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世界想杀我 > 第一卷 弥天大罪
01 病了的世界
作者:君生逢时  |  字数:2986  |  更新时间:2020-02-08 12:56:35 全文阅读

有的人,生于赎罪,故又死于赎罪。

有的人,生得热情,却也死得热情。

辽阔的荒野一眼望不到边际,看不到初升的太阳,瞧不见天外的星辰,细小的沙粒聚集在一起,在空中翻腾盘旋,试图掩盖遍地的残骸。

不知道是不是常年狂风乱作的缘故,这片大荒给人一种久经年月的错觉。

走到近时,却又能看清尚未开始腐坏的肉糜,之所有称之为肉糜,也完全是因为这些残骸受到猛兽的叨扰,留下了零碎的肉屑和均匀的咬痕。

生者同生者的舞台,生者同死者的战场。隐隐发现肉糜中残留的庞大能量,又不得不让人再度想起那份久经年月的错觉。

恐怖和神秘相互拥抱,披上弥漫的沙尘,为这荒辽之际谱写着另类的史章。

“周,我们到了”一位中年男人紧搂着怀中的女子环视远方,他的头发很长很密,像是春柳枝头洒下的柳条,随风飘扬。

“我只想为他找个能够安生的地方”女子温柔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将头轻轻的搭在男人的胸口上,双手抚摸着肚子,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阵阵跳动。

两年奔波,又偶然怀孕,不管是对于男人还是这位女子,都是一段不可磨灭的人生经历。

兴许是女子的俏丽温柔让男人心情有所舒缓,紧搂女子的大手也终于放松了一点,强扫开眉间积郁的倦意,将手搭向女子的肚子,这才露出一副傻傻的微笑。

殊不知前路依旧漫漫......

两人身后站着数位同样气质非凡的男女,更往后匍匐着数以千计的奴隶仆从。

一阵黄沙刮过,遮掩住了他们的身影。

这片大荒就如它的样貌一般危机四伏,在沙子下面生活着最原生态的蜥蜴人,它们总是在不经意间从一块巨石上显化身子,或是猛地从地底窜出将猎物拉扯下去,谁也不知道被拉下去的猎物会遭受怎样的待遇,就连声音都不一定能发出。

这是大荒里的日常,也变成了那群人们的悲惨遭遇。

十年光阴辗转,原本数千人队伍已经缩减到了三十有余,这还是蜥蜴人有意圈养他们的结果。十年间人们东躲西藏,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想过逃离此处。

而上帝就像是终于掷出了骰子的另一面,人们后来发现蜥蜴人从来不靠近一种头骨,从头骨近几十米大的体积不难看出,这些是某种强大物种死后遗留的残骸。

蜥蜴人对这些头骨存在与生俱来的恐惧,这让人们看到了生的希望,当然,人数锐减至三十之余也是代价。

十年,这般苟延残喘十年之久。

十年前站在人群之首的那对男女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取名郑鸣。

阴云盘浮在骨刺嶙峋的营地上空多年不散,谁都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蜥蜴人终究会有饿坏了的一天,特别是尝到过人肉的蜥蜴人,当它们饿到极致就会忘记恐惧,人们知道,那一天将会是他们的死期,而那一天,这些畜生也不会再有圈养他们的想法。

大战将起。

“小少爷,今天不要再出去了,最近那些蜥蜴人越发不安分了,骨栏里已经开始有人失踪了。”

长年风沙洗礼的缘故,根本无法看清劝说者的面貌,不过听了这悦耳的嗓音,很快就能判断这少女的年龄大概十有三四。

少女口中的骨栏,是人们用头骨做成的骨钉垂直向下扎入土里,又把多余的骨钉围绕着头骨向外牢固布满,其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而小少爷此时侧卧在前,颇含深意的望着少女。

少女感觉被少爷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少爷,是悠儿说错了什么吗?”悠儿因为害怕,声音有些颤抖,见少爷没有理会自己,又颤颤巍巍的解释道“少爷,是悠儿不该多嘴,不该多管少爷的事,不要把悠儿扔出去喂蜥蜴,悠儿可以陪少爷玩儿”

自称悠儿的少女说着说着就低声抽泣了起来。

悠儿是原本那数千人中的其中一人,因为跟随“大的”和“大的夫人”多年,才稍微受到了一点儿保护,没至于早早死去(此处“大的”指这群人的首领,后文便不再过于解释)。

“唉……”

“悠儿,你说你比我大了整整五岁,为什么就这么喜欢跪在地上叫我少爷”

前方传来少年的悠悠一叹,悠儿听后顿时舒了一口气,这个问题九年来少爷经常会提起,有时候少爷会告诉她人人生而平等,还告诉她有那样一个世界,大部分像她这样的小女孩儿每天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虽然不知道少爷给她说这些故事问这样的问题是为了什么,也不理解少爷会认为有那样的世界存在,但是她知道只要少爷这么问她,自己就不会有什么责罚,想到此处,悠儿就咧开嘴天真的笑起来。

“咯咯,少爷,您又拿悠儿开玩笑,不管是少爷生于大荒,还是奴婢生于荒外,自打咱们出生,奴婢就知道,少爷您是尊贵的,我就是为了照顾少爷才活在这个世上的,如果少爷说人人平等,那谁又来照顾少爷。”

“况且,能做少爷的奴婢是悠儿最开心的事情。”

望着悠儿那真诚的眼神,看到她发自内心的愉悦,纵使有千言万语这位少爷也无从说起。

“可我的父母从不压迫你们…”

“那是“大的”和“大的夫人”不屑于和我等计较。”

“那为何叔叔们却又那般对待你等……”

“我们本来就是下人。”

“那为何他们不多去想想怎么杀掉那些蜥蜴人,他们应该剥削的是那些畜生,那些畜生才是我们的敌人!”

“是不是他们也像悠儿一样,觉得蜥蜴人本该比我们强大。”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这最后一句几乎是少年扯着嗓子嘶吼出来的。

他发泄着对这个世界的不理解,质问着像悠儿这般甘于为奴为婢的人们,痛斥着叔叔们对待同胞时的那种冷血,对待蜥蜴人时又那般软弱无能。

他从小听说,父辈们在十年前面对残忍的蜥蜴人选择东躲西藏,他同样为那段时光感到胆颤心惊,但是在心中却还有一个道理,如果十年前的人们能团结一致奋勇拼杀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般,被蜥蜴人圈养起来的境遇。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少年不止一次反问,在九年前刚出生的时候,他就存在这样的疑问。

也许这才是人性,懦弱又可悲的人性。

少年就是郑鸣,本来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却因为一场地震来到这里。

作为来自于不同世界的他,郑鸣知道,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仅仅九岁的他已经能够单手举起100斤巨石,虽然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他这还是原来那个世界他断然不信。

哪怕之前他也同样存在过侥幸心理。

在亲眼目睹了蜥蜴吃人的事情之后,少年就已经确认了这是不一样的世界,这分明就是血一样的世界。

世界是朵美丽的花,世界是只吃人的鬼,他怀念从前的世界,曾想过把这个世界变成他喜欢的世界,哪怕只是改变他身边的这些人。

那个拥有华夏文明大舞台的世界……

他有过反抗,但是遭受到的是叔叔们的毒打,连带面前这位悠儿也差点被父亲扔出去喂那些野兽。

郑鸣一时陷入沉思,是什么让这个世界如此疯狂……

“鸣儿这是怎么了?听你叔叔们说,鸣儿这是又犯了痴症?”

郑鸣完全陷入在沉思之中,丝毫没有察觉房间里已经走进一位容貌干净俏丽的妇人。

妇人斜眼看向悠儿,悠儿读懂意思后识趣的低头退去,妇人这才捏起衣角,轻柔的为郑鸣擦拭着脸上的污垢。

半年来,郑鸣时刻低喃着“人生而平等”的话,令妇人和她的丈夫百般苦恼,同其他人一样,夫妻两人对这般言论同样是无法理解,先不论这是不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光是人分三六九就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人人平等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自那没多久,这个骨栏里的人们都知道郑鸣少爷疯了,据说被魔鬼上了身,整日说着会让人着魔的话。

想到此处,妇人眉头轻簇,看向郑鸣的眼神越发温柔,手上掂起的衣角擦拭在郑鸣脸上也越来越轻。

可是擦着擦着妇人却停下了动作……

原来是郑鸣此刻正泪流满面的看着妇人,妇人看到了那双眼里满是委屈的情绪,也读懂了郑鸣渴望被理解的心情。

可是妇人理解不了,儿子为什么如此,但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哭了,她一把将儿子抱进怀里,轻柔地拍着他的背。

而她抱的越紧,拍的越轻,郑鸣的泪水就越是止不住。

他很想告诉母亲,是这世界病了,不是他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