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诗剑年华 > 正文
第二章 仲春诗会(下)
作者:中岳樵  |  字数:3726  |  更新时间:2020-01-15 07:58:49 全文阅读

“好一个粉骨也安闲!我也来接上一首。”一位打扮时尚的中老年妇女站在大家面前,举手投足间透着自然的气定神闲。

“粉骨也安闲,

香消草野间。

葬花吟在耳,

难不叹红颜。”

这位妇女还是很有亲和力的,人群中几个青年男女都夸道:“把林黛玉的葬花吟融入了进去,大姐做得好。”庄老等也点头称赞。

张仲成这时说:“我也接上一首。”

大家于是又凝神静听张仲成吟诗。大家知道张仲成是大老板,虽然热爱中华诗词,但功底如何,在场不少人心中是没有数的。此人水平如何,这时当然是个估量的机会。

“难不叹红颜,

随波葬逝川。

才收深恋目,

又想一丛兰。”

诗作押韵,且平仄合格,张仲成的诗词显然是有一定的功底的,更何况是现场作诗酬答的情况。虽然诗作没有直接描写桃花,但对人性问题进行深刻抨击,也算是符合要求的作品了。张仲成是东道主,作品没有明显的问题,自然博得大家一片的掌声。大家对张仲成的好感自然而然就增强了。

继续在桃林中往前走,桃林小径随着山坡时高时低。桃树上的花瓣不时在众人身边飘落,挎包女郎抬手去接,她把桃花花瓣放在手心中,轻轻探头,用鼻子去嗅,画面唯美动人。

被称作牛局长的中年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这时也道:“我就接着张总也来上一首,献丑了。”说着向大家拱了拱手。

张仲成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牛天来局长是我们市检察院的反贪局局长,又是省诗词学会的理事,市诗词学会副副会长,是文武全才的。大家鼓掌欢迎!”

大家听说牛天来是反贪局局长,都另眼相看,有人夸奖道:“牛局长主持一方治贪工作,所做的诗一定非常大气磅礴,期待期待。”

牛局长魁梧的身材站得笔直,对大家敬了个礼,然后笑笑说:“张总这么说我,我可就不好意思了。各位千万不要喊我局长,还是称呼我老师的好。”他顿了顿,“你们一夸我,我可就把要做的诗也给忘掉了。我得再想想。”

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没事,不要急,我们静等好诗!”

牛天来又思索了一番,才开口道:

“又想一丛兰,

见异爱思迁。

曾经拥有过,

长忆在心田。”

他在平时发音中,一直都将“异”读作平声,实不知“异”是仄声,而“见”也应当用平声,整个第二句出格等于是较多了。不过牛天来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毕竟如果用句精当的情况下,平仄格律也是次要的,更何况还用的见异思迁的成语。

众人又是纷纷鼓掌,表示称赞。

这时,白云山人忽然对年轻人林溪枫道:“你怎么眉毛皱得那么紧,嘴巴撇得那么大。难道对我们牛局长老师的作品有意见吗?”

牛天来的作品不但有不符合格律的地方,而且格调不高,对见异思迁没有排斥和否定,反而宣扬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思想,不符合他反贪局长的身份。林溪枫听了他吟诵的诗作,不自觉地撇了撇嘴巴,皱了皱眉头,不想被白云山人看到,白云山人对挎包女郎亲热林溪枫不满,自然找着机会,对他进行暗算。至于让牛天来局长没有面子,诗会之后各自天涯,他才不管呢!

牛天来在官场上颇多受人恭维,自然是带着十足的自信。业余时间,他十分喜爱诗歌创作,出版有诗集,而且是省诗词学会理事,庆州市诗词学会副会长,自认为在诗歌创作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潜意识中,在全省各位诗友面前,他的水平到底如何,他又十分地不自信,内心也是分外地敏感。他尴尬地望了望林溪枫,又望了望白云山人,面部露出些微不自然的表情,但转瞬即逝,微笑而又谦和地说:“还请林兄弟和山人老师多多指教!”

白云山人生怕兴不起波浪,进一步挑唆说:“诗作很好,我是非常满意的,不知这位林兄弟为何看不上牛老师的作品呢?”

林溪枫忙道:“没有,没有,牛老师的作品是很好的,我没有看不起,山人老师是在和牛老师开玩笑。请牛老师不要介意。”

牛天来心中生气,表面上却不好发作,笑笑道:“我到这儿就是向大家学习的,如果有不足之处,请各位老师一定不吝赐教。”

“挺好,挺好!”庄老和张仲成一看气氛有些尴尬,都忙从旁边打圆场。

“哼!”挎包女郎突然冷哼了一声,面沉似水道:“我也来接上一首,请大家指教!”

大家一怔,都看向挎包女郎。

“长忆在心田,

为何又爱兰?

高空孤雁殉,

无语作标杆。”

女郎语气严峻,俏眼中露着讥诮,扫了牛天来和白云山人一眼。在她的正气凛然之下,白云山人老老实实地退了下去。

牛天来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接腔,脸色变得有些阴郁。没想到被这个女郎诘问,还拿动物做比,岂不是让人难堪吗?但这里不是他的反贪局,实在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巴结他,也只能心中暗自生气了。

女郎这还未罢,款步走到林溪枫面前,露出热情洋溢的笑容:“林溪枫,你的诗做得真好,我请你有时间再专门写一首桃花诗,送给我。”

林溪枫看女郎替自己打抱不平,仗义敢为,也不禁豪情满怀:“没问题,我今天写好了,通过微信发给你。”

谁知女郎泼辣地道:“我不让你微信发给我,我要你手写的信笺,好留作纪念。”

“没问题!”

众人又大笑起来,颇有心领神会的意思。不过牛天来、白云山人两个人心中的气愤更加涌了上来。牛天来不便发作,表面上仍然风轻云淡。白云山人却是脸色绯红。

女郎和林溪枫单独谈话,对他道:“我叫单小玉,是新京大学飞燕诗社的,你把电话给我,我们好彼此加强联系。”

“好的。新京大学啊,我是华北大学,我们都在省会北龙市,以后多多联系。”

“自然自然,我以后会多叨扰你的。”

“欢迎欢迎。”

这时,一个身材瘦小的老者站了出来:“我是一个老师,古语有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做了一辈子教师,不敢自称桃李满天下吧,但教书育人的生涯也还是收获良多的,学生们也是遍布全国,甚至世界一些地方。我就接着刚才这位诗友的句子,也做上一首诗,请大家多提意见。”

老者身上的教书匠气息比较浓郁,自然赢得大家尊重,他的发言又缓解了刚才的尴尬,立刻迎来大家的掌声。

“无语作标杆,

成蹊自不凡。

夭夭真秀色,

仙子莅人间。”

这位老师从“无语作标杆”一句入手,引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之意,对老师的品德和成就进行颂扬,通篇不离桃花的本体,比喻得当贴切,格律规范,浑然一体,并且以第一位作者白云山人诗作的第一句做结,可谓别出心裁,颇具匠心。

林溪枫等人都热烈鼓起掌来,连连夸奖这位老师佳作天成。牛天来想起刚才林溪枫对自己吟诵诗作时的表现,通过对比,心中不由得更加气闷。

其余没有参加接龙的诗人,有的松了一口气,有的有些遗憾没有表达的机会,心态各异,不必细表。吟诗环节结束,大家开始照相,集体照、个人采风照、志同道合好友照等,忙得不亦乐乎。

单小玉让张仲成帮助照相,找到林溪枫,与他合影,不断摆着造型。帅哥美女在一起,果然更加光彩夺目。

林溪枫和单小玉刚合完影,白云山人就呵呵笑着,一幅洒脱的样子,走到单小玉面前:“单老师,非常高兴遇到你,我们也来合个影吧!”林溪枫见状,转身找其他诗友去了。

单小玉向一边退开了几步,客气中却透着明显的冷淡:“不不不,您是大诗人,小女子不敢辱了你的大名,我可不敢和你在一起合影。”

白云山人不以为意,仍然追了上去,笑道:“单老师,我哪里是什么大诗人,不过是一个诗词爱好者罢了,能够和单老师一块合影,是我的荣幸,请单老师一定给我这个机会。”

“你今天为什么要挑拨林溪枫和牛局长的关系呢?我生气了,不想和你拍照。”单小玉面色一板,悻悻然地说,毕竟都是诗友,不能真的撕破脸皮,但她直率的性格,又不能将这个事放在心里,所以开口诘问道。

白云山人一看单小玉出言责备,知道她原谅了自己,见她娇嗔的模样,心中更是痒痒。腆着脸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好奇林溪枫为何不喜欢牛局长的诗,没有其他意思,怎么会挑拨他们的关系呢!美女妹妹,如果我造成了不良后果的话,我向林溪枫道歉,我是无意的。”

单小玉气咻咻地“哼”了一声。

碰到这样脸皮厚的,她也没有法子,只好僵硬地站在白云山人旁边,让同行的人合影。拍照的人一再要求笑一笑,单小莉才勉强露出笑脸来。

大家在桃林中玩了很长的时间,才从另外一条道路回酒店去。

中午时分,大家来到别墅区的“花想容”别墅中,酒菜已经在一楼的两个房间摆满了两个餐桌,侍者正在金碧辉煌的房间中忙碌着。林溪枫想起刚才在桃林中无意中得罪了牛天来,于是专门走到了牛天来所在的房间,想借机缓和一下矛盾。

房间中,庄梁栋坐在上首,牛天来、张仲成左右相陪,正在唠嗑。

牛天来见林溪枫进来,想起刚才的不悦之事,于是挥挥手道:“年轻人,那边房间还空着呢,你去那边房间坐吧!”

“庄老好,各位老师好!各位老师都是我的前辈,我过来和大家学习学习。”牛天来不是主人,林溪枫当然并不从命,本来想坐在下手的,这时见牛天来不够友善,一屁股坐在了张仲成旁边。

“小林,你今天诗做的不错。年轻人,有出息。”庄梁栋在上首座位上热情地说。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终究还是他们的。”张仲成也在旁边迎合着。

林溪枫感到了一阵阵的温暖:“我这次代表学校诗社过来参加诗会,主要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热爱古典诗词的越来越多,这也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认可,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不过,从文化造诣上来说,我们的功底不够深厚,对诗词格律、意象、遣词造句等都属于刚刚入门的状态,所以,能够和庄老你们这些大师级的老师学习,真是非常荣幸的。”

牛天来见林溪枫不肯到对面房间入座,已经不快。又听到林溪枫夸奖庄梁栋属于大师级别,想起在桃林中受到的奚落,更加不悦。不过他好歹是市检察院反贪局长,还是有城府的,不会将不悦明显地挂在脸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