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君先 > 正文
第十五章 悟真之战
作者:如墨似白  |  字数:3635  |  更新时间:2020-01-20 21:24:46 全文阅读

钱再多也有花完的时候,酒水再多也有喝完的时候。

刘弱与墨桂就这么你一杯我一口的喝着,终于墨桂放下了手中干涸的酒壶。

“到时候了。”

墨桂轻轻摇头,一声轻笑

刘弱开始不明所以,但是短短的一息之后便感觉得到洞穴之内一阵摇晃。

他早已知道此地是招摇山体之内。

如此剧烈的震动,应该是猿翼山的王者赤尔降临了,在攻击着护山大阵。

他见墨桂起身,自己也毫不犹豫的站起,而远在平台上的招摇山主,早已向着这弯腰边长拜。

墨桂随手一挥,几人便消失在洞穴之内,瞬间出现在了山顶宗祠大殿的门前。

刘弱抬头看去,便看到一颗剧烈燃烧着的巨大的火球从高空坠落,好似来自天外的陨星,并且不断的扩散变大,最终化作了一片汪洋火海,火浪翻涌。

即便身处于大阵之内,也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炙热与爆烈。

墨桂毫不畏惧,拔地而起出现在了山顶大殿的上方,面对从天而降的火海,冷哼一声,双手合十于胸前,墨绿色光芒涌现,一道道符文好似蝌蚪一般上下游荡。

他大喝一声,墨绿色的光芒暴涨宛若实质,双手迎着从天而降的火海推出。瞬间光芒大放并且不断的扩大,宛若一个贯通天地的巨大光柱,拔地而起迎头撞上了从天而降的一片火海。

“轰”

强大的元气波动疯狂的向四面八方席卷,滚滚烟尘,久久不散,无数草木化作飞灰,山顶除了大阵守护的大殿外,其他皆为废墟。

灰尘散尽,高空中火海虽然覆灭了,却并没有彻底的烟消云散,残余的元气凝结,化作了一朵朵红色的云,并且慢慢变得深沉。

墨桂依然悬浮于大殿上空,他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慢慢向山顶走来的身影,面无表情,神色漠然。

而那道身影是一只约一丈高的白猿,唯有双耳通红,仿佛燃烧的火焰,它此时随手拎着一根符文密布好似燃烧着的通红铁棒,一颗颗火星从上面飞起,化作颗颗燃烧着的的微小符文,环绕着它上下飞舞。它双眼就好像两团燃烧的火焰。爆烈,炙热的盯着山顶悬空的墨桂,它坚定有力的迈步向前气势不断的上升。

它就是猿翼山的年轻王者,悟真境妖修赤耳。

墨桂见赤耳此时状态很是玄奥,便知道它是在积蓄气势意图发动雷霆一击,他冷然一笑,自然不会让其得逞。

他眼神中墨绿色光芒闪动,先是双手合起在胸前结印,毫不犹豫的推向白猿赤尔,随后双手各自掐不同法决,施展一道道不同的术法,元气不停凝结变化成无数的叶子。

虽然叶子看起来柔弱不堪,但每片叶子中都有符文闪烁变换,形成多种玄奥的阵列,显化化作狂暴的巨蟒,凶猛的野兽,甚至充满凌厉之意的小草不计其数。化作满天流光,不间歇的劈头盖脸的向着赤尔砸去。

赤尔看着密密麻麻的术法铺天盖地而来,感受着其中真意,不容小觑,一声怒吼,只得放弃自身蓄势之法。

缭绕在周身的火焰瞬间大盛,它仿佛燃烧了起来,火焰将他覆盖在内,身影逐渐模糊。只能勉强看到一道影子右手抡着燃烧的铁棒,好似挥赶苍蝇般,不断地击碎一道道术法。

只是术法太过密集它的动作并不快,总有些漏网之鱼,穿过层层的火焰最终击打在它的身上。但它不为所动,经过火焰削弱,再击打在它强劲的体魄上跟挠痒痒差不多了。

它依然不疾不徐的向着山顶前进着。

墨桂见此面无表情缓缓闭上眼睛,左手中指无名指回弯拇指轻扣,置于胸前。嘴唇轻颤,心中默咏真诀,右手前伸并指如剑,缓缓而动凌空虚画。

他全身荧光闪烁,勾勒出一株古树的虚影在其背后呈现,这一刻浓烈的生命之气息向外扩张。气息覆盖之处,即便是之前受到波及没有了生机的地方,也瞬间生命之意蛊然,不断有绿莹莹的植被迅速破土而出,并且疯狂生长。

赤尔见状心中暗道不好,怒吼一声,双手高举铁棒,气势大盛,自身燃烧的火焰急速向着八方席卷扩散。手中铁棒被他力劈而下,一道粗大的火柱凝结而成,并且向着上顶之人席卷而去,沿途击碎一道道术法化作一条火焰通道。

赤尔屈身发力,拎着铁棒向上冲去,快若奔雷。

墨桂对此好似闻所未闻,依旧闭目凝神,默咏真诀,其右手所画符篆已有一小部分成型而出,气势颇为不凡。

他不出手不代表没有准备,只见他身前无数藤蔓破土而出,符文闪烁,宛如长蛇,一边不断的纠缠凝结着,一边迎向了从下而上席卷而来的火柱。

“嘭”

一声巨响,二者皆撞的破碎,而浑身缭绕着火焰的赤尔宛若战神,依然要急速向前,只是它的周围也早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宛若一条条长蛇,纠缠而来。

它眼中凶光一闪,火光暴涨,手中铁棒狂舞,不断的有着藤蔓烧焦坠地,但是却有更多的向它逼近,扑来。

渐渐的它的身影消失在藤蔓之中被其覆盖。而此时墨桂伸手画之符篆已经完成了一半,气息越发的可怕了。

被藤蔓覆盖的赤尔也是心有感应,觉得危险异常,在藤蔓之中,一声怒吼,只是这怒吼中仿佛蕴含一种莫名的深意。随后被藤蔓覆盖的身影疯狂的暴涨扩大,足足涨到了三丈高。

它缓缓的收缩身体,瞬间所有的火焰都倒流而回被吸入了它的体内,然后它庞大的身躯又猛然一震。一股爆裂霸道的气息伴随着深红色的火焰伴随着强烈的元力疯狂的向外扩散,一瞬间无数根藤蔓都被瞬间烧为灰烬,并且无法再生。

赤尔喘着粗气,并不是累,而是愤怒!

它周围此时已经是一片火海,而它此时眉心处多了一道火红的符文印记,很是妖异。而上半身也出现了一套鲜红似火符文密布的半身灵甲,隐约间仿佛可以看到有岩浆在甲片中缓缓的流动。而手中的铁棒也以变成三丈多长,宛若一颗粗壮的巨木。

显然它身穿的灵甲与那燃烧着的铁棒并未凡品,应该是其炼化的法宝。

此时它所散发的气息相比之前更加的凝练也更加强大,更多些霸道于张狂。

赤尔看着已经完成大半的符篆,不再犹豫,双脚用力凌空跃起,再次向着墨桂冲去,整个招摇山仿佛都被它蹬的一颤。

在半空中它再次双手将铁棒高举过头顶,一身气势凝结,缭绕在周围火焰已经转化为了暗红之色,符文不断地在其雄壮的身躯上闪现,宛若魔神,虽然没有多大的声势,但这一击威力定然不凡。

此时墨桂凝神画制的符文虽然已经完成大半了,只是那深红的铁棒肯定是要先一步降临。到时,即便墨桂身为真人也肯定承受不住的。

场中众人都非常紧张,呼吸急促,手心中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就在此时,山顶大殿前,突然间有粗壮的枝丫破土而出,并且接下来越来越多的枝丫出现,只是它们都非常的干枯了,一片叶子也没有,而且还有着密密麻麻的裂纹,但其中又有着浓烈的生命气息。

干枯的枝丫破土而出后,不停的凝结,纠缠在一起最终化作一只十几丈的大手遮天蔽日,向着赤尔抓来。

赤尔眼中火光大盛,心想“还用这招。”

毫不犹疑,它凶性大发,骤然加速,主动迎上这巨大的手掌,瞬间二者相击。

赤尔此时化作了一道火红色的光影,炽烈霸道,挥舞手中铁棒,一击便打断了枯枝大手的两根手指。

然后它不断地上下翻飞左右躲避,意图越过枯枝大手,直袭墨桂。

枯枝大手虽然庞大,但是灵活异常,符文遍布,生命异常的顽强与坚韧,并且源源不断的得到补充,始终维持着大手的形状并且不断的收缩着。

赤尔心中有些焦急,觉得不可再拖延下去,手中依然持着铁棒疯狂的攻击着枯枝大手,意图将其粉碎。

而自身真意不停地散发出去,牵引着空中的火云缓缓聚拢,并且不断地变换着,缓缓旋转,无数的元气被引动,最终形成了一个足足十几里大的庞大元气漩涡,并且不断地扩大着,显然也在酝酿着最强的一击。

这一刻即便是招摇山外的山涧城,都可以看到这惊人一幕,闻着骇然不已!

但是赤尔还是晚了一步,枯枝凝结的大手五指轻扣,一道绿色的光罩形成,许许多多的符文闪耀,瞬间便切去了赤尔于深红漩涡的联系。

不可想象,这枯枝大手居然形成了一座阵法,并且随着大手的握紧而不断的收缩着。赤尔此时在其中左突右进,心中也是一片慌乱,它的感知敏锐早已察觉墨桂所散发的腐朽气息,只是显然没有想到已经濒临死亡的老树居然还有如此的实力,它在这阵法之内感觉到了可怕的压制与束缚,一时之间也颇感无力。

它也想过退走,但自身仿佛深陷泥潭,颇有天涯咫尺之感,只有打破枯枝大手或者直接攻击墨桂才可脱离这等处境,只是都失败了。

最终枯枝凝结的大手缓缓闭合,无法再看清其中的情况,而墨桂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目光平静,右手最后一笔落下。

符成的一瞬间,狂风骤起,隐约间传来阵阵惊雷之声,而墨桂的身影仿佛虚幻了几分,显然此符对其自身消耗也是极大的。他左手放下负在身后,右手化诀为掌,缓缓抬起对准了空中那枯枝凝结的大手。

枯枝大手似有感应,不断的变换,将赤尔呈“大”字型显露出来,依然束缚着它,难以挣脱。

此时赤尔已经无力再战,它被枯枝包裹着压制着,双目中的火光已经熄灭了。

它看着那散发着浓浓腐朽气息的老树墨桂,咬牙切齿的寒声道:“为什么?”

墨桂看着它笑了笑,摇了摇头,道:“到底是年轻火气大,我这都黄土埋到脖子,还要与你大动干戈。如果可以早些谈一谈,也许就是另一种结局了。”

赤尔听此言语,怒极而笑,冷声道:“你这老货毁我根基,凭多废话,艹。”

墨桂摇头笑笑,右手屈指一弹,指端前的符篆瞬间破空而去,化作一道拇指粗细的翠绿的光芒袭向被束缚在了空中的赤尔。

赤尔看着这道光线与自身庞大的身躯相比就像是一根纤细的绿线,但是他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死亡的气息,仿佛可以让万物凋零。

它闭上了眼睛,那道光线毫无阻碍了贯穿了它的身躯,即便身上的灵甲也未能阻碍其分毫,最终射向遥远的天边,消失不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