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巫者 > 第一卷《巫典》
第27章:金雷竹棒
作者:今来古往  |  字数:3354  |  更新时间:2020-01-23 18:05:40 全文阅读

老乞丐眼睛一眯,满意地点点头,“此地东去三百里,有一座涂荆山,你们应该知道吧?那里有一只旋龟,它等级不高,只有区区四级。老祖我嫌跑一趟麻烦,就辛苦你们一趟代劳,帮我抓来,对我有用。”

孙浩然脸色难堪,“老祖,这个……”

“嗯?”老乞丐冷冷瞥了一个眼神。

孙浩然身子一颤,“这个,老祖既然吩咐下来,我君子门就算出动全宗之力,也没问题。只不过我君子门刚刚跟青丘门有些过节未了,还请老祖宽限片刻,待我了解其中恩怨,便立即前往涂荆山。”

“老祖休要听那恶贼花言巧语!孙浩然这个恶贼,口蜜腹剑,背信弃义,公然撕毁宗门先祖定下的比斗之约,还趁我青丘门不备,埋伏暗算我青丘门弟子。还望老祖为我青丘门主持公道!”这时,那个叫慧樱的最小弟子站了出来,出口责骂孙浩然。

“这是怎么回事?”老乞丐面色一沉,朝孙浩然问道。

“老祖休要听她胡言乱语,两门比斗之约不假,刚才我与智静师姐定下的比斗也不假。虽然智静师姐被她座下弟子暗算,但这是青丘门门内之事,与我君子门无关。再者,此事在我与智静师姐定下约定之后,若是智静师姐不敌,自可投降认输,同意孙某提议之事。”孙浩然满脸正色说道。

“你……无耻!慧空师姐,你倒是快告诉老祖,这一切都是孙浩然一手策划的,他想吞并我青丘门。你快说啊……”慧樱拉着慧空想让她解释,却被慧空一挥手,甩倒在地。

孙浩然露出诡笑表情,道:“老祖你也看见了,她们自己同门狗咬狗,所说的话根本不足为信!”

“咳咳……”老乞丐咳了几声,一脸正色说道:“既然是你们两个门派内部之事,我自然不便插手。孙浩然,你可明白……”

孙浩然大喜,转身朝智静缓缓走去,“智静师姐,你看我们还有必要比斗吗?”

几名剩下的青丘门女弟子纷纷持剑,将孙浩然围在中间。孙浩然犹如未见,只是静静地看着智静。四周顿时死一样的寂静。

赵泓看着青丘门众人寡不敌众,虽然很想帮忙,但是他知道这种场面,自己站出来说话只是找死的行为,于事无补。更何况,老乞丐是五行宗的人,他现在可不想引起注意。

“喂,老乞丐,你说自己不喜欢亏欠别人,那你刚刚吃了我们的黎胡鸟,是不是该帮我们一个忙啊?”姜微突然开口,打破沉静。

赵泓心中惊跳不定,他深知姜微性格,没有喊出“神氏女娃”已是不易,可如此不把堂堂五行宗的老祖放在眼里,怕是麻烦打了。他不由靠近姜微,随时准备施展土行咒。

老乞丐面色黑沉,却仍然忍着没有发怒,“没错,这话我说过,你想怎样?”

“那就成了!我现在让你赶走那个叫孙浩然的,本姑娘看他不顺眼,偏不让他欺负青丘门的人。”姜微继续说道。

“大胆!你是哪里跑来的野娃子,敢在这里撒野,对老祖不敬?”孙浩然大喝一声。

姜微红袖一招,长鞭已经在手,“你才大胆!我乃神……”

“呃呃……”赵泓一把拦住她,使了个颜色,重咳几声打断她说话,又对老乞丐笑道:“那个,老先生,你有所不知。我朋友说的不错,君子门比斗输了,反而突施暗算青丘门,还强迫青丘门并入君子门,这些我们刚才是亲耳所闻,有目共睹的。我朋友的意思,是想让老先生住持公道,调解这场恩怨,放青丘门一马。”

“你又是哪里滚来的野小子,竟敢管我青丘门的闲事!”孙浩然一声怒喝,手中长剑出鞘,已经指向赵泓。

“嘭”的一声巨响,长剑与长鞭在空中对碰。

一股巨浪搅起孙浩然的长袖,撩动他的胡须。姜微却是连连后退十数步,这才稳住身形。

“你没事吧?”赵泓连忙扶住姜微。

“没事……”姜微喉间血气鼓动,强忍吞下。她微微一笑,“我说过我会罩着你的,岂会让这蛮子伤你。不过这蛮子力气还真是大,我奈何他不得!”

赵泓心中感动,却见孙浩然长剑改刺为斩,又朝赵泓劈来。赵泓不由思索,两柄长剑已在手中。

“住手!”老乞丐大喝一声。

孙浩然一怔,“老祖,这两个娃子不知天高地厚,我替你教训他们。”

“你给我住口,”老乞丐再次厉声喝道,金雷竹棒凌空一戳。

霹雳落地,再次将地面炸开一道裂缝,却将本要厮斗的三人震慑下来。

“你先去帮我去取旋龟!”老乞丐看着孙浩然,话中带有不可冒犯的威严。

“老祖,可……”孙浩然一脸不甘。

老乞丐轻哼道:“怎么,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是!”孙浩然青袖一挥,手中长剑不见。他愤恨地瞪了赵泓二人一眼,然后朝青丘门扫了一遍,这才带着君子门弟子离开。

慧空见势不妙,一溜烟逃走了。慧樱本想追去,却被智静师太拦住。智静缓缓走到老乞丐前,躬身答谢:“多谢老祖搭救之恩,智静必当铭记在心。”

老乞丐哼了一声,脸色并不好看。慧空又走到赵泓二人前,拜谢一番,便带着门下弟子离去。

“娃儿,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可以跟我走了吧?”老乞丐恨恨地瞪着赵泓二人。

“老先生你这话是何意?我们为何要跟你走?要去哪里?”赵泓看着对方从四只瞳孔中折射出的愤怒,心中一凛。

“哼!”老乞丐将金雷竹棒横在身前,“我答应你们让孙浩然放走青丘门的人,你我就互不相欠了。这女娃儿刚才对我言语甚是无礼,难道你想让我就这么算了?”

一听此话,赵泓脸上的肌肉抽蓄了一下,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露出了一丝苦笑的神色说道:“老先生,我这朋友年纪尚小,言行皆是率性而为。有道是童言无忌,还请老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

老乞丐还未回话,一旁的姜微却是急不可耐,早已摆出架势。她手中长鞭一扬,咬牙切齿地说道:“老乞丐,要打就打,你当我女娃怕了你么?你有什么大不了的本事,尽管放马过来!”

赵泓心中暗暗叫苦不已,这个外表呆萌小萝莉,脾气却霸道不服输的女娃子,还真是不谙人情世故,这种性格在外迟早要吃大亏!

可再想到她一心维护自己,赵泓又不由心头一热。于是他伸手拉了拉姜微的衣袖,想提醒她做好开溜的准备,可姜微正在势头上,两只大眼睛瞪着对面的老乞丐,几乎就要冒出火来,她哪里会理解赵泓的意思。

“嘿嘿,女娃儿,你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你可知老祖我这‘金雷竹棒’一出,你可就尸骨无存了……”老乞丐边说边在指尖把玩着金雷竹棒,对姜微手中长鞭视若无睹,口气中却带有几分威胁之意。

“括噪!”姜微话音刚落,长鞭已经带着犹如波纹一般的痕迹铺天盖地地扫向了老乞丐。

一股渗人的杀意已经席卷而去。

赵泓心里不由地暗赞,姜微的这鞭法还真不是吹牛的!只见长鞭扫出之后,立即就幻化成了一道道的波纹,几乎没有实质,也看不出来任何斧凿的痕迹,甚至风声都没有带起来,简直将“扫”字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

“哎呦,你这小妮子怎么说打就打!”老乞丐似乎被吓了一跳,仓惶举起金雷竹棒招架,整个身体踉跄地在地上一滚,这才闪躲出软鞭的攻击范围。

赵泓看到眼前的情况,嘴巴张得老大,下巴许久合不拢。他使劲揉了揉双眼,想要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姜微却得势不饶人,紧跟着将长鞭凌空一个劈划,闪电般的一击而下,长鞭在空气中带起“嗡嗡”的频率震动声。

“嘭”的一声巨响,鞭彩带出一道赤色光芒,鞭头随即击在金雷竹棒上。姜微一个踉跄,连退数步,来到赵泓身前。

而那老乞丐情况似乎更惨,之前一个滚身他还没站起,不得不又以金雷竹棒招架软鞭,却被软鞭震开十数米之远。

堂堂五行宗摧锐峰的老祖,竟然两招下来跟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娃打了个势均力敌?赵泓用手努力把自己的下巴扳起合上,他觉得就算想破头皮,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好好,我倒是小瞧了你!”老乞丐仓惶爬了起来,狼狈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两只眉毛竖立了起来,森然说道,“看招!霹雳落地!”

只见老乞丐将金雷竹棒一挑,犹如闪电般的速度,直刺指向姜微。姜微也是不甘示弱,凌空一个“反五花”打出,长鞭已改为斜撩之势,搅动雷霆万钧之力,周围带起浑厚的鞭风。

赵泓感到一股自下而上的强大的内力,从姜微手中长鞭上带起。他有些看得明白过来,姜微这是想逼迫对方不得不凌空而起,届时她再改“撩”为“劈”,老乞丐身体凌空无处借力,一旦长鞭劈至,那么势必无处可避!

果然,姜微见老乞丐跃起,心中大喜,立即刹劲发力,再打出一个“正五花”,抽动长鞭一个回劈,空中的长鞭犹如流星锤一般,朝老乞丐劈砸而去。

赵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抬头看去,却见空中老乞丐那张充满煞气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赵泓忽然好像想到什么,心中顿时暗叫不妙!

就在此刻,金雷竹棒指向姜微一头雕刻的金蛟,忽然再次发出龙吟般的嘶啸之声。一道手指般粗细的闪电从蛟口激射而出,眨眼间就对着姜微扑涌而来。

前方“砰”的一声炸裂的巨响,几乎要将人的耳膜震碎。与此同时,周围方圆十丈空间里,金色与白色的光芒交织成一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