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五章 处决
作者:镜九  |  字数:2516  |  更新时间:2020-01-10 03:26:38 全文阅读

在众人的注视下,被严严实实地捆得像两个粽子的熬风余瑟二人被四个家丁推推搡搡地押进门来,二人只觉膝后猛地遭到重击,一个不备便重重跪在了地上,二人的脑袋也被人狠狠按住无法抬起头来。两人平日里做那山大王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

也不顾那形势比人强什么的,熬风身形一震,逼退了按着他的两人,挣扎着就要起身。只听忽的一道劲风掠过,一只缭绕着红色火光的手掌竟是直直拍向那熬风头颅,似是要一掌击毙了这熬风!

出手的人正是唐啸日,他可是四重天的气功师,要想击杀这区区山贼不过一掌的事,之后顺便击杀旁边的胖子也可以用余波震杀来解释。虽然计划中没有山贼反水这种事,但区区两个山贼,唐啸日不可能让区区两个山贼坏了自己一脉谋划多年的大事!

唐啸日目光深处闪过一抹得意,他使得这一手死无对证,就算被唐啸天发觉了又怎样,抓不住证据的情况下也奈何不得自己,不过日后就得小心谨慎地行事了。

正当他心里一手算盘打的叮当响之时,他却没能发现在他出手的那一刹那,唐啸天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也没能注意到从他身后快速袭来的黑色身影。

“噗!”

唐啸日只觉心口猛地一痛,大股温热的液体正从哪里涌出,自己的生机也在飞速消散,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心口——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惨白手掌正握着自己那还在微微跳动着的心脏!

被挖出了心脏的唐啸日微微扭头,他向着唐啸天的方向惨然一笑:“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啊……哥……”

稳坐于宗祠正位上的那人,嘴角总是挂着让人看不透的笑容,眼眸深处却是令众人都为之胆寒的冷酷无情:“啸日啊,为兄当年早就说过,那已经是你的最后一次了,为兄记得从我们记事起你就不停地在陷害为兄吧?多少年了,为兄一直碍于血缘亲情,对你的所作所为处处忍让,不过你这次可是触到为兄的底线了,你可知为何为兄这次下了杀手吗?”

唐啸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断绝,他只能是运用功法稍微延长自己死亡的过程,至少在死前,他还想再看看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孙儿。

“是……因为,显儿?”

身后的那人缓缓起身,踱着步子一步步来到唐啸日身侧,凑到他的耳边低语:“你呀你,对为兄做什么腌臢事都可以,但显儿,他好歹也喊你一声二爷爷,你明知道他先天体弱活不了多久,只要你愿意等,这家主大位最终还是要由你这一脉延续,但你就是连这几年都不肯等啊……别怪为兄心狠手辣,雪儿和他爹我会好生照料着,你安心去吧,去给为兄探探路,等为兄下去了,我们再好好喝两杯。”

生死之间,唐啸日纠结了多年的内心也是稍稍释然:虽然他与唐啸天是一个爹生的一个娘养的亲兄弟,但在唐家法规下,唐啸天为宗家,他唐啸日就因为晚生了那么几分钟,就成了旁支,两人的父亲也是个狠辣之人,在唐啸日五岁那年,他们的的父亲私下告诉他,只要他能干掉唐啸天,父亲就扶持他成为新的家主继承者。但唐啸日不同于哥哥唐啸天,他还是太过挂念兄弟亲情,他下不了死手,屡屡被唐啸天逃过一劫,多少年过去了,亲情,背心离德,家主之位也没那么重要了,只不过……

唐啸日惨然一笑:“只不过,雪儿……爷爷对不起……你,让你……作为一个旁系,生在这……唐家,爷爷……对不起……”喃喃着,唐啸日的头垂了下去,他的眼睛里不再有光芒了。

唐啸天的眼中少有地多出了一抹悲凉,他扭头看到了一旁木然着的唐显,他沉下脸,大袖一挥,反手一个耳光抽在唐显脸上:“你!贵为唐家家主继承者,竟然中了这种诡计?现在陷害你的人找到了,他是你二爷爷!现在他死了,你开心了?!给老夫滚!滚去静堂面壁一个月!所有人给我听着!没有老夫的允许这小子敢踏出静堂半步就直接把他的腿给我打断!”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静止,宗祠众长老齐齐瞳孔缩小,瞠目欲裂时,他们终于回想起了唐啸天是个怎样的人。

在场的长老多是久远之前便追随唐家的元老,其中一部分人更是看着唐家家主两人长大,唐啸日内心坚韧,不甘心于命运,屡施计谋却因愚笨心软不堪大用;而唐啸天,自小便对身边的一切都运筹帷幄,唐啸日的陷害对他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其为人更是心狠手辣,几十年来明里暗里死在他手上的普通人、修行者不论黑白已将近过万,这也是唐家如今在这赫龙国商会稳坐龙首的原因之一!

“爷……爷爷?”

才刚进宗祠的唐傲雪瞪大了双眼目睹了一切,从记事起便最疼自己的爷爷,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眼前,唐傲雪突然觉得什么家主之位,什么剑派修行,全都变得无所谓了。

唐傲雪的身躯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俊朗的脸上满是茫然,他举步维艰地走向倒在血泊中的唐啸日,大股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涌出,昔日唐啸日与他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宠爱自己的爷爷,悉心教导自己修炼的爷爷,因为做错事而责打自己的爷爷,但在之后却又因自己身上的伤而心疼落泪的爷爷……往日的一幕一幕充斥在唐傲雪的脑海。

许久后,唐傲雪怀中抱着唐啸日渐渐僵硬的尸身痴痴呆呆地跪在堂前,一身洁白的缎袍沾满了血迹,而唐显看着这样的唐傲雪竟觉得这一幕相当符合他现在心境下的美感。

或许是因为处决了亲弟弟的缘故,唐啸天看起来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此事无需再审,唐啸日勾结山匪妄图害我唐家直系继承人,剥夺唐啸日家族长老身份,由家族护法黑老代本家主以家法处决!就这样,散了吧!”

唐啸天从座椅上起身,一个踉跄之间被黑白二老搀住,罢了又摆摆手表示不需要,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即便是以铁血著称的唐啸天也承担不起亲兄弟死在自己眼前。

不多时,宗祠中各部长老便都走了个七七八八,原本站在唐啸日队伍的那些个家族长老也都因为目睹了唐啸日的下场而迅速离开了宗祠,可怜昨日还在唐家呼风唤雨的唐家大长老就这么死在宗祠,竟连一个帮其收尸的人都没有。

不知是不是因为上一世所遭受的一切让唐显彻底变了,他看着堂前血泊中抱着唐啸日尸体宛如一个木人的唐傲雪心下竟一点怜悯之意都生不出,反而因为心底还在盘旋着的如何让唐傲雪也凄惨地死去的念头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余瑟、熬风别装死了我知道那绳子根本捆不住你俩。”唐显看了看倒在门口闭目装死的二人,心底又是一股暴虐的情感涌上心头。

余瑟熬风二人应声而起,身上原本捆缚着二人的绳子也寸寸崩裂:“那唐少爷我们接下来?”

“去静堂,顺便安排之后的事。”

唐显离开宗祠前回头扫了唐傲雪一眼,或许唐傲雪没有看到,但余瑟与熬风却看得真切,在那平静无波的目光之下藏着的是一股令二人心头狂跳的凶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