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才无卵用
作者:无限淼  |  字数:3718  |  更新时间:2020-01-13 13:17:58 全文阅读

公元2020年1月13日,星期一,阴,距离除夕还有10天,在上庐市的王德发还在考虑怎么回家。

王德发长得不好看也不丑,不高却瘦,头发卷卷的,这是遗传,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自古传男不传女,也成了能证明王德发是亲生的证据,今年过了年正好本命年24岁,是个标准的老实人,不坏的好人,最大的梦想就是混吃等死,却也祈求一夜暴富,最大的梦想就是混吃等死,却也祈求一夜暴富,总有一种迷之自信,只要自己想做的事一定能做到,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成功,然而却没有努力过,自然也没有成功过。作为的90后,自然而然的没钱并且有负债,一年过去了没挣到钱,就连回家都是一种奢望,因为没票。

早晨八点,听见了悦耳的铃声,王德发睁了睁眼,又闭上眼睡去,这铃声并不是提醒王德发要去上班,因为王德发并没有工作,前几天被无良企业坑了一个盆满钵满,挣扎无果后选择辞职,所以这个铃声是叫醒睡在王德发旁边的人,是的,没错,像王德发这样的人都有女朋友,这也是王德发唯一成功的一点。

“马上快过年了,咱们怎么回家呀?票抢不到,真烦呀”伴随着女朋友的话语,王德发第二次醒来,口齿不清的回了句:“嗯,我会想办法的。”

伴随着女朋友走后的关门声,王德发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打开软件,看了一下正在追更的小说,又没更新,手机扔在一旁,穿上衣服,准备去洗刷,发现厕所有人,这并不是有小偷,小偷不会大早上来偷东西,也不会去厕所偷东西,这是位于华夏一线城市上庐市郊区的一个四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房间都住了两个人,小小的房子,住满了为了生活来到一线城市拼搏的人,因为狭小导致拥挤,洗刷也要排队。

等待洗刷的王德发,抓着挂在脖子里祖传的项链,这是一个黑绳串着一个红色塑料材质的石头,据说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王德发在贫困潦倒,走投无路的时候,去鉴定过,专家说,是塑料的,5块钱二十多斤,所以才打消了卖掉换钱的想法。但是王德发不相信这是塑料的,因为他不管是用火烤还是刀割,别说毁坏这个项链,就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所以王德发每天都带着这个项链,希望老祖宗显灵,保佑自己,一夜暴富然后混吃等死。

过了好一会,厕所终于平静了下来,王德发坐在留有余热的马桶上,思考着自己24岁的一生,出生在一个农村,没有山,却也穷,王姓在华夏是大姓,但是王德发这一脉,祖祖辈辈没做过官经过商,勤勤恳恳的种植着一亩三分地,村里大部分都姓王,少数姓李,村庄名字却叫谢庄,王德发小时候问过父亲,为什么没有姓谢的却叫谢家村,父亲说,咱们王家很久前,是因为洪水迁徙到谢家村的,之后谢姓人氏,搬迁加上都是女娃,所以谢家一脉在谢家村就断绝了。

蹲坑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且又美好,因为没带手机,只能用思考来打发时间。洗刷好,王德发顶着一头,因为卷而乱而显得浓密的鸡窝发型出门,开始今天的事业,现在发量代表一个人的成功,往往越秃越强,但是现在的人,没有成功却秃了。

所谓的事业,就是日常买彩票,安慰内心,然后去上网,沉浸在游戏中,忘记现实的痛苦。其实现在所受的苦,往往都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或者说自己没有做出改变。

王德发走在上网的路上,总感觉哪里不对,脚下的土地,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迸发出来,天空仿佛要裂开了一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粘稠的味道。王德发甩了甩脑袋,将自己的妄想甩出了脑子。

南方的冬天就是冷啊,把北方人的王德发,冻的瑟瑟发抖,王德发快速的走进了网吧,熟练的打开电脑,一个人没有队友的玩起了游戏,在游戏里这种人俗称叫孤儿。

时间飞逝,转眼来到1月18日,经过了不懈努力,彩票没有中奖,但是王德发还是买到了车票,踏上了回家的路。动车转汽车转公交车转电动车,终于到了家,父母妹妹都在家中,一年未见,父母苍老了许多,妹妹却长高了,母亲急切的询问王德发冷不冷想吃什么,晚上给他做,父亲则在一旁抽着烟,没说话眼神中却也透漏喜悦,妹妹从小文静,叫了声哥哥就不在言语了。

晚上久违的团圆饭,王德发父亲虽然喜欢喝酒,但是父子二人从来不在家喝酒,父亲年纪大了,一喝酒收不住,喝完酒就会不停的说话,一直絮叨,脾气也不好。

饭桌上,母亲一边给王德发夹菜一边说:“今年在上庐市怎么样?工作顺利吗?挣了多少钱?你看你和婷婷也不小了,也谈了好几年了,是时候该定亲结婚了,家里这几年刚刚好过点,我和你爸包了十几亩地,累死累活的,为了谁,不就为了你吗?你拿出来点钱,我和你爸拿点,再借点,把你俩的婚事给办了,也就没心思了,就剩你妹妹上学了,再还还账就行了……”,王德发吃着饭想着,我才毕业两年,一毛钱没剩,第一年开了个餐饮店,你们让关了安心上班,说咱们老王家没有经商的头脑,我硬着赔了钱,去一线城市找了个工作,钱没挣到,被无良企业给骗了,每个月只拿个底薪,现在哪里还有钱。

父亲吃饭快,吃完后,点着一根烟,叫了一声:“德发呀”,也不急着说话,两个手指夹着烟,猛吸一口,缓缓的吐出了烟雾,继续说道:“不要怪你妈不让你开店,你自己说,开了半年挣钱还是赔钱,没必要坚持下去,找个工作安安稳稳过日子挺好的,你爸我当年就是没有安稳,在西民集团没待下去,你看你三姑父,现在还没有我当年职位高,给你表哥又是买了车买了房的,你爸我当年可已经是办公室主任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年要不是你表姨夫喊我去给他帮忙,我也想多挣点钱,谁能想到他贪污,弄的你爸什么都没留下,全部交上去了,唉,不提了不提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以后要好好上班,在一个公司靠住,总会有机会的,毕竟你也有学历。”

王德发一声不吭的吃着饭,想着陈年往事,爸爸被劝退后,什么都没留下,回到家种这一亩三分地,家里早些年,年货都买不起,过年都要去别人家借钱,因为过完年走亲戚,有孩子得给发压岁钱,王德发从小发了压岁钱,都是直接给父母,因为王德发知道,这是爸妈借钱换来的钱,是要还的。经过了几年吃糠咽菜的日子,生活好了起来,父母想要一个女儿,可能是觉得王德发这个大号废了,想重新练小号,正值计划生育严格的时候,使刚刚好过一点的家庭,霜上加雪,不过王德发对此并没有意见,因为这毕竟是条生命,还是他妹妹,只不过小时候贪玩,父母要种地干活,他需要看孩子,有了妹妹只是影响了他的玩耍。慢慢的妹妹也长大了,王德发经过了青春期的懵懂,犯了几次错误,不妨碍时间线的正规,到了高三,王德发学习成绩,好的时候年级前十,不好的时候,用老师的话说,你让个小学生来做题,都比你考得好。转眼高考,千万人过独木桥,王德发考上了一个本科学校,一看学费就惊了,家里负担不起这学费,然后去上了一个便宜的专科学校,这就是王德发父亲所说的你有学历的专科学历。

吃过了饭,和父母谈了心,说了话,虽然都是父母再说,王德发就做了一条狗都能做的事,哼唧了几句,然后同村的发小就来找他秉烛夜谈。

秉烛夜谈,就是几个人一年没见,在一起打牌,顺便吹吹牛皮,受爷爷父亲的恩惠,王德发的辈分还是很高的,在座的一个弟弟其他的三四个全是侄子,王德发从小就是孩子王,小时候谁武力值高有脑子谁就是老大,王德发长得快,脑子也有点,几个发小就王德发先长开了个头,然后发现大家一起长着,王德发就不长了。

1月19号早晨,王德发在一阵悦耳的叫声中醒来,一看时间才七点,母亲已经做好了,让妹妹来叫王德发起床吃饭,不情不愿的起床吃饭,家里的氛围很温馨,可是在冬天不能赖床的冬天,不能称之为过冬。

刚回到家第一天依照惯例是不用去干活的,起这么早,是为了让王德发辅导妹妹学习,妹妹别看很文静,像一个学习很好的孩子,可是妹妹的成绩总是反差极大,小学数学只考30分,辛亏王德发学过高等数学,给妹妹辅导作业,仅仅用半个小时就做出来了一道数学题。

经历了几次家族说教,朋友结婚,日常喝酒到吐,短暂美好而又无奈的春节已经到期,并没有续费的可能。王德发踏上了回到上庐市的火车。

2020年2月1日回到了上庐市,坐了一晚上火车却也没有很累,向家里报了声平安,王德发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变得诡异起来,地面仿佛在震动,天空在慢慢撕裂,空气越来越浓厚,压的王德发喘不上气来,同行的女友却没有一点感觉,说可能是王德发压力太大了,慢慢的会好起来的,生活会好起来的,爱情有了,面包还会远吗?

女朋友一如既往的支持王德发,靠着女朋友的鼓励,王德发才能活到现在,一直以来王德发都怀疑女朋友是怎么看上他的,王德发不高很瘦,长得不好看,女朋友虽然也不算漂亮,但是也不丑,很可爱,追女朋友的也不少,却和一个从没追过她的王德发在一起了,只是因为王德发说了句,要不我们在一起吧,女朋友考虑了一下,说可以,这样在一起待了三年,这是第四个年头,王德发心想,今年一定要努力,完成娶她的心愿。

回到了租的小房子,放下了从家里带来的特产,父母交代,要把这些特产,给领导一份,给要好的同事分一下,在厂子(父母总是喜欢把公司工厂一切工作的地方叫厂子)要打好人缘,才能混的更好,可是父母怎会知道,王德发已经辞职了,明天就要开始重新找工作。

晚上抱着女朋友,王德发说:“这辈子最对的事,就是遇到你,这些年苦了你,跟着我受罪,对不起你了。”女朋友略感惊讶的说:“哪有苦了我呀,也没有受罪呀,对不起我?难道是这几天在家,你就把我给绿了?”,听到女朋友俏皮的话,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的内心。不由得抱紧的女朋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