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将与兵 > 正文
第一章 无计可施
作者:醉拿手  |  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0-01-12 10:49:33 全文阅读

“验血脉。”

  一声令下,一行人抱着婴儿依次在前方一个石碑下排队,石碑通体呈铜绿色,下方还有一个基座,基座中央有一个拇指大的小孔,这正是血脉碑,每个家族都会具备的灵器,虽然不具备任何攻击力,但它能大概显示下一代的资质情况,如无意外发生,血脉碑显示的结果几乎准确无疑,血脉碑的等级越高所得的信息就越详细准确,血脉碑的等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家族的强大与否,而眼前这个则是顶尖的血脉碑。

  刺破婴儿的食指让滴落的血掉进石碑的小孔处,血脉碑便会立刻显示婴儿一切信息,包括生母父亲之类的,其中最令家族看重的就是血脉浓度。

  血脉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它能基本的预测出一般情况下今后所能达到的高度,而有无血脉在大家族中几乎成了是否是当中一份子的潜规则。

  一个妇人刚把婴儿的血滴进小孔,立刻便有一道蓝光升空,只是有点虚幻,而站在高台上的一个老者看了看,便道,

  “血脉,下等接近中等”

  那个妇人听了,有些哀叹道,

  “多谢凌三长老。”

  说完便退了出去,进入人群中,下一位是一个穿着华贵的妇女,她如前者一般将婴儿的一滴血滴进小孔,

  一道刺眼的蓝光冲天而起,让整个检验血脉的空间都沐浴在蓝光之中,

  “血脉,顶尖,恭喜恭喜”

  之前被称作凌三长老的老者笑道。

  “不愧是二长老的孙儿”

  “真厉害,以后凌家有多一位巨擘了”

  在场的人议论纷纷,充满对婴儿各种赞赏。

  …………

  随着鉴定的进行,不少人叹息离去,也有不少人满怀愉悦,人数越来越少,轮到一女子抱着两个婴儿上去,可是随着婴儿的血滴进小孔,血脉碑整个震动起来,一道光芒一闪,众人连忙挡住眼睛,再次睁开时,却发现没有光亮。

  众所周知,凌家的血脉经过血脉碑显示的是蓝色,蓝色越接近深蓝,血脉便越纯净,越接近先祖,越能接近至高境界。

  而此时,毫无光亮证明了这个孩子不单单没有任何凌家血脉,其他的血脉也没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凡人,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就是父母结合后,在母亲孕育期间,胎儿基因出现了变异。

  可能是众人大意,没有发现空中夹杂着零星光点,而那些光点存在于一片透明的光亮之中,将整个凌府笼罩在内。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一道爽朗的笑声在众人耳畔响起,

  “哈哈哈,大哥,你本是一个弃婴,只是我父亲当年云游之际看见把你带回凌家,只是父亲瞒住众人而已,而你那个孩子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居然连战族血脉也没有,成为了一个凡人,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懵,作为凌家的大少爷居然只是一个弃婴,而他的婴儿却连什么血脉也没有,就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九重天可是很难活下去的,更别说是在九重天都是顶尖世家的凌家。

  “这怎么可能啊,是不是搞错了?”

  “凌宣凌二少爷的话怎么可能是假的,血脉碑不也显示出结果了吗?”

  “奇怪了,之前两个人关系都挺好的,完全就是两兄弟的样子,甚至比兄弟还像兄弟,今天是怎么了?”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人是对大少爷是弃婴一事发表意见,有些则是好奇两人的关系转变,

  “各位兄弟姐妹,家主之位继承人的选择就在不久之后,希望各位能认清家主的最佳人选,不要落入他人之手。”

  凌宣看向众人温和的说道。

  众人立刻懂了为何两者的关系变了,原来是为了近期的家主竞选。在这么一个大家族中,争权夺势是常有的事,何况还是一个家主之位,它代表了权与利,在以往的竞选中,为了家主之位而反目成仇的不在少数,因此众人很容易了解其中的门道。

  “我不管凌晨凌大少爷有没有凌家血脉,我只知道他对凌家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而且他对我们非常好,并没有任何的介怀身份差距,还经常帮助我们,我相信凌家在他手里会越走越远,再攀巅峰。”

  一名男子大声说道。

  众人也不禁想起了凌晨的各种好,带领凌家取得的各种辉煌,把目光纷纷投向站于血脉碑前,和之前那个女子一起抱着两个婴儿的青衣男子。

  “那你是说凌二少爷对我们不好吗?凌二少爷没对凌家的发展付出过努力吗?”

  一名男子对着之前出声的男子颇有责问的说道。

  “这…………我并没有说过这类话,凌二少爷也很好,只是我更喜欢凌大少爷。”

  之前出声的男子明显有点底气不足,低下了头,显得有些惭愧。

  众人也开始犹豫起来,高台上的老者见测试婴儿血脉的人也因此停了,脸色有些严肃道,

  “今日是测试婴儿,并非家主之位的投票,各位回去思考,到时在抉择不就行了。”

  众人才回过神来,继续开始婴儿血脉的检验,只是显然还没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而之前那个检验两个婴儿的女子抱着一个婴儿,对着众人说道,

  “我不管我的小孩有没有凌家,战族的血脉,只要是我的小孩那就够了。”

  说完便走出人群,剩下的那个孩子也不再检测血脉,因为她也清楚只要有一个不是,另一个再怎么样她也不想这两个孩子分开,走往自己的住处。

  晚上,一处住院中,

  “这两个孩子的出生打扰了我们的计划,而且他们很可能会就此死去,我们也做不了任何改变。”一位青衣男子无奈的叹到,他双眼望向窗外,眼中尽是不解,叹息以及心痛。

  “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吗?要不我们将他俩送回我娘家,那里对血脉的有无并不会太过于执着。”

  一位眉目清秀,气质典雅的女子双手抱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正满脸希冀的看着青衣男子。

  “灵儿,你也知道我可能时日无多了,实力也是十不存一,而你也刚刚生完孩子,力量有待回复,就凭我们这力量是不可能从我二弟的眼皮底下逃出去的。”

  青衣男子面带绝望的回答道。

  “难道就别无他法了吗?”

  被唤为灵儿的女子留着泪水噙声问到。

  “二弟他筹划这么长时间,不可能会给我们机会的,等待可能还会有一点转机。”

  青衣男子目光游离地望向天空,轻声回答。而其周边紊乱的能量导致的房屋颤动却揭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站在远处高台上的人看见这一情况立马找来同伴,飞身往西方而去。

  “二少爷,大少爷房中出现剧烈能量波动。”

  刚刚飞奔而去的黑衣人此刻单膝跪地,抬头看向坐于太师椅上的年轻人,一脸恭敬的说到。

  “看来他的力量还没衰减到一定程度,难道他们找到了解困的方法?看来只能再努力一下了。”

  原本坐于太师椅上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望向东方一脸平静的回到,那平静的面庞看起来没有任何感情,似乎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心境。

  “退下吧。”

  黑衣人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是说好了万无一失的吗?”

  年轻人头都不回轻声问道。

  “可能是战灵那个女人的原因,她毕竟是战族的公主,有一些保命的东西并不稀奇,要不就是你那个大哥突破了,有能力抵抗那灭情毒,眼下的抉择是尽快除去,避免夜长梦多,而并非推脱责任,你说呢?”

  屋内的屏风后走出一个中年人,两鬓斑白,一席青衣,温文尔雅,一脸书生样,对着年轻人回到。

  “那该怎么做?”

  年轻人目露审视的眼光看着中年人,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眼下确有一计,战灵刚育有孩子,若他们继续待在凌家必死无疑,你大哥跟战灵必不会杀了那两孩子,所以为了他们活下去肯定会想办法把那两个孩子送去战族,我们只需在路上解决便可。”

  “他们并不傻,去往战族的所有道路都在我的监视之中,按之前的计划,我大哥会死于我这些年投放的灭情毒,只要他一死,我就能以各种方法留下他们全家,之后大嫂将会因为保护两个毫无血脉的孩子而受尽排挤,几年后,为了救两个孩子而一起死于一场意外,到时就算战族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把我怎么样?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杀了两个自己的孩子,只要没了这两个包袱,他们还是有那么一丝可能活下去,但他也就此与家主之位无缘。而现在好像超出了我们预料的情况。”

  “你错了,还有一条路,就看他们敢不敢了,生存几率是低了点,但却比其他要高”中年人面带微笑的看着年轻人。

  “万域?”年轻人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脸凝重的回答道。

  “没错,万域的随机传送以及空间的不稳定,空间裂缝时不时出现,去了那里无疑鱼归大海,难以寻找,而且那里离凌家可不算远,只要拼一把就有可能,是死还是活就看运气了。而选择那条路的话,虽然你大哥必死,但战灵必定回到战族,毕竟大神通者在那里还是能做一点事情的,但也只限于战灵,那两个婴儿就不可能了,毕竟战灵离归始境巅峰还远得很。”中年人徐徐道来“所以他们不愿意牺牲那两个孩子就会走这一条路,而你大哥和你大嫂的性格你也知道,他们断然不可能杀了他们的骨肉,所以他们必然会拼上一次。”

  “那把安排在其他路上的精锐调遣回来?以包万无一失,那些路只需要观察即可,然后就是戏子的表演时间了。”

  青年人微微一笑,颇为自信的笑道

  “既然凌二少爷已有对策,那我就先回我的天机域,等候二少爷登上凌家家主的好消息了。”

  中年人说完便朝外走,身影越来越飘渺,一瞬就不见了,好像刚刚并不存在一样。

  此时青年人眉头一皱,“万宙境巅峰,是威慑一下我,让我掂量掂量吗?天机域的老家伙还真多小心思,不过再过几年你若没有突破到开天境,或许情况就不一样了。”想到这,青年人不禁轻笑起来,露出白牙,看起来要多邪气有多邪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