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赖皮
作者:镜九  |  字数:4392  |  更新时间:2020-02-01 06:16:14 全文阅读

唐显身居卧龙阁顶层,微眯的双眼扫视下方来往人群,盘算着要如何将这几十个匪寨纳入自己手中。忽地,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涌上心头:“糟了,静谷出事了!”

唐家静谷内的一处竹林中,唐显安排在此修炼玲珑剑派心法的黑水寨众匪此刻遭人突袭,伤残一地。为了供众人修炼唐显支使楚娇柔布下的聚灵阵被外力强行摧毁,唐啸天与黑白二老此时正傲立其中,黑老掌间灵气还在微微涌动,可见破坏聚灵阵的人正是黑老。

三人不远处,一身黑色锦缎华服的楚娇柔反手执剑带领四名黑街修行者与唐啸天三人对持着。楚娇柔看向黑老的眼神中是无尽的怨毒与愤恨,事到如今,傻子都能想到根本没有什么百鬼门参与,她也根本没有被拐到阎罗殿去,一切都只是唐显布下的局,为了攻她的心而已,但归根结底还是那黑衣老者将自己打伤后制成人彘才有了唐显的一系列毒计。

见识过唐家藏在世人视线之外的庞大势力后,楚娇柔已经不敢再小觑唐家,而与唐显多日相处下来,唐显的心狠手辣与冷酷无情已经深深根植在了相互娇柔心底,她原以为在这铁血北部玲珑剑派外门是最强大的势力,也曾觉得气师五重天便是这北部除却宗门长老外的最高战力,她一度以自身的修为为荣,就算归降唐显后的一段日子里也是如此,直到唐显不知从何处带回来四个五重天气师,又在两三天前捕获了玲珑剑派外门的师妹师弟!

作为一个门派叛徒来说,楚娇柔可谓尽职,她不但将所学的宗门功法和盘托出,而且还参与了慕容挽风等人的围捕计划,将几人的灵力属性、专长的功法与一些相关资料都告知了唐显,她也有她的思量,那几人尽是同阶无敌、可越品败敌的好手,唐显带回来的这四人不过只是一般的散修,想要抓到几人难如登天,除非那击伤自己的黑衣老者出手……但唐显给她看到的事再一次震撼了她的心灵:不知从何而来的十余四重天气师、七名五重天气师,所修功法与灵力属性完全克制几名玲珑剑派外门弟子!

不过半天而已,宗门外派的五人已是四人落网一人重伤潜逃,而被捕的四人在楚娇柔面前被关进唐家静堂之下的地牢中,接着从那里传出的就只是凄厉的惨叫与痛哭着哀求的声音,楚娇柔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也不敢去想,于是她一头钻进唐显安排的任务中——调教山匪,引领他们修行,助唐显建立他的修行者军队。

而此刻,唐显的算盘被摔碎了,唐家家主与黑白二老闯入,不但破坏了聚灵阵还打伤了在此修行的山匪,楚娇柔不知道如果唐显回到静谷看到他这些天苦心经营的修行者们被破坏成这样会怎么想,也许会迁怒?也许会出谷去理论?但这些可能并不需要她来想,她此时只能尽可能挣扎,但愿不要被眼前的三人当场击毙了才好。

“楚小姐?怎么,上次刺杀老夫不成,这次又扎根在我唐家待人授课调教弟子哪?是准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唐啸天左右看看这一地的狼藉,内心发笑:这些人不用猜都知道是显儿安置下的,这就当是让那小子体验一顿来自爷爷的毒打,不知道等他回来会不会炸毛?抬头间又看到不远处持剑对立着的女子有那么几分面熟,却是那与唐傲雪有着婚约的楚娇柔。此时唐啸天也确实有些讶异了,让黑老将她制成人彘送到静堂的便是唐啸天自己,他本以为唐显会从她口中挖出玲珑剑派功法后便处理掉她,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让这女人做了他的下属为他卖命。

显然对于唐啸天的讥讽楚娇柔并不打算做出回应,身旁的四名黑街气师此刻也是不知所措,雇佣他们的人是唐家大少爷,此时袭击聚灵阵与他们对立着的却是唐家家主,一时间几人都是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几人左右为难之时,楚娇柔眼中精光闪动,突然间,她身形闪动,向静谷外疾掠而去,同时暗中向四人传音道:“快!分头跑,能拖一时是一时!要是被他们发现了静堂的事就算他们不杀我们,等唐显回来我们也活不了!”

楚娇柔一声令下,四名黑衣人当下毫不犹豫的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全速奔逃!眼见最强战力逃走,在此地修行的众匪胸中都是猛地一突突,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难道他们都不懂的吗?

看着那几人逃离,唐啸天稍稍一楞,面上浮现出一个古怪笑容:这楚娇柔临场指挥能力说的过去,不过怕是脑子不太好使;唐显在静谷外围布下的迷阵与杀阵虽然威力尚可,但却对于从地下或是天空侵入的敌人毫无防备,又安排其主力在静谷内修行,显然是打算构建自己的势力,不过唐啸天明白,这定然也是唐显为了遮掩真正意图而布下的迷魂阵。

想到这里,唐啸天当下呵呵笑了起来,示下黑白二老:“去,把那几个小老鼠抓回来,我们来好好看看显儿到底在静谷搞什么名堂。”

待黑白二老身形消失,唐啸天带着满面笑容向静堂走去:“野心够大,但尚显稚嫩,虽是如此,不过显儿啊显儿,你倒还真让爷爷我惊喜不断啊。”

这么想着的同时,唐啸天脚下步子加快:如若是他布下这局,必然会设下一些阵势或是其他什么东西来警告自己有入侵者,唐显必然不笨,此时很有可能已经在赶往静谷的路上了,他要在唐显回到静谷之前到静堂去,看看这小子如此大的手笔之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另一方面,唐显心悸之下当机立断离开卧龙阁找到宫傲,对围攻群英会控制众山匪首领一事做了匆忙但并不粗糙的布置后便匆匆向凉州城方向赶去,同时内心狂呼:“唐啸天!如果我猜的没错肯定又是你个老不死的!你到底是不是闲的蛋疼!?”

唐显五人快马加鞭赶向凉州城的同时,余瑟已经到达黑街,持有唐显赐下的唐家核心执事腰牌的他以资源与自由为条件,没花了多少功夫便招募了一群手下,在经历了一次唐显的怒火后余瑟明显察觉到了那其中蕴含着的杀意,所以这次行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再逃走,否则……除非逃出铁血,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但是头儿,一品楼主可是八重天巅峰气师啊,这黑街里除了百手门门主还能跟他过几招之外,我们去那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啊?”

准备行动之前,招募来的手下中有人突然发话了,其中蕴含着的信息也是让余瑟吓了一跳:“八重天巅峰气师!?你确定?”

“这在黑街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啊,否则一品楼也不可能能与百手门二分这黑街的黑白道了。”

“头儿,咱真的要去一品楼抢人吗?”

“要不头儿您还是回唐家搬点救兵来?”

看了余瑟的反应,一群手下当即七嘴八舌地嚷嚷了起来,很显然余瑟在来这里之前没有周密地调查有关一品楼的消息,这一品楼主的修为一说出来直接吓了他一跳,一众人对余瑟很是怀疑了起来。

余瑟脑中各种念头交杂盘旋着,思前想后,最终他确定了一件事:唐显在考验他的能力,接连两次的失策已经让唐显对他没有什么耐心了,而这次任务除了是他最后一次的机会,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量。若成功,跟着唐显一生荣华富贵,若失败……

“盯着一品楼,既然硬碰硬是找死那我们就来软的,去盯住一品楼的所有进出口,若是有女人出来立刻告知我,如果是目标的那个女人,我们抢了人直接开溜,如果那女人躲在一品楼不出来……等我请示过主子之后再做打算。”

将众人散了去盯梢一品楼后,余瑟静静思量到底要不要去联络百手门,要知道百手门虽然与唐家联系密切,但他余瑟只不过是唐显身边的一个奴才,先不说百手门门主会不会搭理他,就算百手门主答应合作,与一品楼正面冲突后必然会搅动黑街局势。事情闹大后,到时唐家必然不会坐视不管,而唐显是想在暗中做这些事,并不想惊动唐家,要真到了那时,就算人抢出来了,自己恐怕也难逃一死。

“唉,伴君如伴虎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不错,这事还得与主子商量后再行事为好。”余瑟挠了挠他那圆不溜的脑袋,苦着脸笑道。

唐家静谷,唐啸天一路击伤十余名五重天气师,来到那静堂门前时心下已是颇为震惊:“这小子从哪弄来这么多五重天散修?如此重兵守着这静堂,里面究竟还藏着些什么?”

唐啸天这么想着的同时推门入了静堂,迎面而来的却又是十余道灵力攻击!唐啸天浑身一抖,一股恐怖五批的气息轰然而起!藏身静堂的十余伏兵瞬间被这股气息压垮!

“气、是气宗!这里怎么会有气宗驾临?难、难道是玲珑剑派外门长老!?”被唐啸天气息冲击的数人中有人失声叫道,眼中无法遮掩的惊恐流露而出。

唐啸天闻声扭头看向那人,径直上前提起那人道:“你这散修倒是有点见识,竟然能认出气宗。那既然你都知道了老夫的身份,就直接老实点交代了吧,兴许老夫还能给你一条生路?”

唐啸天老奸巨猾,虽然不知道唐显在这静堂里究竟在做什么,但嘴上却是不点明问题让人直接交代,意图直接问出这里有什么。不过唐啸天手中那人虽是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眼中的惊恐也好无虚假,但经此一问却是闭上嘴不再言语。唐啸天四下看去,周围十多人修为均是五重天巅峰气师,想来是唐显手下最精锐的一部分,但唐啸天想不明白,唐显何以让这些人面对生死存亡的问题仍旧死心塌地缄口不言?

这么想着,唐啸天将手中那人丢在地上,气息激荡之间那人浑身衣物爆碎,从丹田起蔓延至心口的一条黑线映入唐啸天眼中,显然唐啸天曾见过此物,当即心下一惊,一句话脱口而出:“心神蛊!?”

说罢,唐啸天两掌气息翻涌,双掌隔空连续拍出数掌,在场剩余黑衣人上身衣物应声爆碎,布片碎裂漫天飞舞如彩蝶翻飞,唐啸天定睛一看之下,却不由得双眼瞪大:在场所有人身上均是一道黑线攀附!几个气息更强者身上除去这心神蛊外竟还被喂了断魂丹!

“好小子!也不知从何处弄来如此阴毒之物以控制下属!呵……臭小子够狠!颇有老夫当年风范!”

一声赞叹后,唐啸天四下看去,这静堂中除却满地黑衣人便再无他物,但唐显施以如此重兵把守的地方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唐啸天灵力外放,气息勾连之间不多时便找到了一处隐藏在烛台后的暗门:“我就知道,臭小子绝对在这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说着唐啸天便凭借唐显残留的气息找到了牵引那暗门的机关,稍稍扭动之下,一道通往地下的暗门打开。

唐啸天面上笑容浮现,单掌隔空虚握,一名黑衣人不受控制被牵引入唐啸天手中,抬手间,那黑衣人被丢入暗门内,再过了一炷香后,见那黑衣人没有异常,唐啸天挥掌击碎了那暗门后便跳了下去。

下到地道内,唐啸天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懂唐显了:地道内错综复杂如同迷宫,其精妙之处更是让唐啸天都有些动容,整个地下虽然未曾布下迷阵但却足以让人困入其中无法自拔,更有几处地方一旦走入其中便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只能不断在原地打转,就真的好像那唐家长老所说的“鬼打墙”。

一个纵身躲开爆射而来的连弩机关后,唐啸天怒骂一声:“啧,这臭小子,从哪学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虽是怒骂,但唐啸天却为之动容:地道之内设置了可以隔绝灵力探知的阵法,虽然威力不足以隔绝气宗修为的唐啸天,但却也让他可探知的范围大大缩小,再辅以各式各样他根本没见过的莫名其妙的机关陷阱,单是这地下暗道便足以困杀气宗修为下的大部分人!

唐啸天这么想着的同时四下张望了一阵,外放的灵力忽地探知到了一处看似正确的走道,他哈哈一笑:“原来这才是你的杀着,好小子,真够狠的,看来我唐家未来可期啊!你这地道爷爷我心服口服,所以别怪爷爷赖皮,哈哈。”说着,唐啸天浑身气息翻涌,属于气宗修为的灵力在掌间激荡起来。

“轰!轰!轰!”

循着石料破碎之声看去,只见唐啸天不再像之前一样没头苍蝇似的乱走,凭借地道内残留着的唐显的气息指引,唐啸天开始轰碎地道墙壁,一路直行,实属赖皮!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