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无限次元之万象时空 > 第一卷 鬼灭之刃
第二十八章 不是一个好老师
作者:青空飞叶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20-01-23 23:03:53 全文阅读

不吐不快,大概就是炭治郎现在的状态。

同是没有才能的人,或许感同身受,所以他才有必要唤醒对方,同样也是对自己的鞭挞。

“不要因为才能就否定自己。我也没有才能,我的身边全都是天才,大家的年纪也和我差不多,但都比我强得多。我同样很羡慕他们与生俱来的才能。可是,即便如此,我也没想过要放弃。”

“我想打败鬼舞辻无惨,我想救我的妹妹,我知道我只是在做一个美丽的梦,但我更知道,如果我放弃了,那么这个梦就永远也实现不了。”

“所以,就算现在办不到也没关系,只有努力就好了,用常人的两倍,甚至三倍的时间去努力,总有办得到的一天,不是也有吗?努力的天才。”

要说失落的话,大概是亲眼目睹绯村云从新手一跃成为超越柱级的这件事吧,一个完美无缺的天才放到你身边,任谁也无法无动于衷。

炭治郎虽然不至于嫉妒,但羡慕的同时,懊恼于自己的无力,也是有过的。

那样的打击,并不比对方小多少,但他没有放弃,因为他有为之奋斗的目标和梦想,有为之堵上一切的觉悟,所以他不断的努力着。所谓的梦想就是如此,美好于虚幻,残酷于现实。

“我们一起努力吧,总有一天,我们会办得到的。”

“嗯!”

......

顺利说服了对方后,炭治郎也得知了对方的名字,叫做小铁。有了决心后,小铁也变得坚强了不少,他打算亲眼去看着人偶的战斗,不管发生什么,也要把那宝物,牢牢记住,为了某一天,将它复原。

不过就在他们前去的时候,时透无一郎已经结束了战斗,并且正面对面朝着他们走来。

“战斗已经结束了吗?”

“嗯,已经结束了,不过说到底也是道具,是我抱有太大希望了。话说,你是谁?”

“至少把人的名字给记住啊,我叫灶门炭治郎。”

“无所谓了,话说我的刀在训练的时候断了,所以就用这代替了。”

时透无一郎将人偶的一只手臂展现出来,指着上面那把刀说道。

小铁一愣,连忙向前跑去。

“小铁君!”

“急呼呼的干什么?喂,那谁,帮我把这个丢了!”

说着,时透无一郎把断掉的刀扔给了炭治郎,随后扬长而去。

“态度真恶劣啊。不过没有恶意的味道,也就是说他并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吗?”

他已经有些搞不懂时透无一郎这个人了。

“对了,小铁君!”

等炭治郎干到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降下了雨水,而小铁正静立在残破的机关人偶前,不发一言。

“小铁君,试试能不能动吧。”

“嗯。”

一番调试后,残破的机关人偶,居然开始动了起来。

“太好了,小铁君!”

“嗯,就用这个特训吧,炭治郎先生!”

炭治郎一脸疑惑。

“用这个特训,然后变得比那个自大的小鬼强,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然后等你变强之后,一定要打败他,再跟他说‘你就这点水平的吗,垃圾。你的海带头还是剪了吧,难道要留着过年做腌海带吗?快切腹自尽吧,丢人的东西。’”

??

炭治郎此时不但感觉到小铁君的怨念,同时也发觉了他的毒舌。不过这样做好吗?

“等等,这......”

“嗯嗯,就这样办吧,对了,砍头的时候要对着狱门才好。”

“不是,再怎么说,这也太过分了吧?”

“一点也不。”

“不,超级过分的。”

“好了,我答应你,我会变得比他强的,然后在教训他,不过那些话,我是不说的。”

小铁很不服气地点了点头,“好吧,暂时就这样吧。总之,炭治郎先生必须先变得比那个渣滓强。”

无视掉那部分毒舌,这也是炭治郎所求的。

“那就开始特训吧!”

......

虽然甘露寺贸然闯进了男浴场里,但实际上,也看不到什么,因为当时的绯村云已经泡在温泉里的。退一万步说,就是被看到裸体,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一个男生也算不上吃亏。

所以只是口头上训斥了一下甘露寺的冒失之后,绯村云就没有继续追究了。

泡完温泉后,回到村子里,就有香喷喷的米饭招待。甘露寺是个吃货,虽然被骂有些失落,但有了大餐吃,她就完全忘记了。

吃完没多久,炭治郎就回来了,嗯,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炭治郎,你跟人打架了吗?不对啊,这个村子里谁能把你打成这样?难道是那个长相有点凶的人。”

长相有点凶的人?炭治郎忽然想起之前碰到过的不死川玄弥。

“你是说玄弥吗?不是啊,我没有和人打架。”

接着,他就把遇到不死川玄弥,时透无一郎,以及找到特训道具,以及道具人偶损坏,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刀这些情况都说了出来。

“那把刀被钢铁冢先生拿走了,据说要特殊的锻造方法,锻造三天三夜,我有点担心他了。”

绯村云略微无语,他就泡了会温泉,吃了一顿饭,怎么炭治郎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了?让人搞不清楚他们是不是进的同一个村子。

“看来你的运气不错。不过,你说时透也在,奇怪,为什么没碰到他,对了那个不死川玄弥也不在这里。”

说着,绯村云看向甘露寺。

“老师,你看我也没用,我们的房子都是村里人安排的,可能因为来的时间不一样,所以没安排在一起。不过,时透君会来,很可能和老师有关。”

“和我有关?”

“老师你也知道的吧,时透君原本就是柱里公认的天才,两个月就成为了柱级。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是因为老师的出现,我想他着急了。”

任谁被人挤兑掉,都会出现一种危机感。虽然时透无一郎看起来并不关心其他事情,但在绯村云出现之后,他的心理可能也随之出现变化。相似的背景,相似的天赋,却不同的结果,这不是一句不在意,就可以断绝的念头不通达。

绯村云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关注对方正是因为这相似的背景,也是他觉得最有希望第一个达到【斑纹】的柱级。

你说炭治郎已经可以触及了?但你也别忘了,在花街事件的时候,炭治郎就已经使出过了,他现在还不能真正把握,已经算是不合格的了。而且严格意义上,他也不是在特训后展露出来的,所以不能算进去。

“甘露寺小姐,听说时透君是日之呼吸使用者的后代子孙,那为什么他不会日之呼吸?”

“额!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只能说日之呼吸的使用者并没有把他的能力传给下一代,或者传了,但三百年的时间里,某些原因导致传承断了,理由可能有很多,但我不清楚。”

“看来时透君来这里特训,是打算通过外部压迫来打开【斑纹】,挺有想法的。”

绯村云大致明白了他的目的了。

“对了,炭治郎,你觉得那个机关人偶实力怎么样?”

“很强!”

炭治郎面露凝重,“至少我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不过听时透君的话,他好像对人偶不怎么满意。”

绯村云点了点头,炭治郎和柱级的实力还是没法比的,虽然在真正战斗中,炭治郎那不屈的意志,总会引发一些奇迹,战力也会莫名飙升,但这种临场爆发实在太不稳定。从常态战力而言,忽略掉莫名的爆发之后,他的基础还是差很多。

这方面有天赋上的不足,也有经验上的不足。

“无论再怎么强,终究是没有思想的人偶,实力上还是有差距的,以时透君的天才,任何一点破绽都可能无限的放大,所以人偶起到的作用并不会很高,甚至比不上一个柱级来陪练,失望倒是情理之中。”

“真是的,明明有老师在,请教你不就好了,非要自己琢磨。”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厚脸皮。”

柱级的人大多有着自己的傲气,他们可以承认自己暂时比不过绯村云,但绝不会死皮赖脸地跑过来请教,这是底线,也是原则,这一点,绯村云很清楚。

甚至在蝴蝶屋里的炭治郎三个人,也很少会跑来请教他。炭治郎偶尔还会,但伊之助和善逸却是完全没有过。

“人家脸皮才不厚呢。”

对于甘露寺的说法,绯村云不可置否。实际上他也不是很排斥,因为甘露寺完全把她自己当做是弟子,弟子请教老师,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再说,也有不耻下问的说法。

炭治郎在一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请教绯村云他也试过,但可能实力差距太大,他完全无法感受到那种战斗的快感。

他需要的是从战斗中得到启发和进步,而不是求虐。不得不说,绯村云并不是一个好老师,下手重不说,而且太理所当然了,问什么都很敷衍。

这里的敷衍并不是恶意的。只是因为他的天赋太高,一点就通,而他教给别人的时候,往往只能给出一个结果,却无法理清楚过程。

因为所谓的过程,在他那里并不成立。只有愿意就能做到的人,是无法想象如何去做这件事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