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无限次元之万象时空 > 第一卷 鬼灭之刃
第一章 失忆少年与蝴蝶屋
作者:青空飞叶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20-02-13 16:19:30 全文阅读

“我将一统全时空,成为至高无上的王者......”

“魔王啊......”

“我亲爱的哥哥......别怨恨我......”

“丽薇塔,你背叛我......”

“......你的愿望就由我来实现吧......”

“咕噜咕噜.......”

迷迷糊糊中,杂乱的声音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似乎听清楚了,又仿佛没有听清楚,断断续续,无法明确。

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自己好似置身于一个黑暗,深不见底的水潭中,意识不断的沉下去,那些声音也在不断远离,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好像就要窒息一般,少年猛地吸了一口气,随即睁开了双眼。

高高的屋顶,昏暗的内室,少年躺在一张铺着白色床垫的床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脑门上全是汗水,裹在白色被子里的身体,也已经被汗水浸湿,本是十分难受的一件事,但现在的他却无暇顾及。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仔细一想,少年只觉得脑袋仿佛要炸裂一般的疼痛,根本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好像掉到了一个很深的水潭里,耳边还有着嘈杂的声音。

刚刚坐起了身子,便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啊!忍姐姐,那个哥哥醒过来了。”

少年偏过头,想要确认一下情况,却只看到一个女孩匆匆跑出门去。

没过多久,一个长相十分甜美,并且挂着迷人微笑的少女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三名小女孩,年纪都在七八岁左右。

“你醒了吗?”

少女来到他的身边,坐在椅子上,亲切的问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感受到那从空气中飘逸过来的香气,少年有些心猿意马。

“嗯,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这里是蝴蝶屋,我是这里的主人,蝴蝶忍。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不舒服?”

蝴蝶忍点了点头,“你已经昏迷了半个多月,而且之前你的伤势十分严重,所以我想问你的身上有什么不舒服吗?”

“好像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是脑袋有点痛。”

脑袋?

蝴蝶忍闻言有些莫名其妙,作为少年的主治医师,她当然知道对方的伤势有多重,身上的肌肉严重撕裂,身体好像被火灼烧过一般,本以为是必死的伤势,可对方的身体却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愈合。

话虽如此,对方的头部却没有太大的外伤,所以她很奇怪对方的说法。

“能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吗?”

“诶?”

少年明显转不过弯来,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

“啊,请不要介意,虽然我是的女生,但我同样是个医生,你是我的病患,检查身体是为了治疗,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请你不要误会了。”

“医生?难怪身上除了花香味以外,还有种淡淡的药材味。”

少年喃喃自语,不过却还是被蝴蝶忍给听个正着,闻言也不免有些羞涩。毕竟被一个异性夸奖身上的味道,总是有些令人不好意思的。

好在医者父母心,蝴蝶忍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很利索地为对方检查身体。

“你的外伤看来恢复得不错。头部的话,也没有明显外伤,你说痛,是具体哪个部位。”

检查一番后,蝴蝶忍并没有检查出别的东西,只能向少年询问。

“不是外伤那种疼痛,而是我一努力地去想某种东西,就会胀痛。”

想东西?胀痛?难道是......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来着哪里吗?”

少年闻言一愣,眉头一皱便开始细想起来,可不想不要紧,这一想,脑袋就像是要炸了一般。

脑袋不断闪过一个个模糊的画面,嘈杂的声音在耳边絮絮叨叨,但关于自己的东西,却一点也记不起来。

他抱着头,喘着粗气,一脸痛苦的模样,直到最后,才将浮现的一个名字喊了出来。

“丽薇塔!”

“丽薇塔?”

这个名字显然不是日本名,而是南蛮名,虽然蝴蝶忍没有见过南蛮人,但作为基础知识,她还是知道的。不过少年明显不像是南蛮人,即便是,这名字也是女性的名字才对,怎么可能叫这个?

“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这个名字,其他的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到了此时,少年也明白了一件事。

“抱歉,我好像失忆了。”

对于失忆症,是一个医学上到了现在也难以解决的问题,虽然蝴蝶忍擅长医毒之术,但对这种涉及大脑神经记忆问题的病症,也是无处下手。

本想着在对方伤好了之后就送回去,但显然这个打算是行不通的。无奈之下,蝴蝶忍只能将少年收留下来。反正蝴蝶屋也是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小孩的地方,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时间一晃,便过了两个多月,少年养好了伤,但却没有离开蝴蝶屋,反而留了下来,偶尔会协助蝴蝶忍治疗病患。

同时,他也在慢慢接受这个,对他而言很是陌生的世界,以及它的世界观。

时值日本大正时期,也就是明治维新之后,最为繁荣的一个时期,不过和表面的繁荣不同,暗地里,却有着一种名为“鬼”的生物,在暗中袭击人类。

普通人面对鬼,根本没有反抗力,除非运气好,否则逃不过一个死字。

蝴蝶屋大部分的人都是被鬼袭击过,残留下来的人类,据说,少年自己也是,因为蝴蝶忍在猎杀鬼物之时,发现了受灾的村落,而他正好就在村落里。

不过失忆的他,没有半点印象就是了。

对了,正所谓有阴就有阳,有鬼物这种东西,自然也有斩杀鬼物的人,而蝴蝶忍所在的组织便是【鬼杀队】,是从古流传至今,对抗鬼物的队伍。而讽刺的是,鬼杀队的人,基本上都是曾经受到了鬼物袭击而存活的人,因具备才能,而选为对抗鬼物的人。

千百年来,鬼杀队和鬼就处于互相猎杀的境地,只不过比起活了几百上千年的鬼,人类即便掌握了斩鬼之术,依旧难免落入下风。

蝴蝶忍便是鬼杀队的“柱”之一,实力排于末流,但精通医毒,对鬼的杀伤性并不弱于人。很难想象,这样纤弱的少女,竟然会是鬼杀队的庭柱之一,少年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反观自己,他就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大部分鬼杀队成员,都对鬼怀着无比的憎恨。

即便是蝴蝶忍,这个像是温柔大姐姐一样的人,哪怕外表掩饰得再好,心里也对鬼这种东西,充满了憎恶。而他,憎恨?已经忘记了过往一切的他,应该憎恨什么。

“忍说过,我的失忆很可能是受到鬼的袭击造成的。但这似乎说不过去。”

这么长的时间,少年多多少少也了解到蝴蝶忍的身份,作为对抗鬼物的剑士,是不是鬼的袭击,应该很清楚才对。

然而对方却用了“可能”两个字,这显然是很不正常的。

“或许我的失忆并没有那么单纯。看来我有必要回到事故地点,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话虽如此,少年却也没有立刻行动,因为他还有着必须偿还的恩情。

蝴蝶忍打算研究对付鬼的毒药,那么他也打算从这方面入手,一来可以充分了解这种不同于人类的生物,同时也可以报答蝴蝶忍对他的救命之恩。

就这样日复一日,直到蝴蝶屋里,再次入住了一些病号。

和之前的不一样,这一次的病患,伤势都很严重,有些甚至被鬼的血毒侵蚀,肢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形,只剩下一个人类的脑袋,其余地方都成了蜘蛛的模样。

拔出这些血毒,虽然很麻烦,但多费一些时间也可以解决。

据传闻,此次损伤这么严重,是因为这些普通鬼杀队员们,遇到了十二鬼月,而十二鬼月是鬼里面,最强大的十二名大将,简单点说,就等于鬼杀队里的柱级成员一样。

不过损失虽然严重,但结果还算过得去,毕竟他听说,十二鬼月之一,已经殒命了。

而做出最大贡献的几名成员,如今正躺在大屋内。

嗯?

两名穿着隐队服饰的人,正带着一名鬼杀队的少年站在庭院里,少年似乎身体有些不方便,正被其中一个背在背上。少年的左额头上,有着一块被烫伤的伤疤,脸上有着血污,气息虽然低迷,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而其中一名隐队成员,正在一名少女面前说着什么,这是这名同样是鬼杀队成员的少女,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栗花落香奈乎,就是这名少女的名字,她不但是蝴蝶屋的人,还是蝴蝶忍唯一的继子,哦,所谓的继子,就是接班人。是柱级成员培养来接替自己的候选者,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继子就可以继承柱级的位置。

也即是说,这名少女,就是蝴蝶屋的少主人。只不过,这名少女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不爱说话,或者说,她患有选择恐惧症,连如何开口说话,也要经过选择,然而她却无法选择该说什么,导致她看起来,像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抱歉!她不太擅长说话,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说。我叫绯村云,也是这里的一员。”

好歹也是混了两个多月,少年也已经混熟了,丝毫没把自己当做外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