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中庭纪 > 统战议会
第六章 明渊晦暗
作者:红尘小厮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32:14 全文阅读

选择化作秽恶生物一员的拉尔斯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踏入这来自地狱的裂隙,此时的他已经走出了那片藏青色的林间,深入到了这片区域的中层部分。随着他的越发深入,周遭的环境也开始逐渐异化起来。

原本那湛蓝色的天空逐渐变的暗红,大地也染上了一般的颜色,一切的变化都开始向着九层地狱的形态发展。就连存在的地狱生物也开始变的多了起来,狡魔、暮光之星已经遍布了他所踏过的每一寸土地,负责监视着一切进入这人间炼狱的生灵。

好在现在拉尔斯倒是不用在意这些下位种族,每一个看见他的地狱生物都在主动让开道路并对他表达着尊敬。甚至在这平原的远处,他还能依稀看见几只躲藏起来的哈卡斯猎犬。

这些地狱犬的畸形变种就躲藏在这被染红的平原深处,每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块后边都有着这样一只专业的猎杀者。它们便是这地狱平原的第二重保障,会悄然无声的杀死每一个闯入这里的敌人。

拉尔斯继续在这被统战议会暂时命名为地狱平原的区域缓慢前进,脸上时刻保持着他那一丝阴冷的笑容。这里也是那批战争骑士潜入的最深领域了,那些没有特殊措施的骑士们也只探索到了藏青林与地狱平原这两片区域。

剩下的道路便只能依靠拉尔斯自己一人探索,好在他的方式与统战议会想象中的大有不同,自然也有着诸多的便利。现在的拉尔斯只是谨慎的小心着可能出现的上位种族,以免被其识破身份,其余的地狱生物反倒可以不被他放在眼里。

就这样,拉尔斯又在这片平原上前进了不少距离,直到看见了那一地的残甲碎片。他才装作不经意的放慢了脚步,打量着地面上的这些残破甲片。附近的地狱生物看见这尊魔鬼大人,都是下意识的避开绕向了远一点的地方继续巡逻。

“这就是第一批进入到这里的那支小队吧。”

“看来就是在这里被那些地狱祈并者拉入了幻象当中,传回给了统战议会一个虚假的消息。”

“真是可怜,在这片秩序与邪恶交织的异质区域,其实就连那些战争骑士所探讨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拉尔斯放慢脚步后不经意的看了几眼地面上的这些盔甲残骸,然后在心中暗暗自语道。

不仅如此的是,他还在这之后将目光转向了那些隐蔽在周围的虚幻灵体,那是一些身披黑袍的虚幻灵体。他们的口中时刻发出来自地狱的低语,散发着属于秽恶的气息;他们是地狱的祈并者,拥有幻术与欺骗的力量。

好在拉尔斯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反而是将赞许的眼神投向这些家伙。只见那些被他注视到的地狱祈并者激动的跪伏在半空中,以自己的虚幻灵体恭敬的叩首,口中还不忘以地狱语进行着赞颂。

“秩序森严,这便是守序邪恶代表的地狱生物啊…”拉尔斯在心中暗暗感慨道,这些来自九层地狱的秽恶生物具有着比人类更加森然的等阶制度,他们的生命层次往往就决定了他们的地位与身份。

其实世人对地狱的认知终究还是有一些误解,欺骗与狡诈是那些魔鬼与上位种族的专利,这些可怜的下位种族其实在地狱中的身份也不过只是一个奴仆罢了。哪怕来到主位面,他们的狡诈也只是相对于深渊那些混乱的怪物要多出一些智慧罢了。

“也不知道以我的魔鬼血统来说,到地狱算是哪个等阶…”

“如果这个地狱裂隙联通的是那层地狱的话,我是不是还可以…”想到此处的拉尔斯突然微微摇了摇头,伴随他动作的是周围那些本来恭敬的地狱生物瞬间被吓了一跳,胆颤的往后方缓缓退去。

看见这一幕的他脸上的冷笑更甚起来,然后轻笑着继续向前方走去。不知为何,一来到这地狱裂隙的附近,平日里冷静的他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也不知是自身的血脉与这里产生了共鸣,还是越靠近这里越容易想起那个他叫了十二年母亲的家伙……

眼看恢复正常速度的拉尔斯越来越深入这片区域,周遭出现的地狱生物也是越来越多。大多数的当然还是下位种族,比如地狱犬、无面狡魔

惊惧猎手这些怪物也开始变的层出不穷起来。不过最让拉尔斯意外的还是当属在这片平原上出现的一些其他生物,那四处跑动的身影让拉尔斯十分意动。

作为中位地狱生物的梦魇兽有着矫健的四肢与宽厚的身躯,他们的形态似于马匹、可体力却没有极限,这些家伙的四蹄永远燃烧着来自于地狱的不灭之火,往往会给敌人带来恐惧与践踏。而能降服这样一头梦魇兽的话,才算是在地狱骑士的行列中迈入了正式阶段。

拉尔斯看着这些梦魇兽很是在意,他很想试试骑乘这些在地狱中充当骑士第一坐骑的家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不过想了想自己肩膀上承担的任务,他也只能无奈的作罢了。

“先能安全的离开这里再说吧,这些梦魇兽以后总有机会遇到的。”拉尔斯在心中默默的安慰了一下自己,摒弃了这个小小的爱好。然后开始悄然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他有一种直觉在告诉他,这片区域的边缘应该快要到了。

“这是?”拉尔斯还没再走几步,突然感觉到腰间传来一阵炙热的感觉。原本已经敛去光芒,化作一把锈迹斑驳的铁剑后隐藏自己的明渊剑居然在这时发生了异动。

只见它的剑身晃荡起来,滚落了上边附着的锈迹,再一次显现出了本身那琉璃般剔透的剑身、泛出了青色的柔光。强大的波动也开始从其上散发出来,与拉尔斯形成了一种相互的联系。

不过更意外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明渊剑居然还没有恢复多久就再一次发生了异变。只见他的剑身迅速的开始晦暗起来,与周围环境相同的颜色居然很快染在了明渊剑上。

“明渊晦暗?糟糕…“拉尔斯看着这一幕有些诧异,然后很快悄然攥紧了手中的魔法手杖。将警惕的眼神飘向四周的环境当中,脚下的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所以明渊晦暗是什么意思 ?卡彭斯坦阁下。”出发前的拉尔斯站在努特城的门下,将探寻的目光看向了站在对面的卡彭斯坦议员。这时的他腰间正挂着卡彭斯坦议员刚刚转交给他的圣剑明渊,就要准备出发前往地狱裂隙。

“这把剑,来自于一百三十年前英灵殿的一位史诗战士。”

“那尊存在是那个年代的圣者,他曾数度力挽狂澜的拯救安玛边境于生死之间,也曾斩杀过无数的恶魔与眷族。”

“明渊剑就是一直伴随他左右的武器,也随着他沾染了无数恶魔的鲜血。”

“直到那英雄挽歌的传来,这位伟大的战士在其人生的最终一战中与一尊半神阶的大恶魔同归于尽。”

“留下来的,也只有这把被英灵殿奉为圣剑的明渊了。”

“可惜经过这百年来数度易手,圣剑明渊已经开始沾染上了不洁。”

“当有强大的邪恶生灵靠近它后,圣剑明渊就会吸收那个存在的能量变的秽恶起来,这种现象后来就被英灵殿的人称作了明渊晦暗。”

“如果你看见了明渊剑开始晦暗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四周…”

“祝你凯旋,法师阁下…”

“唉…谁又记得…那尊圣者最开始只是一个牧童……”卡彭斯坦议员临走前的话语在拉尔斯的耳边回荡起来,警醒着他要小心那些可能遇到的危险。可转了好几次头的拉尔斯依然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异动,就连那些地狱生物都依然若无其事的在周遭散布着,没有任何感受到上位者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这剑的状态似乎做不了假吧…”拉尔斯心中暗暗嘀咕着,在这样的环境下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让人保持十二分的警惕,又何况是这样一把圣剑的变化?

可直到明渊晦暗现象的结束,这把剑再度归为了平静、变回了那把锈迹斑驳的铁剑后,拉尔斯都没有在四周发现任何的异常。他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腰间的剑柄,依然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喵~”七七在拉尔斯的脖子上缠绕着都有些看不下去,它散发出了强大的能量波动吓走了周遭那些起疑心暗暗盯着这里的地狱生物,然后再次蜷缩在了拉尔斯的脖子上一声不发。

“难道真的是我有些谨慎了?可这把剑…”拉尔斯微微摇了摇头,只得再次迈步准备前进,既然没有出现危险的话他自然也不能停止不前。在这里,容不得一丝一毫的侥幸与休息,他只能抓紧每一秒的时间尽快潜入到裂隙的深处。

可这一次,他抬起的脚刚刚迈了一半,就听见那一个嘶哑的声音……

“你这猫,有点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