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南城剑王 > 第一卷山雨欲来
第一章宿命般的初遇
作者:村头的希望  |  字数:2601  |  更新时间:2020-06-23 09:55:39 全文阅读

缥缈峰,天地覆灭,日月不现!

四方敌人皆是围了过来,他们都有上天入地的本事,都是一方绝对的强者!

可此刻,为了对付一人,他们不得不联手起来,因为那人太强了!

没错,他就是七夜,没人知道他的境界,但这不妨碍他成为大荒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曾经捅破天,踏灭地,屠戮朔方、灭绝鬼族,带领人们与天斗,无人能及的存在!

可此刻的他胸膛却是凹陷,衣衫上映衬出一抹鲜艳欲滴,犹如血莲一般的图案。

“七夜!交出玄简和剑经!“

”对,交出来!你杀孽不断,倒行逆施,早已众叛亲离!但只要将宝物奉上,我等还是可以饶你不死。”

“幽冥王和鬼祖都在这里,你插翅也难逃!”

众人七嘴八舌,一人一句,口中皆是大义凛然,却不见他们有丝毫动作。

“蛇鼠之辈,有种就来啊!”

七夜手握玄简,身后墨龙升腾,黑色光芒照耀万丈,强大无比。

“哼!”鬼祖冷笑一声,直接望向其他强者,开口道:“大家一起出手,用绝灭阵将此贼击杀!”

“好!我等苦练绝灭大阵数年,就为今日!”

所有人皆是施展最强力量,汇聚于绝灭大阵之中。那绝灭阵在七夜的上方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其威压让这片天地都为之变色,电闪雷鸣间绝灭阵便凝聚成功,浩天荡地之力直接朝着七夜盖压而去!

“ 绝灭阵?为了杀我,真是好大的手笔啊。我不死简直对不起你们这些年来的苦苦经营!可在我死之前,你们也得想想自己活不活得下来!”

“时空——给我停!”

七夜向天一指,空间仿佛都沉静下来,所有人动作都停在了出招的那一刻,但是如果你注意看,就会发现,他们不是没有动,只是动的非常非常慢!

七夜动了,他向人群中走来。

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每走一步,大地都一阵轻颤,强大的气势足够让任何人感到阵阵不安。

七夜提着玄简冲入了人群,玄简周围泛着墨色的黑气,不停地收割着鲜血。

也不知杀了多久,只知道地上的鲜血已经汇聚成河。当众人几乎已经被屠戮殆尽时,七夜也终于踉跄的半蹲下来。

绝灭大阵的威力实在太强了,七夜能感觉到,再到下一秒,自己的空间禁制就会被突破。

他站了起来。

“今日,我虽死,却还是洪荒剑王!”

“生祭吾魂,练我血肉。剑,灭!!!”

手中的剑燃烧了起来,火焰慢慢遍布了他的全身。

火越烧越大,周围的人只是沾上一点火芯,火焰便如同瘟疫一般在其身上肆掠。

他在燃烧自己的一切,修为,生命乃至精神。

“蝼蚁们,都给我陪葬!!!”

砰!!!!!

轰隆一声巨响!

目及之处是冲天的血光,无尽地血色雾气在缭绕,阵阵腥风闻之令人欲呕。猩红的血水,汇聚成河,而整片大地也像烧红的铁块一般,透发出通红的光彩,众人变成了一座座巨大的枯骨山高耸而立,上面全部都沾染着猩红的血水,滚滚而流的血河在骨山下呼啸而过...

那是一种直逼心底的森然恐怖,即使屏住呼吸,依旧能感受到无尽恐惧的气息。

大地在剧烈的抖动,一声声若有若无的沉闷魔啸,在深层地下不断传出。整片天空都不再明媚,不对,根本没有什么天空,那整片天穹都是翻滚着的滚烫岩浆!惊天动地的巨响宛如天雷突然爆发了开来,碎石冲天,腥味扑鼻,血水不断翻涌,大地在剧烈摇动,撕开峡谷一样的裂缝,绵延至看不见的远方。

这片地域,只剩下那把玄简孤零零的插在地上,巍峨不动,似乎在为他的主人感到悲哀..........

.......

卧槽!谭豪猛的惊醒。

“刚才是梦?”

他咽了口吐沫,眼神不禁瞟向了床边,那本残破的剑经。

刚想伸手去拿....... 

“喂,您好。请问是尾号2002的谭先生吗?”

催款电话来了.....

谭豪捂着额头,不停的抓起头发,头皮简直都快被他自己挠破。此刻他深刻的认识到了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的含义。

谭豪啊谭豪,你是脑子抽了去玩彩票!

继续借?

借借借!

死性不改,谭豪又在手机上下载了十几个借款软件,信息填了一大堆,终于算是借到了点钱。

“先解决了燃眉之急再说,如今的紧要关头是得想办法先找一个工作。不然下个月就不是吃土了,西北风都喝不到新鲜的。”

  .........

下午,一厘街,小精灵发廊。

发廊里客人不少,“托尼”老师们忙得不可开交,后来的客人也只好坐在沙发上等着发型师。

“师弟,那个人身上似乎有真气波动,有些微弱,不像我见过的那些真气。”

“师兄想去打个招呼?”

“走,去认识认识,反正托尼还要剪一会,闲着也是闲着。”

师兄睫毛很长,眉毛浓黑,骨相匀亭,五官如冰雪雕刻的一般,整个人剑眉心目,好一个翩翩美青年。

师弟,嗯........

师弟老态龙钟,头发花白,眉毛胡须随了头发,穿着中山装,看面相,怕是比他的师兄大了三轮不止。

很难想象,这一老一少,老的居然管小的叫师兄。

........ 

“前面的朋友,朋友.....朋友.....朋友留步啊!”

“你们,叫我?”

谭豪被老板以人够了为理由拒绝,心里正冒鬼火呢。他刚准备去下一家碰碰运气,这还没走出门就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他还以为老板改了主意,发现不能错失像自己这样的一个优秀员工。 

结果才是俩个来这里理发的客人。

“道友不知师承何派,我居然看不透朋友的真气。哦,对了。在下青城山杨修霖,这是我师弟李修流。”

青年指着老头为谭豪介绍,讯问他人师承先自报家门,这是修真界心照不宣的礼仪。

谭豪眉毛一挑,不禁戏谑的抱了个拳: “在下武当山张三丰,久仰久仰。”

.......

天空上方似乎有只乌鸦缓缓飞过......(自行脑补)

杨修霖尴尬的和李修流对视了一眼,两人面面相觑,微咳道:“咳咳,道友说笑了。”

“你还知道是说笑?”谭豪翻个白眼,竖个中指,头也不回的出了店门。

小爷时间宝贵的很,可没功夫陪你俩胎神瞎扯淡。

见谭豪离开,两人错愕不已,想破头也没想到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人。

“我想咱们很快就会再见的!”杨修霖看谭豪转眼已经走远,只好隔着老远又对谭豪吼了一声。

“千万别!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身子不转的摆摆手,谭豪将手背到身后,继续走着。

一旁的李修流无奈的耸肩道: “师兄,这怕是个无门散修吧,你对他有兴趣?”

杨修霖微微摇头:“都2020年了,哪来这么多散修。还有,什么叫做有兴趣,很容易引起人误会的好吗?”

“不过我确实看不出来他修的是什么功法,真气微弱,却又让我看不出他的修为,难道不奇怪吗?”

“最近狗魔刚逃到南城,过两天监天司应该会聚集这城里所有的修真者。我估摸着,还能再碰见他。”

........

没有学历的人很难找到自己喜欢还轻松的工作。谭豪走了一天处处碰壁。

好不容易有个老板多和谭豪说了几句,谭豪还以为这个人慧眼识珠,结果这人是想介绍他去挑大粪!

谭豪绝非不是看不起挑大粪的,但是你见过哪个二十冒头的人去挑大粪吗!

真是气死爸爸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