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顽石的万历时代 > 正文
第二十一章赤子常为大国忧
作者:老山活着  |  字数:7382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41:22 全文阅读

却说这王实出了紫禁城,登上了等候在这里的马车,囊图见他神色有异便问原委,王实把刚才的事情一说,囊图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吩咐车夫回理藩院。

  马车启动后,囊图埋怨道:“公子,你也太冲动了,幸亏朝廷对我们现在有所求,要不然你想脱身都很难!

  尤其是你评价武宗的那番话,御史言官知道了肯定会不依不饶,整个大明的文官体系都会成为我们的对头。”

  王实有些尴尬的一笑:“呵呵,老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一冲动,什么都喷出来了,也是奇怪,这身体年轻了,性格咋也变得冲动了。

  你说的对,以后还是要谨慎点好,免得节外生枝,改变这个世界,靠一个封建的官僚系统是不可能的,终究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是我太冲动了!”

  马车到了理藩院附近的东华门,就被堵住了,一时半会还过不去。理藩院距离东华门不远,紧挨着皇城有一片热闹非凡的街市,这便是京城有名的棋盘街。

  现在正是申时,将近下午五点,正是人多热闹的时候。距离也不太远,王实一行下了马车,反正也闲来无事,干脆在街上闲逛起来了。

  此刻,这条四围列肆、百货云集的棋盘街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往来的驰马传牒,人群肩摩毂击,喧喧哗哗,好一片锦绣丰隆之象。

  明朝曾经有一首诗单道棋盘街的繁华:“棋盘街阔静无尘,百货初收百戏陈。向夜月明真似海,参差宫殿涌金银”。

  这棋盘街在元朝就是京城里第一等繁华之地。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在元代大内的太液池之东,新修了当今的这座皇城,其规模气派不知超过了元城多少倍。

  元城周围的市廛店肆也迁走了不少,但是这棋盘街却留了下来。棋盘街又名千步廊,它一头靠着皇城宫禁,另一头连着富贵街。

  宗人府、吏部、户部、礼部等重要朝廷衙门,都在那条富贵街上。棋盘街得了这寸土寸金的上好地望,不热闹那才叫怪。

  天下士农工贾,无论是来京述职交差,还是经商谋事,都得到这棋盘街上落个脚儿,溜个圈儿。

  王实沿着正街向左一拐,一片琳琅满目,乃是店肆林立的街市,以绸缎、珠宝店为多。再往前走一截子,便是耸着一座钟鼓楼的十字街口。由此向东向南向北,三条大街皆是店铺。

  彩旗盈栋金匾连楹,红男绿女川流不息。王实并不打算买什么东西,离吃晚饭还早,他现在不太想回理藩院,只想在附近寻个清静地儿打发这半日光景。

  刚刚宫里发生的事情,让囊图现在是连街也不想让他逛,但王实受不住憋,他站在街口东张西望了一会,便往行人略少的北街走去。走了二三十丈远,右手边出现了一条横街。

  街口第一家是一间两层楼的茶坊,门口挂着布帘子,屋内支着四五只茶炉,都烧得热气腾腾的。靠街窗户里头摆了十几张桌子,一些清客在此一边喝茶聊天,一边看街景。楼上还有七八间雅室,传出吹箫弄笛之声,想是什么公子王孙在里面品茗听曲。

  王实走过去一瞧,诶,这地方挺好!二话不说便率先走了进去。王实进去打量一番,没想到这小小茶铺外面看上去不起眼,里面倒是别有洞天。

  进了二进以后,竟然还有个不小的院子,正面是个三层的阁楼,红砖绿瓦的很有江南的风格。清洁雅致,门窗竹帘半垂,屋外面种了茉莉和毛竹,店铺中幽香盈鼻。

  几个人也没有进屋,就在院子里坐下。囊图很熟练的点了一壶龙井,店家很快又送来一些糕点和吃食,不一会儿,就沏好了一幅热气腾腾的龙井茶。

  来到北京这么久,王实还没有像这样悠闲的逛过街,平时来来去去总是匆匆一瞥。再加上刚才跟小皇帝一通胡说八道,现在倒是口渴了,端起茶杯轻啄一口,顿时满口芬芳。

  他不禁赞道:“好茶!”

  端着茶杯,王实刚想发表一番感慨,忽然有人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从衣着穿戴上看似乎是大户人家的管家,他有些诧异。

  “先生,楼上有人请。”那人说。

  “是谁?”王实问。

  “我家老爷。”

  “谁是你家老爷?”

  “就是这个院子的东家。”

  “是茶铺的老板。”

  “正是。”

  “我不认识他,为什么要见他?”

  “这又有什么要紧,上去必然就认识了。”

  王实有些莫名其妙,囊图和几个护卫也警惕着看着来人。那人瞧了瞧四周,压低声音说:“王大人,宫里有贵人要找你,这里人多眼杂,请随我上去吧。”

  王实抬眼望去,果然发现周围有许多好奇的目光,摆摆手让囊图几人稍安勿躁,遂说了一声“好吧”,便随那人上了三楼,一直走到最里面,进了靠里的一个房间。

  屋子里头已经坐了三个人,其中一人王实认识,正是冯保的管家徐爵,两人有过一面之缘。与徐爵坐在一起的两人很年轻,一副书生的打扮。

  这俩人似乎正在怄气,见到王实进来,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三人围桌而坐,桌上放着几碟精致的茶点。

  见王实进来,徐爵赶紧上前行礼:“小的徐爵,见过明威将军,刚才多有不便,实在有些失礼。还望将军勿怪!”

  “无妨!徐管家,大家都是朋友,无需这些繁文缛节。”

  王实不在意的拱拱手,撇了一眼安坐如山的两个年轻人,继续对徐爵说道:“徐管家唤在下来,不知有何指教?”

  “哦,王大人,小的先跟您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家大公子冯常和二公子冯巩,现在都是国子监监生,小人奉冯老先生之命,带两位公子先认识一下将军,另外想要拜托将军一件很重要的事。”

  徐爵介绍这两个年轻人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坐在那里只是随意的拱拱手,算是跟王实打了招呼,态度非常倨傲。

  徐爵见此,有些尴尬。倒是王实毫不在意,笑了笑很随意的坐了下来。王实大喇喇的坐下,根本不搭理这俩人。如此作为,反而引起了这两人的不满。

  只见那冯常鼻子一哼,气咻咻地说道:“徐管家,也不知伯父是何意,竟然要让我们两个读书人与此人结交,此人乃一介武夫,奸佞小人,送御车御马等物蛊惑皇上,我等清流文人岂可与他为伍?伯父是不是老糊涂了。”

  冯常说罢,起身便要往外走,只见那徐爵一拍桌子,脸色顿时阴了下来,轻斥一声:“坐下!”

  看样子这徐爵在冯府权势不小,他声音虽然不大,却顿时让冯常闭了嘴,气哼哼的坐在那里,扭过头去。

  “哼,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才读了几本书,就在这里学那些酸儒,真以为自己成了清流。还不赶快向王将军道歉!难道想让老爷把你们赶回老家吗?”

  在徐爵的威胁下,这俩人勉勉强强的向王实再次拱拱手,算是道了歉,徐爵这才放过他们。

  王实坐在那里又好气又好笑,他莫名其妙的请来,又莫名其妙的被这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怒怼,到现在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听说这俩人称呼冯保伯父,这才知道这两个酸儒乃冯保的侄儿。

  有可能这两个家伙在国子监听说了言官正在弹劾自己,甚至有可能弹劾的文章在国子监已经传开了,因此才会这样一副嘴脸。

  此时徐爵再次道歉:“王大人,我家两位公子年纪小,不懂事,还望将军原谅则个。”

  王实看向两人,冯常大约二十四五,冯巩小点,也肯定超过了二十岁。自己的生理年龄不过才十七八岁,这徐爵说他们年纪小,王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徐爵马上意识到说错了话,顿时脸臊的通红,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开口。

  王实站起身来拱手说道:“徐管家,你我都是朋友,冯老公对晚辈也关爱有加,他有什么吩咐,写个纸条就行了。

  没必要摆这么大的阵仗。一句话,冯老先生但有吩咐,在下必定唯命是从。

  好了,有什么事情,你和囊图交代一声就行了。不必专程与我商量,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根本不给徐爵机会,转身就走了出去,看都没看那两个傻货一眼。王实动作太快,徐爵本想追出去,想了想又颓然坐下。

  这时候,这两个傻货到来劲了,只听冯巩嗤笑道:“果然是一件莽夫,外藩蛮夷……”

  “住嘴!”徐爵勃然大怒,怒斥道:“你们两个傻货,莫名其妙就把人得罪的死死的,坏了家主的好事,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你们知不知道?这位马上就要成永宁公主的驸马了!真是两个蠢货。”

  徐爵越说越气,站起来甩袖儿而去,茶室里只留下这两个人面面相觑,这才有些后悔。

  ……

  王实下了楼,也没了喝茶的兴致。招呼的众人结了账回到理藩院,刚进院子,迎面就碰到一人,是张居正的大管家游七。

  游七一见王实,顿时大喜,他赶紧迎上来说道:“哎呀,王公子。你可是让我好找。走走走,张首辅要见你,我都已经等了半天了……”

  现在已近黄昏,天已经开始擦黑。但是首辅相招,焉敢怠慢,王实即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随游七赶到张居正的府中。

  这是第一次登张居正的家门,王实他本是有心人,一看这客堂明窗净几,处处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就知道主人的心性,对卑鄙龌龊藏污纳垢之事天生反感。

  张居正自当首辅后,为避嫌疑,极少在家会见官员,尤其是外藩使者。但如今朝廷有求于王实,故给了他一回面子。

  茶过三巡,寒暄过后,张居正开口问道:“王大人,认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将军表字是什么?这倒是有些失礼了。”

  王实赶紧起身,毕恭毕敬的答道:“回阁老的话,下官父母虽然过世得早,家父临终前倒也为在下取了字,曰:荣诚。本待满十八岁行冠礼后正式使用,今日恰逢其会,不如就从阁老开始吧。”

  张居正一捋颌下长髯,品味字的含义。点头说道:“嗯,荣诚,好字,《墨子经上》,实,荣也。《广雅》实,诚也。

  看样子令尊还是个读书人,侨居海外倒也难得。荣诚呐,老夫想问你,你是哪一年生人啊?”

  “在下今年十七,嘉靖四十年生人,三月十三,属鸡的。”

  “哦,不知家中可有帮汝订亲?”

  “这个没有,在下父母早亡,我也没有考虑过这个事。”

  王实被问的莫名其妙,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难道这老头要帮自己做媒?这也太扯了,想想也不可能。堂堂的一国首辅大人,岂能关心这鸡毛蒜皮的小事?

  此时,张居正话风突然一转,态度变得严肃起来:”荣诚,御史言官弹劾你的折子所讲内容,想必你已知道了。”

  “下官今天下午才知道有人弹劾我,还没有收到这份弹劾折子的副本,具体内容不太清楚。”

  王实见谈到正事儿就挺直了身子,他看了看张居正又补充道:”冯公公将邸报上的抄本给我看了,大概内容我现在知道了。”

  “折子说的可有道理?”

  “阁老,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张居正一愣,没想到王实会这么回答,一时间气笑了,他用调侃语气问道:“哦,那什么是假话?”

  “说下官蛊惑陛下,引诱皇上贪图享乐。这真是一针见血!”

  “那如果是真话呢?”

  王实抿抿嘴唇,冷笑一声:“这些人吃饱了撑着,简直是狗放屁,放狗屁!”

  “放肆!”

  张居正闻言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斥道。旁边的游七顿时傻了,这家伙简直是个棒槌,谁的面前都敢胡说八道。

  他很清楚,张居正对武宗皇帝的处事方式是很有看法的,常常教导小皇帝要以武宗为鉴。王实此言简直是打脸。

  王实倒是不慌不忙,拱手问道:“敢问阁老,大明哪一条律法不允许皇上乘坐马车,规定陛下不能走出紫禁城?恐怕没有吧。”

  “胡搅蛮缠,你岂不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的道理吗?你让皇上轻易犯险,出了问题怎么办,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历朝历代,有哪个皇帝可以轻易出宫,在民间游荡。只有昏君才会这样做,如隋炀帝之流,才会遗臭万年。”

  “哈哈哈,我从来没听过这么烂的笑话。阁老,您太不厚道了,这是在偷换概念。我们讨论的是有没有这种规定,你却跟我扯到了杨广。”王实大笑着调侃道。

  “你住口!”张居正脸一沉,冷得几乎可以从上面刮出白霜来:“哼哼,真是胆大包天。听说你今天在皇宫里大放厥词,高度评价武宗。我倒想听听你这小子怎么狡辩?”

  王实先是恭敬地稽首行礼,然后才说道:“其实我知道阁老在担心什么。从古至今,暴君、昏君带给一个王朝的损害是最大的。

  其实这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绝对的权力只能带来绝对的腐败。文官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把皇帝圈禁在紫禁城里,无非就是担心出一个昏君为所欲为。

  这样做真的有用吗?一个不识民间疾苦的皇帝,一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天子靠读几本儒家学说,学点帝王心术就真的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吗?是这个国家之福吗?”

  说到这里,王实耸耸肩,自问自答:“我想恐怕不能。有为之君哪个不是了解民间疾苦,清楚地知道这天下老百姓的需求,才能成为一代明君的。

  远的不说,就说我大明的太祖,成祖这两位陛下,如果不是他们年轻时候在社会上的经历,怎么可能成为一代明君?

  俗话说过犹不及,限制皇权是对的,现在朝廷的体制已经完全能够做到。但我认为把皇帝困在紫禁城里并不可取。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一个对自己国家都不了解的皇帝,你怎么可能指望他能够治理好这个国家,判断每一份奏折的好坏呢?

  困在那个小小的天地,皇帝的眼睛里也只有那片方寸之地,长此以往,与社会脱节,思想变得禁锢,甚至会产生逆反心理,成为昏君的可能性却大大提高了。

  反过来我倒想问问这些弹劾我的言官,将心比心,如果让他自己一直生活在一个方寸之地,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

  文武之道、有张有弛,过日子何尝不是这样。皇帝也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也有自己的情感和生活。长此禁锢在一个地方,这是很不人道的。

  哼,换作是我,听到这样的弹劾,我会先打掉这些言官的牙齿,然后把他们圈禁起来,让他们也享受一下这样的日子。

  说真的,我也会去爬围墙,哈哈哈。就像当年武宗一样。”

  张居正沉默了半响,神情复杂的看着王实:“荣诚,你现在还未成人,说些孩子气的话倒也无所谓。这样的话你在我这里讲讲就算了,在外面可不要胡说八道。会惹来杀身之祸的。”

  “多谢阁老关心,荣诚记住了。下官知道好歹,我从小便无人管束,野惯了。我知道自己心直口快,并不适合当官。

  可大明是我的根,我天天盼望着大明好,盼望这里的人民生活幸福,国家稳定。只要大明有所需要,我愿意付出我的努力。”

  听到王实诚恳的话语,张居正露出一丝微笑,他点点头:“能听到你的肺腑之言,老夫很欣慰!荣诚虽然久居海外,性格天真烂漫,却有一颗赤子之心。

  你送回来的这些书,我都好好的看了一下,这些都是好书!可惜有些内容不懂,有些东西确实对治理国家很有帮助。

  嗣修把关岛的情况跟我讲了,你治理的很好,尤其是你制定的规章制度对我很有启发,这次嗣修带回来不少,我仔细研究了一下,有许多值得大明借鉴的地方。”

  说到这里,张居正喝了口茶,继续说道:“荣诚啊,有件事情需要你鼎力相助。“

  “阁老尽管吩咐!在下敢不从命。”

  ”很好!大明现在很需要燧发枪和野战炮这样的国之利器,听说你那里也没办法生产。都是来自海外的一个什么地方,你看能不能搞到这个技术?”

  “禀阁老,实话跟您说,这恐怕很难,我们也找不到这个国家。但是我知道从他那边搞来的书里面,有制造这些东西的基础知识,就是您说看不懂的那些物理化学知识,新西兰人把他们称作科学。如果能够掌握这些科学知识,就有办法把这些火器制造出来。”

  “哦,此话当真?”

  “是的,我敢肯定!我们通过贿赂新西兰人才搞到了这些书籍,还聘请了他们几位老师。可惜我们那里读书人不多,现在进展不大,还在摸索阶段。

  听新西兰人说,专门学习科学知识的人,学成以后被称作工程师。是专门为军工建设培养人才的方式。

  学成以后,据说能大大提高钢铁产量和质量,制造出专用的设备,这样才能打造火炮和燧发枪。”

  “这样啊!竟然如此复杂。按你的说法,目前阶段还只能够通过购买成品,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的确如此。阁老,其实要摆脱这样被动的局面,还是需要靠自己培养人才。关岛已经这样做了,可惜我们的底子太薄,连识字的人都不多。

  可大明不一样啊!比我们那边强多了,您可以招一批家境贫寒的读书人,年纪最好不要超过十五岁,前往关岛学习,估计用过两三年,就会有一批人可以用,再通过他们把大明的兵工厂建起来。

  有了这些种子,将来就可以培养更多的专门人才,也不会再被外人卡脖子,造价肯定也便宜很多,如果边军人手一支燧发枪,再配上大量的火炮。

  有了如此利器,草原再也不可能威胁到中原,到那时候大明江山永固,而您就是奠定这一优势的伟人,将永远彪炳史册。”

  “呵呵呵,你小子不用跟我灌迷魂汤,孰轻孰重老夫心里还是有数的。嗯,你说的有道理。这样的国之利器终究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放心。我和皇上商量一下,第一批先招一百名学员。你看可好?”

  “为国为民,敢不从命!”

  “呵呵呵,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嗯……下面就说说你个人的事情。”

  恰好这时,王实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顿时让他非常的尴尬,王实期期艾艾地说道:“阁老,您看,在下现在饥肠辘辘,又身体庞大,经不得饿,可否赏碗饭吃?”

  张居正看看外面,天已全黑。顿时一拍额头:“哎呀!已经这么晚了。是老夫疏忽了,一聊起来就忘了时间,倒把老夫的客人饿坏了。叙浦,让厨房马上准备饭食,咱们就在书房里吃。”

  “好嘞!老爷。”游七答应一声,赶紧出去安排了。

  等游七出去,张居正继续刚才的话题:“荣诚,尔已父母早亡,如此,婚姻大事自己即可做主。眼下就有一个大好姻缘。老夫嘞!今天就为你保个媒。不知贤侄……”

  “啊!”王实吓了一跳,脸皮涨得通红,语无伦次地说:“这个,这……不妥吧?婚姻乃人生大事,小子年纪还小,又是一个草莽武夫,常年都在海上,可……可是会委屈了贵府的千金……”

  “哈哈!你误会了,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完。”

  张居正见他误会了,以为是自己要嫁闺女给他,不由感到好笑。他的表现在张居正看来,却是他没有私心、不愿攀附官宦人家的正直之心的体现。

  张居正出于这个时代的本能,认为王实这样的海外游子如能攀上他这样的官宦之家,无疑是攀上高枝了,如何还会有别的想法。

  看到王实傻傻的模样,他不由笑着拍拍王实的肩头:“呵呵呵,荣诚,你误会了,不是老夫要嫁闺女给你,我的闺女都出嫁了!孩子都满地跑了。”

  “呃!”王实一听更加窘迫,这下子脸红的都快要滴血了。

  张居正见他这副样子,更加有了好感,于是他继续说道:“是这样子的,李太后对你很是欣赏,觉得你很不错。听说你和永宁公主早就认识,还打过交道,这也是缘分。太后跟老夫商量了一下。打算赐婚予你,下嫁的公主就是永宁公主。”

  王实吓了一跳:“啊!我跟她认识是认识,那个……也就是认识而已。再说,永宁公主年纪太小了吧?只恐怕不太合适。”

  “不小了,不小了!刚刚合适。好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既然没意见,这件事我就禀告太后了!”

  王实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心里直嘀咕:我刚刚说我恐怕不合适,咋就变了我没意见了?我当然有意见,我的终身大事这么三言两语就定了,我找谁哭去。

  天了!塞过来这么小一个丫头片子,这实在太变态了。人家又不是萝莉控,怪叔叔。

  这时候王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是个半大小子。吃过晚饭,张居正又拿出关岛的规章制度和管理办法与王实讨论,这一老一少一直聊到半夜三更,王实才回到理藩院。

  把这件事跟大家一说。大家先是一愣,随即纷纷上前祝贺。囊图还装模作样的行礼:“下官参见驸马都尉。”

  “去去去。有什么好乐的?还是个没长齐的小丫头。”

  “哎!公子。你现在也是个半大小子,这些年可以慢慢调教一下,来一个萝莉养成计划,陪着你一起成长,不就更完美啦!”

  “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

  (未完待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