之风貌由之而沦陷。

巨蟒生性凶残且力量强大,百年来日日捕捉山中生灵,以此为食,其中亦有不少路过之人类,包括修行者。 那股腥臭之味便是因此而来。时日久了,山中之灵不得不忍痛而迁徙,人迹亦罕至。而那股腥臭却久久不能消散,可见其残害生灵之数。

霄苑深明此中之害,然钟韵瑶所指之方向又不得不经历此处,本想先告知,以让钟韵瑶有所心理准备,只是其无知则无畏且急切之心而不愿多听,对此,霄苑只能想着快速而平稳且无大动静以通过此地,以免惊扰之。

然而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巨蟒的感应能力。巨蟒既已修炼千年,自是力量无比且各感官灵敏,又岂能感应不出周围之动静?

是以于霄苑剑御半河之际而猛然发动强烈攻势。

一时间波涛翻滚,浪肆云天,以致兰心剑沉坠在即。

霄苑纵然惊恐万分,但也并未乱了方寸。

以催动周身之灵元而强行稳住兰心剑且拼命驾驭,欲使其极快通过。

然河中之巨蟒决不会予以机会。

自河底猛然伸出其庞大之头颅,随之庞大身躯于顷刻之间脱离河水,横飞于清河之上。紧接着一声狂啸,随即张开大口,吞食在即。

对此,霄苑则于瞬间激发功法修为潜能之万一,以强行抵挡;钟韵瑶则紧紧抓住霄苑之肩,以防止自己掉下去,虽无惧怕,但心愿未达成之前,还不想死。

可 以霄苑如今练气阶层之修为,即便激发了一丝潜能,也绝无可能抗拒这巨蟒之强烈一击。

于其身体及攻势与巨蟒接触之前一刻便被巨蟒庞大头颅之甩波强势震飞而落于河畔。

“啊!!……”

“啊!!!……”

其间,二人发出一声相对凄厉之惨叫!

可巨蟒丝毫不予其喘息之机而迅速迎面扑来。

霄苑见之,急极谓道:“姑娘当心,快去山中隐秘之处安身,在下全力抵挡此恶魔,待……”

“不!少侠因我而深陷险地,我岂能弃你而不顾?我以前也战过妖魔,我不怕它!!” 不等话完便坚决拒之。

言罢,则迅速自地上爬起,且拔出龙隐剑,决心与霄苑并肩作战。

虽心伤过度而态度冷淡,但骨子里的那份义气却不会因此而消失。于今而言,死,何足惧哉?但不想看到别人因为“自己”而身死魂消。

这番言、行,令早已对其有着好感的霄苑一阵感动,因之而更加心甘情愿为保护其而死,不愿使之冒任何风险。

“姑娘不要说了,快走,快……”

“不!我先战它!啊!!!!!!!” 言罢,即手持龙隐剑快速跑向正狂来之巨蟒,欲与之正面交锋。

“啊????!!!!!” 霄苑见其态,顿时大震惊且失色之深深。

早知钟韵瑶是一个勇敢而倔强且坚强的好姑娘,但却不曾想到生死之际竟勇敢到如此疯狂、仁义到如此生死不顾,且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不愿让“自己”受其连累。

于震惊之余更加惭愧无极。

然而情势却不容他再多想,眼看钟韵瑶就要与那巨蟒对上,便迅速站起且拼命狂奔于钟韵瑶之向。

终在巨蟒与钟韵瑶对接的那千钧一发之际如风而至,挥剑砍杀。

兰心剑虽是仙家法器,但由于霄苑之修为有限,是以断然不是那巨蟒之对手。

其剑砍杀巨蟒之头颅如坎金铜,火花四溅,霹雳不断,可巨蟒却毫发无伤且愤怒不已,于愤怒之余,头颅一狂摆,顿时将霄苑及兰心剑再次狠狠撞飞而倒于地,口吐鲜血不止,且极其之惨叫。

钟韵瑶见同伴因她而受此大连累,那冷淡许久的心顷刻荡出了无极之惭愧,因之而更加不顾性命以冲去。

可龙隐剑已在上次对战妖怪之时耗尽了所有灵气,至今尚未复苏,自无法通灵,更感受不到主人之危情。

但令人无法想象的是当钟韵瑶挥出龙隐剑正砍杀巨蟒之时、那巨蟒于近距离看到龙隐剑之际,心中竟不由自主产生了一种深深而莫名的惊怕甚至带有敬意,以致于身躯颤抖。

巨蟒不知自己因何如此敬畏此剑。但毕竟已是修炼了千年,对危险的感知自然不容忽视,那种发自于内心深处的极度恐惧使之断然不敢贸然以攻之。

是以当即迅速倒退百尺,以避其之锋。

钟韵瑶则无惧无畏更无知,仍以剑逼之,并使出周身之力气将龙隐剑甩至百尺开外,意欲击中之。

而当巨蟒面对龙隐剑最大“攻势”之时,它似乎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金龙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且带有吞噬之意,对此,似乎于瞬间想起了什么,顿时惊恐之无极,随即调头,首尾互换,意欲逃进河内,不再与之争锋。

然而这种对龙隐剑天生的恐惧和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使其不由行动迟钝几许,最终于那首尾互换到位而狂逃之前的那一刻被一剑斩断了尾巴。

“啊!!!!!!!!” 顿时于低空之中掉落于地,发出一声极度凄厉之惨叫。

庞大的身躯于地面来回蠕动,其眼神痛惧至极。

对于巨蟒来说,因为其莫名的敬畏而深知自己不是这龙隐剑的对手,但不曾想到这修炼千年而成的金铜之肉身竟被一剑斩断而重伤至此,其剑恐怖之何极?

纵然不知这神剑尚未恢复灵气,但就以目前之强大,足以使之刻骨铭心!

于地面来回蠕动,不敢进攻亦不敢逃走,其痛惧之眼神中,不禁生出了深深哀求之意。

一旁重伤的霄苑见此之连续情景,早已惊得心中颤抖而表情呆懵,已然忘记了重伤之痛。回过神来看钟韵瑶之时,满脸之疑惑,想着明明一弱女子,不懂武功更无任何仙法,却能稳稳地驾驭如此之神器,不可思议,无法相信!

钟韵瑶却无任何成就之感,其只为寻找梦蕊蝶遗骸及不忍看到霄苑因之而丧命,是以不顾性命而疯狂,至于其它,则无关紧要。

然而,此时她虽依然剑指巨蟒,但却犹豫不决。

因为当看到那巨蟒一双痛苦而哀求的眼神之时,竟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为姐姐求治之时那种苦苦哀求他人相助的情景,不由心同感受而不忍一剑斩之。

完全不曾想到这是一个极其邪恶之物,能与当初的自己相同吗?

由于一颗根深蒂固的慈悲心肠,最终放下了龙隐剑。

霄苑见之,顿一阵惊惶,深怕巨蟒得了喘息而再次猛然一击。

不由大喊道: “姑娘,此为邪物,伤生无数,死不足惜,且莫心慈手软矣!!!”

钟韵瑶闻之,再一阵犹豫。

然终不忍杀之,再次放下宝剑。

“姑娘,你……”

霄苑一阵焦急至极,想亲自动手为山中生灵除此邪恶以及为钟韵瑶除此后患,但却发现自己竟爬不起来。

就在霄苑极急之时、钟韵瑶最终彻底放下杀念之刻,那巨蟒却突然开口说起了人类之语。

“主人饶命!主人饶命!!……”

此时的巨蟒已然知晓那龙隐剑之来历,亦明了刚刚那种与生俱来的莫名敬畏是从何而来,是以哀求不断。

“你…!!!” 霄苑见之闻罢,愤怒、厌恶之至。

钟韵瑶虽身为凡人,但早已见过妖魔说人言,是以仅于刚见时有所稍惊,随即便不以为怪,只是冷淡的心中不禁几许之疑惑。

疑惑的是此妖为何喊自己为主人?是为取悦自己而获得活命机会吗?

钟韵瑶不解,而那巨蟒却接着言道:

“小的不知是主人,多有冒犯,多有冒犯,请主人恕罪,恕罪啊!!!…………” 言辞极度恳切,不似做作。

“这……” 霄苑见罢,亦生疑惑。

“你为何喊我主人?!” 钟韵瑶却平静言之。

“主人,这神剑乃是五爪金龙所化啊!我蛇族向来奉五爪龙族为宗主,宗主尚且听命于主人,小的何敢再造次啊?!!! ………… 主人饶命!! 主人饶命……” 言罢,即化出人形,跪于钟韵瑶跟前不断磕首以求饶。

此情此景,不仅霄苑大感震撼,钟韵瑶亦惊且惑之深深。

二人震、惑的是龙隐剑之来历。

对钟韵瑶而言,龙隐剑只不过是钟家世代相传的祖上之物,怎么可能会是五爪金龙所化?这把剑到底有什么秘密?又如何落入了钟氏之家?

她并不知道这是千年前俞伯牙留给钟子期的纪念之物;她甚至根本不知钟子期就是她的先祖,其一出生就因为是个女娃而几度被亲人欲抛弃,侥幸存活之后更被家人虐待,自然不会告知其家族之谱,其也没兴趣知道。她唯一清楚的是这龙隐剑是钟家祖上所传,仅此而已。而今日这蛇妖竟然说此剑乃五爪金龙所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韵瑶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这龙隐剑是五爪金龙所化也好,是钟家祖传之物也罢,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除了些许好奇之外一点意义也没有。

“你且起来,我不管这龙隐剑是何来历,更不论你那龙蛇之间是何关系,只要你从此改邪归正,莫再作恶,今日我便不杀你!”

“谢主人! 谢主人!! 谢主人!!! ………” 蒙大赦,复连续磕首,且激动不已,泪流满面。

霄苑见此,已知蛇妖为真心害怕龙隐剑而并非故作姿态,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是装不到这种程度的,是以无话可说。

但对钟韵瑶之高尚道德却敬服至极,同时亦为自己这类修道之人感到万分羞愧。一个凡人尚且如此慈悲,不忍杀害生灵,即便这个生灵曾经作恶多端,却也能给予机会让其走上正途,此,何等之仁慈、胸怀;而自己及这神川之中的所有修行者却时常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而阴谋阳谋以致刀兵相向而使无辜生灵伤死无数,这是何等之残忍、无耻。互相对照之,不由一阵敬服之深深、羞愧之无极。

此刻的他已明显发现自己已然于不知不觉中对这位神奇的小姑娘产生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而又真实存在且说不出来的微妙的感觉。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代表着什么!

而钟韵瑶却没去想那么多,在她的脑海里霄苑为人仗义,好打抱不平,是个难得的好人,靠得住的朋友,而自己又不忍看到这样的好人因为自己而失去性命。仅此而已,出此之外别无他意!

面对泪流满面且激动不已的蛇妖,钟韵瑶要让其对着天地发下誓言,从今往后绝不再残害无辜生灵,否则必以龙隐剑斩之!

蛇妖感主之恩而听其命令,当即跪于天地之间发下了天地誓言。

本想追随其主钟韵瑶,听其使唤。然而钟韵瑶却无法接受妖物与自己并行,是以拒之。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凡人。

蛇妖见之无奈,只得自行离开。

临行前谓道钟韵瑶:

“主人,小的就在这清河之中,主人日后若有用得着小的的地方就请主人对着神剑叫喊一声小的之名~‘苍奴’,苍奴必随时赶到而听从命令! 主人保重…………”

言罢,化身巨蟒,钻入清河。

一番滚波之后,清河之畔彻底归复平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