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化魔录 > 正文
第一章 重生
作者:镜九  |  字数:2413  |  更新时间:2020-01-10 03:24:56 全文阅读

“碰!”

唐显眼前的铁门被人十分用力地关上了,从里面传来男人的怒喝与女人的尖叫。

“李芳!你别太过分了!你知道当年唐哥帮了我们多少吗!?现在他落难了,我不帮他那我还是个人吗!”

女人尖叫着:“王猛你别太过分!家里两个孩子要养,鹏鹏明年就要上大学,咱妈还瘫在床上,哪里不需要花钱!?我们哪来的闲钱去救济这种人!?”

一阵寂静。

男人的咆哮声再次响起:“我管不了那么多!当年要不是唐哥接济我们,我们现在可能还在工地上搬砖!”

接着,女人不再尖叫,她幽幽地声音在铁门后响起:“王猛,我们夫妻多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了解,但是如果今天你出了这个门……我们就离婚吧。”

名为王猛得到男人眉头皱了起来,他怔怔盯着自己的妻子,良久后,他毅然转身打开了房门,却发现人早已不在了。

王猛心头微酸,长长叹了一口气:“唉……”

格林小区里,一个邋里邋遢的人走在路上,这人头发蓬乱,还泛着些许油光,一身衣服又脏又破还趿拉着一双发白的帆布鞋,周身好像还有两只苍蝇在围绕着他。

此人正是唐显,昔日平城最大的贸易公司董事长,为人温厚,和善亲人,经常出入慈善活动,往年曾救济了许多温饱都成问题的人,被誉为平城及时雨。但就在不久之前,唐显的公司突然宣布破产,唐显本人则是欠了一屁股债,个人财产全部被没收,突然消失在了公众面前。

谁又知道,昔日的大善人,及时雨,此时正蓬头垢面地走在这个五环之外的小区里呢?

唐显挠了挠自己油光滑亮的脑袋,苦笑着摇了摇头:“唉,这里也不行吗……嘿,小猛这媳妇也真生猛。”

他来这里之前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他之前的遭到的对待可并不怎么好,在此之前他已经寻访了许多他曾经帮助过的人,就算一点点也好,他希望获得一些帮助,然而那些曾经对他感恩戴德的人如今对他的态度却很不友好,有装不在家的,也有哭穷的,更有甚者竟是口吐芬芳拳脚相加。

唐显的一颗心也是从热切渐渐冷却了下来,之前的王猛说不上救助,但也是他曾经帮助过的人,为人敦厚老实,重义气,可他妻子说得也没错,王猛虽说生活安定,条件却也不是很好再加上还有贷款、两个孩子的学费、老人的赡养,哪里都需要钱。

不多久后,天已经黑了,雨点淅淅沥沥从天而降,唐显偏着头避开小区保安投来的嫌恶目光一路小跑着离开了格林小区走到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冲着他指指点点,顽劣一些的孩子们冲着他扔石头,唐显也不在意,无非怪叫两声吓跑他们,然后暗自苦笑。

“天无绝人之路,我唐显当年也是白手起家,如今虽然一无所有,但我好手好脚,他日总能东山再起。”

暗暗嘀咕一阵后,唐显抬起头任凭雨点落在脸上,秋日冰凉的雨点落在脸上让他愈发的清醒,他决定抛弃过往,从头开始。

“虽然要重新开始,但眼下还是要好好度过今晚再说。”

唐显摸索了一阵,从怀里摸出半个干硬的脏馒头,淡淡一笑,准备到哪里的桥洞底下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上一晚,明天就去找一份无论是什么的工作,日子总会比现在更好一些。想到这里,唐显笑意更盛,忘掉过往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坏事。

指示灯上的绿色闪烁了起来,唐显迈着步子走在路上,脑中对未来的规划万千,却丝毫没有注意从侧面来的白光已经包裹了他全身。

“砰!”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后,唐显如同一块破布般飞上半空,又狠狠摔落在地,唐显依稀看到自己的骨头好像穿破了胸腔,自己对于未来的一腔热血就像不要钱那样从破碎的身躯里涌出,而他的视野也渐渐被红色遮蔽。

轰鸣的引擎戛然而止,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淅淅沥沥的雨声、秋风扫在耳边的声音与熟悉的女声混杂着传进唐显的耳中。

“你确定他就是唐显吗梁超,如果认错人那岂不是……”

梁超,唐显公司的副手,跟着他已有十几年,从唐显还是个打工仔的时候梁超就是他最好的伙伴也是最好的朋友,而唐显对于这个朋友也是尽心尽力,一手将其提拔为自己的助理,将其带入了上流社会。然而,唐显这位最好的兄弟一手策划了唐显的破产,而女声的主人,他的薇儿,司徒薇,他曾经的妻子,那个他刚一破产便与他离婚的妻子!

“原来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啊……原来只有我被蒙在鼓里,呵……”唐显内心冷笑着。

“不可能认错,我一直派人盯着他呢,这傻X,真以为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就能翻身!说起来前些日子他那个处长朋友还给我打过电话,这人留着迟早是个威胁,现在……嘿嘿,只有死人是最没威胁的!”

唐显的一颗心冷的透彻,他总算知道了一切的真相,自己的妻子与自己最好的朋友苟且在了一起,然后两人夺了自己的财产还不知足,现在又要来抹除自己这个潜在的威胁!

天可怜见,唐显压根就没有这么想过,他只当是自己遇人不淑交友不慎,从来没想过报复,但此时知道了真相的他却恨不得生吃了两人,却奈何自己已经快要死了。

唐显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了。

好困,好困,但无论如何都不想合上眼,唐显好恨,为什么临死前才让自己知道真相?如果这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意外该多好?不是都说好人有好报吗?但自己做了多少好事,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唐显倾尽一切对他人的好,换来的却是这样狠毒的对待,他的胸腔里充斥着浓郁的怨恨,或许是这无尽的怨恨影响了他吧,很快他便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一声一声的“我恨!”“我怨!”重复在脑海,直到他失去意识。

那个名为梁超的男人踢了踢唐显不再动弹的躯体,阴狠一笑:“他已经不动弹了,多半是已经死透了。”说着,他拽着唐显的一条胳膊来到桥边,将唐显一脚踢下了河。

梁超狠狠吸了一口烟,望着河面仍未消失的涟漪道:“下辈子,长点眼,别再随便相信人了,傻X!”然后他将还没熄灭的烟头弹进了水中,揽着女人纤细的腰肢离开了。

秋夜的凉风吹着河面,静谧的夜晚,猫儿也已入睡,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安眠,然而河岸边的寨子里却传出了一声带着五分怨毒与五分凶厉的呼喊“我要你们所有人,都万劫不复!”

与这声呼喊一起醒来的不单是一脸惊奇的唐显自己,还惊醒了一旁昏睡着的汉子:“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呢!小兔崽子你不睡老子还要睡呢!我劝你还是消停点等着明天有人来赎你,不然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说着那汉子拔出长刀猛地砍在一旁的笼子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尖锐响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