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十二章 戏
作者:镜九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20-01-17 19:07:46 全文阅读

一连数日夜以继日的赶路,楚娇柔心算距离玲珑剑派也没多远了,楚娇柔在那人怀中之时也没什么事做,不过吃食睡眠或是调笑那人,便与那人交谈起来有关回到宗门以后的事情。

“你,喂!我在叫你呢!”

怀中人叫嚷了起来,那人停了步子,一双有力的大手轻柔抱起楚娇柔:“怎么了?是要解手还是?”

“去你的,色狼!”楚娇柔小嘴一撅,扭头怒骂。

“那……?”

楚娇柔听出那人的尴尬与一时的手足无措,嘴角俏皮勾起:“等你把我送回了宗门,你有什么打算?”

“我……”

“你那天梦呓,我听你喊我师姐,你应当也是派内弟子吧?”

“……”

那人沉默了,像是被捉到了痛脚,抱着楚娇柔的双手微微一僵,她知道自己猜对了,嘿嘿一笑:“这样吧,待我伤愈,平了唐家之事后,你搬到到我的院落来吧。”

“这……?”

“我一个女儿家都不怕,你一个男人怕什么?一路上也不知你看了我的身子多少次,你最好别想着逃走,回去宗门只要一问长老你的身份,你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抓回来!”

楚娇柔的声音里满是不高兴,她凶着一张脸,皱起鼻头,半真半假地威胁着那人。

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手一收将楚娇柔包进怀中,半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弱弱道:“既然楚师姐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只不过……我……我只是个没什么天赋的外门末等弟子,修为卡在气师一重天,已是三年不得寸进,只怕……”

“只怕什么?只怕我会嫌弃你?”楚娇柔扭头,又是一口恨恨咬在这人身上:“就算你再没有天赋、就算你面容丑陋、就算你只是个杂役弟子,当我失去一切,身陷魔窟,来救我的也只有你!他人再好,那与我何干?旁人要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我……”

楚娇柔无所畏惧的感情让那人一瞬间失了理智,他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一对稍有干裂的嘴唇印在了她嘴上,笨拙却贪婪地吸吮着她的香舌,而她竟也没有怎么反抗,反而热烈地回应着那人炽热的感情,偏偏如玉的唐傲雪早已被她抛之脑后。

良久之后,两人分开,那人支吾着:“师、师姐,我、你、这……”

楚娇柔没有回话,她把脸埋在那人臂弯,静静倾听着他的心跳,也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羞涩,虽然她与唐傲雪相处多年,行为言语上若有若无有着积分放荡,但实质上,这种事她也是头一次。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那人怀中的楚娇柔低低地说着,转而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距离宗门也没多远了,赶路赶了很久了,你也累了吧,今晚我们找个地方……歇、歇息吧。”

那人一怔,他不是个蠢人,楚娇柔话里隐含的意思他听得明白,只是他从一开始便没想过这种事,他以为……

“你愣什么神啊!快走,笨蛋!”

又行了半日的路,远处一座城池的轮廓也渐渐清晰了起来,那人言语道:“前面不远就是炎武城了,那师姐,我们今晚就在炎武城落脚吧?”

没有回应,那人慌然间低头看去,却发现楚娇柔正躺在自己臂弯,枕着自己的胸膛均匀地呼吸着。那人甜蜜地笑了笑,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头,缓着步子往炎武城方向走去。

那人外放着气师的气息,于是炎武城守卫也没有如何为难他,只是简单盘问了一些有关怀中女人的事后便放他进城了。不多时,那人来到一家客栈旁,左顾右盼着,扭头间那人余光瞄到了坐在客栈一角的二人。

骤然间,那人的瞳孔逐渐放大,心脏狂跳,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以为自己已经逃得够远了,他以为……

夜晚的竹林总是显得十分诡异,前方的那人臃肿,却灵活非凡,背上的一对铜锤上斑驳的伤痕证明着它的赫赫战功,也缠绕着众多死在锤下的冤魂厉鬼。

他忐忑着,他只不过是个玲珑剑派的外门末等弟子,虽天赋低劣,但努力之下,倒也突破了气师大关,跻身气师,却也止步于气师一重天,然而他也有另一重身份——凉城唐家安插至玲珑剑派的密探。

前日唐家遣人从玲珑剑派召唤密探,玲珑剑派山下密林中,竟有足足七八十道黑影聚集,虽然面上都蒙着黑布,但他却也认得出其中十数人竟来自内门。唐家的恐怖从幼时便早已烙印在他脑海,唐家表面上只是富商,但莫说这天下是铁血皇帝的天下,在这北部,唐家就是天!纵然如此,他也绝想不到庞然大物如玲珑剑派竟也被渗透进了如此之多!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次召集的,仅仅是唐家放进玲珑剑派的弟子级密探!轮轮筛选后,家族的任务竟是落在了他这个修为不得寸进后便再也不受重用的末等弟子。

静谷一向是家族的禁地,虽然是用于惩处族人,但有资格被放逐到静谷的也只有家主一系,他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什么,也不知道这漫长的山道上是什么在等待自己,他只知道,若是此事失败了,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进入静堂后那胖子便站到了一边,恭敬地向堂上拜了一拜,他狐疑着抬头一望,静堂里高居堂上者看上去只不过十二三岁,不过他却也认得,这是唐家那位一直体弱多病的少主,可这位少主在他看来怎么都不像是体弱多病的样子,反倒在夜色下,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怪异的邪性,令人心头发憷。

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虽然他看不出这位少主有任何修为,但他总觉得这位少主的气息远比老家主更可怕。

良久之后,那位少主双眼微睁,他瞧得少主眼中其中一抹流光翻转,少主笑了,笑的让他不寒而栗。

“我听说你认得楚娇柔?”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