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伯牙之震、惑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132  |  更新时间:2020-04-08 21:46:17 全文阅读

俞伯牙于虚空感受着那黑气残留之气息而不断追踪。

直到“天北之涯”时,那残留之气息终于彻底消失。

俞伯牙因之而顿失追踪之方向。

然而那蓝星之外却传来一道极其浑然而又毫无气质的震音:“你这小小仙,追了这么久,不觉得累吗?”

“汝何方妖孽?至我蓝星意欲何为?夺无辜凡人弱女子之尸身何故?”

“妖孽?哈哈哈哈哈哈…… 你敢说我是妖孽?我若是妖孽,那你师尊鸿钧老儿又是什么?”

“你究竟何人?!!!” 不禁一大震惊且疑惑之深深。

其震惊、疑惑的是对方居然对自己如此了如指掌,且似乎还与师尊颇有渊源,这究竟何等之存在?

可天涯之外的黑气却回道:

“你这小小仙也配知本仙之名号?本仙偏不告诉你,你咋滴?”

“这……” 面对如此高深莫测而又言语粗鄙不堪的怪物,俞伯牙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而那天外之物对此,却又言道:

“看在你这小小仙是那老儿之门第的份上,又念你这小小仙刚刚追本大仙追得如此辛苦,本大仙就透漏你一点,你可要听好喽!”

俞伯牙闻罢,深定于虚空,凝神而听之。

黑气见此,一派“正经”而道:

“此女我会带走,然后救活她!你与此女乃开启御魂琴之密钥也!但你那‘凤灵玉’与那钟韵瑶之‘龙隐剑’才是密钥之密钥,龙凤合鸣之时,御魂当出也,然你与那丫头之间的‘那 啥’,才是密钥之密钥之密钥,你可明白了?”

又看了一眼俞伯牙那惊震不已、疑惑至极而又满是急切的复杂表情,继而又风趣道:

“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你修得什么仙呐?啊?!! 紫霄宫里的老儿没跟你说过吗?那叫什么师尊呐?啊?!! 连这都不对徒弟说,还做什么师尊呐?啊?!! 回去问问那老儿 什么叫‘二九’真言?……”

这些极其匪夷所思之语和极度神奇而隐秘之事,似是那天外不明之物有意透露于之,并有意使之卷入其中。至于其究竟为何如此行事,尚不得而知。

俞伯牙自不明所以。

然而当听到那黑气说出“御魂琴”之时,那种见钟韵瑶时的锥心之痛再次浮现。

俞伯牙自然不知御魂琴即是自己千年前于知音墓旁狠心摔碎的那把三尺古瑶,更不晓因何当闻之御魂琴和看到钟韵瑶之时皆会让自己产生一种同样莫名的心痛和感伤。

但俞伯牙却由此而推知那天外不明之物所说的也绝非尽是虚言,至于他究竟为什么会告诉自己这些,却无从知晓。

同时亦似乎确定了自己与那钟韵瑶之间除了钟子期因素外,只怕还有更深的渊源。

当回过神来继续追问时,那物却没了任何回应,很显然 早已离去。对此,俞伯牙对其身份和来历及其之意欲更加疑惑之无极且几许之好奇,甚至认为自己刚刚的推断是错误的,或者说那黑气力量虽强大 但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暗恶。

……

御魂琴是何物?为何自己会是开启的密钥?梦蕊蝶和御魂琴又有什么关系、为何那不明之物会救活她而使之成为开启之密钥?凤灵玉与龙隐剑不过千年前挚友之间互相馈赠用以作为留念之珍贵物品,因何成为了开启之密钥?自己和钟韵瑶及御魂琴之间又究竟有何特殊关联、为何当看到钟韵瑶和听到御魂琴之时会产生同样的锥心之痛?那黑气又是何物、其乍然出现意味着什么、说的那些话又欲何为、究竟是善还是恶? 俞伯牙决定带着这些深深的震撼和疑惑返回天柱之峰以求教于师尊鸿钧老祖,因为只有其之高深道法才能为自己一一解惑。

在此之前他还要先处理好钟韵瑶之事。

一个碧玉年华的小姑娘于骤然间失去了自己最亲而又唯一的亲人,这种打击和灾难自不可承受,即便能够扛住,日后又如何独立生存?…… 想到此,自将之妥善安置。

虽不知与其究竟有何特殊渊源,但不论如何,其乃知音后人。旁人如此,尚不能见之而不问,何况子期之后?

然而当俞伯牙来到钟韵瑶之处时,却已不见了钟韵瑶之身影。

继而又转至其之住处,行至那荒山野岭之中,可仍不见其之踪迹。

而后掐指一算,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此时此刻的“自己”竟算不出钟韵瑶之下落,包括其之一切。

身为仙人,对于凡人命理的运算可以说轻而易举,况且之前于天柱之峰鸿钧老祖就曾以真道之气灌输脑海,仅以此论,对凡人之行踪就可了如指掌。

然而自天北之涯与那天外不明之物一番接触之后,竟无法算知钟韵瑶,换句话说,自己对钟韵瑶之命理推算竟在毫无察觉之中被那不明之物给彻底禁锢了。

想到此,俞伯牙不禁大吃一惊,吃惊的是那天外之物可怕的力量。

之前只是推测其力量强大,与之师尊不相上下,而现在却已证实了这一点,因为能破师尊真道之气的人唯有师尊自己,而那不明之物竟也能破除,此等力量不可谓不强大,与之师尊实不相上下。

负手而立于山尖,举目四望,其平静的眼眸之中不禁荡出了一丝焦虑,那是对钟韵瑶处境的担忧。

不论是因为与钟韵瑶之间有着特殊的渊源,还是因为曾经于故人墓碑前暗下的心誓,俞伯牙对钟韵瑶皆不会置之不理。

一阵担忧之后便立刻下山,先将其寻找。

然而,蓝星莽莽,人海茫茫,且无法推算,又如何能够找到?

为了能尽快寻到钟韵瑶,俞伯牙于一阵苦找之后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回天柱之峰以问道于鸿钧老祖,且将今日之事一并告之。

就在其即将转身返回时,然而那遥远的紫霄宫中其师尊鸿钧老祖的真道之音骤然传来:

“伯牙子,此间之事我已知晓,你可不必忧虑所遇之不明物!其物之身份,为师尚不能告之于你!至于其所说亦为实情,你如何做法,自行历而悟之!…… 为师知你心中所惑。你与那御魂琴之间有着不解之缘,与那凡女钟韵瑶亦有不解之缘!为师可以告诉你,天地大劫二十年后即至,然破解之法,尽在御魂之魂!此劫若不得破,蓝星毁于一旦,太阳系亦毁于一旦!…… 宝塔裂,魔皇出,劫数至;御魂现,神斧出,劫数去!这便是二九真言!你可于凡尘之中寻找御魂,了断宿缘,使其大爱萌生,开启无穷力量!至于其它,你自行领悟!”

这是俞伯牙第一次听到‘天地大劫’这四个字,同时又听了“二九真言”,完全证实了自己心中对那不明之物之推测,一时震撼、惊异不已,不明所因,不知所云。

鸿钧老祖亦明其之此时心境,遂复曰:

“心如止水而近乎无心者,方可自置于虚空自然,能察大道之运转轨迹,能知万物之轮回道理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以观其复!……”

只是以俞伯牙的修为,自然不可能达到无心之境,面对如此之多的震、惑,亦自不能做到心如止水。是以对曰:

“弟子愚昧,尚不能洞察大道法则之万一,亦不明万物轮回之道理!破劫之关键既在御魂,师尊当明如此先古神器以弟子浅陋之修为,当寻之而不得。师尊与那不明之物明知此理却仍指派弟子。那御魂琴与弟子之间究竟有何关联?弟子与那钟韵瑶除子期之外,又究竟存有何种渊源?弟子何故成了开启御魂琴之人?还望师尊明言!”

“知音之恩、知音之情、知音之义,神斧御魂者生也!知音之祸,知音之幸……”

鸿钧老祖只连续说道几个‘知音’,似是告诉俞伯牙要从自己千年前的经历和回忆中去寻找答案,去解开心中之疑惑。

而俞伯牙闻罢,则疑惑更甚,一时竟不知何言以表。

纵然疑惑不已,但攸关蓝星之生死、万物生灵之长亡,是以俞伯牙立时下定决心,即便粉身碎骨,也要寻得御魂之琴。

只是还有一件心事未了,那便是钟韵瑶。

虽只有两面之缘,但俞伯牙的心中对钟韵瑶却不由自主产生了深深之牵挂。自天北之涯后,便时刻担心着钟韵瑶的安危。或许是因为其乃故人之后;或许是因为师尊所说的不解之缘;更或许是因为再见时的那种莫名的亏欠……

这种牵挂使俞伯牙时刻放不下心,以致不得不再次求教于鸿钧老祖。

“师尊,弟子欲寻得御魂!为天地之长久、为众生之安宁,刀山火海,义无反顾!然弟子尚有一心事未了,请……”

“你不必担心,那凡女既与你有着不解之缘,在这宿缘未了之前,你若无事,她亦平安,她若有事,你安能无恙?你只管去寻找御魂琴,至于钟韵瑶,时间到时,自会出现在你面前,去吧!” 早以大道之法洞察一切,是以不等俞伯牙道出,便对曰之。

言罢,收回真气,淡静于紫霄宫。

俞伯牙听后,些许心宽。纵仍求寻得钟韵瑶,将其妥善安置,确保其一世平安,但身为高能之弟子,自知万物皆有定数,凡事不可强为,凡事顺时顺势而为!

遂一心追寻御魂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