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染玉
作者:镜九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20-03-09 01:25:26 全文阅读

也不知是唐啸天的气息在恍惚间外泄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石室内黑衣人出入的一个短暂间隔内,唐啸天好像听到了石台之上那人气若游丝的声音。

“道友……道友……救我,我乃玉虚门掌门,前几日遭宗门叛徒暗算沦落至此,只要道友能助我逃出生天回到宗门,只要我玉虚门有的,尽可赠与道友!”

这声音中带着几分希望,几分憎恨,还有些许的自嘲。堂堂一位气宗,一派之首竟然不慎之下落得个如此下场,被人囚禁于此,一身超拔修为全然无法施展只得同工具般被抽取灵力,当真生不如死。

在这北部台面上,玲珑剑派为修行界龙首,除此之外便是百鬼门、擎天派、天机宫等中型门派盘踞一方各自称雄,其次便是像玉虚门这等一派之内只有一到两名气宗的三流门派。相比之下唐家虽依附于铁血帝国不被计入修行界,但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唐家的实力完全可以与各大中型门派分庭抗礼。

“玉虚门掌门……好恐怖的小子,虽然只不过是个三流门派,但居然能俘获一派之首,也不知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思忖间,唐啸天再运法门将一身气息严密收起,身形游移,意图继续观望。那石台上的老者感知不到唐啸天的气息后也是幽幽一叹,抱起的些许希望又再次放下。只不过那双眼却是恨恨地瞪着唐啸天之前所藏身的方向。

说来不过瞬息,那老者所望着的方位突然炸裂,石屑纷飞间早已到了他处的唐啸天心下却是一惊:他居然一直没有发现在这石室内除去他与那石台上的老者外还有第三名气宗!若不是那人这么一击之下,或许再过一时三刻唐啸天便要卸去遁术,到时就不是简单的心惊了,想到这里唐啸天也是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小看唐显的心思。

“呵……是被囚于此处太久以至于发疯了么我的好师父?这里除了我们师徒二人哪还有什么道友,难道你还指望师叔那个废物来这里救你?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在唐少爷的算计下师叔他老人家此时恐怕已经尸沉堕龙渊了。”

说话间,石室一侧的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人,此人身段修长面容俊朗,乍一看之下颇有一副正人君子的气质,但其面上此时却是挂着一副满溢奸邪讥讽的笑容。

这人言辞间透露出的些许信息让躲在暗处的唐啸天对唐显的评价再次高了一个等级,同时内心之中无形间也是多出了几分提防:于情于理唐显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便是遭逢大难心性巨变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月内经营出如此恐怖的势力!

外围的山匪倒还好,不过是些初入气师的杂鱼,静堂内的伏兵也不过是从黑街内提出来的散修;但在这地下,数以百计看不出来路的气师、甚至还有两名气宗!如此重兵集结唐家地下,自己先前竟是一无所知,就连他们是如何进入唐家地界都尚且不知。

石室内的两名气宗身份也是明了:被囚禁的老者乃玉虚门掌门玉虚子,看那青年修为面相多半便是玉虚门大弟子、北部年轻俊杰中也算是能排得上号的杨清风。

说来北部修行界多有传言,杨清风天赋异禀修行不过百年便已臻气宗境界,更于三十年前开启的归墟秘境中脱颖而出,为玉虚门斩获一式六件地级五阶灵器倍受玉虚子重视,早已内定为玉虚门下任掌门。

听闻杨清风的言辞,被符文绑缚着的玉虚子忽然剧烈地挣扎了起来:“逆徒!你们!你们把老夫抓了还不够吗?你们对冲虚师弟做了什么!?”

玉虚子沉寂的修为猛然拔高,却又被周边闪耀着的大阵符文强行压制,如潮水般的剧痛涌上玉虚子全身使得玉虚子闷哼一声后便没了动静。

待玉虚子被大阵压制浑身气息再度萎靡,一旁的杨清风面上尽是委屈道:“师父,您这可是错怪徒儿了,徒儿可没参与进对冲虚师叔的伏杀计划,徒儿甚至还为师叔向唐少爷求过情,但那位说了,他的计划里不需要第二位气宗,徒儿也是万般无奈啊……”

许是方才大阵运作压制玉虚子时伤到了他的经脉,玉虚子面容狰狞,愤恨之意于唇齿间一字字迸出:“住嘴……逆徒,这一百多年来宗门待你不薄,你师叔他更是对你视如己出,背着我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与你,可你又是如何待他!”

许久,杨清风没有出声,空旷的石室内却是冒出些许轻微而急促的的喘息声,听上去莫名有几分苦涩。

莫非这逆徒还有几分人性?虚弱的玉虚子勉力抬眼望向杨清风,入眼的却是强忍着笑意却不住颤抖着前仰后合的杨清风;一蓬怒火突地冲上玉虚子心头,体内灵力下意识运起,符文闪烁间却再次被大阵压制。

眼见玉虚子气息进一步萎靡,杨清风面带讥讽默不作声,玉虚子黯淡的眼中露出些许惨然,长叹一声后,玉虚子自嘲一笑:“哈哈……我玉虚子算是瞎了眼才收你这狼心狗肺之徒为徒,是我瞎了眼……”

唐啸天隐遁身形于石壁中,看着眼前两人心头思绪剧烈激荡!杨清风口中的唐少爷无疑就是唐显,先前杨清风所说唐显设伏于堕龙渊暗算冲虚子时杨清风并未参与其中。要么杨清风说谎了,要么……唐显本身已成就气宗,或是其麾下还有其他气宗。

显然唐显自身成就气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唐显天纵奇才又有唐家雄厚财力作为后盾,从接触到修行尚且不足一月,能够开启气脉成就气者已经算是超凡;但第二种可能性同样让唐啸天无法相信,气宗修为在这北部已是巅峰战力,无论从什么方面想都不可能会心甘情愿臣服于一个连气师都不是的小鬼。

心绪激荡之下,唐啸天愈发觉得这里是个是非之地,或许之后见到唐显可以轻易将其控制盘问,但此时此刻在地下石室中有着一位气宗,外面又有着数以百计的气师,若是自己被发现引起双方交锋……一个不注意便会埋骨此地。

唐啸天内心暗叹一声,正打算转身离去,心头却是忽地一阵心悸。与此同时,一道如暗影般漆黑身影从外部甬道中掠入,向着关押玉虚子的石室快速飞来。

那黑色影子身法及其诡异速度却是极快,虽在气宗强者眼中不过尔尔,但比起一般的气师修行者却是快得离谱,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到了石室外,接着进入其中。

那暗影进入石室后万分诡异地拔地而起,呼吸间凝聚成一个少年模样,看那样貌不是唐显还能是谁!只不过,他的样子如今稍显不堪,外部的华贵缎袍稍有破损,一只手上还隐隐有些粗略擦抹过的血迹,显然此前经历过一场战斗。

无视掉杨清风的颔首致意,唐显此刻面沉似水,自顾自地喊了起来:“臭老鬼,我知道你在这,出来吧!”

尚显稚嫩,却饱含怒意的声音回荡在石室内,许久,却是没有丝毫回应。唐显望向四周,许是伤口扯动,他的嘴角不由一撇。

“大丈夫敢做便要敢当!你毁我静谷聚灵大阵,杀我外围众匪,更是着黑白二老俘了我的手下,此时此刻我就在你面前,你却要做个缩头乌龟不成!?”

依旧没有回声,即便暗中示意杨清风动用修为感应也只是得了杨清风的微微摇头,怒火攻心之下唐显竟是当场破口大骂起来,前世所知的那些脏话什么祖安语录什么论语什么脏他骂什么,之后却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神情忽地一僵默默闭上了嘴。

唐啸天隐遁于石壁中,听唐显一顿无能狂怒,额角根根青筋暴起,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扑出去打死这个不孝孙子。好在唐啸天活久了心胸也是宽广许多,这冲动被他强行压下。即便再难以入耳、再令人生气,只要等回到地上,到时候抓了这臭小子便可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唐显望向四周,入眼尽是漆黑暗影与齐整的石壁,除去地面某处的坑洼没有丝毫异样,杨清风并不是个喜欢随意破坏的家伙,所以正是这处坑洼让唐显越发肯定唐啸天必然隐于此处。

“好,你就躲着吧臭老头,毁我静谷布置的账我们以后再算,今日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了,便让你开开眼界!”唐显脸上露出笑容,望着那灵池石台上的玉虚子,眼神中忽地爆出夺目光彩。

双手立于胸前,指尖看似随意地从手上血迹中一抹,一连九道法印打出,一道巨大的青莲法印自唐显气海冲天而起。与此同时,石室内遍布着的符印同时闪耀,青光自众人脚下暴起成一奇特大阵模样。

在众人逐渐瞪大的瞳孔内,原本气息萎靡却形神饱满的玉虚子随着大阵青光跳动正逐渐干枯,浑身近乎雾化的真元灵力爆出气海轰然灌入唐显体内。起初灵力灌入时唐显浑身经络于体内亮起,或许也因为这真元灵力本就是外来之物,唐显面上也是露出痛苦之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