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吃一堑长一智
作者:镜九  |  字数:4107  |  更新时间:2020-01-30 02:30:19 全文阅读

卧龙阁顶层房内,左右分别坐着两人,一胖一壮:胖的不用多说,黑水寨如今的大寨主余瑟;壮的那个也没啥可介绍的:聚龙山山主,宫傲。

此时两人正大眼瞪小眼,余瑟刚从凉州城的黑街回来便风风火火拉着宫傲召开了这群英会,待宫傲将这一群各寨首脑都凑到一起,这余瑟却又拉着宫傲神神秘秘地到这卧龙阁来说是要商议大事,于是乎宫傲就跟着余瑟来了,结果到了地方余瑟反而结结巴巴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个一二三,只是隔三差五地说要等个什么人来。

两人一言不发地坐在房中,宫傲闲的痒痒,一双眼睛左右乱瞟,却看到对面的余瑟手里正拿着两个什么东西翻来覆去地捣鼓着,看上去有那么点意思。此时房中也没别的什么人,宫傲也不用端那山主架子,余瑟宫傲两人相识多年,对方是个什么玩意互相也都清楚的很,不如说两人之所以会混到一起完全是因为臭味相投。

“哈哈,拿来吧你!”

不知什么时候,宫傲便凑到了余瑟身旁,这么说着的时候,宫傲一把抢下了余瑟手里的其中一个小玩意,一手支棱着翻身而起的余瑟,一手将那小东西捏在手里仔细看了看,却发现这小东西精巧的很,是一只木质的小鸟。

余瑟见东西被抢了倒也不生气,宫傲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况且这小鸟原本就是他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沉默而拿出来的,他知道以宫傲的性子肯定耐不住这气氛,见自己在一边把玩这小玩意绝对会凑过来,从结果上来说他的预料真是一点都没错,宫傲确实就是这种闲不住还有点贱贱的性格。

也不跟宫傲讨要那小鸟,余瑟看了看手中剩余的那枚银色弹丸,不知从哪又摸出一颗,两颗银蛋蛋在手里咕噜咕噜地转着玩,若是唐显此时在这里一定会觉得这余瑟有点上一世北京胡同里的大爷盘文玩核桃的样子。手中银蛋蛋转动间,余瑟似乎觉得里面有什么在动,拿起在耳边摇了摇除了轻轻的叮咚作响却也没发现什么,原本他也想用灵力注入其中去探查,但唐显郑重其事的说了,闲着没事可以拿来玩,但千万不能注入灵力,余瑟也就乖乖照做。

宫傲摆弄了半天那小鸟,好奇心驱使下他向那小鸟中注入了些许灵力,那木质小鸟竟站在他的手心,发出了婉转动听的鸟叫声,宫傲一乐,像个孩子似的,捧着那小鸟左看看又看看,为什么木头小鸟会叫唤,这让这个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见识的大男孩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摆弄,就是一个时辰,两人差不多也对各自手中的小玩意感到厌烦了,正当宫傲起身准备撇了余瑟走人时,门外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这位小兄弟,楼上真的不能上去,我们山主下了死命令的,除了山主谁都不能上去。”

两名守卫迎来了今日第四位闯楼者,但显然这次来闯楼的并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这是一个身着青黑色蟒袍的少年,微微扬起的眉毛表示着他的不满,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守卫小腿的少年身后,是守卫单是看着就明显打不过的四个黑衣人——四个五重天气师。

那少年明显是被家里宠坏了,一副纨绔子弟二五八万的样子,揪着一名守卫的领子阴沉着脸道:“你这杂鱼知不知道我是谁?识相的最好给小爷把路让开!不然小爷今天让你们两个知道什么是飞翔的感觉。”说着,那少年下巴一扬,指向一旁的窗户,正是之前两名守卫抛尸的那扇窗户。

方脸守卫皱了皱眉,给锥子脸守卫递了个眼神:山主此时就在楼上,若是被人闯了上去,之后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锥子脸守卫又回了一个眼神:但你看,这四个五重天,咱也打不过啊,待会万一真被打残了再丢下去,那小命不保啊!

两名守卫相视一眼,像是读懂了对方眼中所传达的意思,两人同时吞咽了一口口水,绕开那蟒袍少年一同来到窗边,同时纵身跳了下去,嘴上还喊着:“山主大人!属下无能啊啊啊——!!”

听着这两声惨叫,宫傲腾地起身便出了门,腰间挂着的一柄九环钢刀也是不知何时便到了手中:“马勒个巴子的,老子那两个守卫好歹也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二重天气师!余胖子走,跟老子下去看看是什么人这么能耐敢闯我卧龙阁!”说着便提着刀下了楼,此时他却早已忘记自己跟余瑟两人不过是两个九重天气者……

余瑟手中银球咕噜了两圈,不很情愿地起了身,正打算出门的瞬间身形一顿,突然想起了什么:人家既然连两个二重天气师都能打翻,你宫傲一个破气者下去找死吗?这么想着,余瑟忙不迭下了楼,手掌悄悄摸上腰间宝器,若真到了那迫不得已的时候,就算暴露了现在的真实修为也绝不能让宫傲死了,少主交给他的任务中这宫傲在前期可是有着不小的作用!

可余瑟下楼刚下到一半,耳边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奥,你就拿聚龙山的山主呗,你这小破楼上有什么宝贝藏着掖着不让人上去呢?难不成是金屋藏娇啊?”

少、少主?少主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是自己办事不力打算亲自上阵了?不对啊,少主吩咐的事他每件都做得尽善尽美了……啊!余瑟忽地想起了什么,少主所交代他做的事里还真有一件他没做好的:玲珑剑派外门派来探查楚娇柔失踪及铸剑山谷一事的五名弟子,他只抓到了四个!

虽然特地找了黑街的人来做这件事,也完美的处理掉了那些人,但千算万算还是跑掉了一个,让黑街的人假扮花衣是为了驱散街上的人群,减少目击者,但据回来的人报告,跑了的那人认出了几人并不是唐家花衣,虽然如此,不过若是被那人逃回玲珑剑派,此事必然还会与唐家扯上关系,这是少主所不希望看到的!

听着楼下宫傲的声音越来越小,余瑟知道宫傲并不傻,他一定是已经服软了,那接下来……

“哟,这不是余瑟吗,怎么的,难不成山主金屋藏了个胖子啊?口味怪独特的。”

说话间唐显便带着两名黑衣人上了楼,宫傲则被另外两人架着跟在后面,见到余瑟唐显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原本就是他示意余瑟聚集山匪到此,不过唐显还是打趣着余瑟。

唐显脸上一副揶揄的笑容,看得宫傲七窍生烟,他堂堂聚龙山山主何曾受过这种制?不知怎地余瑟也是出了奇的乖巧,站在一边低着个头一言不发,这让宫傲很是不解,不过细细观察之下,他发现余瑟竟然在微微颤抖,脑门上不知何时也是出了一头的汗。宫傲不蠢,他顿时明白了什么:余瑟这是怕的,他早就认识这少年,并且这少年恐怕来者不善!

唐显进了顶层房间便没再说什么,自顾自地坐到一边的窗前,扫视着聚贤山庄内的人来人往,也不知内心在盘算着什么。余瑟意图走上前去,却被两名黑衣人拦下,余瑟向唐显望去,却发现唐显根本没有在意身后发生了什么,余瑟只得默默退开到一旁站下。

被房中危机四伏的气氛刺痛着,宫傲终于忍不住向窗前的那人开口:“敢问阁下是谁?来我聚贤山庄所为何事,可有鄙人能帮得上的?”

这话刚一问出口他便后悔了,两旁的黑衣人一左一右啪啪两个用上了灵力的耳光甩在宫傲脸上,将他打的一阵头昏眼花,正当他为此感到不知所措时,一旁的余瑟嘴唇蠕动,小声道:“少主没开口之前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不然会死。”

什么玩意?少主?眼前这小孩?宫傲懵了,据宫傲所知,前段时间敖风跟余瑟二人去了趟凉州城,后来只有余瑟一个人回来,结果黑水寨没了敖风反而不断壮大了起来,近几日官道上有修行者随行的商队遇袭都是黑水寨所为!以宫傲对余瑟的了解,余瑟这人耍点心机玩玩小手段还行,经营一个势力这不可能是余瑟一人所能办到的,所以他必定是在凉州城遭遇了什么,黑水寨必然在为凉州城中的什么大人物效力!只不过宫傲没想到的是,除掉了敖风扶植余瑟上位的竟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宫傲心下顿时一通突突,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猜出了这少年的身份!也不顾两颊火辣辣的痛,宫傲含糊着开口:“聚龙山……愿意为主子做事!请给聚龙山一个机会!”

既然余瑟做得,他宫傲又如何做不得?屈居人下却是会令人心中屈辱,但那也要看是在谁之下,做山匪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不都是因为穷得交不起官府赋税所以才落草为寇吗,虽然这些年山大王做的舒服,但头上也总是顶着一纸砍头的罪名,所以像余瑟这般投靠他人,为大人物在暗中效力,首先财力势力的扩张是他人无法想像的,其次便是官匪勾结最大的好处:死罪可免!

眼看两旁黑衣人的手掌再度抬起,不等余瑟阻拦,窗边的少年慵懒地笑了起来:“哦?山主这是想在我手下做事?正巧我今日心情好,本少爷就给你这个机会,同时还要给这聚贤山庄里所有人这个机会,你可明白?”说着,唐显转过头看向宫傲,低垂着的眼帘中闪过的那一抹疯狂,映入宫傲脑海。

“明白、明白!属下这就去安排!”

唐显单手轻挥,两名黑衣人将宫傲松开后,宫傲便一溜烟的离开了,一旁的余瑟望着宫傲消失的地方,脸上却是不易察觉地闪过了一抹杀机,但这杀机却被唐显所捕捉到了:“别那样看人家嘛,既然人家都开口求我了,我也不是什么魔鬼,总得给人家一个机会你说不是?”

余瑟目光闪烁,低头不语,唐显看着他那样子不禁笑出了声:“我曾见过家中豢养的兽宠在主人面前争宠,今天又见识了奴才们争宠,有趣。”

见唐显将自己那点小心思说出,余瑟也是讪讪一笑,在看到唐显脸上那异样的笑容后,余瑟慌忙拜倒:“属下办事不力,那玲珑剑派来的外门弟子跑了一个,至今……还没寻到其下落!”

唐显根本一点都不意外,不如说他从那女人逃走的时候就知道,而且,那女人以为自己终于逃走了,但实质上……

“哼……余瑟啊余瑟,亏我那么信任你,把所有事都交给你去办,但结果呢?楚娇柔一次,这玲珑剑派的外门弟子又一次,都说有一就有在二再三,你下次是不是打算干脆把人放到我脸上来杀了我算了?”唐显缓缓踱着步子,绕着余瑟走着,这漫不经心的动作与淡然微笑着的表情在几名黑衣人眼中却如同毒蛇在玩弄着猎物,令人从心底发寒。

余瑟颤抖着趴在地上,汗水大颗大颗从鼻尖滑落到地面,明明唐显还没说什么,但巨大的压力却让他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

唐显俯下身子,轻抚着余瑟肥厚的脸颊,但瞬间,唐显脸上淡淡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曾连续数日出现在余瑟噩梦中的表情!原先抚摸着余瑟脸颊的那只手也瞬间卡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五指中蕴含的力道虽然不大,但却足以让余瑟无法呼吸!

即便如此,余瑟仍然不敢反抗,他只觉得眼前冒起金星,然后变得一片漆黑,身体本能地挣扎着想要逃离,一双眼突出眼眶向上翻出眼白,张大的嘴仿佛拼尽全力想要品尝空气,但却只能徒然地伸出舌头带出已不受控制的唾液。

就在余瑟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那一刹那,唐显松开了手掌将余瑟推了出去,脸上恐怖的神情不再,再度换上淡然笑容的唐显背过身去:“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你这吃了两堑了,怎么着也该长一智了吧?人在一品楼,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了吧,这次如果再出岔子,派人把你脑袋给我送过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