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虚星造物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圈套
作者:无仁义之战  |  字数:5139  |  更新时间:2020-06-03 01:06:16 全文阅读

灯光明亮的宽敞酒店里,康耶斯听着自己的同乡大倒苦水:“查它个鬼的税,妈的连老子这种小疙瘩队伍都查,有没有点儿良心啊?只敢拔咱们这些小虾米的腿,不敢去割人家老虎的肉,害死一群人也整不出多少税……”

  康耶斯只得配合着他唠叨道:“那也没办法,不害死你们,他们连那一点儿税也整不出来啊。早叫你攀上个官家当后台,现在没后台的人就是人家刀下的肉啊,结果你急急忙忙就接了这活儿……现在你资金枯竭,活儿又只做了半头,抱怨也没用,还是多去跑跑腿,找找门路吧。”

  已经有些醉醺醺的库德林长吁短叹,宛如七老八十的醉汉,“门路?哪儿有门路?现在到处都被凡赛缇教会整的鸡飞狗跳,人人都捂着钱袋子,生怕出了问题没钱应付。唉,我能怎么办?

  “去找官府要第一期工程的款子应急,结果那些家伙也说暂时没钱付,就是找他们一百遍也没用。最后我都快磕头求他们了,他们才告诉我一个方法――去借钱,找本地一些放贷的人借钱顶一顶。等风头一过,大家钱袋子一松,就好说了。”

  康耶斯警惕道:“是高利贷吧,你不要上当啊……”

  话音未落对面酒气扑面的库德林就激动地捶着桌子发飙起来:“我他妈也不想上这个当啊,但是我除了上当挨宰,还能干什么?没钱就不能按期完成工程,完不了工程以后就别想跟官家做生意了,没了生意,我拿什么交奥术学院的学费?

  “没了学费,我……我对得起我死去的父母吗?他们到现在还死的不明不白,留下来的家财又被这该死的工程、这该死的查税给整没了。我……以后怎么办?我对得起谁?谁对得起我?”

  他扑在桌子上嚎啕大哭道:“教会那些王八蛋,只会装清高整人,连个凶杀案都查不出来。呜呜呜呜。都是一群混蛋,一群故作姿态的混蛋……”

  康耶斯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巴,“你醉了,我带你回去。哎呀,别喝了,再喝醉了乱说话,小心被人家抓去砍了脑袋。”

  …………

  第二天一大早,库德林狼狈地从一群围着他要债的工人和低阶法师中逃了出来,还算好,只是被打了几下,没有被人砍,但是如果再拿不出钱来,就算没人砍,自己今后的财务和信用就完了。

  他一边抹着额头血丝一边惶惶然地在大街小巷中转了半天,最后一咬牙,来到一个很不寻常的地方。

  浑身如烈火、通体覆血鳞的彪悍拜尔大公雕像,宛如滚烫熔岩铸造而成,手举金锋耀耀的闪亮大金刀立在前面,发射出金红莹莹的浓重血光,让它身前一身血衣的魁梧魔鬼牧师兼黑帮头子显得红光满面,健硕威猛,连说话都有种烈火逼人的味道:

  “没问题,你就是要一百万金币都没问题,哈哈哈,但是必须按时还钱,否则利息无论拖的有多大,都是一分不能少的。

  “你也不用吓得发抖,外面的人都说我们是专门要人倾家荡产,那是胡扯,我们只是要那些不守信用的人倾家荡产罢了。只要按时还钱和利息,我们不但不会找任何人麻烦,否则咱们的招牌早就砸了,还能办到今天?

  “呵呵,年轻人,不用太害怕。老实告诉你,借我们高利贷的人有七成是按时还钱,只有三成不守信用,我们只对付那些不守信用的。只要你运气够好,不掉到那‘三成’里面,那就万事大吉。

  “事实上有很多人尝到了甜头,经常找我们借款呢。等咱们生意熟了,你碰到了麻烦,也可以找我们去解决呀,保证让你的仇家倾家荡产,哈哈哈,预祝咱们将来合作愉快。”

  库德林还是浑身发颤说着:“合……合作愉快……”一边手直抖的接过商业票据和高利贷契约。

  现在的救命钱有了,将来的索命钱也来了,唉,这都是被那些贪官污吏逼的。

  当他浑身微颤地怅然离去时,魁梧的魔鬼牧师转身对着高约两层楼的血红色威武拜尔大公祭拜起来,旁边的仆从也赶紧往冒火的血色大祭坛中倾倒肥厚的羊腿、血淋淋的鹿肝、哇哇悲鸣的活活白天鹅,甚至……还有一个熟睡的婴儿。

  轰地一下狰狞的血火祭坛中烈焰狂冒而起一层楼高恢弘的火色,飞扬的点点火星中赫然立着一个高约两人的赤红赤红炼狱魔鬼,它的血色厚甲和翅膀间冒出道道浓烟,弥散了整个大厅,沉沉笼罩在所有人头上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他那略似赤红虫头的古怪脸庞上目似烈烈金珠、绽放刺目毫光,似百千金针刺的人心里发慌,赶紧哗啦啦的全都拜服于地,倾听魔鬼使者那喷火般的轰然命令:“收割的时刻快要到了,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五体投地在腥红血花地毯上的黑帮头子牧师对高高的雄伟火焰大呼道:“最大的祭坛已经兴建完毕,七成的鱼饵已经撒出,只等时机一到,那些愚昧者就将束手被缚,用他们的鲜血、灵魂和绝望祭祀伟大的毒火君王。”

  高高烈焰中那炼狱魔鬼喷着满口火焰哈哈大乐起来:“很好,你们必须再接再厉,配合你们的盟友撒出更多的鱼饵。我和伟大的毒火君王将看着你们是如何完成任务的,只有最有力的人才会得到君王的青睐,用你们的力量和狠毒来证明你们自己。”

  …………

  “什么?又要缴费?”拿到单据的库德林对税务官几乎叫了起来:“我不是已经缴了税吗?一个铜板都不差……怎么又要缴?”

  却见对方也很无奈的答道:“你缴的是税,这个是‘费’……不要这么激动,我们也知道你很为难,但这是上头交待的任务,我们必须完成所以就只有请你多担待担待了。”

  能讲这么客气的话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还想蹬鼻子上眼,就等着被税务官压到大牢里关着吧。

  气得浑身都在发抖的库德林只得忍气吞声,面色抽搐地勉强笑了笑:“现在手头上没有现钱,过两天有了之后立刻去缴。”

  对方严肃交待一句:“那你快点儿,上头催我们催的很急,没时间陪你一直磨蹭。自己快点儿去把钱缴了,大家都好过。”

  然后扬长而去,留下库德林在原地暗狠的咬牙切齿:“大家都好过?呸,老子又要借高利贷给你们,好过个屁!”

  一想到那该死的高利贷和自己越来越渺茫的未来,他顿觉人生无趣,长叹一声便去找自己的老同乡康耶斯诉苦。

  谁知来到对方办公的城堡却没看到对方的身影,一问才得知:他家里好像出了什么变故,整个人突然变得极其伤心,可能是去喝酒了吧。

  结果他当真在熟悉的酒馆里看到喝的半醉的康耶斯,上前正准备向其开口诉苦,却被对方抢先一把按住,哭诉起来:

  “我他妈算什么?那些家伙都把我当成什么人?每天被上司呼来叫去,说这不满意、那没做好,忙死忙活,我图个什么?为什么全都瞧不起我?”

  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问题问的库德林不知所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清楚点儿啊。”

  便见对面的康耶斯忽然掩面痛哭:“我的父亲他……他死了,呜呜呜……”

  这边的库德林刚说了句“那你快请假回去奔丧啊”,便见对面康业斯愤恨地边哭边答道:“奔丧?奔个鬼的丧啊。人都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死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才来告诉我,而且还瞒着我把所有的钱财都留给了我哥哥……狗日的,我也是儿子,为什么这么绝情?为了自己独吞家产,连父亲死了也不告诉我……”

  惊诧的库德林仔细一问,原来康耶斯在老家当治安官的父亲在一两个月前被山里魔兽所杀。

  结果其哥哥为了独吞家产就一直瞒着康业斯。

  直到那哥哥把所有事情都办妥,财产都划到自己名下了,才托人前来告之,还假心假意地说:“为了不耽搁你工作,所以才没告诉你。”

  但断案很多的康耶斯岂会不明白真相?因此又急又恨又伤心,便在此处借酒浇愁了。

  一起愤恨起来的库德林当即建议道:“那你就去告他,一定可以……”

  却被泪流满面的康耶斯哽咽着一把打断:“没用的,我哥哥是个中等法师,他的老师就是那个大奥术师的学生,他有这个大后台,没人会帮我,呜呜呜呜……”

  库德林也恨声说道:“难道就让他白白骗走所有家产?太便宜他了吧?实在不行,我帮你找人整他一顿……”

  对面哭声阵阵的康耶斯则哽咽着恨声道:“他现在都收买了保镖了,没那么容易的。哼,都是那些法师搞的鬼,这些家伙不让我过好日子,我也不让他们过好日子……”

  他面目狰狞地自顾自说道:“父亲去世前最后一封信里提到一个外号叫做‘黄胡子’的人,此人就和那些法师来往甚秘,信中还提到他的一些事情,而且此人涉案极重、牵连甚广。只要我把这情况向凡赛缇教会一报告,就有这些家伙好看,你们夺我家产,我要你们全都吃亏……”

  …………

  几天后,血气森森的魔鬼牧师殿堂内,高约数人通体血火的拜尔大公雕像之下,库德林对那面色凶悍的魔鬼牧师央求道:“请再宽限几天,等我一拿到工程款就马上换钱,只要再宽限几天就可以了,求求您……”

  对面法袍血红、双手弥散一层可怖腥气的魔鬼牧师瞪着冷笑道:“闭嘴,一切都按契约办事。到明天早上九点为止,你要还不了钱,那么就要依我们的契约,罚你三倍的违约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小子听好了,别想跑,你身上已经有拜尔大公的契约烙印,胆敢违背契约,哼哼,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库德林又急又惧地浑身发颤,急急地扑通跪地央求道:“别这样,这债我根本还不了,还要按照契约不断的利滚利的话,我这辈子都完了。您就发发善心,给我格外开恩一次,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对面的魔鬼牧师轻蔑地嗤笑道:“我不需要你记得我的大恩大德,只要你按时还钱即可,一辈子还不了,那就还一辈子。你也是个人,也不比别人特殊,人家能还一辈子,你凭什么不能?”

  库德林竟急得哭起来,跪着挪到对方脚边,抱着人家的小腿,可怜地哀求道:“求求您发发慈悲吧,就这一次,我还年轻,我不能背债背一辈子啊。给我一个机会,等我将来发了大财,一定百倍偿还……”

  “闭嘴!”对方烦躁地一脚踹开他:“说过这种屁话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九百个了,可迄今为止也没一个发财的,你算老几?老老实实按时换钱,否则就按契约办事。如果不服……”

  正说着忽然外面有跑来粗横如屠夫的侍从说道:“管市区工程的那位大人来见您了。”

  后面正跟着负责城市维修建设,也负责城墙翻修的官老爷,他一进来就乐呵呵地拱手向魔鬼牧师致意道:“呵呵呵,都按照您的方法把账做平了,那笔工程款只要三天就可以转到咱们的名下,然后……嗯?你是……”

  对面的人正是目瞪口呆的库德林,承接了一部分城墙翻修工程的库德林,他忽然明白过来,不知是恨是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你们原来是一伙的,你们合起来算计我……”

  “一伙的又怎么样?”对面的魔鬼牧师气势汹汹呵斥道:“税务总长大人也和老子是一伙的,你想怎样?”

  原来如此,库德林终于恍然大悟:市政官发工程给小工头们,但要求小工头们先自己垫钱把工程做起,然后再付款;

  等到小工头把工程做到一半,税务官就狠抽小工头的税。小工头没钱继续做工程就故意介绍给魔鬼牧师借高利贷,就等着高利贷发作;

  最后工程完工之时,市政官早已把上级分下来的工程款转移到了别处,所以暂无款项支付给小工头,此时小工头的高利贷开始发作,于是小工头破产,就再也不会找市政官要钱啦;

  如果小工头继续上告,那就让魔鬼牧师的帮会出面,干掉小工头,如此一来,市政官、税务官、还有这暗处的魔鬼牧师全都得利,唯独小工头被压榨的干干净净。

  “你们好毒!”库德林恶狠狠地咆哮起来:“原来全都是你们的圈套,黑的白的合伙坑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你们却总占了道理!”

  对面的市政官还是有些尴尬的,“你别激动,只是你的运气不好。若是工程推迟个把月,等上头的增补款一下来,你也不会吃亏的……”

  “还增补款?”库德林气的浑身都发抖了:“我们累死累活的干,你们就把钱捣来捣去,最后捣到自己腰包,还向上面要什么增补款?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家伙,你们……”

  却见对面凶光大放的魔鬼牧师缓缓抽出了腰间的砍刀,“你小子不服?八成是要去告状吧。行,那就不要你的钱了,早点儿送你下炼狱……”

  咚的一声砖石碎裂的暴响,新来市政官的脑袋带着一道惊悚的血痕飞上了半空,追上了正欲一刀劈下的魔鬼牧师,惊得他急急回头。

  只见那团团飞扬的沙石灰尘中,呼啸而出一柄红光灼灼的双手剑,带着无情的锋利光芒直刺自己的头颅。

  魔鬼牧师的凶悍砍刀上血火大冒,带着熔铜化铁、切石如豆腐的力量狠狠地反手一刀。

  铛地金铁交鸣,火星如璀璨烟花爆散,而魔鬼牧师也跟着烟花狼狈地横摔出去,撞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等他惊惶回头之际,终于看到是个身穿坚实皮甲、头套特制面罩的双手剑刺客,带着一身的“反邪恶法阵、反秩序法阵”之力,富含强力锋锐术的沉重长剑一闪而至,如天雷骤降,触之即碎。

  “干!”他翻身躲避之际,已经发动戒指中蕴藏已久的法术,凭空释放出爆散的浓烈硫磺火焰,还有火中那高约两人、双翼矫健的凶悍魔鬼,带着火光闪耀的刀盾、毒气森森的长尾,暴怒的迎面冲上。

  “铛!”对方红光灼灼的长剑劈得火刀倒砸回魔鬼的肩头,痛得它闷哼一声,对方又重重地一脚,宛如砸身的攻城槌砸得它倒飞出去,甚至把后面的魔鬼牧师也撞成了滚地葫芦,一直滚到某位蓝袍牧师脚边儿才停下来。

  于是当他惊怒交加的爬起来时蓝袍牧师正好凑上来说道:“喂,我的药材呢?我已经给了钱,现在拿了药材就可以走,不打搅你们……”

  “滚!”魔鬼牧师暴怒的一把推开对方,“你要滚就快滚,不要干扰老子……”

  正骂着,忽然厅中磅地一下火焰猛烈爆炸开来,是旁边的小弟们施展爆裂火球、火焰风暴的法术猛烧中间那魁梧如猛虎的矫健杀手,顿时火焰轰轰横流,四下一片骇人的赤红光影和逼的人头面欲焦的灼浪,淹没了所有身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