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送礼
作者:镜九  |  字数:3631  |  更新时间:2020-01-29 19:46:29 全文阅读

软塌上的那汉子除了老李头口中的六爷还能是谁?这六爷一身腱子肉在姑娘们的抚摸下微微抖动,赤裸着的上身条块分明,犹如用肌肉搭建的堡垒,一身气师八重天巅峰的气息随意地散开着,彰显着这个独臂男人的武力与气魄。

软塌下的老李头身子向后一仰胡乱地坐在地毯上,也不管那六爷微微皱起的眉头,老李头一边咂巴着嘴一边像是在回味什么:“啧、啧,昨晚那顿酒喝的实在舒坦,六爷自己酿的琼脂露水虽然比不得那西南产的贡酒“金汤”但在咱这北部也绝对称得上是好酒中的好酒!”

软塌上的六爷一脸嫌弃地坐了起来,独臂轻摆,玩闹着将姑娘们赶出了房间后,转过头来与老李头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接着开口问道:“行了老李头,到底啥事有屁快放,要真是要讨酒喝那可没有了。”

一说到酒,老李头喉头耸动轻咽了一口口水,脑中又想起昨晚喝的那顿酒,好不痛快!忽地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瞪着一双眼看着六爷,一双老眼里荡起些许淫靡的笑意。

六爷看这老李头眼中的笑意看得他浑身猛地一颤,他似乎感觉自己生平头一次有了所谓“贞操危机”,眼看那老李头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上下游走着,六爷觉得事情越发的不对劲,对于老李头奇怪的视线害怕之余更多的是恶心,虽然自己的修为在这北部宗门之外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了,但……但这老李头的视线……

“你看什么看,我怎么觉得老头子你像在看黄花大闺女一样看着我?”

六爷强压下心头的不适,挤出一个勉强算的上是笑容的表情质问老李头,可那老李头也不接话,仍旧面带笑意看着自己,看得六爷浑身发毛。

正当六爷内心煎熬着,脑中努力盘算着如何巧妙地把老头赶出去时,老李头总算说话了:“六爷这一身腱子肉、这满脸的英气,虽然说不上风华绝代但也有一番铁骨柔情的脸蛋儿……”

老李头说到这里时,六爷心下狂呼了起来:“不是吧这老头难道真的……平日里也没看出来啊,这老头居然有龙阳……?”

“且慢!打住!老李头,我知道我非常的帅气迷倒了万千少男少女,但我一直把你当忘年交的好友看待,你不能因此爱上我,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

六爷打断了老李头的话,他站起身来,一边说着一边将老李头拉扯着往门外推,他还是生平头一次在一个气师一重天身上感受到这种如临大敌的危机感,老李头那炽热的眼神更是让他怀疑平日里老李头就是这样看他的,只不过他没能看出来罢了。

“造孽啊!”

被六爷推搡着眼看就要被退出门去的老李头听着六爷的话,总算也是明白了什么,只见他运起灵力,从六爷手下挣脱开来,一边整理自己被拉车的松垮的外衣,一边黑着脸瞪向六爷:“好你个娃娃,你把我老李想成什么人了,我老李跟着你做事也有些年头了,我老李像是那种人吗!”

六爷也是一脸无奈:“以前是不像啊,但你刚才那眼神还有那话,你像得很哪!”

老李头整了整松垮着的领子,眼神中尽是看傻子的神色:“老头儿我不过就是好好看了看我们黑街的好男儿真汉子罢了,瞧你一天天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目光游弋四处乱飘的六爷走开一旁坐了下来,直接提起茶壶对着嘴大口喝了起来,不时地还瞟一眼老李头,显然并不是十分相信老李头所言,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手中茶壶随意地一放,两粒小巧药丸滚入手中抛向老李头:“哈哈!我大概猜到你来干嘛了,喏,散神丹的解药,这个月够你用的,松散着过吧。”

老李头接了飞来的丹药,一张老脸顿时乐呵了起来,几步间到了那六爷身旁,眉飞色舞道:“其实今儿个,小老儿是来给六爷送礼来了。”

六爷眉头微皱,视线定格在老李头脸上,似乎对老李头所谓的“送礼”感到怀疑,要知道这老李头就是一个从街上捡回来打杂的,一穷二白身上常年的一套衣服还是六爷之前不合身便给了他的,给予送礼一事六爷感到有点诧异:“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老李头能有什么好宝贝送我?不会是你从垃圾堆里扒拉出来的吧?”

“嚯,敢情这多少年过去了,六爷这还把我当那在垃圾堆里讨生活的人呢!”老李头不满道,也不等六爷接茬,老李头摆摆袖子,脸上笑容越发浓厚:“六爷啊,您这次可算是看走眼了,小老儿我要送您的东西,那绝对是您想都想不到的。”

听了这话六爷顿时来劲了:“哦?在这黑街里还能有什么我老六想不到的?莫非是你从外面带进来的好东西?”

老李头看六爷突然有兴趣了,也不急着亮宝贝,反倒是转身卖了个关子,任凭六爷猜想。但猜来猜去六爷所说的也不过就是金银玉器法宝灵晶之类,看着老李头不住的摇头,六爷不知怎地一股邪火腾地冒起,急了:“到底是什么好宝贝你倒是快拿出来啊!”

六爷此时此刻的样子看在老李头眼里活像个跟爷爷要玩具的孩子,老李头也是一乐,从袖子里摸出一只铃铛轻轻一摇:“叮铃~”

迎合着那铃声,内阁的门被推开,在六爷目瞪口呆之下,一口漆黑的棺材被四名一品楼伙计抬入房中。

众人看着这口棺材也是静悄悄的,只有老李头一人在一旁傻乐。六爷看了看那棺材,又看了看老李头,额角青筋暴起,一身修为激荡而起,却是怒极反笑:“哦?老李头,长本事了啊,这我还真没想到,原来你送礼是要给我送口棺材啊?怎么,今儿您老是要送老六我去见阎王?”

那六爷说着,手掌上火属灵力蹭地冒起,激荡的劲风将房间中的一切吹得七零八落,眼看就要出手击毙老李头!

抬棺材的几个伙计也是吓坏了,之前老李头拖着这口棺材过来,说六爷绝对会喜欢这东西,到时候赏赐下来绝对少不了几人的好处,当时几人也是将信将疑,信的是老李头和六爷关系甚好,疑的是六爷真的会喜欢这棺材?眼下看来六爷不但很“喜欢”这口棺材,这“赏赐”怕是也要当场发送几人去见阎王了!

灵力激荡形成的狂风吹在老李头身上,暴怒的六爷与其手掌上燃烧着的红芒直指老李头,但老李头却依旧呵呵乐着,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唉,六爷您何必这么着急呢?这口棺材确实是送给您的……”

话才说了一半,那一头的六爷便朝着老李头飞扑了过来,缠绕着红芒的拳头“轰!”的一声将老李头身侧的柱子砸了个稀巴烂,六爷恶狠狠盯着老李头,咬牙切齿间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念在你跟了我多年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说你的遗言!”

老李头不慌也不忙,笑呵呵地按下了他嵌入柱中的手臂,也不管六爷满面的怒容,抓了他的手腕缓缓道:“老六啊,你这人哪都好,就是性子又快又直,不风趣也没情调,好好一小伙子非整的跟个什么似的。”说罢老李头又唤了声:“来啊,开棺!给咱六爷看看老李头给他送了什么好宝贝来!”

几名伙计颤抖着,也不敢怠慢,手脚麻利地将那棺材盖滑下,看到棺材里的东西后几个伙计当场愣在原地,几双眼睛直愣愣盯着那棺中,六爷见几名伙计反应怪异,也是被勾起了好奇心,挣开老李头便急不可耐地凑了上去。

“我……的个老天……”

六爷总算知道为什么老李头如此的有恃无恐,也明白了几个伙计为何痴呆:这棺材里没有什么金山银山,也没有什么极品法宝法器,有的只是一名身着素白长衣,静静躺在其中的女子,而这女子的容颜与气质,犹如天仙下凡,美的不可方物!被洁白绸缎所包裹着的高耸胸脯微微起伏着,令在场的男子无不为之倾倒!

看着六爷那目瞪口呆的模样,老李头笑了起来:“怎么着,老六,老头儿我送的礼你可还满意?”

凉州城外大概一百里地的一处山谷内,一座名为“聚贤庄”的精致庄园依山傍水而建,园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凉州城周边大大小小数十个寨子的首领正于此处聚首,因为凉州山匪间共享情报的“群英会”正在此处举办,而此次群英会的发起人更是近两年最为强盛的黑水寨与聚龙山发起的,前来此处捧场或是意图搭上关系的人不在少数。

在这聚贤庄中所有持有身份牌的宾客皆可随意走动,东西随便吃随便拿,园子里的姑娘只要没主的也随便玩,进出一概不会受到阻碍,但只有一个地方是进不得的,那就是卧龙阁最顶层的房间,聚龙山山主的房间。

“这位客人,上面的房间不许任何人进入,还请留步。”

“你们算什么东西,不过两个奴才也敢拦我下山虎路伟?就算你们山主来了也得给我路伟几分面子!你们两个快给老子滚开!”

卧龙阁内,两名身披青龙饰铠的守卫将一个意图登上顶层的男人拦下,谁知那男人竟也不管两人的说辞,执意要上楼,在与守卫的推搡间竟是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把软剑!两名守卫当下对视点头,进入庄园的宾客都要上交所携带的兵器,这人私藏软剑进入园子已经是违反了规矩,此刻更是对守卫拔剑相向,已是死罪!

不容那男子再说什么,两名守卫腰间刀剑滑出,灵力顿时四溢开来,隐隐间竟有几分玲珑清透之意。刀光剑影下,不足一刻时间,那自称下山虎的男子便已倒在地上不住抽搐了起来,暗红的鲜血从他脖颈与胸前的伤口中大股喷出,沿着回廊间的悬梯缓缓滴落。

两名守卫神色冷漠,四散的灵力邹然收起,合力将那男人还在微微抖动的身体从阁楼一边的窗口抛下,阁楼外重物落水的声音二人听得清楚,这已经是今天第三个了。而山主自从早上主持完群英会后,进了这顶层便再没出来过,两名守卫虽然没什么兴趣,但也稍有不解:其实往年的群英会也有不少人闯过这卧龙阁顶层,但也不过是挨一顿狠的然后赶出去罢了,今年群英会山主却下了死命令,每一个强闯顶层的人,杀无赦!

即便是一直守卫在这阁楼中的两名守卫,也根本没想到这顶层的房间里除了聚龙山山主,其实还有其他数人早在山主之前便已经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