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知音传说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594  |  更新时间:2020-05-28 16:56:25 全文阅读

春秋时代,周天子威信失落。

郑庄公率先发起针对王室之战,一举而成霸,逼得周桓王不得不唯其命而是从,自此天子权威无存,群雄顺势而起,以致数百年间神州大地厮杀无尽头,连年战火纷飞,百姓深受其苦。

俞伯牙见此之乱世,心中滴泪。

多次规劝晋君而无果,反被满朝文武嘲讽、诽谤及冷落,令其君僚厌烦之至,甚至多次被诬陷、国君几度欲除之。

经几番努力后,对这天下之事终万念俱灰。

只一心沉醉音乐,苦研音律,又于机缘之中得一古瑶,终成一代琴仙。

琴艺大成后,于某日正式向其君提交辞呈,君许之,遂离晋而去……

离开晋国后,一人一琴踏足江湖,游历四方。

俞伯牙专以琴会友,期待能自琴声中读懂其心声之人出现。

一时,各地喜好音律之贵族纷纷慕名而至,一睹琴仙之风采或交流音乐之创作,伯牙随之而名亮神州大地。

纵然声名鹊起,高朋满是,无限风光,但俞伯牙并不觉得快乐,反倒感觉孤独更甚。因为能读懂其心声之人并未出现。

“世人只知我与琴之风采,却不知我之心声所在,纵为琴仙,何乐哉?” 于琴台之侧负手而立,不禁叹道。

言罢,闭上双眼,一袭白衣劲摇,任凭寒风吹打。

………………………………………………

话说某年正月十五,俞伯牙于故里探亲完毕,即重新云游四海,欲寻找心中之人。

当一叶扁舟路经汉阳江水之时,骤然狂风大作、飞雨连连,严重阻之行程。

“天公不与美也!”

无奈停舟于汉阳江畔。

时至午后,风停雨止。

正欲起舟续行,然于不经意间抬首向南一观,片刻一座灵雾缭绕 恍若仙境之大山倒映于眼眸之中。

伯牙奇之,爱之,不由琴心大发

“壮哉!美哉! …… 吾欲登此仙山抚琴一曲!”

随之而不多时,一白衣袅袅,状若天人,于此山间云雾浓深处轻轻拨弄着琴弦。

一时间,清澈、纯洁且又浑然天成之悠扬音律环绕着整个“凤凰山”。

山中生灵为之舒畅、兴奋、落泪,为之沉醉、为之倾倒……

伯牙则心琴合一,双目轻闭,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继续静静抚弄之,仿佛身外这一切与自己毫无关系。

他自然不会想到就在自己专心致志抚琴之时,山脚下正一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手持板斧、肩挑一旦柴草之樵夫驻足以静静聆听、欣赏着这天人般之风采和醉人心弦的自然之律。

“妙哉天人,妙哉天琴,妙哉天音!” 不由赞美道。

“嗯?” 伯牙乍闻之,些许动容。

睁开双眼,且止抚弄琴弦。

当眼神扫过山脚处见一樵夫之时,便又继续轻闭双目以抚琴。

樵夫对此,不作计较,只轻叹道:“只可惜这天籁之音中含有一丝杂念,哎!” 说完便准备离开。

“嗯?!” 伯牙闻罢,些许惊诧。

眼看樵夫要走,即顿止弹奏,谓曰之:“吾之音律,可使百花闻之争放,百鸟闻之滴泪,生灵万物皆为之而倾倒,人恒赞之,先生何以知其残缺?!”

“树木兽禽,岂懂得人之心声、音律?等闲之辈又岂知高人所奏之真谛?先生之琴声,十美缺一,凡物岂可窥探之?自然皆曰~‘完美’。” 。

伯牙闻之,复惊而继曰:“先生可知在下之心念?!”

樵夫稍顿以回道:“忧国忧民,仁义之士也,哎!”

言罢,几许摇首,不再多言,挑着柴草缓步而去。

伯牙见、闻之此,再惊而切曰:“先生且慢行!!! 可否复听鄙人弹奏一曲?!”

那一丝杂念正是担忧周室,怜悯苍生。樵夫听琴声而窥之,一语道破。如何不惊?

“也罢。” 停下脚步。

……

俞伯牙即以心与琴及大自然极度交融以轻抚。

是时,绝世天籁之音 问之于世。

樵夫静静聆听,即便是这深山之隐士也不由深深之沉醉。

当听到琴声进入高亢、浑壮之时,顿言之:“善哉,峨峨兮若泰山!”

伯牙对此,一阵兴奋不已。

继而转换曲调与意境继续弹奏。

樵夫自续倾听之。

当感知琴声进入自上而下如万马奔腾且连绵不绝却又暗含怜慈之意及温婉动人之处时,便又不禁顿道:“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继而叹之:“当今天下,天子羸弱,群雄恃强,九州大地烽烟无止,生灵倍受涂炭之苦……先生纵有这‘高山流水’之志,奈何怀大才、大德却生不逢时,不得其主。唯有将此一腔热血、一份赤诚、一颗怜爱之心付与一把三尺瑶琴,哎!” 说完,仰天、闭目。

伯牙闻罢见之,即甚大之“失色”,且道:

“先生真乃知音也!!!!!!!” 激动、兴奋无极以致身躯与言语颤抖之至。

随即,携带古琴以狂奔。

不多时,便至山脚处,与那樵夫正式会面。

“拜见先生!; 在下俞伯牙,郢都人士…… ; 不知先生高姓?适才多有冒犯,望乞海涵!”

“先生不必多礼,在下钟子期,汉阳本地人,家住鞍山北……;区区山野樵夫,略通音律耳!”

“先生过谦,伯牙抚琴半生,能听懂伯牙琴律而看破心声者,独先生一人也!先生若不嫌弃,伯牙愿于此地与君把酒畅谈!”

“善。” 手指不远处之一孤亭。

……

二人即一道步行而去。

话说钟子期虽一山野村夫,常年以打柴为生,但其貌甚伟、博学多才、有情有义,且精通音律和医术,除此之外,还是一位修道者。

他淡泊名利,无欲无求,对于世事则依从大道运行之轨迹而取法于自然。

世间万物于冥冥之中早有定数,各有安排,各有用处,子期深知与伯牙的这段缘分亦不例外,当顺自然。

孤台之上很是洁净,中央处有一石桌,周围亦布有石凳,可容纳四人,亦可二人对座。

伯牙与子期于台上把酒相谈甚欢。

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

数不尽的忧伤、数不尽的快乐、数不尽的欣慰、数不尽的苦恼、数不尽的悲愤、数不尽的无奈……一一道出,犹有不尽,皆不胜兴奋快哉之至。

待一番畅快淋漓之后,伯牙内心深处仍存几许之郁结

“天下纷攘,王室危极。诸侯争霸,百姓受苦,实堪可怜。伯牙曾为晋国上大夫,可谓大权在握,却无法为晋国百姓和大周王室分忧解愁,每每思此,此心滴血,此心滴血矣!!!……” 说着说着又狠狠地捶着胸口,激愤不已。

子期见之,平静以道:“先生不必如此。万物生展,自有道理。盛极而衰,古来如一。夏止于商;商止于周;不论这大周止于谁人之手,皆为气数已尽,非人力所能挽回。即是‘道’。你我之辈,唯有和顺于‘这’自然之势,莫作强求。”

“先生认为这大周非亡不可?!!”

“王权落尽,诸侯崛起,更换朝代,即是当今之‘势’。我大周因幽王无道 ‘烽火戏诸侯’,以致王室威信骤落;平王东迁后,各路诸侯更是强势崛起,争霸中原,战火连天,兼并不断;时至今日,王权已近崩塌,天子之威已近无存;随着礼崩乐坏、诸强势力不断大涨,这大周焉有安身立命之处?是以朝代更替已成必然之势,此‘势’,不可挡也。”

“人若不附,何成必然?!我大周已存了五百余年,根基深厚,况当今天子仁厚、谦和,并无过错,只要这天下群贤集齐拥戴,则必制诸强崛起之势,这大周又何以不能续存?!”

“天下熙攘,皆为利。若非圣人,何能不往?周室守旧,不行改革,犹如末夏与商,已然满足不了天下人之追求,谁人向往?而崛起的诸侯却大行新政,推动社会进程,予益良多,谁者愿逆?天子虽仁,势不可转也。”

“诸侯尚不敢明目张胆以欺压天子,天子若肯及时修政,大利于天下,势可转否?”

“此势,‘道’使然也,非人力所能移。周室之衰、诸侯之盛,看似人为,实则自然所致。大道运转,必使万物出生、发展、消亡,诸侯与大周又岂能例外?即便当初没有周幽王、郑庄公,也会出现其他。”

“百姓呢?都是无辜之人。战乱四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新物取代旧物而蓬勃发展。只有这大周亡了、诸强尽了,一个崭新的王朝才能真正地出现,战争才会全面结束,老百姓方能彻底脱离苦海。天下太平,万民自可休养生息……”

“先生既知此势,当为百姓分忧。辅佐贤明,早安天下。可速解苍生之苦,亦可尽揽功名利禄,又何以无为而隐居这深山之中?”

“无欲方无求,看淡风云方可活得自在。在下既不想顺势而背叛周王,更加不愿逆势而扶保周室,唯有隐居这山林间做个山野樵夫,静顺于这自然之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外界纷嚷,无干吾心。正如先生你 不也退出朝政 游历于江湖而自娱以琴?只不过时间未到,先生尚不能彻底放下而已。”

……

子期之言,醍醐灌顶。

此一番对论,使俞伯牙对钟子期敬佩不已,亦恍然大悟。自此开始放下心中唯一暗藏的一丝执念。

“闻君一言,胜读十年。先生之语使伯牙如梦乍醒,伯牙永不再执着于此。从今往后 ,一心悟琴,于这乱世之中如先生般做个世外高人,也不失为快哉!”

“善也。”

……

然而言到琴,俞伯牙心中仍存深深之奇异。

得遇知音,实乃其最美好之向往和追求,甚至可以说是梦,其深知此乃奢望,虽因无知音而常忧伤万分,却也不敢过分强求。

“伯牙抚琴平生,赞我琴声者无数,而知我琴声所蕴之心声者弗有,先生何以一眼看破?”

“域中有四大,依次为:道大 天大 地大 人大,是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琴由心生,心由物生,物由道生。道生万物,生灵因其而欢、而苦、而展、而亡。今日先生所奏之中有与自然融合之音;有高亢、悲壮之调;亦有万马奔腾之律;且兼含温婉动人之处及仁爱、怜慈之心。吾以致虚极、守静笃之境,以心融入那虚间、自然,于这乱世之中听得‘高山’、‘流水’,便不难窥得先生之心景。何为看破?‘道法自然’也。”

伯牙闻罢,震撼不已,且顿觉几十年来真的白活一场,不由激动无极以之:“先生真乃天人也!!!! 比之先生,伯牙何其庸俗 …… 相见恨晚,恨晚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