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十五章 邪魔
作者:镜九  |  字数:2732  |  更新时间:2020-01-18 23:14:35 全文阅读

“黑爷爷?你怎么来了?这……?”

在唐显印象中黑老一句话也没说过,显然眼前的老者此刻也不打算与他多说什么,不顾唐显的挽留,无比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这一眼真是让唐显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其中的鄙视,也不知是对他行事的手法还是对他计划的不周密。不过唐显是什么人,两世为人脸皮也是极厚,黑老那最后一眼中所带着的鄙夷对他来说就像清风拂山岗。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萧肃!你看看这是谁?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

唐显无比嚣张地狂笑着,将那楚娇柔拖拽到萧肃面前。萧肃眼中流露的意外与绝望让唐显真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来人!把这女人弄醒!让萧肃闭嘴!”

心情愉悦的唐显挥手间,两名黑衣人上前,笃、笃、笃数指点在楚娇柔与萧肃身上,一声轻哼后,昏厥的楚娇柔缓缓醒转。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哪?”

在一旁挣扎着的萧肃被黑衣人制得死死的,哑穴被封之下根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时,唐显跳了出来:“哟~这不是玲珑剑派的楚娇柔楚大小姐吗?怎么,这是遭了灾了?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

“这声音……你是唐家的那个废物唐显?”

“噗……”一个黑衣人没绷住笑出了声,阴着脸的唐显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当下便被左右两名黑衣人拖入后方挨了好一顿毒打。

莫名遭了楚娇柔嘲讽的阴着脸唐显上前扯着楚娇柔的脑袋,费力地将其拖到了萧肃面前:“你说谁是废物?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

将楚娇柔放下后,唐显伸着两只满是汗液泥土的手,在那个挨了两记耳光的黑衣人身上来回擦抹着:“好样的!给你记一功!以后跟着少爷我好好干!”

黑衣人尴尬抱拳:“是,少主。”

“楚大小姐~我认认真真跟你说个事。”擦净手的唐显蹲在地上,细细端详着楚娇柔那失了四肢同时满是泥泞的身体。

楚娇柔对唐显本就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原本还想杀了他,冷冷地道:“什么?”

“你告诉我你玲珑剑派核心心法,我就治好你的眼睛和四肢,如何?”

虽然知道楚娇柔根本看不到,但唐显还是摸出了那颗春熙丹在掌心滚着玩。

“呵……就凭你一个天生心脉受损、十三岁连气脉都没开的废物,就算得了心法又能如何?”楚娇柔嗤笑道。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下去,一旁的黑衣人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唐显沉着脸:“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叫我废物,要知道你现在在我手上,是生是死都有我说了算,我这也不是在跟你商量,你最好识相点!”

躺在地上的楚娇柔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随你想怎么样,反正我已经这副模样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惨?”说罢,楚娇柔便将脸扭到一旁,不再言语。

唐显又笑了,或许一个硬汉光棍一条很难搞,但一个无法反抗的女人,他有大把的办法去逼她就范。

“来人啊~给楚小姐上精壮汉子!那边的,让萧肃说话,咱们来看一出好戏!”唐显拍着手,踱着步子回到铸天台上坐下,之后他觉得自己像极了上一世在电视中看过的老鸨们拉客的样子。

在唐显的示意下萧肃被黑衣人放开,失去制衡的萧肃挣扎着爬起,一把将楚娇柔抱入怀中,受到惊吓的楚娇柔也是用上了全部的力气一口咬了下去。

“啪!啪!啪!精彩!精彩!楚大小姐你这是有多饥渴啊这才刚抱上就开始了?”也不知唐显从哪来的一盘瓜子,放在一旁一边嗑着一边忙不迭地鼓着掌。

“不怕,不怕,是我,楚师姐,是我,我这就带你走。”

熟悉的声音传入楚娇柔的耳中,口中缓缓流入的鲜血此刻也变得不再腥臭,她立即松了口,想哭却流不出泪水的她失声道:“是你?你来救我了?”再相逢的感动没持续几秒,楚娇柔又是一口咬下:“负心汉!负心汉!就那样把我一个人丢下!”

萧肃也不去管怀中人给自己带来的疼痛,挣扎着就要向谷外跑去,但还没跑出两步便被人按倒在地,一阵厮打后楚娇柔被人从怀中夺去,在唐显的示意下,当下便有几个汉子上前在楚娇柔身上乱摸了起来。

被抛在一旁的萧肃爬起,尽力想要拉开这些男人夺回自己的爱人,但一个垂垂老矣的人又如何抢得过一群正值青年且修行过的精壮汉子?他不断地被这群汉子撞得头破血流,却不断爬起怒吼着冲锋,在人群中被蹂躏着的楚娇柔虽然看不到,却也感受得到那嘶吼中充斥着的不甘心、无奈、愤怒与痛苦。

楚娇柔此刻才真的发觉,自己真的,就只是唐显案板上的一块肉,只能任人宰割,人群之外的那人虽然真正爱着自己,却太过弱小。她一直觉得只要自己能回到门派,她就还是那个众人簇拥的天之骄子,但她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事实上她已经被值夜弟子发现,也已经正在被送回门派的路上了,但中途却被黑老袭击,交手不过一瞬间值夜弟子便匪夷所思地消失了,而自己也被掳走。

她心里最后的救命稻草,那个人,自己曾决定交付一生的男人,他深爱她,但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侵犯!她最后的坚持在实力之下也成了一个笑话。

所以,她妥协了,清冷的灵力猛地从她的身体散开,周身的汉子们动作僵了一下,楚娇柔的声音在铸天台响起:“我……答应你。”

台上看得津津有味的唐显脚下此时已经多出了一地瓜子皮,听了这话他自己也是一愣,在他写的剧本里楚娇柔应该再多撑一会,直到正戏之前才服软的,这楚娇柔妥协得这么快连他也没料到。

“你答应我啥呀?我说什么了你就答应我?”唐显一摸脑门,歪歪头道。

楚娇柔无视了唐显的装傻充楞,自顾自地说着:“玲珑剑派核心功法,我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放了他,别再为难他;第二,在我告知你功法之后,你必须保证我的安全,私传功法罪同背叛门派,玲珑剑派不会放过我,所以你必须保证我的安全。”

她的声音清冷,不带感情,先前那种灵动活泼却又自我有点小狡诈的感觉一扫而空。

“好!痛快!”

唐显笑笑,挥手散了众人,上前将楚娇柔抱了起来,嘴一歪间身旁余瑟剑指连点,封闭了楚娇柔全部气穴。

楚娇柔什么都没说,任由唐显抱了自己,空洞的双眼却望向不远处的萧肃,惨然一笑。

“好!没想到楚小姐如此明事理,那诸位,我们撤了吧!另外,请萧公子到皇城做客,北部不欢迎他!”

说话间唐显不易察觉地给余瑟递了个眼神,余瑟微微颔首后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唐显一边单方面调笑着怀中女子,一边在黑衣人的簇拥下离开了铸剑山谷。

唐显离开后,谷中剩余的黑衣人逐渐散了,徒留萧肃一人跪在铸天台前痴呆流泪。

“萧公子,你看看你,要是一开始就乖乖听主子的话,那还用的着费这劲?可怜你爹娘啊……啧啧啧。”

“谁?”

萧肃循着声音扭头看去,却看到那个背负两柄铜锤的臃肿之人正摇着头冲自己走来。

“你要做什么?不……你放开我,不要、我不要、放开我!少主不是说了放我走吗、你要做什么?你!”

余瑟也不听萧肃说什么,单手拖着萧肃的一只脚便往那铸剑池走去,另一只手从怀中摸出几块闪烁着各色光芒的金属,咧嘴一笑,像是说给萧肃听,又像是自言自语:“跟着少主做事,就算这辈子都做他的狗奴才,只要够用心,那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你们这些人怎么就不懂呢?”

“不!!!不不不不不不!邪魔、邪魔!你这个邪魔!你不得好死!我诅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