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诗剑年华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俗人听词
作者:中岳樵  |  字数:3700  |  更新时间:2020-02-11 10:21:03 全文阅读

等两人登上峻极峰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

峻极峰上,巉岩耸立,存在亿万年的石头呈红褐色,给人甚是古远的感觉。

峰顶有石碑,上面刻有峻极峰三字和峻极峰简介,有三两游客在那儿照相。

纵目四望,只见山峦叠嶂,群峰争秀,古树参天,云雾迷蒙,如同仙境。少顷,有阳光从云雾中射出,让人如临天际。

林溪枫每次登上峻极峰,都会感受到祖国河山壮美给他带来的深深震撼。这时,他指着远近的山峦,一一给居然道长做着讲解:“大哥,你快往南看,远处云雾缭绕之中的山头,你知道是什么山吗?”

“什么山?”居然好奇地问。

“那是箕山,箕山下的颍水相传是许由洗耳的地方。”

“许由洗耳,怎么一回事?”

“许由是远古时期隐居在箕山的隐士,帝君尧想让许由出来当官,但是许由听到这个消息,感到被尘世之音玷污了耳朵,就跑到颍水边去洗耳朵,以表达清高的立场。”

“哈哈,许由也太夸张了吧?还洗耳朵,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勘破世俗,为声名所累,要是我师父在这儿,一定要把他痛批一顿的。”

“尊师平时很有高见吗?”

“是呀,他对古人的观点不会轻易认同,要给我们批讲批讲的。”

“我更期待和尊师会面了。”林溪枫道,“大哥,你往西看,那就是你捉到麋鹿的少室山山峰,和峻极峰相比,矮了好多。”

“对对,我抓麋鹿的地方就在那山上,你看,就在那一片林木比较茂密的地方。”

“大哥,你听这鼓声,那是从少林寺中传出来的。少林武院就在少林寺旁边不远,少林寺你应该都去过了吧!”

“来嵩山,焉有不去少林之理?”

“大哥,朝北看,你看那条像蜿蜒崎岖的河流,像一条蟒蛇一样,那就是黄河。”

“黄河,那就是黄河吗?我在黄河边上观望过黄河,那滚滚洪流很吓人的,现在在这峻极峰上观看,竟然就像山涧的一条小溪水,这也太令人惊叹了吧!”

林溪枫和居然在峻极峰峰顶观看了一会景色,正要下山去前面高德隐居的地方,却发现前面有两位老者前后相随着走上山来,忙快步迎上前去。

居然凝目观看,只见前面是一位黄袍僧人,看年纪六十多岁,身材高大,脸色泛青,项带佛珠,长长的眉毛垂在眼睑上,一双眼睛微微垂着,这时突然睁开扫了居然一眼,那眼神精光湛湛,令居然不由得心中打了个突;后面一人身穿淡紫色绣花对襟长褂,对襟上的布扣系得严丝合缝,看年纪七十左右,面容红润,腰板硬朗,身材微胖,却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者。

只见林溪枫高兴地跑上前去,先对着走在前面的僧人开口喊道:“师父!”此人正是高德法师,少林武院的院长。然后他对着另外一位和蔼老人喊道:“陈老师!”

老人和蔼地笑着,拍了拍林溪枫的肩膀。

高德对着林溪枫点点头,这时明知故问地道:“你这几个暑假中跑到陈家沟学习太极拳,就是拜他为师吗?”

“是的,师父,我向你禀报过的,你怎么忘了?你不是说陈老师的太极拳为中原一绝,十三势老架和炮捶海内独步吗?”

高德不答,却扭头对和蔼老人道:“还好,由你教我徒弟,我还能接受。要是其他人教我这宝贝徒弟,我可要打林溪枫的屁股,嫌他不争气哟!”高德说完,对这位老人哈哈笑着,显然两人很熟,高德有着开玩笑的意思,言语之间却也透出对其功夫的赞赏和认可。

这时,林溪枫连忙介绍居然道长给两位老人认识,两位老人见是林溪枫的朋友,忙点头致意。

林溪枫再介绍说:“他是武当山林回道长的高足!”

两位老人礼貌地“哦”了一声,表示惊奇,但表情中却自然流露出了并不认识林回的意思。

居然自嘲道:“我师父深居简出,不喜欢抛头露面。两位大师不认识,也可理解。呵呵!”

林溪枫又向居然介绍高德和这位陈家沟的老人,原来老人名叫陈宫嗣,系陈家沟当代传人,开有太极拳武馆。林溪枫从高三暑假开始到在大学期间,一到暑假就乘车跑到河南温县陈家沟,和陈宫嗣学习太极拳法,将少林拳和太极拳糅合在一起,并结合自由搏击之术,化作自身的功夫,使得他的功夫更加趋于完善和成熟。

居然听了,不由赞道:“兄弟,当今两大高手都成为你的老师,言传身教,你的福缘不浅呢!”

林溪枫道:“两位恩师惟愿武术发扬光大,壮我国人之体魄,并为此不遗余力,我才有幸得受教益。”

高德摆摆手:“好,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今天幸得陈大哥没有把我忘了,专程跑到峻极峰来看我,我很感动,陪着陈大哥到山顶欣赏欣赏这边的风光。溪枫,你对峻极峰风光很熟,口才又好,给这两位客人好好介绍介绍这里的风光。”

林溪枫忙道:“是,师父。”

居然喜欢恶作剧,面对两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也不改他的本性,更何况他们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师父,令他不悦。心想:“都说文人相轻,实际上这武人也一样相轻。武当看不起少林,少林看不顺太极的,都可能存在。我何不让他们比试比试呢?”

于是他道:“两位大师,先别看风光啊!你们两位不就是最好的风光吗?”

两位老人同时笑道:“我们也是风光?”

“对呀,你们没有听说吗?有句话叫做,你站在桥上看风景,兄弟,下句怎么说来着?”居然记不住,转头问林溪枫。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当你看风景的时候,看风景的人就会把你们当风景的。你们还是大师,更是无与伦比的风景了。”

“哈哈,你真会说话,我既不是什么大师,也不是什么风景。高德师父才是。”陈宫嗣笑道。

“好,就当我们是风景好了。”高德一笑置之。

“两位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如果现在来场嵩山论剑,那岂不是更是绝美的风景了?”居然渐渐露出了叵测之心。

“我说你怎么这么舍得夸我们,原来想让我们比试比试啊!”陈宫嗣以手点指居然,笑着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高德板着脸,突然也蹦出一句俗语,惹得林溪枫哈哈大笑。

“两位大师都是武术高手,让我们后生晚辈学上一二,有何不可呢?”居然继续逼宫。

“呵呵!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我今年已经六十九岁,年届古稀,比武是年轻人的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免了吧!”陈宫嗣十分豁达地说。他这一说,将居然的叵测之心推了个一干二净,令居然无处发力了。

“你如果非要来场比武,让我徒弟和你过过招,也未尝不可。”高德面无表情,他对林溪枫实战技击的水平很有自信。

居然忙摆手笑道:“那就免了吧,我和溪枫兄弟在山下都比过了。”

林溪枫一笑,开始带着陈宫嗣,给他讲解峻极峰风光。

居然想让两位老人比武的愿望没有实现,甚感无趣,他不想一个人无聊地在一旁站着,面对稍显清冷的高德,于是又耍起了小心思,想开林溪枫的玩笑。

他见林溪枫正在给陈宫嗣讲解,眨巴着眼睛,上前打断道:“兄弟,你是大学生,大才子,别只顾着介绍风景,你在山下不是说要写点什么让我品评品评吗?好!现在,我命令你现场写上一首诗词,就写现在的风光,供我们欣赏欣赏。”

“我一个学武的粗人,哪里欣赏得了诗词啊?”陈宫嗣在旁摇头笑道。

“陈大师,不能这么说!粗人怎么了?粗人也有对美的需求,也有欣赏艺术的需求不是?这诗词是雅俗共赏的东西,虽然我们做不出来,但不代表我们不能欣赏它的美。您大老远跑到嵩山,高德院长不能只是拿好酒好菜招待你,总得拿点不一样的东西不是?这艺术的东西,就是最高贵的东西!让溪枫兄弟作诗一首,咱们在旁听着,图个乐子,有何不可呢?”居然不依不饶地说,“溪枫兄弟,你的诗词做的不好,或者和这峻极峰山景不对题,我们都能听得出来,要褒贬一番的。院长师父,你以为如何?”

高德神态肃穆,淡然道:“好,溪枫,你就做上一首,莫让道长失望。”他知道林溪枫文武全才,并不怕他会出丑。

居然笑道:“听到吗?溪枫兄弟,你一定不要负了院长师父的厚望才是,如果做诗做得不好,师父不打你屁股,我也要打你屁股!”

陈宫嗣在一旁听了,摇头直笑。

林溪枫苦笑一声,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

他心道,高德师父和陈老师都是一门心思专研武学,不懂诗词的,听这居然道士言谈,估计对诗词也是一知半解,今天竟然要让我作诗,被他们考校,当做一个乐子,也是滑稽了。这岂不是使斧子的,偏偏要点评关公耍大刀吗?既然你们都不懂诗词,不通意象、平仄和韵律,我就拿以前登上峻极峰所做的繁奥之作,看你们听不听得懂!

想到这儿,他不由自主地乐了,这样的考校,对他一点压力都没有,反而会难倒考官的。

这时,天空中突然袭来一片乌云,刚才还一脸灿烂的太阳,又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有闪电划破天空,让人心悸,紧接着是隆隆的雷声在上空滚动,再看周遭景致,都笼罩在一片迷蒙之中,和刚才的风光截然不同。

高德抬头望天道:“山上的天气,说变就变,要下雨了。”

居然催促林溪枫道:“兄弟,在下雨之前,要把诗词做出来,做不出,我们就不走了,在这儿陪着两位大师淋雨。”

陈宫嗣笑道:“还有这样逼人家作诗的,这也是我头一次遇到。”

林溪枫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望着纷纷下山的游人,转瞬间山顶只剩下了他们四个。

他不想在此处耽搁,导致两位老师淋雨,于是仰起头,面向天空,手臂屈伸,缓缓开口吟道:

“《帝台春.临峻极峰》

攀岳为睹,兹天地玄处。啸聚海风,臂拢云霞,峰消林吐。有顷重霄擂战鼓,槊矛耀,彩旗环布。少林微,颍水蛇曲,黄河带舞。

尧禅处,今作古;洗耳路,起烟雾。漫掷简求福,御碑留,也只是,九州丝粟。凌险峰凡意消尽,无可奈流水难驻。梵音寺中传,汴城回头顾。”

林溪枫身姿挺拔,气质超然,口吐词章,在这峻极峰顶,朗声吟诵,听者在旁边看了,真产生一种飘飘似仙的感觉。

居然举起双手,啪啦啪啦地鼓起掌来。

高德笑道:“道长,我们没有听明白,你给我们解释解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