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反水
作者:镜九  |  字数:3224  |  更新时间:2020-03-09 09:26:15 全文阅读

随着大阵光芒跳动越来越剧烈唐显体内脉络反而逐渐黯淡,面上的痛苦神色也是逐渐缓了下来,原本腾空的青莲法印也是变得虚幻缥缈了起来,若不用灵力去感知,唐显此时不过一个没有灵力的凡人废物。但细细感应之下,才发觉他此时的气息正逐渐拔高,从一个废人开始节节攀升,逐渐到达了一个无论是谁都无法小觑的境界!

“这是什么邪术,竟可吸人真元灵力为己用!?”

“这……这是邪魔之术!”

暗处的唐啸天与杨清风此时此刻面上均是下意识露出了胆寒的神情。在这个世界上,凡人可通过练气、锻体、炼魂三种方式沟通天地大道引天地灵气入体修行以达到延年益寿强身健体之功效。

引天地灵气入体,承天命锤锻全身脉络者便是气者;灵气入体锻十二脉络直通丹田后引灵气汇于丹田凝聚气海者为气师;汇灵气入气海凝为灵力,破九重关扩展气海后感悟天地凝灵力化雾者为气宗;气宗感悟机缘,经三小劫一大劫灵力化雾聚气海成雨云,灵雾化液者,为元祖,再往更高之上的修行者,在这北部还没出现过,所以尚不可知。

修行之路本就与天夺寿,乃逆天而行,能修行到气宗已是万难,到达元祖更是难上加难,但人性如此,谁都不想死,都想活得更久以享受逍遥富贵。于是世上开始出现一批狂徒,修邪法练邪功,背万物道法而驰,以各种歪门邪路拔升修为,或损天地灵根或害他人性命,世人称此类人为魔道。

而在此类魔道中,最令人不齿、即便是魔道中人也人人得而诛之者,乃血祭凡尘以通天之怨修行者;而最为令人胆寒的,便是唐显此时的所作所为:强行汲取他人寿命真元以强化自身。

被吸取真元者的下场好点的能保住姓名,但被坏了修行后不仅境界跌落且一生修为无法寸进,除此之外寿元也将大大减少命不久矣,而坏一点的则会当场丢了性命;眼前的玉虚子,怕就是第二种了。

多日的囚禁与折磨消耗了玉虚子太多的精神,反复被大阵压制伤害后玉虚子体内脉络也是乱象丛生,先前知道冲虚子遭人暗算陨落后一番心神激荡更是让玉虚子雪上加霜,此时此刻再被唐显汲取真元……只怕难逃一死。

杨清风愣愣望着石台上的玉虚子,内心的角落里忽然像是走出一个小人儿,那小人儿哭得很伤心,细细看去,却是幼时的自己。

百多年前,凡尘帝国交战,败兵如同盗匪,劫掠村庄屠杀村民,兵荒马乱之下杨清风全家惨遭杀害,唯一逃过一劫的他就那样躲在草框里,看着那些恶鬼杀死自己的父亲,玷污自己的母亲,嬉笑着掐死了自己尚在襁褓的妹妹……

浓浓的恨意在那时根植幼小的杨清风内心,他恨啊,可他硬是一滴泪水都挤不出来。他还记得自己守在已是废墟的家门口,怀里抱着死去多时甚至有些发臭的妹妹坐在一旁摆放着的已经僵硬的父母之间。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他已经快要饿死了,怀中的妹妹身上已经开始有蛆虫蠕动,他终于还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就像出生时那样,嘹亮而高昂的啼哭。

再到后来,眼前石台上渐渐枯萎的老者牵着自己走过山川大河,见过漫天星辰,在每个噩梦来临的夜晚怀抱自己……想到这些,心中那个小人儿哭得更大声了,杨清风终于想起了百多年前正是眼前的老人拯救了将死的自己,把他从全家被杀的心魔中牵引出来,他隐隐想起了那双苍老粗糙的手中所传来的温暖。

杨清风并不是个恶人,他只是走错了路,百年来他作为玉虚门大弟子身负重责,引领众师弟妹的同时还要让师兄们不敢小瞧于他,本是一心为了报答师父而想要变得强大,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为了变强可以牺牲一切。

“师父……徒儿、知错了。”

在亲手毁了玉虚门后,自己至亲的师父将要死在眼前时,杨清风终于醒悟了。内心那仿佛撕裂般的剧痛做不得假,他脑子里尽是师父亲手将自己带大、一步步引领自己进入修行的一幕幕;没个正形老顽童般的冲虚子师叔往日里对他的疼爱、严厉、倾其所有的教导……以及他受了唐显唆使亲手向冲虚子的丹药中下毒的场景。

这一刻,杨清风灵台清明,往日里对力量的种种渴求化作的阴霾终是被即将失去至亲的痛苦冲散开来。

“住手,邪魔!离我师父远点!”

怒吼间,杨清风一眼瞪向唐显,身形闪动间骤然袭向唐显后胸。掌间双指并拢成剑令,喝令间腰间长剑已是出鞘,火红灵力流转间附上剑身,抬手间细密剑气铺天盖地射向唐显。

剑气纵横间,眼见唐显即将中招,隐藏身形的唐啸天心下一急便要出手,但当他看到唐显面上那一副“不出所料”的笑容时,他迟疑了。

唐显身法诡异速度极快,这在一开始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若是一心逃离,便是面对杨清风如雨剑气也必可全身而退。此时杨清风突然反水,以如此密集之势打出剑气意图打断唐显施法,这一切都在唐显的意料之中。

经历了上一世的凄惨死法,这一世唐显本就没有打算相信任何人,即便是自认为一条狗的余瑟都在不知觉间被唐显下了蛊,何况是一名气宗?

对于身后袭来的剑气唐显根本不慌不忙,单手继续施法间唐显腾出一只手侧身于身前虚空虚划几下,大股黑色烈焰自唐显脚下燃起。眨眼间那黑色烈焰便化作一只巨大的魔爪伸向杨清风。

唐显单手虚握,黑焰魔爪迎着漫天剑气抓向杨清风,一个连气师圆满都不是的杂鱼对气宗的攻击非但不躲反而向气宗伸出獠牙,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认为这是不自量力。杨清风嗤笑一声,剑指微动间剑气集结呈锥状环绕于其周身,另外还分出几道剑气行于身前意图试探魔爪虚实。

须臾间,黑焰魔爪已是近在眼前,杨清风剑指隔空连点,数道剑气向着黑焰魔爪携破空厉啸激射而去。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让杨清风顿时头皮发麻!

以玉虚门无上剑道奥义施展的破空剑气与那黑焰魔爪相撞击时却好似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不仅没有像预想中那般击破魔爪,反而随着那几道剑气的消失杨清风感到自身神魂中像是侵入了一些负面感情。

由于负面感情侵入,杨清风脑内忽地闪过死去妹妹爬满蛆虫的脸,不过一瞬间的恍惚,黑焰魔爪便已吞没了凝于杨清风身前的多数剑气,越来越多的负面感情涌入杨清风神魂,过往所遭遇的所有不快涌上心头,一幕幕闪过他的脑海。

危急间,杨清风强行打断思路,三清道法于周身气脉运行,急攻神魂斩除恶念方得一线清明,抬眼时黑焰魔爪已在眼前,只差一息便要将他吞没!

杨清风大惊之下雾化灵力瞬间暴走,心一横间单腿深入黑焰聚力反蹬,毒策之下杨清风身形暴退得以脱身,但那条腿上传来的剧烈痛苦与从那之中传来的绝望、痛苦、仇恨与深深的怨恨让杨清风无法再保持身形从半空跌落在地。

绝对的修为碾压之下,充满自信的一击不仅被轻易化解的同时自身反倒受了重伤,这让杨清风百思不得其解,照理来说神魂攻击不到气宗是无法掌握的,即便天纵奇才气师修为也至多只能摸到一些门道。唐显自身修为不过区区一个初开气脉的气者,吸取玉虚子真元的同时方才勉强达到七重天气师,没有多年苦修是如何能使用神魂攻击的?

“你这邪魔竟可以直攻我的神魂?你是怎……不对,我的修为?”

受此一击杨清当即盘膝在地,运起玉虚一脉所修三清道法祛除负面感情稳固神魂,而当他再次运起灵力时却发现气海之内可供使用的灵力剧减,与此同时体内十二大脉传来阻塞之感,灵力运行不畅以致于经脉肿胀钻心疼痛。痛苦之中杨清风抬头看向唐显,双目中蕴含的憎恨与怨毒似是要在唐显脸上剜出两个窟窿——唐显一早便对他用了毒!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再轻举妄动,我劝你还是老实点看着。玉虚子你救不了,别把自己的命也搭在这,九线龙须虫之毒冲虚子解不了,你也不行。”

当唐显面色平静地吐出“九线龙须虫”五个字时,着实将唐啸天吓了一跳,那是足以排进百毒榜前二十的剧毒,只要中了此毒若无解药就连气宗都是无能为力,也不知唐显是从何处得来的如此剧毒之物。

听过唐显所言,杨清风惨然一笑,双目中透露出的是浓浓的绝望与后悔,他不知道他是何时如何中的此毒,就算知道了也没用。

杨清风此时此刻只是后悔为何鬼迷心窍答应与唐显合作,后悔为何因为唐显修为低下便对他放松警惕,后悔自己为了寻求力量而失去本心。

正当杨清风绝望之时,唐显忽然停止了继续施法,他扭头冲杨清风淡淡一笑,挥手间一道异样的漆黑灵力自唐显指间钻入一息尚存的玉虚子体内堪堪吊住其性命。

“这夺魂大阵虽可吸取他人修为,但终是有所缺憾。何况我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样吧,只要你心甘情愿把你的修为给我,我就留你师父一命,如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