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二十章 玩不死你们
作者:镜九  |  字数:3257  |  更新时间:2020-01-29 01:31:01 全文阅读

“跑了一个?一帮废物,十个四重天气师和六个五重天气师对付两个五重天气师居然被跑了一个??”

“啪!”

虽然并不名贵,但看着做工却很精细的陶瓷茶杯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茶水溅得到处都是,余瑟浑身的肥肉都因为气愤而微微抖动着,脸上密布着的狰狞扭曲证明着他此时的暴怒。

这是唐家安插在黑街中的一处秘密据点,对外宣城是黑街势力百手门经营的商铺,当街的门面做着没什么人光顾的杂货商铺,后堂一间隔开的小房间中却隐藏着一座地下厅堂。

立于余瑟之下的数人昂着头,脸上皆是充满了不爽,这时其中一人上前一步道:“拼死干活的是我们百手门的弟兄,死的也是我们的弟兄,你不过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气者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废物?”

细看这些人的面容,赫然正是在凉州城中截杀蓝雨和秦岚的那些花衣人,不过此刻已是换上了各式各样的他们自己的衣服。

那人说罢,几人纷纷点头附和,更有几个性子直的掌间气息流转竟是已经打算动手了。

余瑟眯着眼扫视着房中的几人,肥胖的手掌越发用力地捏在座椅扶手上,数次深呼吸后,余瑟表情重新平和下来,堆满和善的笑容。

一开始开口的那人看着余瑟从座椅上起身然后慢慢转过身去,满脸不屑的笑容浮现:“怎么,想明白了,怕了?唐家这是没落了?不然怎么会派你这样的废物来黑街做事?”

见余瑟不吱声,那人更加肆无忌惮了,他猖狂地笑着走上余瑟所在的石台,口中不住地咒骂讥讽着余瑟,他看不到每当他说一句话时,都让余瑟脸上的笑容和蔼一分。

那领头的带着满脸讥讽的笑容坐在原先余瑟坐着的座椅上:“唐家看来是真的没落了啊,那老不死的唐啸天哪去了?”说着这人扭头看向余瑟,手中暗暗发力,笑着拍打起了余瑟肥厚的脂肪。

见余瑟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那人像是失了兴趣,一条腿搭在扶手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死了?哈哈?现在唐家家主是不是换上那个病秧子了?李家一定动手了吧?不然唐家也不可能派你这样一个废物气者来黑街吧!”

昏暗的石室中回荡着那人的笑容,四下里剩余的百手门人也哄笑了起来,但余瑟仍旧不为所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和善的笑容持续。

那领头的笑了一会,却看见余瑟不说话也不动弹,于是兴致缺缺地扫视着余瑟,企图从他身上抢些什么好东西,要说为什么不逼问余瑟如何离开黑街也没什么好说的:百手门在黑街里有一定的势力,在黑街里面没有王法,百手门混的如鱼得水,为什么要出去呢?

“哦?你这废物气者倒是有一把好剑,拿来给爷爷我看看。”

那人一双眼扫来扫去没有发现余瑟身上有什么值钱玩意,但当他看到余瑟腰间的长剑时两眼顿时放出了光芒,也不容余瑟反应,那人一把便将那长剑抽了出来!

那一瞬间,余瑟额角青筋暴起,双目突地圆瞪,稍顿了一下之后却也还是保持着和善的笑容,不过却悄悄看了那人一眼,指尖轻点着手掌,像是在计算什么。

暗红色的剑身静静躺在那人手中,剑锋冷厉,剑身稳重,灵力贯入其中后肃杀之意凌冽,整柄剑上隐隐散发着一股血煞之气与挥之不散的怨念。

那人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长剑,像看着一件艺术品,口中赞叹不绝:“好剑,真是好剑,看不出来啊死胖子,就你这样的废物身上居然也有一把下品宝器!唐家为了武装你这废物倒也算是下了血本!”

眼见那人沉迷在欣赏手中宝剑上,台下的众人怒了:“王猛你磨磨唧唧做什么!快点跟那废物要了报酬我们走,哥几个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在这磨洋工!对了,你独吞了这宝器,那这次的报酬就没你什么事了你没意见吧?”

只见那王猛听了这话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嬉笑着据理力争道:“这宝器可是老子自己凭本事抢的,原本就在这胖子身上,先到先得,和报酬有什么关系?该怎么分还是怎么分,你们别想贪了我那份!”

王猛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拿着那长剑走下台去和众人打闹在一起,说实话这次平白得了这么一把宝器,报酬什么的其实不分给他也无伤大雅,只不过自家兄弟们感情都不错,互相之间打闹吵嘴也是常事。台下众人玩闹着抢夺宝器,打作一团相互嬉笑怒骂着,却没有人发现台上许久未动的余瑟那和善谄媚的笑容中逐渐溢出的杀机!

“半个时辰的时间已到,药效差不多该发作了。”

余瑟这么想着,肥胖的手指在掌心轻轻敲击,视线悄然游弋在石室顶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又是半炷香的时间过去,台下百手门众人依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余瑟额角上隐隐渗出几滴汗水,饶是选择无条件相信唐显的他也不禁迟疑了起来:“少主赏赐下的涣神烟不会失效了吧?”

“噗!”

正当余瑟这么想着的时候,台下乱象陡生:百手门众人行动变得迟缓,瞳孔涣散,在第一个人倒地后的瞬间,噗噗噗的声音连绵而起,十五名气师强者接连倒地不省人事,唯有三名五重天气师强者似是依靠功法特性勉力支撑了一小会后竟也是一头栽倒在地!

余瑟缓缓转身望向石台下方横七竖八躺倒在地的百手门气师,脸上笑容霎时间变得怨毒狰狞了起来!他扭动着肥胖的躯体一步步走下台阶径直到了那王猛身前,煞有介事地双膝跪地,用双手将那把血色长剑拾起,转而又面向那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王猛。

挥手间,血色长剑划出一道血线,王猛之间持剑的左手脱离了他的身体,余瑟再一个挥挑,王猛的左手于半空中被绞成了一堆碎肉!似是对于王猛亵渎了少主所赐的宝器感到万分怨恨,余瑟单是这么做还不解气,收了宝器悉悉索索了一阵后,他竟是解下裤腰带掏出那胯下小雏当着一众人的面对着那堆碎肉一泻千里!

一通稀里哗啦之后,余瑟拎了拎裤带,扫视着躺了一地的百手门人骂骂咧咧道:“就凭你们这帮孙子,连给我家少主提鞋的份都不够!跟你们余爷爷玩脏的,爷爷我玩不死你们!”

言语间,余瑟手掌一晃,一只十分精巧的木质小鸟出现在他掌中,余瑟将些许灵力注入其中后木质小鸟令人难以置信发出了婉转却又高亢的啼叫声。

数个呼吸后,石室之外的密道中响起凌乱嘈杂的脚步声,不多时,一众黑衣人进入石室,为首的黑衣人看向余瑟微微点头,不料余瑟并不领情,斜了那黑衣人一眼后余瑟摆了摆手,示意黑衣人做好自己的事,之后臃肿的身躯扭动,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密道的黑暗中。

一品楼,整个黑街中最大最好的酒楼,一道“山珍海味”作为一品楼的招牌菜闻名凉州一带,同时一品楼也是黑街中唯一一家在征得唐家同意后可以进出黑街的势力,当然,每次进出只限一人,每次外出限时一个时辰,也不过就是从一品楼内将那“山珍海味”送去凉州城内富户再返回所需要的时间。

但也因此一品楼在黑街中占有很大的话语权,几乎所有人都挤破了头想要进入一品楼,就只为了那外出的一个时辰,但由于曾经有过外出送菜的人出逃的事,导致唐家降罪,一品楼主丢了一只左胳膊,因此一品楼研制出了一种药物专门用于控制一品楼弟子,那就是散神丹。

也是从一品楼开始使用散神丹开始,黑街里的人开始不再那么想进入一品楼了,因为只要吃了这散神丹,之后每隔十天散神丹便会发作,发作时好似万虫噬心,浑身经脉剧痛无比,皮肤却又痒得让人受不了,若是不及时服下解药,不出一时三刻那人便会将自己的身体挠得血肉模糊,再过上那么一盏茶的时间,经脉寸断,神仙难救!

因此一品楼内的所有人对于楼主都是绝对的忠心耿耿,不敢有半反叛之心。恰巧老李头就是一品楼的伙计,要问为何他浑身恶臭也能在一品楼这种吃饭的地方干活,也有这么一种说法。

传言那老李头在进这一品楼以前一直靠捡垃圾度日,修为也不过就是个一重天巅峰的气师,连二重天都没有,当然也不可能会辟谷这种五重天以上的气师才会的法门,也正巧那段日子唐家不知道抽什么风,全城戒严了说是搜查唐家少爷,连黑街的人都不许出门,所以更别提什么丢垃圾了,没人丢垃圾了所以那老李头也是饿得奄奄一息,倒在这一品楼的后门,恰巧被晨练的一品楼主也就是老李头口中的六爷看到,可能是那六爷动了恻隐之心吧,也就把人带进了一品楼,让老李头做些劈柴喂马之类的杂活度日。

一品楼内阁中一处软塌上,一个独臂的汉子用右手支着脑袋,侧躺在榻上,四周几个软玉温香的姑娘们伺候着,细细看去,这些姑娘之中修为最低都在气师四重天巅峰!

这房中宽广,看似什么都没有,却又什么都有,整间房中雕龙附凤、香雾缭绕,软塌上的汉子半睁着眼看着跪在塌下的老李头,懒洋洋地开口道:“老臭虫又来讨酒喝了?昨天那一顿琼脂露水没喝死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