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道酬秦 > 第一卷 莫回头
序 大争之世
作者:青癸  |  字数:5401  |  更新时间:2020-01-10 23:04:43 全文阅读

在很久之前,神州大地洪水泛滥,野兽横行,妖魔作乱,人族各部族的人口不断减少。帝舜看到人族惨状后,便命自己的儿子禹负责处理水患,消灭猛兽。

帝舜的儿子禹便将神州大地分为九个州,州与州之间挖开巨大的沟渠,沟渠之间互相连通,通向大海,泛滥的洪水便顺着沟渠流入大海。后又命人采集九州之铜,铸造九鼎,上刻一州山川草木,鸟兽鱼虫,奇异之物。九鼎铸成,便将九鼎放置各州,以定一州气运,此后再无洪水泛滥,野兽横行,妖魔作乱。

九鼎为国之重器,历经千年,虽王朝更替,但九州依然安稳平静,民众安居乐业。自武王伐纣,殷商覆灭,武王便迁九鼎于周室太庙前,聚天下九州气运以保周室王朝万世传承。

一天深夜,夜空如洗,繁星点点,喧嚣一天的皇宫陷入了寂静,此时的皇宫只有一声声打更声,与巡逻士兵的脚步声。一道身影从黑暗处缓缓走出,那道身影消瘦挺拔,脚步稳健,一步一步的朝着皇宫东南侧太庙的位置走去。走近了才发现,这道身影竟然是一位老道,一身洗得发白的土黄色服饰,手中则握有一把拂尘,灰白的长发用一根木簪束在头上,颧骨很高,两鬓斑白,脸色暗淡无光,脸上布满皱纹,半眯着双眼,长长的胡子贴在胸前。

老道走到太庙前,停下了脚步,抬头注视这座碧瓦朱檐,美轮美奂的大殿。良久之后,老道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抬脚迈上了台阶。太庙的台阶并不算多,只有九级,但是老道走的却是极为缓慢,每踏上一级台阶,都要驻足片刻。

当老道立于九级台阶之上,九只巨大的青铜鼎便映入眼帘。青铜鼎高约一丈,两耳,四足,鼎身呈方形。九只青铜鼎互相连接在一起,围成一个大圆。从远处看去,竟有点点白色荧光在青铜鼎上方漂浮。老道走到九只青铜鼎前,双手作揖,拜了三拜。随后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轻轻抚摸青铜鼎上的花纹,每抚摸完一只青铜鼎,嘴中就发出一声叹息。

九声叹息过后,老道径直走到大殿之前,扬了扬手中的浮尘,对着大殿也是作揖一拜。而后老道那沙哑的声音便在大殿前响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君王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故而夏桀不仁,商汤伐之,顺应天意;商纣不仁,武王伐之,顺应民心;然今有周幽不仁,天下欲伐之。我护道一脉,秉天地气运而生,看顾天道不乱是为己任。九鼎护国,已是紊乱天机,破坏天道运转之举,虽周室与我有约在先,但我欲将九鼎之气运归还九州,不知各位以为然否?”

老道沙哑的声音刚刚落下,灯火通明的大殿内,一个个周室先祖的灵位不断摇晃,烛火也变得明灭不定,一道道微风从大殿内吹出。

老道皱皱眉头,半眯的双眼中突然闪过一幅幅的画面。良久之后,老道一挥浮尘,叹息的说道:“也罢,念在周室先祖与我护道一脉的情分上,周室可留一分,但自此之后,周室与我护道一脉再无任何瓜葛。”

太庙内,一道道灵位开始跌落,一盏盏烛火不断熄灭。

老道转过身,没有理会大殿内的情景,看着眼前九只青铜鼎上不断漂浮的白色荧光,一只手掐诀,一只手挥动拂尘。嘴唇微动,一声声晦涩难懂的话语从老道口中念出。

随着老道不断挥动手中的拂尘,九团白色荧光从九只大鼎上漂浮升空,汇聚成一团更大的白色光团。有山川河泽,飞禽走兽,奇花异草,在白色光团上闪现。老道注视着这团白色荧光,手中拂尘不停,刚刚聚拢到一起的白色荧光逐渐的分成了十个小的白色光团。

“去。”老道手印一变,口中喝道。

顿时,五个白色光团飞向五个不同的方向,又有三个光团飞入大地。老道手中拂尘晃动,一个白色光团飞入身后的太庙中。

“大争之世即将来临,不知诸位是否有心,逐鹿天下,且看数百年后百家争鸣,群雄并起,神州大地谁主沉浮。”

老道大笑一声,手中拂尘一扬,身后大殿便恢复如初,而老道的身影也消失在大殿的门前。

大殿依旧灯火通明,九只青铜鼎依旧矗立在大殿之前的空地上,仿佛一个个的士兵,拱卫着大殿内的安全。

————————————————

华夏国,华山山脚,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秦川,带着大大的墨镜,正百无聊赖的听着导游讲述华山的风景名胜。

“华山,古称西岳,又叫太华山,是华夏五岳之一。同时也是华夏民族文明的发祥地,华夏国的圣山,华夏国的华就来源于此......”

后面的话,秦川根本没有仔细听,因为他现在的目光完全被一道靓丽的身影吸引住了。白色的运动服丝毫遮掩不住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仅仅通过背影,秦川就能断定眼前这位肯定位大美女。

女子戴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正在聚精会神的听导游介绍华山,或许是感觉到背后的目光,扭头朝身后望了一眼,看到一身黑衣的秦川时,微微一笑,非常礼貌的点了点头,便扭过头去。

仅仅看了一眼,秦川就被女子那秀雅绝俗容貌吸引,虽然带着墨镜,却有一股轻灵之气从她身上流出。随后秦川就惊呆了,女子露出的容貌,尤其是那笑容,与自己时常梦到的那位神仙姐姐的容貌几乎一模一样,

原本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当中,但是当看到这名女子的时候,秦川便将失恋的事情抛到脑后,满脑子就有一个念头,我要问一问她的名字。

秦川之所以失恋,就是因为女朋友忍受不了他晚上睡觉时一直喊神仙姐姐。这让他的女朋友无法忍受,于是很快就一脚将秦川踹开,找了一个样貌平平,但一直追求她的人,用她的话说,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不如找一个喜欢自己的。

秦川对于这个无可奈何,于是借着暑假的机会,来华山旅旅游,放松一下心情,谁知竟然遇到一个与自己梦中的神仙姐姐样貌相同的女子,这让他怎么能不激动?

直到导游结束讲解,秦川的目光一直在那名女子的身上,也幸亏带着墨镜,否则他肯定会被其他人当做色狼,心怀不轨之徒。终于,众人在导游的带领下,开始爬山。一路上,秦川一直想找机会跟那名女子套套近乎,但是似乎女子对他有些防范,总是刻意疏远与他的距离。

无可奈何之下,秦川只好一边爬山,一边想着办法。

华山素有“华山自古一条路,奇险天下第一山”的美称,虽然已经做过充足的准备,但是险峻陡峭的山路依然令秦川有些吃不消。

众人到达半山腰便开始休息,秦川刚刚坐下,一瓶矿泉水便递到了他的眼前。看着矿泉水瓶子上洁白如玉的手指,秦川赶紧抬头,竟然是那位白衣女子。

“谢谢,谢谢。”秦川一脸激动的接过女子手中的矿泉水,拧开瓶盖,一口气便将瓶中的水全部喝完。因喝的太猛,一口矿泉水呛入肺中,秦川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白衣女子看到秦川狼狈的样子,噗嗤一笑,从口袋中拿出一块手帕递到秦川的面前。

咳嗽完,秦川接过白衣女子的手帕,闻着手帕上淡淡的幽香,秦川心中懊恼万分,刚才的狼狈的模样肯定给神仙姐姐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谢谢,刚才失态了,敢问姑娘芳名,日后定当报道。”不知为何,秦川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听到秦川的话,白衣女子不禁嫣然一笑,吐气如兰,声音空灵的说道:“芷兰。”说完脸色一红,转身离开了这里。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芷兰,确实是好名字。”秦川自言自语道。

那位名叫芷兰的白衣女子似乎听到了秦川的话,脸上更加的红了。

休息片刻,登山继续,因为之前的缘故,秦川很自觉的跟在芷兰的后面,虽然没说几句话,但是眼神完全在芷兰的身上。

“前方便最为险峻的鹞子翻身,虽然经过国家的修缮,但是依旧危险重重,大家一定要穿好防护装备。如果不想涉险的,可以在这里等待,马上会有另外一名导游,带领大家走另外一条路。直通山顶。”导游开口提醒说道

鹞子翻身,顾名思义指的是山路的险峻,山路凿于倒坎悬崖上,下视唯见寒索垂于凌空,不见路径。想要通过此处,须面壁挽索,以脚尖探寻石窝,交替而下,其中几步须如鹰鹞一般、左右翻转身体才可通过。通过之后方可见到奇异景色。虽然景色奇异诱人,但道路的险峻阻挡了一大批来此旅游的人。

秦川也在犹豫,因为他有些恐高,在他看来寻欢作乐远远没有生命来的重要。

“我想去,你要去么?”芷兰背着双手,站在秦川面前,空灵动听的声音传入秦川的耳中。

原本已经打定主意不去的秦川,口中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那肯定得去,否则岂不是白来一趟。”

芷兰朝秦川笑着点点头,虽然依旧带着墨镜,没有看清容貌,但依然让秦川热血上头。

古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秦川原本不信,但是现在他信了。现在芷兰让他干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很快,原本数十人的队伍分成两拨,绝大多数都是在一旁等待,只有几个人穿戴好装备,在导游的带领下开始沿着陡峭的山路向下走去。

山风呼啸,沿着陡峭的山路,用力握着冰凉的铁索,秦川一脸的紧张之色,手中则满是汗水,抬头看了看身前的芷兰,只见她神色如常,脚步轻盈,在陡峭的山路上攀爬如履平地。

走到一半,芷兰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身体微微颤动。秦川刚想出声提醒,却发现芷兰身上的防护装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落,脚底一滑,身体突然倒仰着朝着山下落去。

山风吹落了她一直呆在脸上的墨镜,一张绝世容颜出现在秦川的眼中。看到这张绝世的容颜,秦川顾不得其他,解开身上的防护装备,双脚用猛蹬,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向了芷兰。

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惊呼声,张开双臂,一下子便将芷兰抱在了怀中,而芷兰也很自然的将双臂搂住秦川的脖子。

四目相对,芷兰脸上泛起一丝微红,轻声的说道:“为我,不值得。”

秦川注视着那张令自己魂牵梦绕的绝世容颜,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轻声说道:“神仙姐姐,若有来生,我愿不负韶华,不负卿。”

听到此等誓言,芷兰脸上更加的红润,眼中秋波流转,小巧的嘴角微翘,犹如盛开的兰花,洋溢着满足的喜悦。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芷兰看着秦川低声说道。随后,双手用力抱紧秦川的脖子,眼睛微闭,红唇印在了秦川的嘴上。四唇相对,秦川只感觉脑海一片空白,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

秦国旧都,雍城城外,一座竹制的三间小屋,临水而建。竹屋内一位体态婀娜,英姿飒爽的女子,盘腿坐在竹案前,一卷竹简平摊在竹案上,怀中婴儿睁着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女子,嘴中不时传出一声声的呓语。

“君子之道也:贫则见廉,富则见义,生则见爱,死则见哀;四行者不可虚假反之身者也....”女子犹如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不断在竹屋内响起。

良久,女子的声音才停下,伸出手指在怀中婴儿的脸上逗弄几下,小家伙似乎不满女子的逗弄,露在襁褓之外的小手不断挥动,嘴中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小秦川,你要快快长大,做个跟你父亲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为我大秦国开疆扩土,争霸天下。”

女子话音刚落,两道身影突然从窗户飞入,门口处传来一阵巨大的破门声,又有两道身影从门口闯了进来。

女子见状,抽出身边短剑,站起身来,柳眉倒竖,看着屋子里四个蒙面人,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秦君无道,天下人人得而诛之,我等草莽之辈,虽不能奈何秦君,但对付他的私生血脉还是绰绰有余,诛暴秦而天下安,快快交出怀中婴孩,否则别怪我们心狠。”为首的一名蒙面男子低声喝道。

女子听闻,心中一惊,但是依然抱紧怀中婴孩,举起手中短剑,眼神冰冷的看着四个蒙面人,“那你们就试试。”

顷刻间,两个蒙面人挥舞手中长剑,朝着女子攻击过来。女子则凭借矫健的步伐在这狭窄的空间内辗转腾挪,虽是以一敌二,但却丝毫不落下风。很快,其中一个蒙面人身形稍微慢了一拍,女子的短剑毫不犹豫的捅入了那人的胸膛。

抽出短剑,继续与剩下的一人颤抖,突然,原本站立在门口掠阵的两名黑衣人同时出手,几枚飞镖朝着女子飞去。

眼角扫见飞镖飞来,女子身形一矮,两枚飞镖从头顶飞过,而另外两枚飞镖则钉在了女子的双肩,女子闷哼一声,身形一转,又有两枚飞镖钉在后背。此时为首的那名蒙面人一脚踹在女子后背,女子身体横飞,摔倒在屋角。

“你们竟然下毒。”女子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言语中却透露着一股怒火。

“哈哈,下毒又如何,对付暴秦,任何手段都使得。”蒙面人走到女子面前,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女子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眼神变得无限温柔,流着泪,低声说:“孩儿,是娘对不起你,你不要怪娘。”说完女子闭上了眼睛,仿佛待宰的羔羊一般。

就在蒙面人即将挥下手中长剑的瞬间,一道雪白的亮光从窗外飞来,瞬间竹墙上多出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剑。而蒙面人则发出一声惨叫,握剑的双手竟然同时被斩断,连同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上。

蒙面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大股的鲜血从双手断裂处流出来。一个踉跄,身体便倒在地上。而这时,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男人突兀的出现在三人面前。

“你们做的过了。”男人言语冰冷的对着三个人说道。

“哼,百里剑,秦君无道,已经是我们必杀之人。”另外一个蒙面男人驳斥道。

“我说,你们做的过了。此事到此为止,滚,不要逼我出手。”

“百里剑,你们百里家在总院也不能只手遮天,咱们走着瞧。”看到百里剑那双仿佛要吃人双眼,另外两名蒙面人没有犹豫,扛起另外两个同伴,离开了这里。

见到四人离开,名为百里剑的男人赶紧走到女子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搭在女子胳膊上,一股股精纯的内力输入到女子体内。

“哥,不用为我消耗内力了,飞镖上有毒,我快要不行了。”女子紧抱着怀中的孩子,言语虚弱的对着男人说道。

“我去杀了那几个王八蛋,同门之争,竟然下此狠手。”百里剑说罢就要起身,但却被女子拉住衣袖。

“那我去杀了那个暴君,要不是他,你也不会成这个样子。”百里剑怒气冲冲的说道。

“哥,不可。毕竟是川儿的父亲。”女子恳求道。

百里剑跪坐在地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妹,心中涌出无限的悲痛与愤恨。

“你要将川儿交给他的父亲,要...要教川儿成为...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开疆拓土,争霸天下。”女子说完,身体一软,便再无任何气息。

百里剑将婴孩抱在怀中,悲痛不止,仿佛受到百里剑的感染,婴儿也开始啼哭起来。

竹屋外,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顷刻间,大雨侵盆,遮掩了哭声,也遮掩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