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重生之我叫科比 > 正文
第三十一章:神奇的通灵术
作者:海王星魔术师  |  字数:5027  |  更新时间:2020-01-29 12:11:01 全文阅读

湖人队在圣安东尼奥马刺队主场的这场比赛因为种种的原因而变得难看至极,即便在这个时代普遍得分都在一百分一下,但是打到第四节过去一半的时候双方的比分才刚上七十分这种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

  事实上这场比赛我们还真不是不想好好打,而是这一次的流感来得如此的迅猛,在昨天结束了与休斯顿火箭的比赛之后我们全队上下就迅速的出现了大规模的流感症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对此还不太重视,以为凭借我们强壮的身体素质能够很轻易的就将这次的感冒抵抗过去。

  但是今天的比赛状态告诉我们,有些时候仅仅是靠着自身的意志力是没有办法战胜客观的困难的,当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酸痛感而难以发力的时候,哪怕只是在场上散步也是一件挺难受的事情。

  之前的几场比赛即便我拼尽了全力也从来没有感到肌肉有过多少酸痛的感觉,科比这副年轻的身体拥有极为恐怖的自我恢复能力,而昨天在休斯顿主场的比赛节奏那么快,赛后我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任何的疲劳感,可是今天状况就完全不同了,我的身体仿佛一下子老去了20岁一般,这种感觉尽管在不断的减轻之中,然而估计在比赛结束之前是没有办法得到太多的改善了。

  第四节我和沙克一同被派上场的时候,再也没有昨天那样恐怖的统治力了,当球在我手中的时候我也没有多少进攻的欲望了,而沙克更是一次高位挡拆也懒得过来做了,不仅如此他甚至都不想要球进攻,反而跑到底线的位置去站着,要知道沙克这样射程不超过10英尺的家伙站在那个位置场上的其他人就完全变成了4打5。

  眼看着双方的比分已经有将近两分钟的时间没有过任何变化了,波波维奇这个时候又想出了一个坏招,他先是在比赛还剩下不到4分钟的时候叫了一个暂停,当暂停回来之后马刺队的球员就开始进行各种犯规战术。

  而这种犯规战术的目的并不是想要赢球,相反就是纯粹为了给我们送分,不过这招一开始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双方的比分渐渐的开始往回拉了,但是后来裁判似乎看出了马刺队的这种故意犯规的战术,很多动作不够大的犯规裁判直接就选择了无视。

  这不仅仅让波波维奇大为恼火,更是让湖人队的球员变得抓狂起来,因为马刺队的球员一般程度的犯规都得不到哨子之后,于是就开始加大犯规的动作幅度,有不少动作放在后来的NBA都可以直接吹罚恶意犯规甚至是足以直接驱逐出场的二级恶意犯规。

  双方的肢体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多,眼看冲突就要爆发了,裁判再一次发力了,这次裁判直接将吵得最厉害的两个主教练给驱逐出场,然后双方各自被吹了两个技术犯规。

  当波波维奇骂骂咧咧的离开球场之后,比赛总算是重新恢复到了相对正常的情况下。

  终于这场明明进行得相当快却让人觉得异常缓慢的比赛终于落下了帷幕,即便波波维奇使出了各种办法想要输掉这场比赛,奈何我们湖人队就是这么给力,完全没有给他们一点机会,顽强的取得了这场比赛的失败,好吧这算是一种调侃吧。

  最终马刺队以88比85的比分取得的胜利,原本最后十秒钟我还有一次非常好的三分追平比分的机会,当时我在底角三分线外稳稳的接到了来自队友的传球,而在我的眼中篮筐竟然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

  当我出手的时候面前至少10英尺的区域没有一个对方防守球员,而且我整整花了有将近两秒钟的时间去调整和瞄准篮筐,结果当篮球投出去之后却远离了篮筐,这是一记三不沾!

  整场比赛下来我总共十五投3中,靠着罚球得到了5分,最后的数据是11分3篮板1助攻,我摇了摇头跟着队友一起走进了更衣室,垂头丧气的我狠狠的将换下来的球衣砸向远方的更衣柜。

  因为这一场比赛失利湖人队的战绩来到了6胜2负,依然还是处于全联盟前三的位置上,不过我们身后有许多强队正在随时准备发力追赶上我们,希望下一场比赛我们能够调整好身体状态吧。

  这两场比赛杰西卡果然都没有出现在场边,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这是连续的客场之旅,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她那儿又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吧,我的脑海之中不禁又回想起这段时间里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中更加急迫的想要快点回到洛杉矶去。

  不过比赛结束之后我们整个湖人队却没有立刻离开这座城市,鉴于整个球队受到这次突发性流感的影响十分巨大,所以NBA的医疗团队紧急对我们进行了一次突击的检查与治疗,检查的结果还算比较好,大部分的球员的流感症状尽管都很严重,但是毕竟本身的身体素质在那摆着的,进行了必要的输液与药物治疗之后,都很快有了好转的迹象,相信再经过几天的休息与治疗之后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我也进行了一次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的结果却出乎我的预料,事实上我并没有得上其他球员的那种流感,事实上结果显示我的身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却解释不了我今天身体所表现出来的糟糕状态啊,不但我疑惑不解,就连主教练银狐哈里斯也有点不太相信。

  但是现代化的检测仪器出现错误的几率也不大,而且来检查的医生都是上了岁数从医经验非常丰富的主治医生,不过是从现代科学的角度还是从个人经验的角度来看我的身体都没有任何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当我结束了这次身体检查之后,就像是要证明我之前的难受感觉都是我自己的错觉一般,我渐渐的就觉得身上那种疲劳与无力的感觉消失掉了。

  难道就在我检查之前我的身体状态就恢复正常了吗?这件事很诡异但是我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深入细想了,只希望在结束了体检之后球队能够尽快的登上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因为航班早已经预订好了,所以体检与治疗事实上并没有延误我们飞往洛杉矶的航程,在飞机之上大部分的人都进入到了甜美的睡梦之中,经过了这两天令人感觉身心俱疲的背靠背客场连续作战之后,已经没有人再有多余的精力和心情去多说话了,哪怕是像沙克这样精力旺盛的家伙也表现得像一个很乖的小宝宝一样,没有再去打扰其他人休息。

  我知道今天湖人队输掉这场比赛其实并不是某个人的责任,事实上我们已经尽力了,甚至波波维奇也尽力演戏了,奈何以我们今天的状态打一支一心想要摆烂的马刺二队都没打过,这也体现出了篮球这项运动的不确定性,任何球队与球员都会有出现低谷期,在漫长赛季之中这样的夜晚总归是会出现的,我也必须学会去习惯这一点。

  奇怪的是此时的我却显得有些精力充沛起来,不久之前自己还感觉身体困倦难受,现在一下子就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下,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如此,这也让我迟迟没有办法进入睡梦之中。

  于是学着那一次的办法再来一遍,对着飞机窗外天空中那无尽的星空开始数起了星星,每次当我数了好多好多的星星之后,仿佛间自己就要入睡的时候,只是一个摇头的动作又会让我重新恢复清醒状态,就这样这种情况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反正整个旅程之中我一次真正的入睡都没有能够完成。

  不过在数星星的过程之中时间流逝的速度也显得快了许多,不知不觉之间飞机已经抵达了洛杉矶国际机场,球员们纷纷各自踏上回家的旅程。

  当我回到家中之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这个时候的我终于开始感觉到困意来袭了,没多一会的时间就顺利的进入到了梦乡之中,这一晚我做的梦都挺美好的,第二天起来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显得神清气爽。

  早上吃完早饭之后我第一时间就给杰西卡打去了电话,在等待了大约十秒钟之后对方终于接上了电话,我能够从电话声音之中听出来自于对方的哈欠声,看来杰西卡刚才还在睡觉啦。

  我简单的问候了一下杰西卡,然后就和她约定在午饭的时候去她家里看她。

  随后我还是习惯性的在家里的健身房之中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的身体训练,主要的训练项目还是以柔韧性训练为主,比如拉伸筋骨之类的,做一些瑜伽等有助于提高关节活动范围的运动,这些训练可以让我更容易释放出潜藏在体内的肌肉潜力,也能够帮助肌肉更快的恢复运动损伤,像我这样的职业运动员要想保持许多年的巅峰状态,就必须养出良好的身体训练习惯。

  和昨天比赛时候的糟糕身体状态不同的是,仅仅间隔了一天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再一次的恢复到了最佳状态,我感肯定我的那些其他队友是不可能像我这样恢复神速的,且不说他们身上的流感就很难在一周以内完全好完,就是他们平时身体状态最好的时候也是没法和我现在的状态媲美的。

  中午的时候我驱车赶到了杰西卡的家中,我家和杰西卡的家中间大概会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如果不堵车的话可能还能再快那么几分钟吧。

  当杰西卡打开房门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满脸的疲惫神色,眼袋不知不觉间也出现在了她的眼角之上,我看到了之后顿时心里感觉十分的不是滋味。

  杰西卡看到我的到来之后,充满疲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我则上前一把将她抱进了怀中,只觉得她的身体有一点冰凉,事实上她的家中此时已经开上了暖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却显得如此冰凉。

  “我不在的这两天里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感觉你就像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过觉了一般。”

  我温柔的抚摸着杰西卡那一头柔顺的金发,此时的她比之前要憔悴太多了。

  “昨天我一个人鼓起勇气去找了那个朋友介绍给我的灵媒,当时我害怕极了,觉得像是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一样,可是事情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是吗?你不用太急,慢慢将整件事告诉我就好了,我今天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你不要走好吗?”

  杰西卡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臂,那股力量之大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女生所能够拥有的。

  “嗯,我不走,就陪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啊!”

  我将杰西卡紧紧的拥入了怀中,此时的她身体软软的,体温也渐渐的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下,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会感觉到她的身体在不时的颤抖着,现在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当时那个灵媒一摸到我的手就开始变得疯疯癫癫的起来,我原本还以为她是假装成那个样子的,但是随后她的声音与眼神都发生了变化,她的声音变得像是一个七八十岁以上的老头子,嘴里说着类似拉丁语系的话,我努力的想要去听懂她所说的话,但是她所说的话并不是纯正的拉丁语,即便我粗略能够听懂拉丁语,但是却完全对她所说的话一筹莫展。”

  “她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吗?”

  我好奇的问道。

  “是的,她肯定是被某种十分恐怖的东西所附身的,而且这种恐怖的东西还是从我身上传递到她的身上去的,如果不是我去接触她的身体的话,她也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杰西卡的眼睛之中装满了泪花,聚集在眼眶之中不断的打着滚,像是随时有可能要滴落下来的样子。

  我用餐巾纸轻轻的将杰西卡眼角的泪痕拭去,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着,想要安慰她,让她的情绪稍微缓和下来。

  “我看见了她想要让我去看的东西,尽管她所说的拉丁语我听不懂,但是当她向我伸出她的那双手的时候,我的眼前也能够看到她所见到的景象。”

  “你看到了什么?”

  “虚无,到处都是黑暗,到处都是虚无,无穷无尽的、望不到边的黑暗与虚无笼罩在所有的一切,我们的终点也将变成虚无。”

  “你真的能够看到虚无吗?”

  我有些诧异的看向杰西卡,此时的她却双眼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我们的眼神就这样在半空之中相遇了。

  “你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杰西卡,你所说的一切我都相信。”

  从她的眼神之中我能够看到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我去认同她所说的话。

  感觉她的情绪似乎有点难以控制了,我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让她先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剧,而我则准备亲自下厨为我和杰西卡准备一些食物。

  科比的厨艺如何我不得而知,不过前世的我却算得上是半个厨师了,因为我的父亲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高级厨师,尽管我最终没有选择这一条道路,但是从小的耳濡目染还是让我学会了不少做菜的手艺。

  不过说实话美国这边的烹饪习惯与我的家乡那边差别有点大,特别是在我家乡那边习以为常的各种调味料在这边就非常的少见,倒不是这边买不到这些调料,而是美国人的饮食文化相对而言比较简单,大多数的美国人都喜欢什么汉堡包和炸鸡之类的食物,而对于更加复杂的烹调厨艺则少有研究。

  在杰西卡的家中我没有找到多少想要用的调味料,不过鉴于杰西卡的情绪状况我也不可能出去买这些调料了,也就只能够使用这些现有的简单调料进行烹饪了。

  我从冰箱之中找到了一些还算新鲜的牛肉,还有一些龙虾以及一些果酱。

  美国人喜欢吃牛排配生菜,我也就着这些原料做了两人份的牛排和蔬菜沙拉,看样子我前世所学的厨艺大部分都没法发挥出来,我其实是第一次烹饪牛排与制作沙拉。

  不过好在烹饪这两种食物还算比较简单,杰西卡在吃了我所做的牛排与沙拉之后不由得对我的厨艺赞不绝口起来。

  “嗯,味道感觉确实还挺不错的嘛。”

  对于自己第一次所烹饪的牛排味道我自己还算是比较满意的,因为我对于烹饪的火候掌握有一定的基础,所以烹饪出来的牛排软硬适中、口感滑而不腻,应该也不会比外边那些牛排店里的厨师所做的差多少。

  一边吃着牛排一边喝着红酒,只见杰西卡的脸上重新浮起了甜美的笑容,我也不时讲一些冷笑话出来,之前那种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被冲淡了许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