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重轮 > 正文
第五十章 惊天大喜
作者:七溪岭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20-02-28 00:14:44 全文阅读

青年祭出玄光裹住二人往来路飞去,没多久,玄光降落在一座庞大的军营门前,营中帐篷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边。

营门前竖着两面巨大的旗帜,左边的是“苏”字,右边的是“南宫”二字,门口两边站列数十名披甲战士,身高体壮,腰跨大刀,一见营门前的青年,两列战士神情肃穆,齐声喊道:“恭迎国师回营!”

罗溪身子不能动,但耳朵却能听,得知此人是大乾与大域帝国盟军的国师,倒是有些吃惊。青年目不斜视,脚底玄光一闪,身子离地徐徐往前滑去。

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帐篷,从警戒与豪华程度来看,罗溪判断应当是主帅的指挥所。

青年直接提着罗溪直奔大帐,门口军事喊到:“恭迎国师回营!”一名金甲战士伸手撩起大帐布帘,青年此刻收起脚下玄光,右手抓着罗溪背后玉腰带,走入了大帐中。

大帐甚是宽敞,最上面的两张虎皮大椅各端坐一人,两人身后都有一面旗帜,左边一人五短身材,细眼长髯,身后的旗帜上绣了一个大大的“苏”字;右边一人皮肤白静,相貌儒雅,身后的旗帜上绣了两个大大的“南宫”二字。

一见青年走进大帐,两人皆是一脸笑容,那细眼长髯大汉哈哈笑道:“国师回来了,那是定有收获了!”

不消说,左边之人正是卫州大乾帝国皇帝苏世鹏,右边之人乃鹤牛州大域帝国皇帝南宫战。而擒住罗溪的青年乃大乾帝国的国师善现,正是水月堡曹振大弟子,而今担任了两国联军的国师之职。

善现略一施礼,微笑道:“幸不辱使命,全歼空桑国的恒城守军,并歼灭大元帝国赶来的六万援军,活捉或灭杀中元州所谓的天人联盟多人。”

善现指着丢在地上的罗溪,笑道:“今日还另有重要收获,两位可知这是何人?”

苏世鹏与南宫战从虎皮大椅上站起身,瞅着罗溪,苏世鹏说道:“难道此人有什么特殊之处?”

善现摸了摸下颌,颇为得意地笑道:”大大的特殊!哈哈……”

“哦?有何特殊,请国师说来听听!”南宫战与苏世鹏对望了一眼,满是好奇。

“此人为尊级天人,除了神通不小,与其他天人倒也无不同,他的特殊在于他是神龙敖文的外孙,当年流火国罗方成的儿子,元虚老怪物的徒孙!”

“哦?神龙敖文?关于敖文我倒也听说,难道天外真有神龙一族?”南宫战眼里闪烁着惊喜,心中思酌开了,暗道:“几十年前我的师傅曾经跟我说过,神龙之血肉可是大补之物,凡人吃了,寿命可增三百年,天人吃了,可保性命九次不死,简直是天下大宝啊!”

善现呵呵笑道:“神龙一族真真实实存在,一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我虽然未参与,但我师尊曹振真人却是参与了的,而且在围斗敖文之战中深受重伤,对于那次的战争,我师尊至今说起还是心有余悸。”

善现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这小子叫罗溪,其父罗方成乃元虚老怪的第十大弟子,其母亲是神龙敖文之女,所以这小子拥有一半的神龙之躯,若是能够吃他一块肉,饮他身上一口血,胜过服用任何天材地宝。今日将此人奉献给两位陛下,可增陛下数百年寿元,还能促进陛下从此踏入天人行列,从此修得神通,大道可期也!”

南宫战与苏世鹏大喜!

那苏世鹏突然又有些忧色,说道:“国师,若是我们取了此人性命,那敖文或者元虚老怪那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善现笑道:“陛下尽管放心,敖文当年飞临下界,就是要阻止其女殷小小下嫁罗方成,后殷小小以死相逼,敖文不得已才放手,但也把罗方成恨得咬牙切齿,他压根就不认这个女婿,更别说这个外孙。元虚老怪那里也无妨,如今大乾与大域联合伐中元州,脸面都撕破了已经是敌人,将来终究免不了一战,我师尊曹振真人修为不在他之下,当年因归元派惹恼了神龙,致使我师尊身受重伤,早对元虚恨之入骨,只要我给师尊去道信符,我师尊可暗中助我,一旦有机会,便能将他归元派灭杀了!”

南宫战与苏世鹏听得善现如此说,当下心里大定,南宫战说道:“请问国师,接下来如何处理此人?”

“神龙血液非同小可,若是修为未到而饮用,则有爆体之虞。所谓日中则昃,月盈乃亏,三日后便是月盈转亏之时,到时候此人的神龙血脉阳气转衰,正是饮用的最佳时机,可先将此人关押,三日后宰杀了,肉可炖了食用,血可直接饮用。”

罗溪将三人的对话一一听入耳中,虽不畏死,但要个如此的死法,也不免心中惶恐,奈何如今被擒,神魂被封印了,纵有一身本领也使不出来。即使身上有邢白给的那枚万里传讯剑,也腾不出手取来,更何况身陷敌军大营,除非是元虚真人这样的神级天人,否则谁有这种本事到这里来抢人?

念及此,不禁心中叹息:“难道我便要丧命于此?”

善现伸指打出一道玄光,直射大帐外,不多时一条魁伟大汉走进账内,双膝下跪道:“自恬拜见陛下,拜见国师!”

“起来吧!”善现微一颌首,变得严肃起来,指着地下罗溪道:“拿着我的令牌,将此人关入天人二号牢狱,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二号牢,违者格杀勿论!”

“谨遵国师法旨!”

自恬接过善现递过来的一片玉石,叉开五指,将罗溪拎小鸡一般提出了大帐门,提着罗溪七拐八拐,绕过重重哨所与将士帐篷,来到一个石屋前,石屋周围有三四个帐篷,此时帐篷中传出阵阵喝酒划拳声与吆喝声,甚是喧闹,石屋前站立四人,看装束并非普通战士,皆为青衫宽袖大袍,一看便知乃天人修士。

“来者何人?”

其中一青年沉声喝道。

“在下自恬,持国师手令押解重要犯人到此,还不快快开门!”自恬身高丈余,脸若锅底,满脸胡子拉碴,虎头豹眼,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黑夜里猛然见这么一号人,能把人心脏都给吓出来。

那青年验过自恬的国师手令,努了努嘴,四人各伸出一指,射出四道光束,打入石屋前的一道石门,随即一层气波荡漾开来,慢慢出现了一个口子。

自恬二话不说,提起罗溪经自从口子中钻了过去,一条黑色通道出现在眼前,走了半盏茶歇的时间,眼前突然一亮,是一个宽阔的圆形大厅,正有五个天人修士围坐在一块喝酒。

在问清来意后,其中一人客客气气地带着自恬,推开大厅中的一道石门,里头却是一排排的石屋,每一间石屋的厚重石门上皆有一个数字。自恬在一间“贰”字石门前停了下来,领他来的那人打开石门,自恬将罗溪往里面一丢,随后“轰隆”一响,石门缓缓合上。

罗溪浑身不能动弹,石屋内一片漆黑,他努力睁开眼,却什么也看不到,地面凹凸不平,异常地冰凉,应该是花岗岩之类的。

罗溪拼命运转灵宫想要冲破被善现封印的神魂,但任凭他如何挣扎,封印却固若磐石。本来司马寂输入的那部分庞大灵量一直处于安静状态,此刻被他几番激发,震荡得这部分灵量冲撞不已,立刻沿着灵宫游离到体内的奇经八脉,几个来回之。由于这股灵量极为浩大,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在经脉中肆虐奔腾,顿时罗溪浑身燥热不堪,灵量所过之处剧痛不已。

他张大嘴巴想要大声喊出来,但喉咙发不出声。他想要运转灵宫,按玄阴神决功法引导这股灵量回归灵宫,但由于神魂被封印住,无法调用阴灵力,灵量出了灵宫之后便已经关闭,再也回不去了,顿时这股浩大无匹的灵量在体内来回冲撞,如再不及时引导,便有爆体之虞。

就在这时,他脑中嗡地一声响,体内闪出无数道白光,双手赫然变成了一对龙爪,身体皮肤逐渐被一层坚固的龙鳞覆盖。

他再一次变身成神龙之躯。

变身之后,身子变得强悍无比,经脉坚固异常,灵量无法从经脉中破体而出,便轰然往头顶直奔而去,一下全部冲入脑海中,在脑海空间翻滚不已。

罗溪脑中巨痛不已,虽然已经变身,但毕竟修为不过是尊级天人,无法冲破善现施下的封印,只能眼睁睁任凭这股洪水猛兽在脑海中翻滚。

突然,他大脑里一阵“轰”地大响,剧痛让他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罗溪醒了过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眼前亮亮堂堂,牢狱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即使是角落里的一粒沙尘他都能看得清晰无比。然后是手脚已经可以活动自如,神魂封印不知何时破除了。可是最让他吃惊的是脑海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他慌忙运转神念探入脑海,发现脑海里悬浮着一颗金色核球,神念碰了一下,此核球坚固异常,且生出一股弹力将神念弹开。

“这是何物?难道是那股灵量?”

罗溪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会这样?他稍稍查看了一下丹田,丹田中的灵宫倒是无恙,试了试运行玄阴神决,呼吸吐纳无碍,他尝试着用玄阴神决功法运转脑海中的那颗金色核球,不试还罢了,这一试,试出了一个惊天大喜!

七溪岭
作者的话

终于今日再次更新一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