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今时酒仙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2020-04-23 11:53:16 全文阅读

弹指一挥间,世上已一千年,沧海桑田。

子期久已作古;伯牙仙迹飘渺;三尺瑶琴化为御魂,不知所踪;《高山流水》知几许版本,弗明真创之在;唯有“知音”,成了无数后人于茶前饭后所津津乐道之千古佳话!

………………

此时神州大地已进入盛唐时代。

君主李隆基脚踏太祖、太宗、高宗及武周时代所累积奠定的强大基石之上,励精图治四十载,终致生产力迅速发展、综合国力极速提高、百姓安居乐业、域内太平美满,无疑成就了一代盛世繁华。一时天下归心,万邦来朝,享尽无上之尊荣。 然而,盛极而衰,古来如一。李隆基于开创盛世后,逐渐满足且深深沉醉于自己之伟大成就,最终变得不思进取,一心贪图享乐而无视朝政。强纳子妃、毒杀其子,以致道德丧尽;内宠小人,外信奸雄,以致祸起萧墙、群雄环伺;同时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极尽奢侈,以致国库几尽空虚。是以此时的大唐虽表面盛世繁华,实则危机四伏,风云暗动,大乱在即,而李隆基却全然不知…………

……………………………………

“今时酒仙”,是盛唐时代云州地界的一个专门用来供人们集合成小团体进行宴会或单纯饮酒、吃饭、住店之中小型酒馆。

它位于云州一个最偏僻、最穷困的边缘小镇~“红花镇”之上。

这个位置看似不佳,但却是各州来往客商及各路角色来往各地的必经之处,是以生意还是相当之火爆,同时也在客观上成了各地消息传递的媒介之一。

掌柜“笑无尘”是一个其貌不扬、极其幽默、搞笑而又邋里邋遢且口才上佳之花甲老人。

人虽如此,但其酒馆之人气和规模在这个偏僻之小镇上也算得“强大”。

为了招揽客人和提高所有顾客之回头率,笑无尘常常自编笑话、自撰故事以及根据史料典故而加以修改并以讲书之形式说给客人们听。 因为他的绝世口才,故事被讲得生动、活泼以及感人肺腑,是以其每次讲书之时除了酒店内之客人外,还有很多老人、小孩以及那些尚在待业中之闲人们如苍蝇般挤门、扒墙而听。笑无尘也不介意,鉴于此,其还特意设置了内厅和外厅。内厅专门用来招待所有消费之路人,供其吃饭、喝酒及听书;外厅则是用来供那些非消费者前来听其讲书之所,可即便如此,门外还是站满了很多人。

一次,笑无尘讲完“知音故事”后,看着全场里里外外鸦雀无声,看着大多数人被自己所讲之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心中不知道乐成个什么样子,暗暗夸赞自己真乃“忽悠”之大仙也!

看着众人如痴如醉之表情,笑无尘真的好想笑,但却不敢之,于是假做悲伤且低沉以谓道:“各位客官,你们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哎!……” 摇头深叹之。

于其叹完后之良久,众人方回过神来,顿时一阵火爆。

“好!”

“好!!”

“讲得太好了!!!”

……

“打赏!”

“打赏!!”

“我也打赏!!!”

………… 掌声不断且带着打赏而惊动十里。

众人连番夸赞、打赏之后又是一阵叹息与感慨:

“为挚友弃生命;为知音而绝弦。真情义也!!”

“千古知音,感人肺腑,真是感人肺腑啊!!”

“高山流水今何在???”

“只可惜如今这世道人心不古,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择手段,出卖朋友,比比皆是,哎!!!”

“于今人而言,‘知音’是永远的传说,永远的传说啊!!!”

“若能遇之,在下死又何妨?!!!”

……………… 哗啦啦一阵阵而风靡全场。

面对如斯之场景,笑无尘暗里自豪不已、快乐得不得了。

但令其不爽的是,刚刚于讲书和结束之际竟然出现了一些不和谐之因素:

有一些人无动于衷,他们从故事一开始到结束除了“特殊”故事情节外皆为面色冰冷,毫无表情,只顾吃饭、喝酒;亦有一些人在一开始毫无兴趣,但当听到某处之时便顿时似是得了一件重大消息般而转为积极聆听,但结束后并未鼓掌;还有一些人直接无视,不论是精彩还是不精彩、感动还是不感动都“无干吾心” ……

其实这并不奇怪。这里本就是一个四散而聚拢之所,有州郡贵人行差落脚、有各地商贾奔波业务而暂住;有各路门派、江湖侠客、平民百姓;甚至还有妖界、魔界之徒化作凡人为从事某事而偶然歇脚于此等等等等,总之各路角色来往于各地或多或少都要经过这里而作短暂之停留。如此多类,岂能人人如其所意?

笑无尘不懂那些乱七八糟之角色,也没兴趣去了解他们,其只知这些不和谐之因素,越来越影响自己开心的心情,赚钱虽然重要,但没有什么能比自己彻彻底底地开心更重要。

“老人家我讲得这么辛苦,讲得这么滴好,你们这几个杂毛凭什么面无表情?!不会鼓掌吗?!!看了别人鼓掌了,你们现在会鼓了吗?!!!” 默默激念之。

话虽如此,但在其看来或许是自己讲得真的还不够动听或者不够吸引力,想到此,其随即便抛出一重磅炸弹。

“其实我知道御魂琴的下落,但是我 不能说……”

吊胃口,纯粹地吊胃口。

果然。当其说着御魂琴之下落欲言又止之时,顿时引起了全场一阵骚动。

“啊?!!!”

“真有御魂琴吗?!!”

“假的吧?!!”

“那在哪里啊?你说啊!!!”

………… 这些只是温和的。

有一些角色听到之时,顿时大失所态。

其中一角色本能地大声喊道:“说!!!!!”

言罢,在场很多双眼神纷纷朝向其而去。其见此,便马上捂住嘴巴,知道不能引起别人对自己身份之怀疑。

此角色非妖即魔,对其而言 御魂琴之传说可不是第一次听之,而在这偏僻之小镇居然也能听到,是以觉得真有其存,如果将御魂之下落这一重大消息带回去,势必受到大大滴嘉奖。 可也知晓蓝星大能众多,不可轻易暴露身份,是以本能地反应之后便迅速地捂住嘴巴。

继而转换语气:“哦,我太激动,真的太激动了,你们继续……”

众人方收回眼神。

但有的狠角色却没有任何顾虑,同样是非妖即魔。

一狠角色随其后,一脸凶神恶煞以谓曰笑无尘:

“老东西,快说!!! 不说,老爷宰了你!!! 快说!!!!”

随即一群小喽啰跟着一起不停地以言语威胁。

那带头狠角色更是拿刀子出来,且以刀尖指着笑无尘,摆着要杀之姿,以不断逼迫之。

众人见之,甚惊讶,怎么讲个书还会闹出命来?

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一些江湖名门正派和一些游侠之士实在看不过去。

“岂有此理,老人家都说了不能说,你们凭什么逼着别人说?!!” 一英姿飒爽,一身白衣,腰间佩着宝剑,气度不凡的少年说道。

紧接着

“太放肆了,光天化日居然无故拿刀子杀人!你们眼中还有王法吗?!” 一身紫袍,发串金簪之州郡贵人亦言道。

随即

“恃强凌弱,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太不像话了!!!”

“这叫什么事?!!”

……

众正派人士纷纷斥责。

也有一些角色漠不关心,冷冷且带有目的性的旁观,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然而面对如此激烈之场面,笑无尘则不慌不忙,甚至心中还乐得很。

什么是“忽悠”?这,便是。简单地说一句胡话竟能引起这么大滴反应;什么是游戏人间? 这,便是。随便地说一套,再胡乱地装一通,竟能博得这么多人的同情,甚至还有可能引起正义之士为自己出手打抱不平,再来一场正邪大战,搅它个天翻地覆,这种感觉 真好!

笑无尘越想越开心,甚至于不知不觉中笑出来了。

“嗯?!! 你还敢笑?!! 你不怕老爷我杀了你?真杀!!!” 说着说着,狠角色之刀口挨得更近了。

“哦!! 我没笑啊!!!!” 作出一副震惊之无比样。

“你刚刚明明笑了,还说没笑。赶紧说御魂琴的下落,老爷可饶你不死!!!”

“我就是没笑嘛,就是没笑……” 答非所问,更换成一副欠揍之模样。

看得狠角色愈发气恼。

“老爷让你说御魂琴的下落,你没笑你没笑,我让你没笑,我让你没笑……” 将刀身横过来不断拍着笑无尘之脑袋以言道。

笑无尘不怒,反而更加开心了。心里快乐嘴上委屈以言道:“我就是没笑,我真没笑,你偏说我笑,你欺负我……”

“你…!!! 你除了说你没笑你没笑,你还能说点别的吗? 啊?!!!”

“哦,别的呀,让我想想嘛!”

“你…… 你还想个屁,老爷让你说御魂琴的下落,你快说!!!”

“哦,那东西嘛,我想想,它就在……就在……”

此时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期待着这个答案,尤其是刚刚那些冷眼旁观之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