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不明之物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2587  |  更新时间:2020-05-20 11:29:49 全文阅读

钟韵瑶于伤心绝望之中倒于梦蕊蝶身旁。

与此之同一时间,那深居紫霄宫中的鸿钧老祖正催动着真气将大道之法传入其门下弟子俞伯牙所在之天柱之峰。

“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而长生。…… 伯牙子,你可知天地因何而‘不自生’? ”

“无欲。” 俞伯牙平静以道。

“何以无欲?”

“这……” 不知云何。

老祖感之,续道:

“欲,心也。无欲,亦是心念。天长地久者,无心是也。天地无心,方可真无欲,是以不自生,不自生者,可以久长。”

“‘天之道,利而不害’,此 非心乎?”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无心,无所谓仁爱与厌恶,只自行运转,万物顺其则长,逆之则亡,是以万物长亡非天地以心为之也,顺逆者矣,自然者矣。天地依从大道之法自然运转,无欲无求、无爱无恨,而其运转势必于自然之中滋养万物,是以‘利而不害’。万物顺其法则,则可受其滋养,可于天地之间蓬勃发展;万物蓬勃,天地自可久长;其间,那少数逆其法则者,自取灭亡。天地倘若有心,何谈无欲?则必有取向,平衡大失也,不可天长地久矣。圣人若有心,亦如是也,你可明白?”

“弟子谨遵教诲!只…………” 当俞伯牙正要接着往下说时,顿时心口一阵疼痛,即便已是仙人,亦觉此痛刺骨之深深。

鸿钧老祖于遥远的紫霄宫内瞬间察知其症结之所在。

“修佛者无意,修道者无心。‘无心’ 乃修道之最高境界,为师尚不能完全通达,自然不可强加于你。你本以凡尘之心得道而位仙,还是先去了断你那凡尘之缘再来静心悟道吧。”

言罢收回真气,平静于紫霄宫,静察大道之运转。

俞伯牙闻之,遵意而行,随即御风而向云州之边,红花之镇。

以俞伯牙当前之修为,自然不可察知刚刚心口之痛乃因钟韵瑶而起,只是鸿钧老祖于传法之时以真道之气灌输其脑海之中,使之瞬间知晓大概。

很快,俞伯牙便降于红花镇上钟韵瑶之所处。

再次看到钟韵瑶的感受亦如当初,唯一不同的是竟有一丝深深之心痛,且比刚刚听法之时的那一阵刺痛更加深刻。

俞伯牙不知所因。

师尊刚刚所传的“无心”之法,自认似有所悟,而面对眼前这一可怜的女孩却让自己的心如锥刺。

无心亦无痛,有痛如何无心?

虽不知因何而心痛,但深知自己的修行路还很长。

而此时此刻,只想为故人之后做点事,以报其当年舍命相救之恩义。

其实这亦是修行之障碍,但以俞伯牙仅仅千年的道行,根本参悟不了大道之奥义,自然也不可能做到无心无欲而无情。

一阵心痛过后,便以两道真灵之气同时且分别灌输于钟韵瑶和梦蕊蝶之身。

一道灵光极速穿过钟韵瑶周身各处穴道及所有被堵塞之处,最后汇入脑海,迫其醒之;梦蕊蝶则依旧。

钟韵瑶乍然睁开双眼。

见一白衣仙人负手而立。

那种初见时的不知名感觉顿浮于心田。

再见俞伯牙,她没有惊讶,只是静静而深情地看着这个给她带来诸多“莫名”的仙人。

虽是第二次见面,但莫名的感受同样如前番以让自己觉得似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曾与之相识。

似曾醉心,似曾依赖,似曾爱之深深。

然而那种深情的眼神之中不知因何而不自觉地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怨和恨。

钟韵瑶无法理解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只躺在地上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久久不能回神。

俞伯牙因知音之故而于凤凰之咀暗下心誓,守钟韵瑶,保其一世平安。

然而,“此刻”的他却不知因何而骤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亏欠。

这种对钟韵瑶的亏欠绝不是因为知音之故,而是因为自己。

过了很久,俞伯牙始对深深看着自己的钟韵瑶轻声谓道:

“你 醒了。”

“啊!!!” 钟韵瑶乍闻之,方回神。

随即,感知自己浑身精力充沛,好像什么事都没有,顿时明白仙人再次救了自己。

回过头来看见了躺在地上已过世多时的梦蕊蝶,乍忆起这一路之上的点点滴滴,不禁再次深陷于失去亲人的绝望之中。

梦蕊蝶的死,让钟韵瑶顷刻失去所有支柱,纵然此时此刻已恢复了健康,但如同死灰的心使之如同一个死人。

俞伯牙对此,深感无奈。

生死早已注定,即便是仙人,亦无法逾越自然之法则。

“我救不了她。” 温和以谓之。

可当钟韵瑶听到此语之时,那心死的眼神之中乍然闪烁一丝光亮。

在凡人眼中,仙人无所不能;仙人既已下凡,又怎么可能做不到起死回生?

心想定是仙人不愿意,或者是自己不够虔诚。

当即跪于俞伯牙跟前,不断磕首以哀求:“上仙慈悲,两番拯救瑶瑶,瑶瑶向您磕头了!肯求上仙怜悯,救活我可怜的姐姐,瑶瑶求您了,求您了…………”

俞伯牙轻轻托起且言之:“生死于命,先生时已注定。此女命中有此劫噩,贫道无可救其也!……”

刚刚以真灵之气同时灌输二女之后,掐指一算,已然明白只可救其一。

一番解释后,钟韵瑶心中好不容易重生的希望之火再次覆灭,那仅存的一丝光亮眼神亦随之而重归死寂,剩下的唯有绝望,对生之无恋、死之向往……

正值此时,不知自何处而来的一团浓浓黑气乍浮于虚空。

又于俞伯牙二人来不及反应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扫过梦蕊蝶之处。

于须臾之刻,梦蕊蝶便被卷入黑气之中,且随之而以极速之势划破虚空,不知去处。

这不过发生于弹指之间。

当俞伯牙和钟韵瑶反应过来之时,已不见了梦蕊蝶之身影。

俞伯牙感受着黑气之气息,当即御风而去。

于追踪过程之中,甚感诧异。因为那团黑气残留之气息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透破这种感觉,更深知其之力量是多么的强大而恐怖,即便是师尊鸿钧老祖与之对上,只怕亦是伯仲难分。

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俞伯牙深不明所因,唯有深深诧异与疑惑。

可即便如此,也会继续追踪下去。

不仅是为了钟韵瑶找回梦蕊蝶尸身,更是一探究竟。

即便只有千年的道行,可也知此等之强大绝非正义,其之存在和出现亦非偶然,其必将会给整个蓝星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害,即便不可与之对抗,也得拼死探得因由。

钟韵瑶则朝着俞伯牙所追之方向不住狂奔且大喊道:

“我姐姐已经走了,你这妖魔还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你混蛋…… 你还我姐姐,你快还我姐姐,还我姐姐…………!!!!!”

可不论如何狂奔、如何急极大喊,黑气没有回应,也不见梦蕊蝶之遗体,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动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对此,钟韵瑶再度痛哭不已。

自得知梦蕊蝶不能重生之时,钟韵瑶就已没有了好好活下去的念头,只想着把姐姐好好安葬,而后自己再饿死在姐姐的坟旁,这样就可以真正永远地相依相伴,再也不会害怕什么,可如今姐姐的遗体已被妖魔夺走,不知去处,以致自己那唯一的“梦”顿时灰飞烟灭。

这一刻的钟韵瑶除了伤痛和哭泣之外,更一阵茫然。

最终于一阵茫然之后,毅然下定决心,不论如何艰难也要找回梦蕊蝶之遗体,将之安葬于荒山小屋废墟旁,再永远地陪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