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地狱
作者:镜九  |  字数:2206  |  更新时间:2020-03-06 04:42:56 全文阅读

盛怒之下,唐傲雪所有灵力轰然迸发,九把七星剑令于他周身凝聚!挥手间风雷之声不绝于耳,九把七星剑令朝着唐显激射而去!

“破!”

“轰轰轰轰轰……”

伴随着一声短促而高昂的喝令,九柄七星剑令接连爆炸,在唐傲雪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下,唐显带着满面阴冷的笑容一动不动地立于爆炸中心,毫发无损。

“这、这怎么可能!?以我如今的修为引爆九把七星剑令便是同阶气师也不可能毫发无损!你……”

由于时间紧迫,唐傲雪赌着进一步惊动唐家上层的风险将九把七星剑令自爆意图一举击杀唐显,但现下别说击杀唐显了,他甚至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惊疑不定之下,唐傲雪看到了唐显面上那充满了玩味与讥讽的笑容,一个令他想想都为之胆寒的念头浮上心头。

即便不愿相信那个离谱的念头,但唐傲雪还是颤抖着开口:“你、你的修为……你已经到气师三重天之上了?”

唐傲雪的惊疑不定与刚才那最后的反扑唐显早就已经料到了,虽然唐傲雪的拦截是一出安排之外的戏。但对于这出戏,一切都在按他写好的剧本行进,吞服破禁丹虽然可以暴涨修为,但从唐傲雪身上越发萎靡的生命气息来看,这破禁丹不单会损害吞服者的根基,更会加速消耗生命精华,等那药效过去之后,唐傲雪多半也就是个废人了。

唐傲雪乃是唐家旁系的长公子,为夺唐家宗族家业自小修习诸多,不可能不清楚破禁丹的后遗症,而以唐显对唐傲雪过去种种事迹的了解,这种人最是惜命,所以究竟是什么让他不惜使用破禁丹也要将自己除之后快?

是仇恨吗?是野心?是嫉妒?不,都不对,唐傲雪早已失去在唐家的地位,他不可能因为这些而对唐显这个唐家少主人伸出獠牙,以唐傲雪的心性来看,就算他恨着自己也一定会在合适的时机或是拥有足够的背景后再下手……

这么算下来……唐傲雪多半是受了什么人的胁迫或是诱导。

“呵……有趣,就让我们来好好玩玩。”唐显没有回应唐傲雪的质疑,他望向唐家宗祠的方向,阴沉的脸上歪斜着扭动出一个充满挑衅意味的糟糕笑容。

“好了,差不多家族的人快到了,不玩了不玩了,走吧,那边已经挺不住了。”

像是在对什么人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将唐傲雪视作无物一般,唐显说着唐傲雪听不明白的话自顾自地穿过唐傲雪身旁准备离开,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唐傲雪从唐显面上看到的表情让他不寒而栗。

“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态度!!唐显……不,怪物!去死吧!归星!!”

充满杀意的狂呼之下,唐傲雪凝聚剩余的所有灵力化作一柄硕大而不失0精巧的巨剑向着唐显空门大开的后背一剑挥出!

“星海剑诀,数百年前一位元祖强者于蛮离之海的观星崖参悟数十年,根据漫天星斗二十八宿行转变化所领悟出的一部玄灵剑诀,传说中,那位元祖曾以这一部星海剑诀独战蛮离之海六位异族元祖而不落下风。而这归星,乃是星海剑诀上部中唯一一招以力催动的剑招,也是最为霸道无匹的一招。”

在唐傲雪仿佛快要迸出眼眶般瞪大的双眼中,唐显微微侧身,妖异阴邪令人心生恐惧的黑色烈火攀附于他的掌间,归星巨剑此时正被那只满是黑火的手掌捏在指间,而唐显则在一边不为所动地侃侃而谈。

“只不过,这星海剑诀被你用得如此不堪,若是被当年创出这剑诀的那位元祖看到,只怕是要活活气死。”

说话间,唐显指间隐隐出力,一柄归星巨剑顿时裂纹陡生!

“咔!”

归星巨剑应声而碎,漫天爆碎的归星巨剑再也无法凝聚成型,化作狂暴灵力轰然爆散之间,唐显已是闪身离去。

“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什么了!?”

唐显走后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两名唐家内务长老才带领十余唐家家仆姗姗来迟,到场满地狼藉与处处碎裂的灵力波纹映入众人眼帘,一番匆忙查探拾掇间,一名家仆惊讶地在一处角落中发现了瘫坐其中颤抖着咬着指甲、满脸绝望呆滞的唐傲雪。

唐家静谷地下百尺,迷宫的尽头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甬道,而在这甬道之后竟是别有洞天!一路过关斩将般来到此处的唐啸天紧皱着眉头,眼前的一切即便是纵横铁血多年,雄图北部八郡的他一时之间竟也是心脏乱跳。

唐啸天做梦都想不到唐显会在唐家地下开出了如此规模的空间,更想不到在这地下竟然聚集了如此之多的修行者,而这些修行者中修为最低者也有气师一重天!但这些修行者的修为与数量其实并不能让唐啸天感到惊讶,令他真正感到恐怖的是……这根本就是一间用修行者打造的血肉工厂!

无数的修行者被捆缚在石床、石壁上,不绝于耳的惨叫与求饶声从他们喉中几近嘶嚎着发出,往来于其中戴着假面的黑衣修行者以及其残忍的方式从这些修行者身上提取灵力运送至一处巨大石室中;又有一部分黑衣修行者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他们被绑缚在巨大的石柱上痛苦地叫嚷着,他们体内的灵力肉眼可见地被那石柱吸噬汲取……

唐啸天没有被眼前的地狱绘图吸引太久,这里的所有存在好像都是为了提取灵力,而被提取的灵力都被运送到了那处巨大石室中,他决定去那石室中一探究竟。

隐藏了身形与气息后,唐啸天从高台上一跃而下,在接触地面的瞬间像是跳进了水中一般遁入了地下,一路畅通无阻,轻松得让唐啸天觉得有些不正常,以唐显的这一切布置来说,这太诡异了,但这最终还是被唐啸天归为了唐显太过年轻,经验不够老道。

“这、这……究竟……是什么?”

眼前的事物所带给唐啸天的震撼远远超出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他觉得自己越发看不明白唐显了,甚至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的心底已经生出了些许恐惧:石室中有一汪巨大的水池,不断出入石室的黑衣人正往池中投入凝练成实体的灵力,而这池子中央的浮台上有一人正被阵法所捆缚着,十余根粗大的管子正从那人身上源源不断地汲取灵力,虽然微弱,但从那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这是一位气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