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千古琴仙
作者:皖山居士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20-05-28 22:52:21 全文阅读

  大战结束后,天地终归平静。

玉帝领着众神送别三清后,便带领众神收拾残局,重建凌霄宝殿、恢复蓝星秩序。

五百年后,凌霄宝殿重新屹立于九天之上、万物生灵俱皆恢复勃勃生机,天地一片大好气象。

但只要是经历了那场大战之神祇,皆深知这不过是真正的大劫来临前短暂的平静而已,芸芸众生将会承受比之前更恐怖的灾难与挑战。

他们希望那一刻能以极快之速降临。既然迟早都要去面对,迟来不如早来,也好让蓝星早点劫后重生。

同时他们内心亦充满了无比之恐惧。

之前魔皇之祸乱不过是个前兆,且那般棘手、惨烈,待真正的生死大劫到来之际,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届时只怕连三清、鸿钧也难以做到心如止水而平静以对。想到此,又岂有无恐惧之理?

“大劫啊,你快点降临吧!生死存毁,痛快一场,实不愿如此痛苦等待矣……”

“如此等待,实大煎熬,生不如死也……”

“干脆大逆法则,将‘此’身魂彻底毁去……”

“不可!难道忘了老祖、天尊之教乎?”

“是也!此魔乃冥王星之灵所化,一但毁灭,其体必陨,则太阳系顿失平衡以顷刻崩,万物生灵则间接殁于我等之手,岂可如此轻率?”

“难道坐待劫至就是顺应大道之理?!”

“这……”

……

众之此纷纷言论无不反照出其内心之景及无良策可施。即便是相对平静的玉帝,对此,亦显得不那么平静。

与此同时,玉虚宫元始天尊道场,三清汇聚一堂。

待打坐、吐纳完毕

“二位师兄,可知前世之物?” 太上老君平然以谓之。

“开天斧。”   元始天尊对曰。

 “只是已被师尊只手抛去,不知下落。”   灵宝天尊复道。

“可卜之?”    老君继曰。

  “无可卜也。” 二天尊同时摇首以对。

随即,(元始天尊)续道:“神斧破大劫。 天地茫茫,师尊以法力覆盖,吾等无以卜算,何处得寻?”    言罢,些许之无奈。

“师尊此举,必有深意,吾等需遵教诲,取法自然,不可强之。”  

老君道罢,余深为然,不再多议。

三清天尊虽不完全明白鸿钧之思,但深明大道之理,绝不强为;同时,更知鸿钧老祖之高深道法,其不论何举,皆必蕴重大玄机。

当年鸿钧老祖见混沌初开的天地之间仍存有诸多隐浊之气,严重妨碍万物之生长,遂将盘古大帝所遗之巨斧化作一把三尺瑶琴,随即于石台之上轻弄琴弦并以真道之气灌输琴音,待一曲缥缈过后,浊气尽荡,天明气朗,水绿山青,天地一派和谐气象,从此蓝星以绝对纯洁之灵气滋润万物,万物之灵倚此而加速孕育生命且蓬勃发展。

在天地浊气被荡尽的那一刻,鸿钧老祖只手一挥,那巨斧所化之瑶琴随之而腾空以去,随风飘荡,不知落于何方。

鸿钧老祖当初已算出破劫之法在于巨斧,又深知此斧需在凡尘历练一番后方可应对大劫而破之;同时为了不让神器在凡尘历练、历劫中受到干扰与妨碍,于是便在抛琴之同时复以“真道之气”灌之,从而使大能之士无法占卜、推算其之所,即便是三清也无能为力,如此,神器方可心无挂碍历劫重生而破劫数。

可谓之用心良苦。

归根结蒂,“顺自然以无为”。

而一些修为低弱之仙却永远也不会明白此“无为”之奥义玄机。

十七万万年转眼即逝,蓝星的成长及繁荣不负先圣盘古之遗愿,然而即将面临的劫难更是前所未有,这让无数仙门子弟夙夜忧叹,因为一但处理不当,那么这颗蓝色星球将会彻底沉沦,所有先圣之努力及十数万万年来所累积的一切美好都将毁于一旦且不再重演。虽说要“顺势而为”,可这个“势”又是什么?又有谁人能够去创造这个“势”让所有人去“顺”?“形势”也有好坏之分,倘若届时“形势”不好,难道也要去“顺”吗?若如此,岂不成了推波助澜? 于劫数来临之前,一些道法相对微弱的仙家们皆对这种“无为”之思想产生了深深的疑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修道”究竟是对还是错?

鸿钧之“无为”绝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顺道之运转轨迹而制行,以于无形之中引导时势之趋向;当形势已达到顺其所向而不可逆转之时,即猛烈以摧之其所对,其势如九天之迅雷,无可抵挡。比之“强为”或毫无章法而为,其效胜之千万。

于这蓝星之中也惟有与鸿钧道法相当或更高之特级大能 如虚元神君、陆压道君等少数深明其之心,于此时依旧平静而自然,以观时动而为大劫之到来做足应对之准备。

而鸿钧老祖最后的那二九真言中“神斧出,劫数去”,正是破劫之直接,是以话题仍绕不开“开天斧”。

十七万万年下来,那神斧所化之瑶琴究竟身在何方?又于谁人之手?且又经历了些什么?这恐怕还得从一位被世人所称赞的千古琴仙“俞伯牙”开始说起。

此时,神州大地已是“春秋”时代。

周天子久已大权旁落;诸侯相继强势崛起,纷纷各行其政、各下其令,视天子如无物,且为争霸中原而互相攻伐,兼并不断。

数百年间,旌旗狂飞,战乱无止,芸芸深陷水深火热。

俞伯牙,楚国郢都人,时任晋国上大夫。

自幼精通音律,善鼓琴;为人心性率直、明理通达、诚实守信、讲情讲义……乱世之君子也;为官则恪尽职责、清正廉洁、爱民如子,时晋国百姓俱敬之。

虽为楚人晋臣,却心念周天子。常忧国忧民,不忍目睹大周文、武二王所创之基业与和谐毁于一帮乱臣贼子之手,是以常于晋公前规劝其放下图霸之念,恪守君臣之礼,复礼乐、轻徭税、兴文治,以为诸侯之表率。

而在此大争之年,俞伯牙这种守“君臣纲常”之说,自甚不合时宜,使人闻之嗤之以鼻。是以其君常以鄙之,其同僚常以夷之。若非顾其在野之声名,君早杀之。

一时间,晋国朝堂上下皆厌恶,其君、同僚巴不得其日日旷朝,以眼不观 心不烦。

伯牙见、感之此,意冷心灰。

终不再强求。

只一心钻研音律,以求进一步造诣于音乐。

数年之后,成为一代鼓琴大师。

一日,俞伯牙应大周“乐令”之请,往京都以主持大型音乐交流会。

待完毕后,即返归晋。

于归晋途中,路经曹国境内一村庄时,忽见一老农手持一块三尺烂木且似正欲将其劈断当柴草。

是时,顿不由大惊而急道:

“老人家,且慢动手!!!!”

“嗯??!!” 老农诧异,不知所以。

当即抬眼看去

“啊???!!!!!!” 只见一袭白衣缥缈、腰间佩剑、容貌俊奇且风华绝代的绝世不惑之年正如风而至,顿时惊作天人。

紧接着,又见得不远处之一马车,即反应之为贵族

“贵……贵人,有……有何贵……贵干?!” 断续以言道。

“老人家,可知此为何物?!” 温和而切曰。

“这…… ; 一块陈年烂木,小人正……正要将……将它劈开当柴火,贵人……”

“既如此,可否将此物卖与晚辈?晚辈欲以金求之!”

“金???!!!!!这……” 甚大之惊疑,不知云何。

且观对方之态,不似戏弄。

可一介平民又岂敢收贵族之金?

“一块烂木头,不值几钱,贵人若要,直接拿走便是!” 果断以续道。

言罢,即恭敬地将木头递与伯牙。

伯牙受之,如获至宝,激动不已。

接着,即拿出一金锭郑重放于老农之手。

而后,亦以恭敬之态道别之。

老农对此,极惊且呆。望着其离去之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以俞伯牙对“琴”造诣之深,又岂不明此物之“本”?

当见老农手持烂木之时,发现木头之外围竟有几许残破之黑丝缠绕其间,状若琴弦,再根据平时所学及所经历之常识,便快速窥得了此物之原貌,是以受之如获至宝。

“我果然没看错,这哪里是烂木头啊,此乃上古‘黑轻玉’所造之瑶琴也!”

“上古‘黑轻玉’其状甚黑,其体甚轻……再加上年代久远,其表层又历经无数风霜雪雨之侵蚀,是以显得如此残破不堪,状若陈年烂木,这引得老人家误认,不足为怪也!”

……

于返晋途中一路欣赏,一路赞美,一路惊叹,一路兴奋,爱不释手之深深。

归晋之后,在对古琴保持原本的基础上又进行了一番加工与打磨。

不多久,一把崭新的三尺瑶琴即问于世间。

虽为黑玉体,但洁光闪烁,且不论将之置于何处,一方空间即乍现出金波荡漾之景,绚丽无比, 令人叹为观止。

此之美,犹胜白玉装饰之琴千万万,真正美玉琴也!

伯牙得此古瑶,更二十年不入朝堂,只醉心音律,创作曲谱,向往脱俗人生。

二十年,琴艺超然,时无人可及。

常心琴合一于水秀山青之中、高处入云之间及千年洞府之内奏出天籁之音。

一曲缥缈,荡气回肠,引得百花争放、百鸟滴泪,令人心驰神往。

时世人美曰之:“琴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