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三十二 虐杀
作者:镜九  |  字数:3232  |  更新时间:2020-10-22 12:41:38 全文阅读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并未持续太久,百手门众人虽是在修仙界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才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在战斗经验上也超出唐显不是一点半点……但最后众人都吃了轻敌的亏。

那个蟒袍少年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反应时间,在灵气波动吹飞了众人的宝器后,少年瘦弱的身形便开始飘忽不定了起来,不过就是眨眼,那人却已是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一人身后,就像是从他的影子里钻出来一般。

十六鬼手中有一名叫贾升的八重天气师,曾是六甲山的内门弟子,一身功法精通防御。贾升就那么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少年轻松地扭断了同伴的脖子,接着便看向了自己,这让贾升出了一身白毛汗。

那少年冲贾升咧了咧嘴,露出一个干净腼腆的笑容,一如一个普普通通的十四岁少年。

贾升愣了片刻,接着便见那少年十分诡异地从十余尺外的地方一忽闪间便到了自己面前,贾升差一点就要惊叫出声了,多年来的经验已经深深刻在他的骨子里,几乎是瞬间,贾升的灵力便布满了全身,淡淡的白色光芒涌现,一身成套的灰色鳞甲出现在他体表。

鳞甲出现后,贾升松了口气,这套鳞甲正是他被六甲山通缉的原因。鳞甲本不属于贾升,但他却硬是从宗门宝库中将其偷了出来,在面对六甲山的多次追杀中,这套鳞甲不知救了他多少次。

周遭的空气被撕裂,尖锐的爆鸣声不绝于耳,少年的拳头携着万钧之力轰击在贾升腹部。巨力冲击之下,贾升只觉自己是被一头妖兽麟牛从正面撞上了,他飞出了老远,一路撞塌了不知多少面墙壁,最后深陷在静堂背后的山壁上。

意识逐渐远去,临着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眼,贾升看到那个少年颇有些意外地望了他一眼。

那诡异的黑火爬升的速度很快,李强手中的剑只不过舞动间稍稍沾上那么一丝,那丝黑火吞噬着他附在剑上的灵力,很快便壮大了许多,如打蛇随棍般,李强的灵剑迅速被那黑火包裹。

那灵剑可是李强用神魂蕴养了许久的本命灵剑,李强感受到了被那黑火包裹着的灵剑正在其中发出阵阵凄厉的剑鸣,当然,他也感受到了自那黑火中传来的消极、痛苦、悲伤等等令人发狂的负面情绪。

不过是片刻的恍惚,此行的目标,那个蟒袍少年,也就是那唐家少主唐显,如同一尊杀神般在自己的同袍间来回游曳,时不时便扭断某人的脖子或是一爪撕碎某人的身躯。

护身灵气与灵宝在那人手中如同一张薄纸,挥手间便可撕得稀烂。

李强崩溃了,他瘫坐在地上痛哭流涕,他想起了当年面对众多追杀者时,那个燃尽了修为与众人厮杀,口中却嘶吼着“徒儿快跑!”的那个老人,一时间愧疚与愤恨涌上心头,恐惧与绝望成为佐料。

他看到了,那个叫做唐显的蟒袍少年在捏爆了好友林天下的头颅时面上那隐隐有些兴奋的表情。他知道,他完了,他们,都完了。

李强神魂中传来灵剑终于不堪重负被黑火吞噬的那声哀鸣,他就那么看着那团黑火像是活物般抬头望向自己,他面上竟有几分解脱般的快意。

“师父,徒儿不孝,这便来找您了。”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吧,唐显站在满是尸山血海的静堂地面上,满是嫌恶地摆弄着那一身被鲜血浸湿的蟒袍,殊不知这一切看在无名眼里,就像是一头活生生的天魔在自己眼前与他说着无关痛痒的玩笑。

全员都在气师八重天以上的十六鬼手啊,放在那些大门派里无疑都是上级弟子乃至长老备选了。十六人啊,这可是十六人……

无名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唐显,唐显则自顾自地摆弄着衣袍,连杀十六人,哦不,应该说是十五人,那以防御出名的贾升现在虽然被镶在山壁上,却不过是失去了意识罢了,挨了自己全力的一拳却没有死,这也是唐显多看他一眼的原因,之后若是能知道这其中奥妙,以此打造一批装备,怕是唐家就可以真正君临这北部,即便是皇家气宗来此,他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现在就只怕元祖了,不过唐家所在的北部资源相较皇城所在的南部相对还是匮乏,保不齐在皇城宫殿的深处就盘踞着某个老妖怪,这是上辈子偶尔了解过的那些小说里用惯的套路了。

皇家必然强盛,否则在这个全民皆修的世界,铁血皇帝何以一统江山,又何以在仙家林立之地屹立不倒?

这种想法在唐显脑中转了一圈后,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所谓皇室,不过就是个顶着披着凡人帝国外皮的修行宗门;或者因为皇室修者强大,又或者皇室与其他修行门派订立了什么条约,所以铁血皇室得以统治这一国之地。

其实唐显还真就猜得差不多了,铁血帝国皇室,的确是由一众修者构成,上到皇帝,下到宫里的小太监,一如那宗门中的掌门与外门弟子,只不过皇宫里的外门弟子必须要做那阉人就是了。而铁血皇室也的确与众山门签订了一些条约,一如这铁血帝国外的世界那般,仙门不得干涉凡人世界,皇室也不得参与修仙界的事务,铁血皇室当然不愿,但被众仙门联手施压之下,即便强盛如铁血最终也是不得不签下了这屈辱的条约。

唐显将那满是血渍的蟒袍脱下,随手丢到一旁,身上原本洁白如玉隐隐泛着银光的丝质里衣此时也是沾满了渗透了的血迹,黑火攀附在唐显的身上,白衣带血,黑龙盘踞,看着很是有几分邪异。

那呆在一边的无名望着已经大致处理好衣着的唐显,心底呐喊着叫自己快逃,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喉结上下耸动着想要咽下一口唾沫,缺发觉口中早已干涩得不成样子。

那少年负手向无名走来,除却那攀附在少年身上的诡异黑火外,少年毫不设防,闲庭信步般走在尸山血海中,黑色火焰跳动着,在无名内心发出尖锐的笑声。

少年来到无名面前四下看了看后,冲无名轻松地笑了笑后说道: “你给我的手下喂了毒,我杀了你的手下,这桩生意你占了大便宜,不过我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这点便宜给你就给你了,倒也无所谓。”

无名看着倒在血泊中形貌凄惨死无全尸的众人,再听了唐显的话后,脑中如雷霆过境,神志愈乱了几分,这哪是什么手下,这都是与他朝夕相处了几十年一起出生入死不是血亲胜似血亲的兄弟啊!居然因为那一个微不足道甚至连气师都算不上的胖子,就这么被这唐家少主屠杀殆尽了?这哪是占了便宜,这是吃了血亏!

正当无名心神剧震时,唐显伸手拍了拍无名的肩,那将李强彻底吞噬到尸骨无存的令人胆寒的黑火距离无名的身体不过咫尺!

“现在来谈谈另一桩事情吧,按理说,余瑟那胖子把我交代给他的事办砸了不少,还做了蠢事把你们给我招来了,这次回来我应该是要处理他了。但无名门主不是已经给他喂了毒吗,那倒也省得我再出手了。不过呢,我的人要杀要剐都应该有我发落,无名门主这般越俎代庖是不是不太合适?我有点生气了呀。”

唐显说罢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无名瞪大了的双眼,像是在等无名回话,但过了许久,地面流淌着的鲜血小溪都已干涸,无名仍旧半个字都没蹦出来,就只是微微颤抖着死盯着唐显的双眼不放。

有些无趣。

这是唐显此时脑中所想,于是他从腰间摸出一把小铃铛轻轻摇动起来,一时间清脆悦耳的铃声在静谷中萦绕不绝。

不多时,静堂院外便上来二十余名黑衣修者,为首那个正是昔日玲珑剑派天才弟子楚娇柔。

来者众人看到静堂此时已是一片废墟也是一愣,随即又看到了附近的满地猩红与残躯断肢,从残余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些尸体生前都是起码七重天以上的高阶气师,而此时就像是一根木桩般立在唐显身前的那人,更是此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气师九重天大圆满的百手门门主无名!

“不知少主为何唤我等来此,还请示下。”

楚娇柔早已熟知唐显的手段,对此已是见怪不怪,更何况唐家地下的夺魂大阵楚娇柔也曾参与其中,唐显已有不低的修为,楚娇柔清楚得很,只不过唐显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强度,信手虐杀十余名八重天气师,滔天凶威将一个巅峰气师震撼到心神失守无法自拔……这绝不可能是气师做得到的,唐显至少已经是气宗了。

唐显离开无名身旁,找了块看着尚且平整的残壁盘膝而坐:“把这里收拾一下,知道的是有人把我家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唐显就住在这废墟里。啊,还有那些个死人,把尸体啊碎肉啊什么的收拾干净,他们身上的储物袋啊宝器什么的收起来一律上交你们的楚老板,那边山壁上还镶着一个,去把他扣下来,还活着呢,楚老板把他带到你那里去,他身上有点我想知道的东西。”

打发完手下以后唐显好整以暇地坐在废墟上看着无名,唐显拍无名肩膀那一下已经在其体内注入了一丝黑火,他倒也不怕无名逃跑或是暴起伤人。

“希望你能给我一点惊喜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