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霄氏父子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20-04-23 14:36:59 全文阅读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既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又岂能只是匆匆过客?

一日,钟韵瑶行至“云梦川”脚下。

四周尽是浓浓而刺鼻的血腥气味。

地面上躺着横七竖八的道士尸体,死状凄惨,表情痛苦。

钟韵瑶是其中唯一的活人。

感受着这无比凄恐的氛围,心中不禁几许震异。

然而此情此景于此时此刻的钟韵瑶却不曾带有一丝害怕。

相依为命的亲人已去,心如死灰,谈何害怕?

一人一剑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又听到了激烈的打斗声及凄厉的惨叫声。

“咔咔咔咔……咔嚓……兹兹兹兹……砰砰砰……哐……轰……轰……………………”

“啊!……啊!!……啊!!!………………”

……

对此,钟韵瑶心如止水,不曾产生一丝波动,继续前行。

可是刀剑无眼。

“啊!!!!!”

正心无旁骛地走着时却被一道无名剑芒乍然击中身体,随之一声痛喊且倒飞于地,昏迷不醒。

这道剑芒的主人乃是当日在今时酒仙中曾为她仗义出手的霄苑。

霄苑于激战之中骤然发现自己竟误伤了一凡人,顿时不安至极。

便于瞬间凝聚周身灵力于兰心剑之中,同时激发功法潜能,随之而猛然挥剑斩出。

……

“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顷刻之间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呼啦啦倒地一大片。

霄苑迅速解决这片区域的战斗后,快速奔至钟韵瑶身边。

才发现竟是她。

“姑娘!! 姑娘!!! 姑娘!!!!……” 托住钟韵瑶以不断叫喊。

钟韵瑶依旧昏迷,不曾被喊醒。

霄苑知道一凡人小姑娘被兰心剑剑气所伤,实难活命,心中惭愧无极。

“我本不想参与这场无谓之战,奈何父亲…… …… 致使凡人遭难,我等修仙修得是什么?!为的是什么?!…………”

不禁哀怨连连。

只是他终究低估了钟韵瑶的顽强。

少时

“咳……咳……咳咳……” 钟韵瑶自昏迷之中清醒,看了一眼霄苑,心中不禁一丝震惊。

震惊的是这陌生的地方,居然能遇上熟人。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是以瞬间恢复了平静。

霄苑见其醒来,顿时惊异且大喜。

“姑娘,你醒了!!!…… 是在下莽撞,误伤了姑娘,在…… 姑娘!! 姑娘!!! 姑娘!!!!……”

话没说完,钟韵瑶却再次闭上了眼睛。

其虽具顽强之意志以寻找梦蕊蝶,但兰心剑毕竟为仙门之器,一凡人之躯被如此仙器之精芒所击,岂有安然之理?

霄苑亦深知此,便不再拖延,立即抱起钟韵瑶迅速返回雾霭川之“天行宗”。

此时天行宗大殿:

“此次云梦之内不过两股小势力之间的争夺,宗主又何需如此兴师动众,弄得山中生灵一片哀嚎?” 大长老云柏谓道宗主霄鹤。

“不然,看似小门小派,实则厉害重大!关系到云梦川各大小势力的归属,你以为那真机道人会善罢甘休?我若不先行一步,那齐阙山与珠凤山必为香龙洞所得!这些年来我天行宗与香龙洞互相争衡,实力各有所长,此时若不进取,它日必受啃噬!”

“宗主放心,此番少主必大胜而归,齐阙与珠凤二门不日将臣服我宗!” 四张老江城志气昂扬。

“苑儿自小习武,且精通术法,胆量过人,只是过于仁慈,此番恐下不去狠手!” 六长老霄俊自认很了解这个侄儿。

“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仁小义。我欲一统神川,并非只为我天行一宗,乃为川中数万万生灵之长久打算!神川之内,门派林立,岂能不打打杀杀?岂能不祸害生灵?只有一统,方能彻底终止这川中乱局,万物生灵才能真正安享太平,是以不得不以杀而永止杀!苑儿若是连这都不明白,他就不配做我的儿子,更不配做这天行宗的少主!”

“宗主大仁大义,仁慈之主也,我等拜服!”

“宗主仁慈,我等拜服!”

“我等拜服!”

……………………

“哎!” 唯有大长老无奈摇头。

……

就在众人正接着讨论下一步该如何做时,殿外忽来一小道士急急前来禀告。

“叩……叩……见宗主!”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打探得如何?”

“启……启禀……禀宗主,我……我军大败而归……”

“什么??!!!” 霄鹤一脸惊疑且大怒。

“啊?!!!”

“这……”

“这……”

…… 众皆如是。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少主无恙否?” 六长老霄俊言道。

“启……启禀宗主、各位长老,我……我……我军一开始势如破竹,连战连捷,少主更是一马当先,可……可……”

“可什么?快说!!” 霄鹤心急如麻。

“可是,少……少……少主却……却……临阵脱逃……”

“胡说!!少主怎么可能临阵脱逃?来人,拉出去,斩!!!” 三长老日伯不敢相信而怒极。

“啊??!!! 宗主饶命,宗主饶命,饶命啊!!!……”

当刽子手正要将此小道拖出殿外行斩时,大长老云柏乍然站出以喝退:“退下!!”

刽子手退于一旁。

接着谓曰霄鹤:“小道士绝不敢谎报军情,宗主务必听其言罢!”

霄鹤允之。

云柏再谓之小道:“少主如何临阵脱逃?细细讲来!”

“是……少……少主抱……抱……抱着一个姑娘离开了战场,丢……丢下我宗八百弟子,无头作战,是以惨……惨……惨败!”

“啊?!!”

“啊?!!!”

“这……”

…… 一派惊异,且满是不解。

“逆子!! 逆子!!!………… 那八百弟子死了多少?!!!”

“禀……禀……禀宗主,一……一个不留……”

“什么?!!!!!”

…… 霄鹤无极之震怒;众人更一阵呆懵。

“即便大败,又岂能一个不留?!!!”

“回六……六长老,是香龙洞大队人马赶到,全歼了我军,说……说……不能放走一个………”

……

“此战之责,全在我,你先退下!” 小道正继续往下说时,霄苑急忙赶到大殿,揽下战败之责。

小道闻之而如蒙大赦,一溜烟跑出殿外。

……

“逆子,跪下!!”

“父亲……”

“不要叫我父亲,我霄鹤没有你这样的忤逆之子,逆子! 逆子!! 逆子!!!……”

“大哥,先别生气啊!先听听苑儿怎么说……” 六长老更想知道原因。

“说!!!”

“父亲,这场无谓之战,孩儿本就不愿参入,况且这原是云梦川内部之事,我天行宗何故出兵干涉,以致战火纷飞?难道这八大山川就不能和睦共处,共享资源,非得如此杀来杀去,弄得山间之灵惶恐不安,东逃西窜,你去外面看看,现在的神川都已成了什么样子?我们修行之人难道就是为了杀戮、为了要这景秀江山变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逆子大胆,竟敢教训起本宗?!!!……你知道些什么?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乃自然之理!今日你心慈手软,它日必为人之鱼肉! 战火连年,生灵涂炭,本宗欲一统神川,结束这不休之争,使生灵永享太平,何错之有?你为一时之小德而不念长久之大德,愚蠢至极!你……”

“大家不争不夺,安分守己,又何来这不休之争?!心中贪念若不消除,即便一统神川,又有何用?生灵迟早遭殃!…… 你为一己之私,巧舌如簧,蒙蔽视听,自欺欺人,兵连祸结,弄得神川上下不得安宁,如此作为,我不做你的儿子也罢!!!” 不等霄鹤说完,霄苑便抢着言道。

言罢甩手就走,头也不回。

“你……你…… 逆子……逆子!!!!!……”

霄鹤被气得浑身颤抖,手指着霄苑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放下。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一对父子平日里就互相看不顺眼,常常一见面就不愉快,总是说着说着说到最后便大吵起来,甚至大打出手。

然而虎毒不食子,霄苑即便再放肆,霄鹤也不会将这唯一的儿子给咋滴!

而霄苑也并非不孝之人,恰心怀慈孝及仁义。

虽然常常顶撞其父,可若父有难,其必毫不犹豫且不惜性命以解救!

对朋友则是推心置腹,肝胆相照,有情有义,可以为之两肋插刀!

于江湖闯荡,更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只不过性格太过刚强,平生从不服从任何人之管教,尤其是自己的父亲。不论好话还是坏话,好好说还行,一但以教育的语气说起来,结果则适得其反,非吵即打!

对于这对父子来说,之所以会如此,最根的原因还是其性格与思想之异。

在场的众人也看惯了他们父子不和之场景,便不以为怪,只是简单地说了些宽慰人心之语。

霄鹤对于这样的儿子,即便气愤不已也无可奈何,亦甩手退出大殿,气冲冲奔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